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十二章 出发

    讲述这些的时候冥宛浑身都在发抖,也难怪她害怕,两百多个婴儿被杀,而且是在同一天晚上,每个金族人都应该害怕,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件事情背后隐藏着怎样的阴谋,也不知道随后还会有什么样的厄运降临到金族的头上。

    吴东方听完皱眉不语,被抓住的那个黑衣女人是土族的巫师,也就是说土族应该是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但土族独占九州,雄霸中原,金族又是它的附属国,每年都要向土族缴纳大量的贡品,土族有什么理由来杀害金族的孩子?

    据冥宛所说,她所在的村落在金族村落里算是中等偏小的,这样一个小村落土族派出了三个巫师,数十个金族村落,土族至少也要派出上百个巫师,加上对付金族部落和金族都城的那些巫师,土族这次行动派出的巫师应该超过两百人,而金族自身的巫师加到一起也不到一百人,土族派出这样的阵容无疑是抱了势在必得之心,这么大规模的行动肯定有土族高层的授意。

    要知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金族遭受了这么大范围的袭击,一定会追查凶手,如果知道凶手是土族,势必会有所行动,土族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他们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暗杀金族的孩子为的是什么,要说是报复或者是惩罚,他们似乎没必要蒙着脸,也没必要专挑当年出生的婴儿来杀。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通过攻击村落的这三个土族法师的举动来看,他们在动手的时候尽量避免伤及无辜,这说明他们出发之前可能受到过高层的叮嘱,授意他们除了当年出生的孩子,尽量不要杀害其他人。

    通过这一点不难看出土族高层并不希望与金族彻底翻脸,如此一来土族高层的心理就不难揣摩了,他们担心惹怒金族,但这次行动还必须进行,说的直接一点就是这次行动他们是硬着头皮上的,不想干却不得不干。

    “饭桶跑出来了!”冥宛的惊叫打断了吴东方的思考。

    “它跑出好几回了,不用管它。”吴东方摆了摆手,由于缺乏必要的线索,他虽然能揣摩出土族高层的心理却猜不到他们这样做的动机。

    “没什么事情,我先回去了。”冥宛站起身来。

    吴东方点了点头,“好,明天你早点过来。”

    冥宛答应一声,转身离开。

    冥宛走后,吴东方再度开始打磨骨箭,打磨骨箭用的是那个不知名生物的腿骨,每根腿骨磨成四片,每一片能打磨一根骨箭,四根腿骨能打磨十六支,但他现在只磨了三支。

    午后两点,洞外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是那个无臂男子,带来了一个口信,“明天巫师要押送囚犯去部落,顺路把你也送走。”

    吴东方挑眉看了对方一眼,点了点头。

    无臂男子走后,吴东方背负了弓箭外出狩猎,这一次他往东走了,越过河流进入火族的领地,这里猎物比其他地方要多,他前后往返三趟,带回了大量的猎物。

    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吴东方心情有些低落,这些天他一直滞留在这里,除了需要养伤学习语言,更主要的原因是东面的那条河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起点,留在这里他感觉离现代近一些,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他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有什么在等着自己,前路充满了变数和未知。

    但他终究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三婶有句话对他影响很大,那就是凡事儿往好处想,既然已经回不去了,只能向前走,走一步看一步吧。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情令他很不放心,饭桶现在还小,只能进食不能捕食,而冥宛对它很惧怕,也不能代养,退一步说就算冥宛肯代养也养不起它,别看它小,一天两斤肉都喂不饱。

    有奶就是娘,有食能当爹,经过这些天的喂养,饭桶跟他很是亲近,晚上爬出来也不乱跑,会依偎在他身边睡,对他非常依赖,他不忍心就这么舍弃它。

    斟酌良久,吴东方用匕首将两个黑色面巾割成细条充当绳子,用防弹衣和自尸体上剥下的丝绸做了个兜子,既然不舍得抛弃只能带走。

    第二天天还没亮冥宛就来了,由于村里刚出过事,她不放心把孩子留在家里,一并带了过来。

    吴东方点着篝火,发现冥宛眼睛是肿的。

    “我听说你今天要走,连夜给你做了衣服和鞋子。”冥宛把做好的衣服和鞋子递给了吴东方。

    “我鞋子还能穿,这双鞋留给你。”吴东方接过了衣服,将鞋子递给冥宛,这双鞋是用兽皮和麻布做的,而冥宛自己穿的一直是草鞋。

    “你留着穿。”冥宛摇头拒绝。

    吴东方看了冥宛一眼,犹豫片刻收下了鞋子,“我昨天打到的猎物都在山洞里,你用盐巴腌一腌。”

    冥宛点了点头,虽然孩子就在旁边,她仍然忍不住掉泪。

    “这两把刀你留着用,这把坏了,你也留着。”吴东方将黑刀放到了冥宛身边。

    冥宛哽咽点头。

    吴东方又拿过一把三头骨叉,这是用木头和怪兽骨头做的,有一米多长,“我走以后你尽量不要去东面河里捕鱼,如果不去就没吃的,就用这个,抓到鱼赶快走,不要在河边多待。”

    吴东方说完,见冥宛又要哭,急忙站起身走向山洞,“还有几只没剥皮,我帮你收拾收拾再走。”

    半个小时之后,吴东方处理完猎物,跑到西面小溪洗了个澡,换上了冥宛给他做的灰布麻衣,将破旧的迷彩服留给了冥宛,“送给你,留个纪念。”

    “你还会回来吗?”冥宛接过了迷彩服。

    “说不好。”吴东方摇了摇头。

    “如果外面不好,你就回来,我们永远都是朋友。”冥宛说道。

    “是好朋友。”吴东方微笑点头。

    上午七点,巫师出发,同行的有九个人,六个强壮的男人和一个妇女,妇女怀里抱着的是那天晚上侥幸生还的婴儿,那个土族女巫师被绑在一个类似于担架的竹排上,由两个男人抬着走。

    他们走在前面,吴东方在他们身后几十米外远远的吊着。

    这是一条蜿蜒于群山之间的山路,由于需要运送矿石,山路并不陡峭,没有直上直下的大坡,多为平坦道路,不过取平的代价就是需要自群山之中曲折圈绕,要走不少冤枉路。

    吴东方也不着急,他本来就无处可去,早一天晚一天赶到部落对他来说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下午两点左右,女巫师停了下来,众人坐下来进食休息,他们是带了干粮的,吴东方也带了食物,不过是生的,他就近寻了些枯枝想要生个小火堆,谁知刚刚点燃女巫师就走了过来,用铜杖将火堆挑散。

    吴东方抬头看了女巫师一眼,没有问为什么,对方这么做肯定有这么做的原因。

    女巫师也没有解释为什么不能生火,横了吴东方一眼转身走开。

    那个土族的女巫师这些天几乎没有得到什么食物,女巫师可能担心俘虏会饿死,便给了她一块腌肉,土族的女巫师歪头一旁,并不进食。

    也没有人给吴东方食物,吴东方也不感觉意外,他帮过村里的人,也阻止过村里的人羞辱土族的女巫师,对村民来说他虽然不是敌人,却也算不上朋友。

    由于需要背负箭筒,饭桶就被吴东方挂在前胸,众人休息的时候吴东方把它放了出来,饭桶跑进树林拉了泡屎,回返途中捡了个野果,不过啃了一口发现味道不佳反手扔掉了。

    休息了半个钟头,女巫师招呼众人继续赶路,吴东方带上饭桶在后面跟随,路上遇到一片竹林,折了根嫩竹塞给饭桶,饭桶接过来咔嚓咔嚓的咬嚼,它不太喜欢这东西,嚼碎了就吐,只当磨牙。

    动身不久,东方传来了一声吼叫,吼叫声是自众人所在山峰东面那座山峰传来的,距离这里的直线距离有五六里,吼声是连贯而持续的“嗯啊,嗯啊”,有些像驴叫,却比驴叫持续的时间长。

    听到这声吼叫,随行的那些男人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紧张的看着女巫师。

    女巫师犹豫了一会儿迈步向前走去,众人小心的跟在她的后面,战战兢兢,一副如履薄冰的架势。

    小心的走出两里,众人来到两座山峰之间的平坦区域,就在此时,东面山中又传来了奇怪的叫声,众人再度停了下来。

    “它今天好像不太高兴。”一个男人冲女巫师说道。

    吴东方并不知道对方口中的“它”具体指的谁,却能猜到东方的密林之中有一只众人非常忌惮的动物,而且这只动物存在的时间很长了,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它。

    女巫师点了点头,冲说话的男人伸出了手,那个男人自包袱里拿出一个灰色的陶罐递了过去,陶罐是扁圆形的,直径有三十公分左右。

    女巫师接过陶罐,打开了上面的盖子,托着陶罐向前走去。

    吴东方距离较远,看不到陶罐里盛的是什么,但根据女巫师的举动来看,罐子里盛的应该是前面林中那个动物喜欢吃的东西。

    吴东方开始紧张了,如果女巫师能够打得过那个家伙,根本就用不着送礼换取对方的放行,既然是送礼换取放行就得看拦路的大爷心情好不好了,不过大爷今天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