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十四章 熊王交接

    “你这是恶金打造的。”女巫师摇了摇头。

    “我这是高强度的特殊钢材打造的。”吴东方无奈摇头,夏朝人对金属没有现代人那么精准的分类和称呼,能打造兵器和精美器具的被称作美金,泛指比较好的金属。只能熔铸农具的称为恶金,泛指硬度不够或不够美观的金属。

    女巫师并不知道吴东方说了一句什么,因为吴东方说的是现代语言,而他之所以说现代语言是因为古代根本就没有钢材这个词。

    饭桶每每闪开那根铜杖去舔食石坑里的蜂蜜,巨熊多次尝试无果却并不恼火,抓着那根铜杖一次又一次的尝试,很难想象这么一个狂躁的庞然大物会有这么好的耐心,

    “它为什么不咬?”女巫师疑惑的看向吴东方。

    “我哪知道。”吴东方摇了摇头,他与饭桶相处时间不长,对它的脾性还不是非常了解,只知道饭桶很能吃,还有就是脾气挺好。

    “它的食量好大呀。”女巫师惊讶的看着饭桶,那一罐蜂蜜巨熊并没有舔食几口,剩下的都被饭桶给干掉了。

    “再给它一罐子它也不会给你剩下。”吴东方笑道。

    饭桶吃完蜂蜜也不多待,转身向吴东方走来。

    眼见饭桶要走,巨熊伸出铜杖挡住了它的去路,饭桶绕开障碍,继续往前走。

    巨熊又挡,饭桶再绕。

    巨熊始终不让饭桶离开,饭桶发出了焦急的嗯嗯声,前后左右尝试着绕开。

    “有什么办法能让它发火?”巨熊不急,女巫师急了。

    “不知道,我没见过它发火。”吴东方耸肩摊手。

    眼见绕不开,饭桶干脆趴下了。

    女巫师见状皱起了眉头,历代熊王都是凶猛狂霸的勇士,反观这只貔貅,明显缺乏知难而上的勇敢精神。

    巨熊眼神里也流露出了疑惑的神采,它可能也没遇到过这号的。

    心有不甘,熊王再次将铜杖伸向饭桶,饭桶吃饭喝足,百无聊赖之下开始抱着铜杖玩耍,熊王递过去的是铜杖的顶端,饭桶明显对牛头感兴趣,它现在跟人类的婴孩差不多,啃是它的本性,咔嚓一口将牛角咬下一支,咀嚼吞掉又开始去啃咬另外一支。

    “我说的没错吧。”吴东方扭头看向女巫师,透过面具,他能看到女巫师现在双目圆睁。

    巨熊此时也异常激动,呼吸变的很是粗重,但测试到现在明显还没有结束,随后它又伸出两只前爪握住了铜杖的两端向回拉动,饭桶刚刚玩出点意思,不舍得放手,就用两只前爪抓着铜杖往回拽。

    与女巫师的极度紧张不同,吴东方很轻松,因为他知道饭桶爪子有多锐利。

    眼见玩具就要被抢走,饭桶有些急了,右爪猛的一搂,将铜杖自中间抓断,转而抬头看着巨熊,脸上得意的神情泄露了它的坏心思‘已经被我抓坏了,你要了也没用了。’

    眼见饭桶抓断了铜杖,巨熊前肢离地仰头怒吼,怒吼声中掺杂着无尽的欢喜。一声吼过又是一声,这声怒吼除了欢喜还蕴含着强烈的悲切,也不知道是对这些年辛苦等待的唏嘘还是对失踪主人的怀念。

    它的这声怒吼把饭桶给吓坏了,惊慌的跑向吴东方,吴东方探手把它抱了起来,巨熊的这两声吼叫也把他震的头昏眼花,脑袋发懵。

    没想到两声过后巨熊仍未停止,再度发出了第三声吼叫,这声吼叫比前两声声音更大,持续的时间更长,怒吼的同时巨熊体外快速生出了大量银色甲片,这些甲片每一片都有巴掌大小,呈耀眼的银青色,出现之后紧紧贴附体毛,覆盖了它全身除了眼睛之外的所有部位。

    巨熊生出的异象令吴东方大感惊讶,扭头看向身旁的女巫师,只见女巫师眼里并无惊讶神色,只有发自内心的崇敬和尊重。

    生出银甲的巨熊前肢落地,自青石上缓慢的往复行走,体外覆盖着的银青色盔甲在移动的同时发出了唰唰的声响。

    这一次吴东方没有急于向女巫师追问巨熊为什么会有如此奇异的变化,他此时最想知道的是巨熊要干什么。

    巨熊自青石上往返了两个来回,随即后肢用力,高高跃起,一跃之下离地足有十几米,如此庞大而沉重的身躯到得空中并没有跌落下来,而是连番跃起,直冲高空。

    “它要走?”吴东方转头看向正在仰望高空的女巫师。

    女巫师摇了摇头。

    等到吴东方将视线再度移回空中的时候,巨熊离地已有上百米,银青色的盔甲反射阳光发出了刺眼的寒光,令人无法直视。

    巨熊在高空凌空停住,按照西北东南的顺序发出了四声怒吼,这次的怒吼才是真正的怒吼,四声怒吼,惊天动地,百兽雌伏,万鸟惊飞。

    隔了这么远的距离,吴东方仍然被它那极具穿透力的吼声震的站立不稳,急忙扶住了北侧的青石。

    吼声停息,巨熊急冲落地,偌大的青石在它猛烈的冲击下密集开裂。

    落地之后的巨熊长时间直视着吴东方怀里的饭桶,身上的银青色盔甲缓慢变淡,最终彻底消失。

    等到盔甲消失,巨熊的腹部开始剧烈涌动,女巫师见状再度跪倒。

    “它要干什么?”吴东方问道,巨熊此时的动作像极了晕车想吐,他正对着巨熊不知道该不该躲开。

    吴东方话音刚落,巨熊真的吐了,但它吐的并不是食物残渣,而是一枚鸡蛋大小的紫色圆球。

    见到这枚圆球,吴东方立刻恍然大悟,这枚圆球应该是巨熊修行的内丹,也就是它的精华所在,它吐出来是要交给自己的接班人。

    果不其然,巨熊用左侧前肢接住了吐出的内丹,缓缓的递给了女巫师。

    女巫师双手接住,缓缓起身。

    吐出了内丹,巨熊的眼睛变的非常浑浊,身上的黑毛瞬间变为花白,强壮骁勇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老态龙钟的苍老萎靡。

    将内丹交给女巫师之后,巨熊并没有收回前肢,而是伸到吴东方胸前,用掌背轻轻碰触饭桶的脑袋,这一举动像极了爷爷奶奶抚摸孙子的动作。

    饭桶被它先前的吼声吓到了,蜷缩在吴东方的怀里并不转头。

    短暂的抚摸之后,巨熊转身向密林深处走去,走的很是缓慢,行走之时屡屡回头。

    “你应该跟人家说声谢谢。”吴东方抓着饭桶的两只前肢冲巨熊摆手。

    “勇敢的熊王,身经百战的勇士,金族的族人永远不会忘记你和白虎天师对我们的帮助和保护,愿你的灵魂得到永远的安息。”女巫师喃喃自语。

    “你们为什么不把它养起来?”吴东方问道,巨熊先前的种种举动让他想到了军人的退役,最后一次展示自己的勇猛,告之四方接班人的出现,乃至交出自己的配枪和军衔。

    “熊王是真正的勇士,它不需要别人的怜悯,也不希望别人看到它衰弱的一面。”女巫师摇头说道。

    “它没了内丹会有什么后果?”吴东方看着逐渐走远的巨熊。

    “失去了内丹就不能催出护体神甲。”女巫师低声说道。

    “它会不会死?”吴东方又问。

    “它会寻找一处安静的地方自己了断。”女巫师将那枚紫色内丹小心的放进了自己的怀里。

    “它为什么要自杀?”吴东方不解的问道。

    “为了熊王的尊严,也为了它能尽快成长起来,老熊王不死,新熊王就不会得到天神的庇护。”女巫师指着饭桶说道。

    吴东方第一反应就是这种说法是迷信和缺乏科学依据的,但想到自己来到这里之后所看到和遇到的这些奇异的事情,好像也没几件是有科学依据的。

    此时巨熊已经走进密林不见了踪影,女巫师拿起青石上断裂的铜杖,冲吴东方伸出了手,“把熊王给我。”

    “凭什么给你,这是我养的。”吴东方也伸出了手,“那枚内丹是黑熊给饭桶的,你收起来干什么?”

    “熊王是白虎天师的坐骑,对我们金族非常重要。”女巫师正色说道。

    “它是我发现的,也是我养的,你想抢走?”吴东方并不示弱。

    女巫师直视着吴东方,几秒钟之后缩回了手,“好吧,你先带着它。”

    对方让了一步,吴东方也只能让一步,收回手没有再要那枚内丹。

    先前的一幕把随行的村民吓坏了,虽然知道熊王不会伤害他们,他们还是吓坏了,等他们回过神来,一行人才再度上路,那个土族的女巫师也没有趁乱逃走,她饿了好长时间了,别说还捆着,就是没捆她也跑不动了。

    “熊王出现了,是不是说明白虎天师还活着?”吴东方走在女巫师的旁边,虽然女巫师一直对他很苛刻,但先前挡在他和巨熊之间的举动说明她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冷漠和令人讨厌,这家伙应该是个外冷内热型的。

    “熊王的出现表明会有白虎天师出现,但我们金族今年出生的孩子大部分都被杀害了,”女巫师看了一眼前面抱孩子的那个妇女,转而再度说道,“我们这次去部落不单是为了押送凡人,还要请天师测试这个幸存的孩子是不是金脉。”

    “金脉是什么?”吴东方好奇的问道。

    “金脉就是纯金血脉,是修行金族法术的基础。”女巫师没有再对吴东方有所隐瞒。

    “金族巫师都是纯金血脉?”吴东方追问。

    “是的。”女巫师点了点头。

    “纯金血脉是怎么来的?”吴东方越发好奇。

    “纯正的金族血统。”女巫师说道。

    “是不是跟外族人通婚了血脉就变了?”吴东方又问。

    “是的,他们的后代永远都不能修行法术了。”女巫师说道。

    吴东方闻言撇了撇嘴,他本来还想请女巫师说说情,让天师测试孩子的时候顺便把他也测了,现在看来测不测也没啥意义了,四千多年,将近两百代,他的血脉肯定杂的不能再杂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