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十三章 天师坐骑

    女巫师托着陶罐走在前面,众人跟在她的身后,吴东方观察了周围的地势之后无奈的跟了上去,这座山峰的南北两侧都是悬崖和深谷,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

    忐忑的走了几百米,东方山中再度传来了吼叫声,这一次的吼叫比上两次持续的时间都要长,还是“嗯啊”,嗯是沉重的鼻音,啊是震耳的吼叫,他虽然不知道这只动物究竟是什么,却能听出对方现在不止是不太高兴那么简单,而是正在发怒。

    女巫师可能也发现了这一点,但她并没有停下来。

    跟着众人前行的同时,吴东方心里满是疑惑,根据众人先前的对话可以看出这只动物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好多年,如此狂躁的动物无疑会对运输矿石的村民构成严重威胁,女巫师就算自己打不过它,也完全可以向上级汇报,请更厉害的巫师过来干掉它,但她并没有这么做,而是为那只动物准备了食物,这分明是对犯罪分子的妥协和纵容,这种作法只会助长它们的嚣张气焰,令它们越来越张狂。

    疑惑的同时他也做好了自卫的准备,他已经看到东南方向的丛林中一棵大树正在剧烈晃动,根据巨大的树冠不难看出那是一棵巨树,能够撼动它说明那只动物是个大家伙。

    山峰的北面没有路,路是绕行南侧山腰的,自西面走到南面,吴东方看到了那只动物,他本以为又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神秘生物,没想到这只动物他竟然认识,这是一只巨大的黑熊,这片丛林经常可以看到黑熊,个头跟现代的黑熊差不多,但眼前这家伙比它的同类大了不止三倍。

    见到巨熊,吴东方的想法变了,他不想自卫了,他想逃跑,令他做出这一决定的不单纯是巨熊庞大的个头,还有巨熊猛然回头时的眼神,它的左眼瞎了,只有一只右眼,他从巨熊仅存的右眼里看到了狂暴的肃杀霸气。

    巨熊发现了众人的到来,放过了那棵被它利爪豁的摇摇欲坠的大树,四爪落地向西走来。

    眼见巨熊走了过来,吴东方暗暗做好了转身加速的准备,不过巨熊并没有扑向众人,而是走到路北一处巨大的青石上停了下来,用那只独目看向青石南侧的女巫师。

    女巫师双膝跪倒,放下铜杖,用双手将陶罐高举过头。与此同时,她身后的众人也尽数跪倒。

    吴东方愣住了,他没想到女巫师这么没骨气,向野兽进献食物已经很丢人了,她们竟然还给巨熊跪下了。

    “要跪你跪,反正老子不跪。”吴东方暗自心道。

    巨熊所在的那处青石有半间房屋大小,上面密布着深深的爪印,青石周围数十米内倒伏着大量的树木,最粗的两个人手拉手都抱不过来,这些树木都是被巨熊抓倒的,每一棵树上都有爪印残留。此外根据倒伏大树的腐烂情况不难看出,这只巨熊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很久了。

    巨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怒视着女巫师,吴东方本来就对这个女巫师没什么好印象,再看到她竟然毫无气节的给畜生下跪,心里不由得生出了阴暗的想法,巴不得她被巨熊一爪子拍死。

    可惜的是他没能称心如愿,巨熊并没有杀死女巫师,平息了急促的呼吸之后,缓缓伸出两只前掌接过女巫师举过头顶的陶罐,反手把陶罐里的东西倒在了青石上,等到里面疑似蜂蜜的液体流干,又把罐子还给了女巫师。

    吴东方看的目瞪口呆,拦路抢劫他见的多了,还头一回看到把钱拿走把包留下的。

    女巫师接过陶罐,直身站起,冲身后的众人招了招手,一行人缓慢而安静的向前走去。

    吴东方小心的跟在后面,距离一近,他注意到巨熊的唇毛已经白了,这说明它的年纪已经很大了。

    巨熊此时正在舔食青石上的蜂蜜,类似的交易此前可能进行过很多次,蜂蜜所在的位置已经被它舔出了一个脸盘大小的浅坑。

    吴东方从它身边走过,巨熊并没有理睬它。

    “嗯,嗯,嗯~”就在他如释重负想要长喘粗气的时候,饭桶开始叫唤。

    巨熊陡然抬头。

    见此情形,吴东方将那口粗气生生的憋了回去,缓缓转头,只见巨熊正用那只独目在直视着他。

    吴东方不敢动,这时候巨熊离他不足三米,跑是肯定来不及了。

    本来走在前面的女巫师发现吴东方被拦了下来,急忙转身跑了回来,挡在了他的身前,低声问道,“你刚才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吴东方大感惭愧,他没想到他巴不得被黑熊拍死的女巫师会在关键时刻回来救他。

    就在此时,饭桶叫唤着从兜里露出头来。

    巨熊听到饭桶的叫声,眼神顿时变的极为凝重,伸出前爪拨开了挡在前面的女巫师,歪头看向被吴东方兜在前胸的饭桶。

    “别动。”女巫师拉住了想要逃跑的吴东方。

    “它想干什么?”吴东方紧张的问道。

    女巫师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

    饭桶并不知道危险即将来临,它可能是闻到了蜂蜜的气味,哼唧着往外爬。

    巨熊缓慢靠近,走到吴东方身前,伸出前爪抓向他胸前的布兜。

    吴东方不忍心看到饭桶惨遭厄运,有心带着它逃跑,女巫师可能猜到了他心中所想,握紧了他的手,示意他不要妄动。

    巨熊没有爪鞘,利爪裸露在外,它的爪子呈钩镰形状,长度超过二十公分,眼见如此尖利的爪子伸向饭桶,吴东方大感揪心,偷偷用力试图挣脱女巫师的手,他想到了饭桶爬出石圈依偎着他睡觉的情景,饭桶是弱者,他有保护它的义务。

    就在他与女巫师私下较力的时候,巨熊已经把饭桶自布兜里捏了出去,放到了自己所在的青石上。

    饭桶没有辜负自己的名号,完全不顾眼前的危险,闻着气味找到了那摊蜂蜜,不管三七二十一马上开吃。

    饭桶大快朵颐的时候,巨熊在一旁歪头打量着它。

    吴东方紧张的观察着巨熊的眼神,动物如果发怒最先会在眼神里有体现,不过他在巨熊的眼神里并没有看到愤怒,而是看到了如人类一般的紧张和激动。

    “你的这只貔貅是公的还是母的?”女巫师低声问道。

    “公的,怎么了?”吴东方疑惑的看向女巫师,他能感觉到女巫师正在发抖。

    吴东方说完,女巫师抖的更加厉害,与此同时喃喃自语,“难道是它的儿子?难道是它儿子?”

    “你看它俩像爷俩吗?”吴东方皱眉问道,熊和熊猫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动物,饭桶绝对是两个熊猫的后代,不可能有这么个黑熊野爹。

    “西银撒。”女巫师换了个发音。

    这次吴东方听懂了,夏朝语言中后代和继任者发音非常相似,女巫师想表达的是饭桶可能是黑熊的继任者。

    二人低声说话之时,巨熊转身向二人走了过来,到了近前不由分说的抓走了女巫师手里的铜杖。

    “它究竟是什么?它想要干什么?”吴东方急切的问道。

    “熊王是我们金族最后一任白虎天师的坐骑。”女巫师紧张的看着巨熊和饭桶。

    “白虎天师是什么?”吴东方追问。

    “是我们金族所有巫师,法师和天师的领袖,与金王一起领导金族族人。”女巫师心不在焉,她的注意力在饭桶身上。

    女巫师一说,吴东方立刻明白了,夏朝是个神权和王权同在的朝代,金王相当于集团军的军长,而白虎天师就相当于集团军的政委,属于精神领袖。

    “你说它是你们最后一任天师的坐骑,那你们的那位天师呢?”吴东方好奇的追问,此时巨熊正拿着那根铜杖在阻止饭桶舔食蜂蜜。

    “是白虎天师,不是天师,天师有很多,但白虎天师只有一位。”女巫师随口说道。

    “他哪儿去了,他的坐骑为什么在这里?”吴东方又问。

    “你先别问了行吗?”女巫师异常紧张。

    “你先松手行吗?”吴东方皱眉说道,女巫师紧张之下紧紧的抓着他的手,指甲几乎嵌进了他的肉里。

    女巫师反应过来,急忙松开了手,与此同时快速说道,“我们金族的白虎天师在七十年前失踪了,他失踪以后熊王就来到这里等待它的继任者,一直等到现在。”

    “它怎么知道自己的继任者会出现在这里?是不是天师告诉他的?还有,它怎么知道继任者是什么动物?它又怎么确定这个动物是不是它的继任者?”吴东方问道。

    “熊王是上天赏赐给白虎天师的坐骑,它们是有灵性的,能够自己寻找和辨别继任者,不需要白虎天师的提醒。”女巫师耐着性子回答。

    “可是这个小东西也不是熊啊。”吴东方说道。

    “熊罴貔貅都是熊。”女巫师说道。

    “毛驴骡子都是马。”吴东方笑道。

    “快咬,快咬。”女巫师双手攥拳,此时巨熊正在引诱饭桶啃咬铜杖。

    “是不是能够咬断铜杖就是熊王?”吴东方问道。

    “普通的貔貅咬不断铜杖。”女巫师点了点头。

    “不用试了,就是它。”吴东方如释重负。

    女巫师疑惑转头,吴东方拔出了腰间的匕首,指着刀背上的一处缺口,“看见没,这就是它啃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