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二十九章 白虎印记

    吴东方背对着天上的铜镜,看不到铜镜里的景象,虽然急切的想要回头,却硬是生生忍住了,他很清楚自己一动就会导致三纪窥生的中断。

    就算他没动,三纪窥生也没有持续多久,皮球喊完八木龙霆之后冥震就收回了左手,另外二人也各自收手。

    三人抬手召回了各自的法杖,虽然整个过程只持续了不到十秒,三人却是大汗淋漓,几近虚脱,收回法杖之后麻杆和皮球还能勉强站稳,冥震一个踉跄几乎跌倒,吴东方急忙上前扶住了他,刚才作法冥震坚持的时间最长,金气耗损的也最严重。

    冥月跑了过来,帮助吴东方把冥震扶到青石旁坐了下来。

    冥震和麻杆皮球都在看着吴东方,却都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很复杂,除了疑惑和兴奋,还有震惊和骇然。

    与他们的复杂表情不同,冥月脸上只有高兴,她猜对了,吴东方确实不是普通人,而且远比她先前料想的潜力更大,在短暂的几秒钟内,铜镜里的吴东方施展了两种不同种族的高级法术。

    几秒钟之后,冥震脸上的其他神情逐渐退去,只剩下了兴奋。

    “好险,差点错过!”冥震抬手连拍吴东方肩膀。

    “用的不是我们金族的法术。”麻杆的语气夹杂着失望和疑惑。

    “没使用不表示他不会。”冥震说道。

    “老三说的有道理,”皮球在旁接话,“八木龙霆是木族法术,赤焰火舞是火族法术,他既然能够使用木族和火族的法术,自然也能学咱金族的法术。”

    “三位天师,请问你们刚才看到了什么?”吴东方终于找到机会发问。

    皮球抢先说道,“一处很昏暗的环境,应该是地下鬼界的什么地方,你使用火族一种名为赤焰火舞的身法凌空疾行,一群厉鬼试图阻挡你的去路,被你用木族的八木龙霆冲散了。”

    冥震见吴东方脸上有疑惑,就出言解释,“赤焰火舞是火族天师的身法,借助火焰凌空急行,类似于我们的风云雷动。八木龙霆是木族的法术,以八木神龙的龙吼攻击大片敌人,这种法术历来只有他们的青龙天师能够修炼。”

    “不知道为什么,你十二年后的样子与现在没有任何变化,没有丝毫的衰老。”皮球说道。

    “他不属于我们这里,我们的岁月可能无法在他身上留下痕迹。”麻杆又开始耷拉脸,这倒不是他不高兴,而是他一直耷拉着脸。

    “你叫东方是吧?”皮球看向吴东方。

    “是的。”吴东方点了点头。

    “东方啊,你跟老三家的丫头成亲没有?”皮球又问。

    吴东方瞬时明白对方为什么有此一问,立刻正色回答,“由岳父做主,我们早在半个月前已经成亲了,只不过没有举行仪式。”

    “好好好,我跟你讲,施展这个三纪窥生我们每个人都是要折寿的……”

    “不管我以后去到哪里,学过哪族的法术,我永远都是金族的巫师,冥月永远是我的妻子。”吴东方高声表态。

    吴东方此言一出,皮球和麻杆同时叫好,冥震含笑点头,冥月含羞低头。

    “老三果然没有看错你,我以金神蓐收的名义赐你白虎印记,以后你就是我们金族的巫师了。”皮球说着自怀里拿出一方古拙的铜盒,这东西跟现代的砚台差不多,应该是盖章用的。

    皮球打开铜盒,里面果然有个老虎形状的锐底铜印,还有现成的染料,皮球抓起白虎印记递给了冥震,“来来来,你女婿,你来。”

    “不必了,我相信他。”冥震摆了摆手。

    “这与信任无关,金族巫师必须有白虎印记。”麻杆正色说道。

    吴东方在旁苦笑不得,对方目前的举动跟撒尿圈地盘没什么区别,确定他奇货可居,唯恐被别人抢走,赶紧先占上。

    冥震转头看向吴东方,不问可知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吴东方没有任何犹豫,拉开衣服露出前胸,双膝跪在冥震面前。他以前不跪是因为有骨气,不屑下跪求富贵。现在他已经知道自己日后的情况,跪是对老丈人的尊重,况且要娶人家闺女,早晚也得跪。

    冥震可能内心也有跟麻杆和皮球一样的想法,只不过不好意思做的太明显,见吴东方主动同意,便接过皮球手里的铜印摁向吴东方的前胸。

    通过铜印,吴东方感觉到冥震的手在微微发抖。

    天师能够随心控制金属,铜印底部的锐刺同时刺破皮肤,染料随即渗入。等到冥震收回铜印的时候,一只抽象而神似的老虎留在了吴东方胸前。

    冥震把铜印递还给皮球,伸出双手将吴东方扶起,高兴的拍打着吴东方双臂,麻杆和皮球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哈哈大笑。

    这一刻吴东方百感交集,他最先想到的是有了纹身就不能在部队服役了,部队可不要有纹身的人。再有就是皮球和麻杆的笑声,他越听越感觉像是胡汉三和黄世仁,透着那么一股子得意忘形。

    “不对,”皮球最先止住笑声,“金族忽然出现一个生面孔的巫师,外人一定会起疑,他的安全很成问题。”

    吴东方叫苦不迭,腹诽连连,“盖章的时候你干啥去了,这时候想起不对了。”

    “是啊,像他这种情况,怎么学习我们的法术也是个问题。”麻杆说道。

    吴东方一听再度暗暗叫苦,他们是什么都不管,先占了再说,占了之后才开始发愁后面的事情。

    “他们住在这里很安全,怎样修行以后再想办法。只要我们严密的保护那个孩子,土族不会想到白虎天师会是一个大人。”冥震说道。

    “老二,临走时你都安排好了吗?”麻杆看向皮球。

    “安排好了,我把铜门整个连在了一起,没人打的开,放心吧。”皮球很有成就感的看着吴东方胸前的白虎印记。

    “没留缝隙?”麻杆急切追问。

    “留缝隙让人进去?”皮球撇嘴。

    “那里没有气孔,他们在里面会闷死的。”麻杆气愤的瞪了皮球一眼,随手扔出铜杖,凌空起身往东急去。

    “房间那么大,哪那么容易憋死人。”皮球并没有尾随离开。

    “你就别担心他了,能看到他十二年后的情况,说明他这些年很安全。”皮球冲冥震说道。

    “三纪窥生可能会引出变数。”冥震脸上仍然带着忧虑。

    “也对。”皮球点了点头,也开始跟着忧虑。

    “天师,你所说的变数是什么?”吴东方小时候就没爹,虽然一直想喊爹,却喊不出口。

    “如果我们没有施展三纪窥生,十二年后就一定会出现刚才我们看到的情形,但是我们提前知道了,就可能会对以后的事情产生影响。”冥震解释道。

    “影响大吗?”吴东方追问。

    “不大,却肯定会有,天地尊神不会让凡人看透,但我们付出了代价,尊神也不会对以后的事情进行故意的修改。”冥震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冥震口中的尊神指的应该是事物发展的既定规律,这时候的人将不熟悉的和未知的事物都视作鬼神。

    “阿爹,使用三纪窥生的代价是什么?”冥月关切的问道。

    冥震摆了摆手,没有回答。

    “折寿,不过折多少现在还不好说。”皮球在旁插嘴。

    冥月一听,脸上立刻出现了自责和内疚。

    吴东方无奈的看了皮球一眼,这个叫犀伯的皮球之所以要强调这些,无疑是为了让他知道金族对他的帮助和牺牲有多大,但皮球这么做其实意义不大,忘恩负义的人你对他再好,他也不会领情,如果是重情重义的人,哪怕你在他困难的时候给过他一块馒头,他也能记上一辈子。

    “得想个办法保证他的安全才行。”皮球捻着颌下的胡须。

    “不能做的太过明显,不然会引起怀疑。”冥震摇了摇头。

    短暂的沉默之后,皮球陡然转头看向冥震,很明显他想到了什么。

    冥震似乎猜到皮球在想什么,冲皮球摆了摆手。

    “他是你女婿,也是咱们的白虎天师,早晚也是他的。”皮球说道。

    “太重了,他不能控制金属,穿上之后无法行走。”冥震摇了摇头。

    “也对。”皮球又开始捻胡子。

    “二位不用担心我的安全,我知道怎么保护自己。”吴东方冲二人说道。

    冥震点了点头,“我们出来的时间不短了,得尽快赶回去,法术的修炼你不要着急,我们回去之后会尽快想办法。”

    吴东方点头回应。

    冥震又冲冥月说道,“把我们金族法术的修炼方法告诉东方,记住,千万不能鲁莽修炼。”

    “知道了,阿爹。”冥月答应了下来。

    “短时间内我们可能不会过来,不要着急。”冥震又看向吴东方。

    吴东方点了点头,今天下午他们三人把土族使团给灭掉了,接下来肯定要留在都城严密防范。

    冥震作法过度,有些虚弱,皮球把自己的铜杖化为门板大小的铜片,载二人东返。

    目送二人离去,冥月走了过来,“恭喜你。”

    “你好像不太高兴。”吴东方歪头看向冥月。

    “我在担心你的安全。”冥月说道。

    “你在担心自己以后会变老变丑吧,放心吧我的头发胡子一直在长,样子也不会一直没有变化的,要老一起老。”吴东方笑道。

    冥月被吴东方猜到了心事,既羞愧又感动,双目含情,带羞凝视。

    “这么看着我干嘛,你也想圈地?”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