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十一章 不准虐待俘虏

    二人奇怪的举动令吴东方愣了一愣,反应过来立刻转身向西走去,拾起了遗落在地上的羽箭,拾起一支又走向黑衣人的尸体,拔下了插在尸体脖子上的骨箭,整个过程没有再回头,他虽然不知道二人为什么捂脸,却猜到跟她们的习俗有关,部队保密规定有一条,不该看的秘密不看,就算看了也得装作没看。

    从二人脸上的面具黑巾脱落到她们捂脸怎么着也有个三五秒,今晚有月,他又不瞎,两人长什么样他全看见了,女巫师是瓜子脸,鼻血横流没有破坏她的眉清目秀,这个人应该比他大几岁,有二十六七。黑衣女人年纪不大,可能还不到二十岁,圆脸大眼,长的挺好看。俩人的共同点是脸上的皮肤都很白,也不知道是不是常年蒙着脸造成的。

    拔出插在尸体脖子上的羽箭,吴东方才注意到这根羽箭是由骨头磨成的骨箭,这几天他只磨出了这么一支,随后射出的两支都是寻常的竹箭,他开始怀疑随后两次开弓没有射中目标是不是跟箭矢材质有关。

    吴东方端详骨箭的时候,冥宛带着她的两个孩子跑了过来,“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他本来想说我来救你和你的孩子,但中途改了口。

    “幸亏你来了。”冥宛惊魂未定。

    吴东方笑着摸了摸两个孩子的脑袋,此时不远处传来了女人七嘴八舌的叫嚷,不问可知女巫师已经在一群妇女的帮助下制服了那个黑衣女人。

    “你刚才看到巫师的脸没有?”冥宛低声问道。

    “没有啊,怎么了?”吴东方捡起了地上断成两截的黑刀,黑刀入手沉重,应该是金属材质。

    “幸亏你没看,不然她会杀了你的。”冥宛说道。

    “宛,快去拿羊筋。”身后传来了妇女的叫喊,她们虽然有姓氏,彼此之间却并不称呼姓氏,只喊名字,而名字大多是一个字,听起来有点别扭。

    冥宛听到呼喊,带着孩子跑开,吴东方蹲下身在死去的黑衣男子身上搜查翻找,搜查结果令他大失所望,除了衣服,这个男人身上什么都没有。

    “你在干什么?”身后传来了女巫师阴冷的声音。

    “他的衣服我能穿。”吴东方继续低头忙碌。

    “不要拿死人的东西。”女巫师的声音始终透着冷意。

    “这个人是我杀的。”吴东方没好气儿的说道,要不是他先前帮忙,女巫师根本就不是这三个人的对手,女巫师不但不道谢,还搞的阴腔阳调的。

    女巫师受了顶撞,深深吸了口气,不过最终还是放缓了语气,“好吧,你自己决定。”

    吴东方把对方的衣服脱了下来,裤子也没剩下,裤衩嫌脏没要,最后扯的是对方脸上的黑巾,黑巾一去,一个年轻人的面孔显露了出来,这个人年纪也不大,二十上下。

    “他为什么没有纹身?”吴东方回头冲正准备离开的女巫师问道,此时女巫师脸上已经换了另外一张面具。

    “土族巫师没有纹身。”女巫师没有回头,迈步向房屋走去。

    吴东方皱起了眉头,女巫师明显话里有话,意思是他也没有纹身,有土族人的嫌疑。

    虽然心中不快,但对方没有把话说明他也不能说什么,拿着扒下的衣服走向各处,把另外两把没断的黑刀捡起来抱在怀里,这里能用的东西太少了,什么都别浪费。

    此时那个黑衣女人已经被捆在了房前的木柱上,村里的妇女正在殴打她,连打带踢,又抓又挠。

    那个黑衣女人咬牙忍受,一声不吭。

    吴东方见她硬气,心中有些不忍,高声冲众人喊道,“打死了就没办法问话了。”

    正在殴打黑衣女人的那群妇女听到吴东方的喊话纷纷停手转头看他,看完他又看向女巫师,见女巫师没有制止的意思,再度开始对黑衣女人进行撕扯和殴打,抓脸揪头发,撕衣服薅**。

    吴东方见状火冒三丈,快步上前挡在了那个黑衣女人的面前,“住手。”

    众人闻言愕然瞠目,女巫师在旁发出了冷哼,“这里还轮不到你做主。”

    “要杀她就别打她,打了她就不能杀她。”吴东方抬高了声调,这个女人是杀人凶手的同伙,就算杀了她也不为过,但他见不得这种在对方无力反抗之后对她进行殴打和羞辱,虐待俘虏违反日内瓦公约。

    女巫师拨开挡路的人群自外面走了进来,冷笑着看了看吴东方,“你认识她?”

    “不认识。”吴东方正色说道。

    “那你为什么要保护她?”女巫师问道。

    “因为他们杀人之前没有羞辱你们,所以你们在杀她之前也不能打她。”吴东方直视女巫师。

    “村里的事情由我做主。”女巫师冲众人做了个手势,后者再度冲上前来。

    吴东方扔掉怀里抱着的杂物,抽出匕首横在胸前,众人见状惊慌后退。

    女巫师愤怒回头,吴东方挑眉对视,“杀她我不管,但杀她之前不能虐待她。”

    对视持续了数十秒,女巫师冲众人摆了摆手,“都回去,这里交给我来处置。”

    巫师发话,村里的妇女不敢不听,但她们在离开的时候纷纷冲吴东方吐唾沫,表示鄙夷,发泄不满。

    “你杀了我吧。”被绑在木柱上的黑衣女人散乱着头发,有气无力的说道。

    吴东方没有说话,收起匕首抱着那堆杂物走到一旁。

    女巫师并没有急于审讯黑衣女人,而是开始着手救治那个无臂男子,吴东方也没有在这里多待,带着那堆杂物回到了自己的山洞。

    那几把黑刀有一把刀断的,凑着火光可以看到断茬跟生铁有些相似,衣服是丝绸质地,比这里的村民穿的麻布好上太多。

    回来没多久,他就再次离开了山洞,小家伙饿了,叫个不停。

    第二天早上,冥宛来了。

    “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来了。”吴东方笑道。

    “为什么?”冥宛放下了陶罐。

    “因为我昨天制止村里的女人殴打那个穿黑衣服的女人。”吴东方说道。

    “冲你吐口水的都是不懂事的人,昨晚要不是你,巫师可能打不过他们三个。”冥宛低声说道。

    冥宛这么一说,吴东方心里亮堂了不少,“那个女人呢?”

    “还绑在那里,那个女人是土族的巫师,巫师想把她送到部落里去。”冥宛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抓出了罐子里的食物,今天吃的是前几天打到的山羊,时间长了,有点变味。

    “村子里昨天死了几个人?”吴东方随口问道。

    “两个孩子,很小很小的娃娃,还在吃奶。”冥宛叹了口气。

    吴东方闻言眉头微皱,昨天他赶到村里之后看到了争斗的过程,在整个过程中那三个黑衣人一直想冲其中一个抱着襁褓的妇女下手,确切的说是冲那个襁褓下手。此外,在女巫师被引走之后,剩下的那两个黑衣男子有足够的时间大开杀戒,但他们并没有胡乱杀人,只是杀了两个孩子,这说明他们三个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来杀孩子的,而且杀的都是没断奶的婴儿。

    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个问题他想不明白,也没有问冥宛,因为冥宛肯定也不明白。

    “村子里的男人什么时候回来?”吴东方岔开了话题,昨天他把女巫师彻底得罪了,他不想再待在这里了,退一步说就算他想留在这里,女巫师也不会允许,村子里的男人离开时间不短了也应该快回来了,他们不回来就没有足够的盐巴腌制肉类,这么热的天气,没有盐,打到的猎物没办法保存。

    “他们现在应该在部落里卸矿石,还得三四天才能回来。”冥宛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提着水罐回到山洞给熊猫喂水,来到近前才发现昨天晚上带回来的食物都被它吃光了。

    “饭桶。”吴东方摇头笑道。

    “饭桶?你给它起了名字?”冥宛不解的问道,吴东方的发音她听不懂,因为吴东方说的是另外一种语言。

    “哈哈,对,以后就叫它饭桶。”吴东方哈哈大笑。

    饭桶正在低头喝水,并不知道吴东方给它起了名字,更不知道饭桶是个非常不好的名字。

    吃完饭,冥宛提着陶罐下山了,吴东方再度检查了那几把黑刀,发现昨天晚上并没有看错,这三把黑刀都是由生铁打造的,生铁在现代社会非常常见,街头的井盖大多是生铁熔铸的,这种金属最大的特点就是发脆。

    不过再怎么脆也是金属,他正在发愁没办法给冥宛伐木修房子,这两把刀正好派上了用场。

    他不会挖卯榫,就用绳子捆绑,经过两天的忙碌,冥宛的房子成了村里最坚固的房子,唯一的缺点就是他为了确保长久耐用,使用的绳子都是经过动物油脂浸泡过的,容易招蚂蚁,不过冥宛找来一种植物涂抹擦拭之后,蚂蚁就不再来了。

    这两天那个黑衣女人一直被捆在木柱上,日晒雨淋,也得不到食物,吴东方于心不忍,趁夜晚时分偷偷下山给她送过两次水,每次送水他都没有避讳女巫师,明知道女巫师就在暗中观察,他该去还是去。

    第一次去的时候黑衣女人没有喝水,甚至没有抬头看他。第二次去的时候黑衣女人喝了少许,说了声谢谢。

    三天之后,送矿石的男人回来了,带回了食物和盐巴,也带回了一个令所有人无比震惊的消息,就在村里遇袭的那天晚上,几十个金族村落同时遇袭,两百多个当年出生的婴儿尽数被杀……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