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二十章 垂青

    “你真这么想?”冥月侧目歪头。

    “对。”吴东方点了点头。

    “真的?”冥月再次确认。

    “烦不烦哪?”吴东方卸下箭筒,躺到了房里的竹床上。

    “有件事情要跟你商量。”冥月拉过椅子坐了下来。

    “啥事儿?”吴东方问道。

    “阿爹一会儿就要走了,我想在他临走之前摘下面具。”冥月这句话有很重的商议成分。

    吴东方没有立刻回答,对方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向外界公布二人的关系。

    短暂的考虑之后,吴东方开口说道,“是不是早了点儿?”

    “你不喜欢我?”冥月皱起了眉头。

    “喜欢,我就感觉时间太短,有点仓促,你也知道,我来到这里还不到三个月,我连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都不知道,咱们之间也缺乏必要的了解,现在成亲感觉有点仓促。”吴东方说道。

    “只是拿掉面具,又不是马上就要成亲。”冥月对吴东方的态度还是满意的,吴东方没有隐瞒对她的好感,也很坦诚的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面具一摘掉,你肯定不能再嫁给别人了,万一以后我发现你有很严重的缺点,或者你发现我有你不能接受的地方,怎么办?”吴东方撑臂起身,靠上了身后的木墙。

    “你说的有道理,”冥月点了点头,想了想开口说道,“不如这样,阿爹离开之前还有些时间,你可以尽快了解我。”

    “好。”吴东方点头同意,冥月是巫师,在这时候属于贵族,肯嫁给他这么一个不能修炼法术的人属于下嫁,是非常有诚意的举动,再者冥月也没有因为有个牛逼的爹就跟着牛逼,这时候要是再推辞就有装逼嫌疑了。

    “你想知道什么,问吧。”冥月说道。

    “你家里都有什么人?”吴东方问道。

    “阿爹,阿娘,还有一个哥哥。”冥月答道。

    “你妈是什么级别的巫师?”吴东方问道。

    “玉玄法师。”冥月答道。

    “玉玄法师是什么?”吴东方问道。

    “仅次于阿爹。”冥月说道。

    “他们会同意你嫁给一个普通人吗?”吴东方问。

    “阿娘肯定不愿意,但她不会阻止我。”冥月回答的很干脆。

    “你爹能同意?”吴东方问道,成亲不但要看媳妇儿,还得看丈人和丈母娘,遗传是很重要的,子女会很大程度上遗传父母的性格,冥月严肃的一面应该遗传的是她爹,但她还有和善的一面,这个应该像她妈。

    “他很欣赏你,一定会同意的。”冥月说道。

    “你怎么知道他欣赏我?”吴东方大感意外。

    “阿爹很少冲人笑的,他刚才冲你笑了。”冥月说道。

    吴东方抬手挠了挠头,刚才天师来的时候他表现的很不好,不但没有礼貌反而冲冥月发火了,换成一般的爹见到有人吼自己的女儿肯定会不高兴,但天师好像并没有表现出不高兴,至于天师为什么没有不高兴,他想不出来。

    时间不多,吴东方就暂时寄存疑问,继续发问,“如果成亲了,咱俩谁说了算?”

    “如果你做的决定是正确的,我自然会听你的。”冥月说道。

    “你这话说了等于没说。”吴东方撇嘴说道,每个人对“正确”的理解都不一样,他感觉把毒贩全杀了是正确的,而张志就感觉严格执行命令把毒贩抓回去是正确的。

    “你如果做了错事,难道也让我听你的吗?”冥月反问。

    “好吧,这个问题就当我没问过,我对中原现在的情况很好奇,如果以后我想去中原看看,你会不会阻止我?”吴东方问道。

    “你不会法术,去土族很危险,但是你如果非要去,我也没办法。”冥月说道。

    吴东方见冥月情绪低落,急忙出言说道,“你也知道我的情况,我永远都回不去了,以后都要生活在这里,你总不能让我一辈子糊里糊涂的住在大山里,我出去看看,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了我就回来,再说我也不会立刻就走,总得在金族待上一段时间,先对金族有个大概的了解。”

    “你说的对。”冥月点头说道。

    “洗衣服,做饭,整理房间,这些事情谁来干?”吴东方问了个大煞风景的问题,他是个当兵的,当兵的大部分都会做饭洗衣服,但部队的氛围导致大部分的军人都是大男子主义,认为男人就得干男人的事情,女人就得干女人的事情。

    冥月没有任何的迟疑,笑着说道,“自然是我来做。”

    “好了,我没问题了,轮到你了,你问吧。”吴东方对冥月的回答很满意。

    “等等,还有一个。”吴东方坐直了身体。

    “什么?”冥月问道。

    吴东方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在犹豫怎么把最后这个问题问的不那么尴尬。

    “你看,你是个巫师,你爹妈和哥哥也是巫师,而我只是个普通人,咱们在一起总会有一些矛盾和口角什么的,到时候你和你的家人……”

    “放心好了,我们不会打你的。”冥月笑着打断了吴东方的支支吾吾。

    “我的意思是不能对我使用法术。”吴东方被冥月说中了心里的想法,有些不好意思,即便失去了武器装备,他也比这里的士兵和百姓厉害的多,但他肯定不是这些能够使用法术的巫师的对手。

    “一个意思。”冥月笑道。

    “到你了,你问吧。”吴东方摆手催促。

    “我没什么要问的。”冥月摇了摇头。

    “嗯?”吴东方有些意外。

    “那天晚上我就知道你看到了我的样子,随后几天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杀了你,经过一段时间的暗中观察,我发现你的品格是高尚的,心地是善良的,很勤劳也很努力,跟冥宛单独在一起从没欺负过她,于是我就慢慢喜欢上了你……”

    冥月毫无修饰的夸奖和告白令吴东方有些脸红,急忙摆手打断了冥月的话,“这个,这个,暗中偷看别人可不太好,我也有缺点,只不过你没发现罢了。”

    “我发现了,你的脾气很暴躁,下手太狠毒,还不爱干净,好几天才洗一次脸,不洗澡的时候从来不洗脚……”

    “打住,打住,我那时候受伤了,行动不方便。我也不狠毒,我只是自卫,自卫你懂吗,就是别人欺负你,你自己保护自己。”吴东方开始后悔先前的谦虚了,夏朝人跟明清时期的人不一样,明清时候的人喜欢哼哼唧唧的说话,扭扭捏捏的不痛快。夏朝人不是,他们虽然也有心计,但说话的时候都会力求精准的表达自己的意思,显得非常直接,有些时候甚至有些夸张。

    冥宛点了点头,没有继续往下说。

    “你刚才最后一句说的什么?”吴东方后知后觉。

    冥宛先是一愣,随后才明白过来自己刚才说漏了嘴。

    “我好像吃亏了,哈哈,改天你洗澡告诉我一声儿,我也去偷看一回。”吴东方笑道。

    话音刚落,天师从门口走了进来。

    气氛瞬时尴尬到了极点,调戏美女被美女她爹撞见了,这份尴尬真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人老成精是有道理的,天师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佯装什么都没听到,进门之后冲冥月说道,“我马上就要赶回都城。”说完又转头看向吴东方,“年轻人,修行并不是出人头地的唯一办法,不要灰心,只要肯努力,不过做什么都可以获得别人的尊重。”

    “您的话我记住了。”吴东方重重点头,天师表现出的气度和胸襟令他深深折服。

    “阿爹,我要摘下面具。”冥月的话既有征求意见的成分,也有不可更改的执着。

    “确定?”天师微笑发问。

    “确定!”冥月重重点头。

    天师看了看冥月,又看了看吴东方,随后点了点头,“那就摘了吧。”

    “谢谢阿爹。”冥月欢喜雀跃。

    “我走之后你们尽快回村,少则七天,多则半月我会过去找你们。”天师低声说道。

    “阿爹,出什么事了?”冥月立刻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你带来的那个孩子并不是纯金血脉。”天师说道。

    “啊?!”冥月愕然瞠目。

    天师叹了口气,“这些年金族族人饱受欺辱,过的无比辛苦,族人需要希望,白虎天师就是他们唯一的希望,我们必须给他们一个希望。”

    “故伯和犀伯知道吗?”冥月问道。

    “动身之前我们三人商议过了。”天师点了点头,转而自怀里拿出了那枚紫色内丹交给冥月,“那孩子虽然不是白虎天师,你们带来的貔貅却是真的熊王,自都城巡示之后,我会把它带回去交给你们,另寻一只貔貅代替它。”

    “为什么要交给我们?”冥月不解的问道。

    “熊王和天师都是敌人的目标,留在都城很危险。”天师再度压低了声音,“按照以往的惯例,熊王和白虎天师会出现在同一片区域,把它送回去,它或许能够根据神灵的指引找到白虎天师。”

    “可是我们金族今年出生的孩子只剩下你刚才测试的那三个了。”冥月说道。

    “我怀疑白虎天师不在当年出生的婴儿当中。”天师说道。

    冥月点了点头。

    “他们已经准备好了,正在等我,摘下面具吧,送我出去。”天师说道。

    冥月抬手摘下面具,天师微笑着看了看自己的女儿,转身向外走去。

    冥月跟随在后。

    走到门口,天师回头冲正在踌躇该不该跟出去吴东方招了招手,示意他一块出去。

    吴东方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跟了出去,他此时心情非常好,一来饭桶还会交给他,二来当晚的惊鸿一瞥只看到个大概,冥月当时被土族女巫师打破了鼻子,流着鼻血看的不真切,今天算是彻底看清楚了,漂亮。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