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十六章 娰妙

    叹气过后吴东方转头看向女巫师,只见女巫师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我想想怎么说你才能明白。”吴东方借用了女巫师的话。

    “你不是我们五族的族人,你对我们的情况一无所知,你甚至不会我们的语言,你竟然来自哪里?”女巫师疑惑的问道。

    吴东方正在皱眉思考,听到女巫师的话转头直视着她的眼睛,十几秒后缓缓说道,“我来自四千年以后。”

    “你是四千年以后的人?”女巫师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她问只是为了确认。

    “对,我不属于这里。”吴东方点了点头。

    “你是怎么回来的?”女巫师做了个逆流而上的手势。

    “我们有一种工具,可以把人送到过去。”吴东方说道,女巫师能够相信他是四千年后的人已经非常难得了,他不希望因为无关紧要的过程把女巫师给搞糊涂了,因为他的穿越时空是被动穿越,他自己都说不清楚问题出在哪里。

    女巫师连连点头,转而出言问道,“你还有其他的同伴吗?”

    “没有,只有我自己。”吴东方说道,在说出真相之前他已经做好了女巫师把他看做疯子的心理准备,没想到女巫师竟然相信他,这令他很意外也很感动。

    “那你还能再回到四千年以后吗?”女巫师又做了个顺行的手势。

    吴东方摇了摇头,主动穿越理论上是可以随意去留的,但被动穿越不行,被动就是自己做不了主。

    “你一个人回来了,永远也回不去了,是这样吗?”女巫师问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

    “没有亲人和朋友,也永远回不了家,你遇到了这么可怕的事情,为什么还这么快乐?”女巫师放缓了语气。

    “我快乐个毛啊,换成是你,你快乐的起来吗?”吴东方撇嘴说道。

    “但是你好像并不悲伤。”女巫师柔声说道。

    “悲伤也不能成天坐着哭吧,我总得活着。”吴东方情绪低落到了极点。

    “你太勇敢了。”女巫师敬佩的看着吴东方。

    吴东方摆了摆手,没有接话。

    “你在四千年后是什么人?”女巫师好奇的问道,先前是吴东方好奇,追着她问,现在调了个个儿。

    “士兵。”吴东方感觉郁闷难以排解,拿出藏在防弹衣里面的烟盒,抽出香烟点上一支,这三支香烟他一直没舍得抽。

    “我能看看你的火捻子吗?”女巫师指了指吴东方手里的打火机。

    吴东方随手把打火机递给了她,女巫师模仿着他的动作打着了打火机,疑惑的看着打火机的火苗。

    “快没气儿了,别浪费。”吴东方拿过打火机揣进了怀里,他用的一直是普通的塑料打火机,ZIPPO也有一个,但他一般不用,那玩意儿装逼耍酷还行,用起来三天两头加油。

    “这是四千年后的东西?”女巫师问道。

    “对。”吴东方站了起来,找了些干燥树枝开始铺床,金族所在的这片区域湿气很重,金族人习惯了湿气,可以随意躺卧,但他不行。

    “等你有空的时候,可不可以把四千年后的事情说给我听?”女巫师问道。

    吴东方随口应了一声,他不愿总是回忆现代,因为每次回忆都令他感觉压抑和苦闷。

    “我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告诉其他人。”吴东方扔掉烟头躺了下来。

    “为什么?”女巫师问道。

    “其他人如果知道了这些事情,要么把我当成怪物,要么就是可怜我,这些都不是我想看到的。”吴东方说道。

    “你为什么肯告诉我?”女巫师问道。

    “你为什么要挡在我和巨熊之间?”吴东方反问。

    女巫师低头不语,吴东方知道这个问题女巫师没办法回答,问完就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大早,一行人再度上路,女巫师没有再跟他继续昨晚的话题,也没有跟他走在一起,而是走在了队伍前面。

    下午两三点钟,另一拨金族人从后面赶了上来,领头的是个男巫师,中等个头,偏胖,圆脸,没胡子,年纪跟女巫师相仿,他带的人很多,有二十几个,人群里也有一个抱孩子的妇女。

    男巫师认识女巫师,来到之后立刻跟女巫师热情的打招呼,后者不冷不热的应付着。

    得知被抬着的女人就是土族行刺的巫师,后来的村民纷纷上前踢踹殴打,这一次不待吴东方冲过来阻止,女巫师就喝止了众人的过激举动。

    这个男巫师似乎对女巫师颇有好感,一路上形影不离的走在她的身边,又是递水袋又是送果子,极尽讨好之能事。

    吴东方还是远远的跟在他们后面,村里的男人频频回头令那个男巫师感觉奇怪,就向女巫师询问,女巫师可能没跟他说实话,故此他并不知道吴东方的身份,也不知道他怀里抱着的就是白虎天师的坐骑。

    赶路途中,吴东方忽然看到路旁的树上有个大蜂窝,看到蜂窝,他停了下来,假装撒尿,等到众人走远,快速搭箭把蜂窝射下一块,由于距离较远,马蜂没有发现他。

    吴东方把射下来的那块蜂窝用布包好,藏在了怀里。

    走出二十几里,天色暗了下来,众人一边往前走,一边寻找着合适的露营地点。

    天黑之后,一行人在山腰找到了一片树木较少的区域,各自寻找木柴燃点篝火,后来的那些人在北面,女巫师的村民在南面,吴东方选择了离捆抬土族女巫师的竹排较近的西南位置坐了下来。

    男巫师又去腻歪女巫师,女巫师不胜其烦,早早躺下休息。

    吴东方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多才开始生火炙烤肉块,充当干粮的肉块都是腌肉,一来不容易变质,二来吃起来也有味道。

    饭桶早就饿了,在旁边眼巴巴的看着火上的肉块,它有点怕火,不敢靠的太近。

    肉块烤好,吴东方拿出匕首削了一半扔给饭桶,拿起水袋把另外一半冲了冲,冲完之后拿着肉块走向竹排。

    这些天他一直给这个囚犯送水,村民都习惯了,见他走向竹排也没在意。

    “吃点东西。”吴东方把肉块递到了土族女巫师的嘴边,她被紧紧的捆在了竹排上,浑身上下捆了七八道动物的大筋,胳膊也被捆在了里面,没办法自己进食。

    土族女巫师被折腾了这么多天,早已经有气无力,她没有张嘴,而是缓缓的把头转到了另外一侧。

    “不吃东西,松了绑你也没力气逃走。”吴东方低声说道。

    土族女巫师转过头来,疑惑的看向吴东方,吴东方冲她点了点头,后者会意,大口咬嚼肉块,肉块事先被吴东方用冷水降了温,现在已经不烫了,她吃的很快。

    在对方吃东西的同时,吴东方从怀里拿出了那块蜂窝,挤出蜂蜜涂抹在了捆着她的动物大筋上。

    等到土族女巫师吃完肉块,吴东方又喂她喝了点水。

    “我叫娰妙,你叫什么?”土族女巫师低声问道。

    “你叫寺庙我就只能叫和尚了。”吴东方撇嘴笑了笑,转身回到了原位。

    饭桶到现在也没吃到肉块,太烫了,它还在用爪子扒拉。

    吴东方把蜂窝扔到火里,环视左右,观察着南北的两拨人,这时已经快十一点了,大部分人都躺下了,只剩下那个男巫师还在练功,巫师练功跟现代人差不多,都是闭着眼睛盘着腿儿。

    又过了一会儿,男巫师也躺下了,他躺下不久,饭桶也吃完了肉块。

    饭桶今天吃的不多,确切的说是吴东方喂的不多,吃完肉块它还不饱,绕着吴东方哼唧着讨食儿,吴东方把包袱抱在怀里,装睡不理它。

    熊猫都是近视眼,饭桶也近视,它们寻找食物主要靠嗅觉,在吴东方这里要不到食物,饭桶开始自己想办法了,皱动鼻翼一通闻嗅,扭着屁股向竹排走去。

    一开始是舔,甜味淡了就开始咬嚼抓挠,那些动物的大筋哪经得起它折腾,在抓挠和咬嚼之下纷纷断裂,土族女巫师翻身爬进了丛林。

    吴东方放心的睡了,他之所以要把这个土族的女巫师放掉有两个原因,一是土族很强大,金族就算知道是土族杀害了他们的孩子也拿土族没办法。土族女巫师不开口还好说,如果在大庭广众之下来一句,“对,你们的孩子就是土族杀的”,金族的高层立刻就不能装糊涂了,凶手已经确定了,不出兵没办法对族人交代,出兵等于找死,还不如放走证人,给金族高层留点脸。

    第二个原因就简单多了,这个土族女巫师不但长的漂亮还很有礼貌。

    下半夜,有起夜的村民发现俘虏跑掉了,立刻高声叫嚷,众人起来一通寻找,这时候土族的女巫师早就跑远了。

    找不到囚犯,就开始追查是谁放跑了囚犯,吴东方是头号嫌疑人,不过很快就有人根据筋绳上的牙痕锁定了真凶,锁定真凶也就不了了之了,现在的饭桶可不是两天前的饭桶了。

    不过如此一来另外一个村落也知道了饭桶的身份,聚拢过来膜拜观望,饭桶并不知道自己被人利用了,此时正坐在利用它的人旁边,尽情的享用着村民塞来的水果……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