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二十三章 异于常人

    冥月没跑,抓过铜杖砸向黑衣人的脑袋。

    黑衣人带着吴东方一同侧翻,冥月收手不及,铜杖砸上了吴东方的后背。

    “跑!”吴东方叫苦不迭,他用的是近身搏斗的缠身绞锁,一般用来擒拿必须留活口的对手,百试百灵,但今天他感觉这个缠身锁并不好用,对方身上发出了一股巨大的无形推力,他需要拼尽全力才能将对方勉强锁住。

    冥月并不听他的,仍然挥舞铜杖试图攻击对方。

    黑衣人虽然被吴东方抱住却并非不可移动,只是暂时不能甩脱他,仍然可以在他的绞缠之下进行小范围的挪动,躲闪冥月的进攻游刃有余。

    “你的自以为是会让我的死变的毫无意义。”吴东方吼道。

    冥月牙关紧咬艰难抉择,半瞬过后终于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转身冲向门外,“我会永远记住你。”

    吴东方已经筋疲力尽,冥月的举动令他再度生出了一股力气,四肢用力紧紧的锁住对方,对方发出的无形推力没能将他顶开,重新敛回了体内。

    就在他担心能否受得住对方下一次冲顶的时候,本已冲出门外的冥月又回来了,她是倒飞着回来的,撞上了房中的桌椅,摔倒在地。

    “完了,全完了。”吴东方万念俱灰,黑衣人的同伙到了。

    希望破灭,力气全消,黑衣人猛然发出无形推力将他震飞了出去,撞上墙壁再次吐血。

    黑衣人一个乌龙绞柱站起身来,起脚反踢,将正在瘫倒的吴东方连同北墙部分墙壁一同踢了出去。

    吴东方再遭重创,顿时感觉天旋地转,眼前发黑,但他强忍着没有晕死过去,虽然已经做不了什么了,但他想知道冥月的下场。

    “二师兄,你的老毛病又犯了。”屋里传来了女人不满的冷哼。

    发现对方的同伙是女人,吴东方心中一轻,有女人在场,黑衣人必然不能再**冥月。

    “当~”金属相撞的脆响。

    “你干什么?”女人的声音。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绝色,杀了太可惜了。”黑衣人的声音。

    “你出来是干什么的?”女人不满的提醒。

    “对,走!”黑衣人的声音。

    短暂的寂静之后,房里传来了桌椅挪动的声音,不问可知对方已经走了,冥月正在起身。

    就在吴东方暗道侥幸之时,房中再度出来了冥月的惊呼,这声惊呼就像一支强心剂,把神智开始混沌的吴东方再度唤醒。

    “今天是不成了,改天我再来找你,嘿嘿嘿嘿。”黑衣人的声音。

    房间再度归于寂静。

    随着一阵急切的脚步声,冥月自墙壁缺口跑了出来,抱起了倒在墙壁残骸里的吴东方,急摇痛哭,“你怎么样,你怎么样啊?”

    “不摇可能死不了。”吴东方说道。

    “你躺着别动,我去找人帮忙。”冥月小心的放下吴东方,转身向东北方向跑去。

    “这里怕是没有活人了。”吴东方说道。

    冥月没听到他在说什么,继续往东北方向跑去。

    昏迷是人体的一种自我保护,为的是防止剧烈疼痛对人体神经造成严重伤害,吴东方扛住了两次昏迷,这时候虽然周身剧痛,头脑却异常清醒,他最先做的就是确定自己的伤势。

    头脑清醒,表明头部没有受伤。

    下肢可以移动,双腿没有受伤。

    左侧手臂活动自如,也没事儿。

    右侧手臂发麻,这是骨折的初期感觉,以左手一摸,发现右手尺骨断了。

    最后再检查的是胸骨和肋骨,胸骨有箭伤,箭伤左右区域的肋骨有轻微错位,左侧五六节肋骨骨折,这是黑衣人最后一脚的后果。

    除了这些,还有两次撞上墙壁造成的脏器内伤,吐血是肺或胃有伤,其他脏器有没有受伤暂时还无法确定。

    虽然多处受伤,吴东方却感到无比的幸运,对方实力太强大了,随手抓住利箭,轻易捏断骨骼,无法被肉眼看到的巨大推力,还有那鬼一样的身法,来无影去无踪,能在与这样的对手争斗中保住性命是不幸中的万幸。

    按理说这样的伤势是不足以丧失行动能力的,但他现在根本就动不了,不管移动什么部位都会有锥心的剧痛,这是在锁住对方的时候对方以无形推力极力冲顶,试图震开他所导致的肌肉和筋骨的损伤。

    在没有医疗条件的情况下,受伤之后躺着别动是最佳的方法,因为人体自身具有一定的疗伤功能,尤其是对肌肉和筋腱的复位和调整。

    几分钟之后,冥月回来了,她没能找到帮手,住在这里的几位巫师都被杀害了。

    “我先抱你回房间。”冥月自慌乱中平静了下来,伸手试图将吴东方抱起来。

    “别动我。”吴东方低声说道,他呼吸不是很顺畅,不敢大声说话,但语气是坚定的。

    冥月一听,愕然收手,“怎么了?”

    “躺一会儿我自己能站起来。”吴东方说道,

    “你不能躺在这里。”冥月再度伸手。

    “我说了别动我。”吴东方抬高了声调,声音一大刺激肺脏,有咳嗽的征兆,他急忙强压了下去,咳嗽会加重伤势。

    “你怎么了?”冥月终于发现了吴东方情绪不对。

    吴东方没有回答,他回来救援是出于一个男人的血性,内心深处他对冥月是有气的。

    “你在怪我没有让你进屋?”冥月猜到了根源所在。

    吴东方还是没有开口。

    见他不开口,冥月知道自己说中了。

    “那么做确实不合礼制。”冥月出言解释。

    “真的在乎我,你就不会在乎什么礼制。”吴东方开始活动自己的手脚。

    “这些等以后再说,尽快回房,我要检查你的伤势。”冥月再度伸手。

    “别碰我。”吴东方怒目瞪眼。

    冥月见吴东方反应如此强烈,这才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此前她只是以为吴东方在生气,现在才知道他是真的怒了。

    “你有外伤?”冥月注意到吴东方胸前的血迹不像吐血所留。

    吴东方没有答话,弯膝侧身缓慢站起,冥月见他起的困难,试图伸手搀扶,被他恶狠狠的瞪了回去。

    尝试着走了几步,吴东方挪回房间捡回匕首,又出门回到矮竹南侧寻到了自己的弓箭,箭囊破了,箭矢散落了一地,其中还有没打磨完的兽骨,吴东方一并捡了起来,夹在了腋下。

    “你要去哪里?”冥月拦住了吴东方。

    吴东方不吭声,绕开冥月向南走去,虽然救下了冥月,他心情却变的比原来更加糟糕,在现代的时候他是个优秀的军人,非常自信,来到这里之后他也从未妄自菲薄,直到今晚他才发现自己在这个年代并不优秀,冥月之所以选择他有很大的原因是他在无意之间看到了她的脸。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气?”冥月心疼的看着行走艰难的吴东方。

    吴东方依旧不说话,他脑海里萦绕的是先前离开时的最后那句话,他说他很难受,问冥月管不管,冥月选择了不管。不管冥月出于哪方面的考虑,他都不会理解。

    走到门房,吴东方找到了自己的鞋子,坐到房前的石阶上一只一只的穿上。

    “你既然决定要走了,为什么还要回去救我。”冥月这才明白吴东方先前是在即将走出院子的时候发现有敌人侵入的。

    吴东方站起身,走出了院子。

    “我错了,我向你道歉,快回去吧。”冥月跟出来拉住了他。

    “你没错,错的是我。”吴东方摇了摇头,这个时代他是陌生的,城池是陌生的,人也是陌生的,所有的一切都是陌生,先前去敲冥月的门是不对的,因为在这里他已经不再是那个战无不胜的特种部队中尉了,在这里他就是个不能修炼法术的普通人。

    见吴东方坚持要走,冥月也不敢硬拉他,只能跟着他一同往前走。

    “现在城门已经关了,你出不去的,再说你身上有伤,需要尽快医治,别走了。”冥月劝道。

    “你也看到了,我死不了的,你回去吧,我现在只想一个人待着,或许等我心情平静了,我还会回来。”吴东方说道。

    “你这个样子能去哪儿啊?”冥月既心疼又无奈。

    吴东方又不说话了。

    由于身上有伤,吴东方走不快,冥月跟在他旁边,一路慢行苦劝。

    吴东方并不止步,半个小时之后挪到了城门口,城门现在是关着的,周围没有看守的兵卒,他自己也没办法打开城门,只能靠着城墙坐了下来。

    “回去吧,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全听你的好不好?”冥月蹲在吴东方身边柔声劝说,此前她一直以为吴东方很好相处,今天算是领教了他的倔强,中途两次咳血,冷汗把衣服都打湿了,他就是不停。

    吴东方没有答话,他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冥月一直在劝,半夜的时候吴东方晕过去一次,当她试图抱他回去的时候,吴东方苏醒拒绝了她。

    下半夜二人都没有说话,吴东方是不想说,没力气说。冥月在反省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先前她只不过做了很多女人都会做的事情,为什么吴东方会这么耿耿于怀。

    天亮了,城门打开,吴东方扶着城墙站了起来,将杂物夹在了腋下。

    “别赌气了,跟我回去,阿爹过几天就会把饭桶送回去。”冥月再度苦劝,饭桶是她能够想到的唯一可能令吴东方改变心意的办法了。

    吴东方转头看着冥月,片刻过后收回视线,艰难的挪出了城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