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十章 神秘的刺客

    对方的语气令吴东方非常反感,但他并没有发作,也没有调头走开,而是歪头站在原地。

    “我问你刚才去过哪里?”女巫师加重了语气。

    吴东方佯装疑惑,与此同时用普通话说道,“你个傻逼,你要追的人往东跑了。”

    女巫师不疑有诈,一字一句缓慢的问道,“你刚才有没有去过我们村子?”

    这一次对方说的非常缓慢,而冥宛肯定也告诉过这个巫师他现在能够进行简单的对话,这次他就不能再装傻了,只能摇头说道,“没有。”

    “真的没有?”女巫师横起手里的铜杖加重了语气。

    “真的没有,我刚才一直在山洞里。”吴东方摇头说道。

    女巫师并不相信他的话,用铜杖拨开了他,迈步向山洞走去。

    就在此时,山下传来了歇斯底里的哭喊声,是女人发出的,喊的是,“我的孩子!”

    山下的哭喊令女巫师陡然止步,弯身借力向西冲出,自林间的树头频频借力,朝着村子的方向快速回返。

    女巫师用的可能是轻功一类的法术,每一次借力都能飘出二十几米,要是换做以前他或许还会感觉惊讶,但他先前见过人形火焰在空中的快速移动,跟人家的风驰电掣相比,女巫师就像个蹦跶的蛤蟆。

    “快把孩子还给我。”村里又传出了一声哭嚎,这声哭嚎与先前的那声哭嚎明显不属于同一个人,这个人的声音要粗很多。

    “遭了,这家伙中了人家的调虎离山之计。”吴东方冲进山洞抓起箭筒弓箭跑了出来,想了想又跑回去拿起了那件防弹衣,一边穿着一边向山下冲去,他不知道村里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根据两声叫喊来看很可能有年幼的孩子受到了伤害,他要下山保护冥宛和她的两个孩子。

    今晚有月,吴东方借着月光自林中快速奔跑,奔跑的同时他听到村里传来了女人惊慌的尖叫和孩子恐惧的哭喊,村子里的男人出去运送矿石还没有回来,村里大部分是女人和孩子。

    村子离他所在的山洞有五六里的山路,不到十分钟吴东方就跑到了村口,冥宛的房子在村头,他最先跑去查看,只见房子的门是开着的,冥宛和孩子都不在这里。

    此时村里并没有女人和孩子到处乱跑,声音主要集中在村子中间区域,那里有光亮传出,由此可见村民在发现危险之后都跑到了女巫师的住处寻求庇护。

    他熟悉村子的布局和道路,快步向女巫师的房子跑去,在距离房子还有一百多米的时候他慢了下来,现在情况还不明确,对敌人一无所知,在这种情况下贸然冲出去绝对是错误的。

    这时候女人的尖叫已经停了下来,只有孩子还在啼哭,吴东方借着房屋和房屋周围的树木自暗中靠近了村子中间区域,距离那里还有五十米时,于两栋房屋之间的树林里蹲了下来。

    女巫师此时正在与两个身穿黑衣的蒙面男子缠斗,村里的女人和孩子就躲在她的身后,那个缺失了双臂的中年男子倒在不远处,三体投地,生死不明。

    短暂而快速的搜索之后,吴东方发现冥宛和她的两个孩子都在人群当中,这才放下心,开始观察场中的战况,那根铜杖就是女巫师的武器,她的两个对手用的是奇怪的黑色单刀,三人搏斗所使用的都是比较常见的武功招数,跟现代的自由搏击差不多,女巫师虽然以一敌二却并不狼狈,两个蒙面人似乎并不想跟她正面冲突,进攻的时候总是试图绕开女巫师去攻击她身后的那些女人和孩子。

    由于情势并不危急,吴东方就没有急于动手,退一步说就算他想出手现在也不敢出手,因为那两个蒙面人一直在快速移动,他没办法快速瞄准,万一射偏就有可能误伤女人和孩子。

    根据身形来判断这两个蒙面人都是男人,除了兵器的碰撞,他们在拼斗的时候一直避免与女巫师有身体上的接触,有好几次连他都能看出女巫师露出了破绽,而那两个蒙面男子却并没有用双脚和没有持拿武器的那只手去攻击她。

    对方久攻不下终于开始改变战略,不再试图绕开女巫师,而是对她展开了正面攻击,如此一来女巫师立刻落于下风,左支右绌,疲于应付。

    见到这一情形,吴东方开始悄悄向东圈绕,他现在位于南面,正对着三人和三人后面的女人和孩子,放箭有误伤的风险,绕到东面就没有这个顾虑了。

    不过刚刚挪出了十几米他就不敢动了,因为他看到了东面的一棵大树上站着一个人,这个人也是个蒙面人,胸不小,是个女的。

    吴东方自暗中偷偷打量这个女人,这个人应该就是先前他在山洞里看到的那道人影,由于他的出现,女巫师才没有被她引出太远,不然根本就来不及回来救援。

    就在他斟酌如何行事的时候,北面传来了金属断裂的脆响,吴东方扭头北望,只见其中一个黑衣人所用的黑刀被女巫师的铜杖自刀柄处齐根震断。

    另外一人抓住机会,黑刀脱手,向北面的人群抛了过去。

    女巫师听到人群发出的惊叫,回过身来,眼见无法拦下黑刀,急忙歪头伸手,周身红光乍现,左手快速移动,随着手臂的移动,一件黄色器物自屋前飞出,凌空挡住了袭向人群的黑刀。

    “隔空移物!”吴东方暗暗惊叹。

    当啷之声过后,黑刀与那件黄色器物同时落地,这东西不是别的,正是放在屋檐下的那只铜制药碾。

    眼见自己抛出的黑刀被女巫师拦住,黑衣人弓背踏地向人群急冲而去,躲在屋前的众人见凶手扑了过来,尖叫逃命,那黑衣人趁乱抢下其中一个女人怀里的襁褓,高举过头想要摔死襁褓里的孩子。

    眼见情势危急,吴东方顾不得多想,取箭开弓,冲那黑衣人射出一箭。

    这一箭不偏不倚的射中了那个黑衣人的脖颈,对方手上的动作立刻滞缓,女巫师闪身上前,抢过那个黑衣人手中的襁褓扔给了孩子的母亲。

    另外一个黑衣人见同伴被杀,怒吼一声冲上前来,凌空转身,将女巫师反踹了出去。

    “上初土气?你们是土族人?!”女巫师惊呼出声。

    对方并不答话,抓起被药碾挡下的黑刀再度冲上前去,试图砍杀那个襁褓里的婴儿。

    这一次吴东方没有再放箭,一来女巫师来得及救援,二来站在树上的那个黑衣女人此时正根据羽箭射出的方位寻找他所隐藏的位置。

    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那两个黑衣人之所以不与女巫师有肢体上的接触是因为女巫师身上有什么古怪,现在他终于明白不是这么回事儿,他们不与女巫师有身体接触很可能是一旦有身体接触,女巫师就能根据他们体内的气息识破他们的身份。

    身份被识破,黑衣人再无顾忌,双臂外探,隔空移起两块脸盆大小的青石向女巫师急砸而去。

    吴东方在暗中看的真切,这个黑衣人在隔空移动青石的时候体外也出现了淡淡的红光。

    女巫师挥舞铜杖将青石格飞,再度闪身拦下了那个黑衣人。

    树上的女人不出手,吴东方也不敢动,现在他还在暗处,占有一定的优势,行踪一旦暴露这点优势就会消失,立刻就会遭到站在树上女人的攻击,他没有战胜那个女人的把握,因为对方很可能也会法术。

    吴东方缓慢的抽箭搭弓,耐心的等待时机,借着月光他能看到那个女人目光搜寻的轨迹,在对方扭头看向他身后某个区域的时候,他快速开弓冲那女人射出了一箭。

    对方并没有察觉的迹象,转瞬之后羽箭飞到了女人的脖颈处,伴随着女人体外的红光闪现,利箭去势受阻,女人猛然回头。

    “遭了,中计了。”吴东方暗暗叫苦,对方先前明显是为了引他出手,以此确定他的位置。

    果不其然,女人确定了他的位置之后提着黑刀向他快速扑来。

    电光火石之间,吴东方再度开弓射出一箭,但他这一箭并不是射向那个黑衣女人,而是射向那个正在与女巫师缠斗的黑衣男子。

    那个黑衣男子没有防备,但羽箭飞到他近前的时候他体外再次出现了红光,红光一闪而逝,羽箭受阻落地。

    羽箭虽然没有射中那个黑衣男子,却令他分神回头,女巫师趁机挥起铜杖击中了他的头部,黑衣男子惨叫一声扑倒在地。

    此时那个黑衣女子已经冲到了吴东方的身前,黑刀疾挥,斩向他的脖子。

    眼见对方黑刀砍来,吴东方没有躲闪,而是反握匕首奋力跃起豁向对方的脖子,他身上穿了防弹衣,防弹衣怕捅却不怕砍。

    对方没想到他会有此一举,心中犯疑,不等招式用老就旋身躲了出去,自一棵大树的树干上斜身借力,冲着北方那个抱着襁褓的女人冲去。

    “小心,还有一个。”吴东方冲女巫师高声示警。

    女巫师此时正在试探被自己打倒那个黑衣男子的气息,听到吴东方的声音急忙直身站起,抛出铜杖挡住了对方抛向那对母子的黑刀,转而纵身跃起,拉住了对方的脚腕,二人同时落地。

    吴东方快步跑了过去,此时两个女人正在地上翻滚厮打,他手握匕首急切的寻找着下手的机会。

    “不要杀她,留活口。”女巫师高声说道。

    女巫师话音刚落,脸上的面具被那黑衣女人挥拳砸了个粉碎,与此同时那黑衣女人脸上的黑巾也被女巫师抓了下来。

    短暂的错愕之后,二人同时抬手捂脸……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