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二十四章 姜是老的辣

    冥月无奈叹气,迈步追了出去,“走路都打晃了,你还要去哪儿?”

    吴东方没有说话,撑到现在他已经到了极限,头重脚轻,本来平坦的道路在他看来歪斜扭曲,左摇右晃。

    冥月见状再度叹了口气,跟在吴东方身后,捡拾着他不时掉在地上的箭矢和兽骨,与此同时做好了随时上前扶住他的准备。

    十步,百步,千步,冥月越走越吃惊,她没想到吴东方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硬撑了一夜还能行走,更没想到他能摇摇晃晃的走出这么远,到最后身上携带的东西全掉了他还在踉踉跄跄的往前走,她惊骇于吴东方毅力的同时内心也生出了无尽的悔意,吴东方油尽灯枯了还在继续走,支撑着他的是他惊人的毅力,而他惊人的毅力则来自于他想要远离她的迫切念头。

    千步之后吴东方还在走,在行走之时逐渐偏离了大道,向南侧山中走去,山路难行,他走的更加艰难,最终他还是倒下了,倒在了一片榕树林中。

    往南几十步就是一条小溪,他的神智早已经不清醒了,是在本能的驱使下想要找水喝。

    冥月捂脸痛哭,她一直以为自己长时间的暗中观察已经对这个男人了如指掌,现在才发现自己严重低估了他的勇气和毅力。此外鼓起勇气前去示爱,受到拒绝转身就走,这是没有感情经历而且自尊心很强的一种表现,经历女人太多的男人会厚着脸皮死缠烂打,绝不会赌气离开。

    还好,还好,他没有走远,如果真的走远了,他是绝对不会再回来的。

    冥月抱着吴东方来到溪边,掬水喂他,喂的太急气息不畅,吴东方开始咳嗽,喂下的溪水连同血沫一同喷了出来。

    冥月心疼焦急,顾不得多想,含了溪水在嘴里,对唇去喂,连番十余次,确定吴东方体内不再缺水才开始检查他的伤势,吴东方的伤势远远超出了她先前的估测,前胸的箭伤可以清楚的看到白色胸骨,肋骨断了两根,右手的尺骨也断了。

    确定了吴东方的伤情,冥月将他抱了起来,快速向城池跑去,跑到城门处,守门的士兵迎了上来,“尊敬的巫师,您是否需要我们的帮助?”

    在士兵的协助下,吴东方被送回了冥月的房间,此时金族族人已经知道了这里昨晚发生的变故,纷纷赶了过来,他们赶过来可不是看热闹的,他们是来听候差遣,给予帮助的。

    固定断骨,包扎伤口,煎药喂药,在整个过程中吴东方一直是昏迷的。

    只要是巫师,不管是低级的巫师还是高级的天师,都属于贵族,吴东方的情况是不能随意搬动的,故此冥月分派士兵将院子前后围了起来,以防土族天师再来。

    部落里的三位巫师昨晚都遇害了,冥月放飞了雨燕,不同部落的雨燕有不同的记号,只在遇袭求援时使用,都城看到雨燕就会派人过来增援。

    忙完这些,冥月坐到了吴东方的床前,她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如何将吴东方留下来,如果在他苏醒之前不想出好的办法,吴东方苏醒之后还会离开。

    该说的,能说的,昨天晚上几乎都说了,但吴东方并没有回心转意,再说那些也不会有什么作用,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吴东方,冥月无策束手,百结愁肠。

    傍晚时分,紫袍天师悄然来到。

    看到来人,冥月大哭着迎了上去。

    冥月的哭声把吴东方吵醒了,隐约看到昨日离开的天师,也就是冥月的父亲正在向他走来。他虽然在生冥月的气,对这个老人还是很尊敬的,见他来到,急忙挣扎着想要起身。

    “年轻人,不要动。”天师坐到床边把吴东方扶躺,转而抓起了他的手腕。

    酸麻痛痒的感觉再度出现,不问可知天师正在以自身金气察探他的伤势。

    几十秒过后,天师收回了手,撩开衣摆自腰间解下一个黄色的小葫芦,自里面倒出了一枚白色的药丸递到吴东方嘴边,“吞下它,三天之后就能行动自如。”

    “谢谢。”吴东方道谢却并没有吞服那枚药丸。

    天师发现气氛不对,眼中有疑云闪过,歪头看向了冥月一眼,转而回过头将那枚药丸塞进了吴东方的嘴里,冥月急忙端了盛水的陶碗过来给吴东方送服。

    天师坐到了桌旁的木椅,“对方来了几个天师?”

    “我只看到两个,一男一女。”冥月说道。

    “详细经过。”天师说道。

    “我不太清楚,他知道的比我详细。”冥月放下陶碗,站到了天师的旁边。

    “年轻人,你是怎么救下她的?”天师转视吴东方。

    吴东方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我走之后,你对人家做过什么?”天师严肃的看向冥月。

    “没有,没有,您误会了,”吴东方大窘,急忙接过了话头,“昨天晚上我住在这里,率先发现了敌人,他们先杀了门房的老伯,再逐屋搜索,冥月借住在西北方向房前有矮竹的那栋屋子里,我发现敌人进了冥月的房间就赶过去帮忙,对方可能是冲着您白天带走的白虎天师来的,发现白虎天师不在这里,急于前去追赶,把我们打倒之后就匆忙离开了。”

    “我去四处看看。”天师直身站起向外走去。

    “阿爹,我给您带路。”冥月起身跟了过去。

    “不用,留下照顾你的丈夫。”天师反背双手迈步出门。

    冥月愣住了,吴东方也愣住了,天师的话一锤定音的确定了二人尚不明朗的关系,冥月不明白一向谨慎的父亲为什么在二人的事情上如此果断,吴东方疑惑的也是这个,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对自己如此器重和信任。

    “你父亲刚才给我吃的什么?”吴东方问道,吞下了那枚药丸他感觉浑身清凉,头脑清晰,发烧症状陡然消失。

    “土族的疗伤丹药。”冥月说道。

    “土族的?”吴东方大感意外。

    “是土族的,阿爹自一个土族巫师的尸体上得到的。”冥月为陶碗倒上水,端到了吴东方面前。

    “你们金族为什么不自己炼这个丹药?”吴东方撑臂起身,靠坐床头。

    “我们不会,只有土族会炼丹。”冥月见吴东方不喝她送过去的水,无奈的叹了口气。

    吴东方点了点头,没有再问。

    “我怎么做你才肯留下来?”冥月苦思了一天,也没想到让吴东方回心转意的办法。

    “昨天的事情不怪你,是我鲁莽了,我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我总要出去走走看看。”吴东方说道。

    冥月一听,心头又是一暗,吴东方说这话明显跟她生分了。

    沉默,长达一刻钟的沉默之后,天师自门外走了进来。

    天师并没有说出自己观察到的情况,而是走到吴东方床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夫就这么一个女儿,如果她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你要多担待。”

    “没有,没有,她很好。”吴东方很是惶恐。

    “如果冥月没有怠慢你,你昨天晚上为什么要背负弓箭往院子门口走?”天师笑问。

    吴东方再次愣住了,天师怎么知道他昨天晚上做了什么?

    “他们移动的速度很快,如果你不是事先背负着弓箭,在发现他们的踪影之后,根本来不及回屋携带武器。”天师主动解释。

    吴东方无言以对,冥月的父亲不但法术厉害,观察力也极度敏锐。

    天师又冲吴东方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昨天晚上在土族天师进入冥月房间之前你先行射出了一箭,所发箭矢被对方抓住扔了回去,箭矢插上了你的胸骨,你中箭之后并没有退缩,而是冲进了房间。右手尺骨的断裂应该是在搏斗前期造成的,随后你又使用了某种危险的方法拖住对方,为冥月争取逃生的时间。”

    吴东方瞠目结舌。

    “老夫果然没有看错你。”天师拍了拍吴东方的肩膀,转而冲冥月说道,“我马上就要赶回都城,敌人想必不会再来了,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建议你们最好还是尽快离开这里。”

    “知道了,阿爹。”冥月点头答应。

    天师冲吴东方微微颌首,转身向门口走去。

    “天师,谢谢您送药给我。”吴东方见对方要走,急忙再次道谢。

    天师摆了摆手。

    “阿爹,我送您。”冥月跟了过去。

    天师侧身让冥月先出门,转而回头看了吴东方一眼,随手指了指房门的门栓,这才迈步出门。

    “回去吧。”天师的声音自门外传来。

    “阿爹,走慢些。”冥月回应。

    几秒钟之后,冥月转身回屋,吴东方还在看着房门的门栓发愣。

    “你在想什么?”冥月走了过来。

    “我出去一趟。”吴东方转身想要下地,动作太大,一阵晕眩。

    冥月急忙上前扶住了他,“你真的要走我也拦不住你,但你至少要等伤好了以后再走。”

    “我东西不见了,可能遗落在了昨晚你住的房间里。”吴东方硬撑着下地。

    “什么东西,我帮你去找。”冥月说道。

    “必须我亲自去,把我鞋子拿过来。”吴东方说道。

    冥月拗不过他,只得帮他穿鞋,端了油灯扶着他一起出门。

    冥月昨晚住的房间还保持着事发时的样子,吴东方进门之后并没有四处寻找,而是借着油灯的光亮端详房门内侧的门栓,门栓与现代的门栓差不多,两个嵌在门板里的铜环,一根穿插的铜条。

    端详过后,他发现不管是铜环还是铜条都是完整的,连铜环嵌入的门板也是完整的。

    “你要找什么?”冥月的声音自屋后的墙体残骸处传来。

    吴东方没有回应,他清楚的记得第一次来的时候是咣咣敲门的,那时候门肯定是插着的,不然不用咣咣,就是啪啪也推开了。第二次冲进来救援冥月的时候他好像没有受到很大的阻力,加上此时门栓和铜环包括木板都是完整的,这说明在他第二次冲进来的时候门栓没有插。

    “你怎么了?”冥月回到房中疑惑的看着一脸惊愕的吴东方。

    “你爹真厉害。”吴东方对天师佩服的五体投体,天师不但根据蛛丝马迹判断出了事发经过,还根据更小的细节猜到了他们两个昨天晚上为什么闹别扭,更厉害的是人家还能指出要害所在,傻蛋,我闺女给你留门了,你不来怪谁。

    “为什么这么说?”冥月不解的问道。

    “姜还是老的辣啊。”吴东方迈步向外走去。

    “东西找到了吗?”冥月问道。

    “找到了。”吴东方笑道,他错了,错在了不该用男人的思维去揣测女人,还有就是错在了脸皮太薄,女孩子害羞,肯定会拒绝,这时候还真不能调头就走,得厚着脸皮往上冲。

    冥月点了点头。

    “昨天晚上你严重的伤害了我,你得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吴东方笑道。

    “我很后悔。”冥月还没有发现吴东方态度的转变。

    “看在你爹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你得补偿我。”吴东方很不地道的趁火打劫。

    “怎么补偿?”冥月感觉出不对劲了,转头看向吴东方。

    “我还没想好,先回屋,回屋再说……”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