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十七章 冥月

    众人此行的主要任务是护送婴儿去部落接受天师的测试,押送犯人反倒在其次,不过犯人跑了就有可能走漏风声,安全起见,天还不亮一行人就匆忙上路了。

    得知饭桶就是下一任白虎天师的坐骑,男巫师就向女巫师询问抱着它的人是谁,女巫师没有正面回答,他又去问其他村民,于是就有人告诉他吴东方并不是他们的村民,是最近一段时间才出现在他们村庄附近的。

    男巫师一听,立刻强烈反对,熊王对于金族非常重要,怎么能由一个来历不明的外人照管,万一这个人把熊王给杀掉了,白虎天师长大以后骑什么。

    “熊王是他发现的的,也是他带来的,他不会伤害熊王。”女巫师说道。

    “那也不行,他不是我们金族人,不能由他照管熊王。昨天晚上那个犯人逃的莫名其妙,谁知道是不是他诱骗熊王咬断了绳子。”男巫师连连摇头。

    “那由谁照看?”女巫师走的很快。

    “我来。”男巫师停了下来,站到路旁等吴东方走近。

    女巫师继续赶路,没有跟他一块儿停下来。

    男巫师等吴东方走近,走到路中央拦住了他,“熊王是你发现的?”

    吴东方抬头看了他一眼,大步向前,撞开了他继续往前走。

    男巫师没想到吴东方敢做出这么具有挑衅性的举动,愣了几秒钟才回过神来,快步跟上吴东方,抓着他的肩膀把他拉住,“我在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有?”

    “听到了。”吴东方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回答?”男巫师没长胡须,不能吹胡子,只能瞪眼。

    “我不想回答。”吴东方转身继续往前走。

    “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男巫师又追上去拉住了吴东方。

    “跟谁?”吴东方问道。

    男巫师又愣住了,巫师不管在哪个族里都非常受人尊敬,寻常的族人根本就不敢顶撞他们。

    吴东方转身又走,行走的同时暗暗打定了主意,这家伙再敢追上来薅衣服就直接给他撂倒,他虽然不会法术,却并不畏惧这个男巫师。

    男巫师受到了羞辱和顶撞,自然不肯善罢甘休,闪身上前又一次把吴东方拉住,吴东方抽出匕首快速转身,刚想横刀逼上男巫师的脖子,男巫师已经尖叫着蹦了出去。

    走在前面的众人听到叫声纷纷停了下来,女巫师自前面跑了过来,发现男巫师右手鲜血淋漓之后皱眉看向吴东方,言下之意是你跟他较真干嘛。

    吴东方用匕首指了指怀里的饭桶,刚才饭桶抢在他之前给了男巫师一爪子。

    女巫师转头看向男巫师,发现他手背上的伤口确实不是匕首造成的,转身就走,“熊王只跟他,你不该抢。”

    女巫师的话直接给事情定了性,男巫师要抢熊王,被熊王抓伤了。

    吴东方收起匕首,抱着饭桶继续赶路,男巫师在后面一直没跟上来,不问可知是在处理伤口。

    男巫师的村民纷纷跑了回去,女巫师率领自己的村民继续往前走,没有等他们。

    “是你让熊王攻击他的?”女巫师低声问道。

    “我哪能指挥的动它。”吴东方连连摇头,刚才饭桶出手的原因很简单,男巫师拉他的同时把正在睡觉的饭桶给吵醒了,饭桶每天要睡很长时间,如果中途把它吵醒,它会很烦躁,说白了就是有很严重的起床气。

    “真不是你让它干的?”女巫师问道。

    “你就别给我下套了,那女囚犯不是我放的。”吴东方撇嘴说道,如果他承认能够指挥饭桶,就要为饭桶昨天晚上的行为负责。

    “你是第一个看到她样子的男人,她以后一定会来找你。”女巫师说道。

    “找我干嘛?”吴东方问道。

    “嫁给你或者杀了你。”女巫师歪头看向吴东方。

    吴东方耸了耸肩没有接话,他早就猜到看了女巫师的样子有什么后果。

    “女巫师通常不会下嫁给血脉混杂的普通人,不过你对她那么好,她应该不会杀你,有一个办法可以确定她以后会怎么做。”女巫师说道。

    “什么办法?”吴东方追问。

    “如果她喜欢你就会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你,她临走之前有没有告诉你她叫什么?”女巫师随口问道。

    “没有。”吴东方摇头否认。

    吴东方话音刚落,女巫师眼神陡然变冷。

    吴东方见状立刻知道坏菜了,不知不觉还是被这家伙给绕进去了。

    “她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可能知道她的名字?”吴东方试图补救。

    但他的补救毫无用处,他先前说的话虽然可以这样理解,但中国的语言自古至今都不止字面意思,他的话味儿已经把他出卖了。

    “她叫什么名字?”女巫师问道。

    吴东方没有立刻回答,女巫师这么问就是给他个机会让他说实话,他在考虑要不要这个机会。

    “你叫什么名字?”吴东方出言反问。

    短暂的迟疑之后,女巫师开口说道,“我叫冥月。”

    女巫师并没有压低声音,随行的村民都听到了,纷纷回头看向吴东方,羡慕神情非常明显。

    吴东方本想给对方出道难题,没想到女巫师竟然给予了正面的回应,这句‘我叫冥月’跟‘我喜欢你’没有任何区别,如此一来又轮到他慌乱了。

    “人是我放走的。”吴东方低声说道。

    冥月似乎并不在乎这个,随口又问,“她有没有告诉你她的名字?”

    “告诉没告诉有什么区别?”吴东方小心试探。

    “如果她没有告诉你她的名字,以后我们时刻都得提防她来杀你。”冥月说道。

    吴东方被对方绕进去一回,有了前车之鉴不敢乱说话了,唯恐又钻了套。

    冥月根据他的表情已经猜到了对方临走之前留下了名字,但她并没有继续追问这件事情,而是随口岔开了话题,“熊王能听懂你的话?”

    “能听懂一句。”吴东方笑道,对方没有继续追问令他如释重负。

    “这件事情很重要。”冥月正色说道。

    “我捡到它前后也不到半个月。”吴东方摇了摇头。

    “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他又是怎么回事?”冥月指了指后方。

    “昨天我在绳子上抹了蜂蜜,今天是他打扰了饭桶睡觉。”吴东方说道。

    “饭桶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给它起这个名字?”饭桶两个字从冥月嘴里说出来,就跟老外说中文没啥区别。

    “威猛,凶狠,天下无敌。”吴东方笑道。

    冥宛对吴东方的解释很满意,这个名字倒是配得上他们尊贵的熊王。

    又走了半天,山中出现了大路,人也开始多了起来,开始遇见挑着担子的贩夫走卒,这些人大多三五成群,结伴同行,担子上挑的东西很杂,有布匹和盐巴,也有兽皮和草药,还有用羽毛和各种石头骨头做成的装饰品。

    走上了大路离部落就不远了,一路疾行,日落时分一行人来到了部落所在的平坦地带,平坦地带中间有一座挺大的城池,说它大是跟村子相比的,实际上它也不是很大,比现代的乡镇驻地要小很多,城池有很高的围墙,石头垒砌的,目测有六七米高。周围全是地,有两三百亩,地里种的是粟子,也就是小米。

    太阳快下山了,地里和路上都没什么人,众人沿着大路走向城池。

    由于山里有很多野兽,这里的城门到了晚上是关的,众人来到的时候看大门的正在关门,这几个男人长的都很强壮,应该是士兵,不过他们可没有制服可穿,穿的是麻布衣裤,胸前也纹着小剑。

    冥月虽然不喜欢那个男巫师,却仍然告知士兵他们就在后面,让士兵晚点关门。

    士兵们对巫师都很尊敬,听到冥宛的话,暂停关门等后面的人到来,冥宛带着吴东方等人先行进城。

    进城之后吴东方大感失望,他本以为城里会是一副商铺林立,行人熙攘的繁荣景象,没想到这座城池虽然城墙很高大,里面却很破旧,到处都是泛绿或泛黄的矿石,房子都是很低矮的木头房子,比贫民窟倒是好点,有点像马上就要拆迁的城中村。

    “我们晚上住哪儿?”吴东方环视着这处破破烂烂的城池。

    “借宿。”冥月从腰间解下一个布袋,拿出一把贝壳给同行的男人每人发了两个,男人接过贝壳说笑着往东去了。

    “走的时候怎么找他们?”吴东方抓过冥月手里剩下的那枚贝壳仔细打量,他曾经听冥宛说过现在的货币是贝壳,却头一次看到这种东西,贝壳的大小跟饺子差不多,外形也像没捏上的饺子,中间有个小洞,这个小洞是后来打的,可能是为了串上一串方便携带。

    冥宛自怀里摸出了一个竹哨,给吴东方看了一眼又放回了怀里。

    “这种贝壳能换什么?”吴东方和那个抱孩子的妇女跟着冥月向北走去。

    “一个贝壳能换一罐盐。”冥宛随口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此时的交易分为买卖和交换两种方式,由于大部分人没有这种贝壳,所以买卖比较少,交换比较多。

    走路的同时他还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城里也有少量的商铺,商铺也有招牌,不过他们没有文字,招牌上都是画的图形,鱼就画个鱼,布就画个布,盐巴就画个双耳的盐罐子,谷米就画一堆粮食,虽然粗陋却一目了然。

    走了没多远,一个戴着面具的女巫师从北面走了过来,俩人虽然都戴着面具,却一眼就认出了对方,那个女巫师可能跟冥月是朋友,很亲近的跟冥月说着话。

    二人说话语速很快,吴东方听不全,这个女巫师好像也是护送幸存的孩子过来接受本族天师测试的。

    短暂的交谈之后,女巫师往南走了。

    “一共有多少孩子幸存了下来?”吴东方问道。

    “只有三个。”冥月叹了口气,“天师明天就会从都城赶过来对他们进行测试……”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