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二十六章 神的旨意

    吴东方好不容易抓到了,哪会轻易放手。

    几番挣扎和抗拒之后,冥月不动了。

    冥月不挣扎就轮到他不好意思了,讪讪的把手收了回来,“睡觉,不跟你闹了。”

    吴东方睡的很踏实,除了身上有伤和过度劳累,冥月身上发出的女人特有的气息是主要原因,很清,很淡,这种气息能让男人感觉到平和,能让男人内心的躁动得到安抚。

    冥月什么时候起来的他不知道,醒来之后发现冥月已经收拾妥当,正坐在桌旁的椅子上等他起床。

    见他睁眼,冥月端了铜盆过来,“洗脸,出发。”

    吴东方没说话,而是直直的看着冥月,冥月昨晚虽然拒绝反抗,他还是能从她的言语和举动中看到浅浅的喜欢,但此时他在冥月的脸上看到的却是不可侵犯的威严。

    “起来啦。”冥月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胳膊疼。”吴东方笑道,冥月的威严是装出来的。

    冥月一听,急忙放下脸盆小心的端起了他的右手,检查固定断骨的木板有没有松动。

    “这只。”吴东方抬起了左臂,冥月昨晚真咬了,到现在牙痕还没消。

    “他们都在外面,别闹了,你感觉怎么样?”严肃再度回到了冥月的脸上。

    吴东方深深呼吸,发现断骨部位已经不再疼痛,“好多了,我自己能走。”

    “你不要逞强。”冥月说道。

    吴东方又检查了前胸的伤口,发现伤口已经结疤,经过一天一夜的休息,身上的酸痛也消减了大半,“影响我行动的主要是那两根断了的肋骨,它们不痛我就能走。”

    “别说了,时候不早了,早点起床上路吧。”冥月递来了浸水的毛巾,这条毛巾跟现代的纯棉毛巾不一样,这时候毛巾是细麻做的。

    吴东方坐了起来接过毛巾,他现在有伤,不敢弯腰,三把两把草草了事,然后跟着冥月出了房门。

    不远处坐着那几个村民,见吴东方出门,急忙抬着竹排跑了过来。

    吴东方试着走了几步,确定自己能够行走,就拒绝了他们的好意。

    “不行,躺上去。”冥月的语气不容反驳。

    吴东方置若罔闻迈步先行,天师昨晚给他的那枚丹药很有效果,只要走的不是太快,伤口并不疼痛。

    先前护送饭桶的那些巫师昨夜已经回来了,他们虽然没有前来送行,却派人送来了干粮,众人带着干粮出城回返。

    村民欢喜的走在前面,他们送来的孩子被确定为白虎天师,这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情,他们还用冥月给他们的贝壳给自己的女人和孩子买了东西,迫切的想要回去带给她们。

    “你爹叫什么名字?”吴东方和冥月走在后面。

    “震。”冥月照例没有说姓氏。

    “你们怎么都是两个字的名字?有没有三个字儿的?”为了不压迫肋骨,吴东方走的挺胸抬头。

    “也有,不过不多。如果走的累了就吭声,你有伤在身,不要硬撑。”冥月说道。

    “你分明很关心我,为什么非要耷拉着脸,搞的苦大仇深的。”吴东方撇嘴说道。

    冥月横了他一眼,加快步速跟上了走在前面的那些男子。

    有外人在旁边,吴东方就不能胡说八道了,没走多远就躺上了担架,他倒是还能再撑,但他感觉没撑的必要。

    被人抬着走的感觉还是不错的,晃晃悠悠很快就睡着了。

    晚上众人住在道路旁边的木屋里,木屋是运送矿石的歇脚点,很多村子共用,这时候的人还是很有公共道德的,坏了就修,破了就补,临走还会打扫一下卫生。

    有了前车之鉴,冥月不再跟他一个屋睡了,吴东方自己住在其中一栋木屋里,山里蚊子多,咬的他待不住,就跑到外面跟那几个男人胡扯,这些人知道他跟冥月的关系,跟他聊的挺近乎。

    南方湿气重,男人们都爱喝两口去湿气,离开部落之前他们每个人都买了一坛酒背着,想带回去慢慢喝,跟吴东方聊的挺愉快,就拿酒请他喝。

    男人在一起不能喝酒,尤其是一群男人,肯定喝多,六坛喝光,几个男人全趴下了,吴东方一点事儿都没有,这倒不是他酒量大,而是这时候的酒是用粟米和某种成熟的果子发酵酿成的,没啥度数,喝起来跟果啤的味道差不多。

    果啤喝多了也糊涂,吴东方借着酒劲过去拍门,冥月开门发现他把村民都给灌倒了,自己也喝的满脸通红,生气的关上了门,任凭吴东方怎么叫就是不开。

    吴东方虽然惹了冥月的讨厌,倒是跟男人们搞好了关系,第二天几个男人都抢着抬他,吴东方假装宿醉在担架上躺着睡觉。

    第一天他被人抬着,第二天他还被人抬着,第三天他还想被人抬着,可惜伤好了,也到地方了。

    村子里的孩子率先发现了他们,尖叫着四处报信儿,妇女们都迎了过来,发现冥月摘掉了面具,知道她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纷纷向她道贺。而男人们则大声的告诉女人和孩子们那个幸存的婴儿就是白虎天师,村子里一片欢腾。

    吴东方发现冥宛也在道贺的人群里,就挤过去跟她说话,冥宛见他又回来了,还得到了巫师的垂青,高兴的向他道贺,邀请吴东方中午去她家里吃饭,吴东方痛快的答应了。

    冥月回来就开始忙碌了,派男人去矿上通知大家停工一天,还要找人陪同那个婴儿的父亲去都城一家团聚,她仔细想过之后派那个无臂男子去了,这个人会武功,而且认识去都城的路,不过最主要的是她知道这个人跟吴东方不对付,跟了她这么久,给他送到都城跟着假天师一家享福吧。

    冥月忙完发现吴东方不见了,一问才知道是跟着冥宛吃卤肉去了。

    知道了吴东方的下落,冥月也没过去找他,她私下观察了吴东方很久,知道他对冥宛主要是感激和同情,要是真对冥宛有什么想法,之前的那段时间他早就付诸实施了。

    吴东方走之前给冥宛留了很多肉,经过这些天的卤制,不咸不淡刚刚好,吴东方和冥宛一家大快朵颐,唯一的遗憾是没有酒。

    吃完午饭,吴东方回到了自己先前居住的山洞,他选择继续住在这里不是因为不喜欢跟村民住在一起,而是过段时间冥月的父亲冥震就会把饭桶送过来,不能让村民知道饭桶的存在,不然会走漏风声。

    山洞里很干净,不问可知在他离开之后,冥宛曾经仔细打扫过。

    冥月安排好村里的事情,随后赶了过来,给吴东方带来了被褥和吃饭喝水的器皿。

    铺好床铺,放好器物,冥月来到洞口,坐到了吴东方对面,“有件事情要跟你商议。”

    “什么事儿?”吴东方正在打磨骨箭。

    “我想给冥宛找个丈夫。”冥月说道。

    吴东方闻言停止打磨,歪头看向冥月。

    “你别误会,我知道冥宛曾经帮助过你,所以想设法报答她。”冥月说道。

    “有合适的人选吗?”吴东方又开始打磨。

    “我不太清楚,你可以问问她喜欢哪个,只要是没有妻子的,我都可以给她促成。”冥月说道。

    “她喜欢人家,人家不一定喜欢她呀。”吴东方摇了摇头。

    “不会的,只要我开口,他们一定会迎娶冥宛。”冥月说道。

    吴东方再次停下手头的工作,不解的看着冥月。

    “你别忘了,我是巫师,巫师是神灵的使者,我的话就是神的旨意。”冥月笑道。

    “你这是对神灵的亵渎。”吴东方笑道。

    “我这是对你恩人的帮助。”冥月亦笑。

    “行,等我问问她。”吴东方点了点头,又开始打磨骨箭。

    冥月本来想跟吴东方促膝谈心,结果发现吴东方一开始工作就心无旁骛,心思全在打磨骨箭上,跟她说话有一搭没一搭的,心里有些失落,待了一会儿起身离开了。

    回来了,有些事情就不太方便了,冥月的房间在村子中间,他晚上过去被人看到不太好。而冥月来山洞也都是白天,一发现他有发坏的征兆,冥月立刻就会跑掉。

    不过他这几天也没闲着,村子里本来有个小伙子对冥宛有好感,后来因为冥宛跟他走的太近,人家有点吃醋,不搭理她了。确定了人选就轮到冥月出马了,一听是神的旨意,小伙子立刻兴高采烈的把冥宛给娶了,冥月和吴东方送了份厚礼,一口小铜锅,确切的说这东西应该叫釜,在都用陶罐煮饭的现在,这可是不折不扣的厚礼。

    冥宛嫁人之后就不再到山洞来了,她的新丈夫心眼小,爱吃醋,她得避嫌了。

    吴东方闲来无事,把剩余的兽骨全给磨了,共得骨箭十六支。

    磨完骨箭,他自村里借了铲子,去山中把饭桶它妈的尸骨给埋了,此时已经是离开部落的第八天了,天师没有来。

    不过当时冥震说的是少则七天,多则半月,现在才八天,没来也正常。

    半个月之后,冥震还是没有过来。冥月和吴东方开始紧张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