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三十一章 青天白日

    冥月自然不会脱,她要跑。

    吴东方自然不会让她跑,抓住,抱起,放倒。

    “别,别,我还没准备好。”冥月惊慌拒绝。

    吴东方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这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我真没准备好。”冥月试图推开他。

    吴东方找到衣带发现是个很难解开的死结,就从衣领处开始下手,试图整个剥下来。

    冥月虽然没有抓头抓脸却一直在挣扎,他试了几下剥不下来,干脆不剥了,直接撩裙子。

    “等晚上行吗?晚上,晚上我过来。”冥月惊惧的说道。

    吴东方不听,这都半个多月了,冥月还是没准备好,再给她半个月她还是准备不好,不管她,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袍子里面有底裤,底裤上也有绳带,也是个死结,要硬扯肯定会勒疼冥月,左手也加上,双手一起用力,将底裤绳带拽断。

    “我生气了,我真生气了。”冥月隔着袍子,用双手抓住了底裤。

    吴东方笑谑的看着冥月,抽出左手在她左肋挠了几下,冥月受不住痒,手上一松,等到反应过来伸手再抓,底裤已经没了。

    “你信不信我永远都不理你?”冥月板起了脸。

    吴东方只当没听到,伸手一试确定再无阻碍,就开始解自己的腰带,整个过程中冥月一直在挣扎,但他没有任何的犹豫,他曾经见过冥宛在反抗那三个火族人强暴的时候是一种什么状态,那才是真反抗,疯狂的抓咬踢踹,三个人才勉强摁住,女人真要发起狠来,不管多么强壮的男人都不可能在不打晕她的情况下得逞,除非女人害怕了不敢反抗,或者是她们并不是真心想要反抗。

    冥月是巫师,她如果真要反抗一脚就能把他踢飞,不踢就是不想反抗,不想反抗就是纵容和默许,至于象征性的抵抗就当是半推半就了。

    等到吴东方俯下身的时候,冥月不动了,双目紧闭,脸上满是紧张,甚至开始微微发抖。

    吴东方见冥月心里的那道防线已经崩塌,也随之慢了下来,撑起身拆解冥月外袍的衣带,有了充足的时间,衣带顺利解开。

    自袖筒抽出胳膊,冥月没动。

    解开护胸小衣,冥月也没动。

    直到吴东方重新俯下身,冥月终于有了动作,不过不是反抗,而是伸出双臂抱住了他。

    吴东方的第一个动作不是亲吻,也不是摸胸,而是直接探寻目标,在这一刻男人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这个,至于电视上常见的非礼时又亲又摸,那纯粹是为了给英雄留下踹门救美的时间。

    探寻并确定了目标,吴东方忽然停了下来。

    冥月发现他忽然没了动作,慢慢睁开眼睛看向吴东方,眼神之中既有紧张,又有迷离,除此之外还有不解和疑问。

    吴东方微微俯身。

    冥月通过腿上的感觉明白了他俯身的用意,也明白他为什么忽然停了下来。

    带着极度的紧张和满心的羞涩,冥月闭上眼睛,轻轻的点了点头,她曾经暗中观察了吴东方很久,有些事情她早就知道了,而这也正是她一直紧张和抗拒的原因。

    哪怕得到了冥月的同意,吴东方也不敢痛下杀手,差距太大。

    见他还在犹豫,冥月双臂用力,紧紧的抱住了他。

    得到冥月的鼓励,男人的本能冲走了内心的同情,身下是一个与他同龄的女人,而且是一个身怀法术的巫师,没有经历过风雨不表示她不能经受风雨。

    该来的总会来,该做的总会做,犹豫和彷徨最终被冥月打破了,数十秒的等待之后,她选择了主动迎接和包容。

    身体语言比所有语言都更能表达一个人心中的想法,痛苦的表情冥月能克制,但浑身发抖她克制不了,吴东方凝视着身下的女人,虽然只是一个挺身,其中却包含着太多无法用言语诉说的情感和心情,有发自内心的喜爱和接纳,有对之前拒绝他的补偿,也有心甘情愿的承受,也有是我主动,你无需自责的体贴。

    这时候他的心情是矛盾的,他不是个娘娘们们的暖男娘炮,而是个杀过很多敌人的军人,旺盛的雄性激素在催生出高昂斗志的同时,也将男人内心深处与生俱来的杀戮,征伐,破坏,凶狠彻底唤醒,这时候他最想做的就是肆无忌惮的征服和占有。

    但心里此时还有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念头,那就是男人的保护欲望,这也是男人与生俱来的本能,保护弱小,照顾她们,不让她们受到欺负和伤害。

    矛盾无法化解,它们同时存在,深情的凝视令冥月确信这个男人是真心喜欢她,永远都不会抛弃和背离。而毫不留情的攻占则让她相信这个男人是勇猛强大的,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对手,他都会勇敢的战斗到底。

    受过残酷训练的人意志是强大的,强大到足以影响和控制那些看似不由自主的感觉,这是男人最大的自信,不管前方有多大阻力,也不管周围有多大压力,我想怎么样就怎样,我永远是不败的。

    在冥月额头布满冷汗的时候,他选择了偃旗息鼓,没有丢盔弃甲的失落和宣泄过后的空虚,只有无比的满足和发自内心的平和。

    吴东方抬手的同时,冥月也伸出手,他们想做的事情是一样的,擦去对方额头的汗水。

    擦去吴东方额头汗水之后,冥月露出了浅浅的笑容,虽然笑意刚刚出现就被痛苦取代,吴东方仍然捕捉到了这温柔的一笑,这是他有生以来看到的最美最真的笑容。

    他想吻冥月,他也是这么干的,尽管他不太会,冥月也不太会,但笨拙有时候更显真诚,世上最美的东西永远都是没有经过修饰的东西,世上最美的女人永远都不是化妆的女人。

    热吻尚未结束,冥月再次露出了痛苦的神情。

    吴东方自然知道原因,撇嘴坏笑,看着冥月。

    冥月倒吸了一口凉气,连连摇头。

    吴东方不忍心前进,也不舍得撤退,干脆按兵不动。

    “起来吧,不要让别人看到了。”冥月呼吸仍然很急促。

    “这里没人来。”吴东方摇了摇头。

    “饭桶还在外面。”冥月说道。

    吴东方实在不舍得这种感觉,却也担心饭桶睡醒之后会跑进来,它还小,少儿不宜的情景还是不要让它看见的好。

    怀着满心的不舍,吴东方撑起双臂,拔营撤退。

    他站起之后,冥月以右臂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遮眼有什么用?”吴东方笑道。

    冥月大羞,并腿侧身,“快把衣服穿上。”

    “有血,没法儿穿。”

    “罐子里有水。”

    二人起来的也算及时,吴东方刚刚穿好衣服,饭桶就进来了,太阳太毒,把它晒醒了。

    不过饭桶好像没有睡够,迷迷糊糊的走了进来,爬进石圈接着睡。

    “你先出去,我要穿衣服。”冥月撵人。

    “好,我去给你打点水回来。”吴东方提了水罐走出山洞,呼吸着山中清新的空气,他感觉到了久违的心旷神怡,心中的憋闷一扫而空。

    “对了,我想起来了。”吴东方转身回到了山洞。

    冥月此时已经坐了起来,正在穿着小衣,见吴东方进来,急忙用类似肚兜的小衣遮住了前胸,“快出去。”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很重要的事情。”吴东方走了过去。

    “什么事情?”冥月瞬时恢复了平日严肃的表情。

    “你们是纯金血脉,所以能够吸收天地之间的金气,但是也正因为你们是纯金血脉,所以你们只能吸收金气,不能吸收别的。我跟你们不一样,我不能单独吸收金气,但我能同时吸收这五种气息,单独吸收一种我肯定会挂掉的,五种一起吸收反倒很安全。”吴东方说出了刚才呼吸山中清新空气而出现的灵光一闪。

    冥月蛾眉微颦,思考着吴东方的话。

    “你想啊,我吸收的灵气蕴含着五种气息,只要体内有金气存在,就能施展你们金族的法术,也就是说我吸收的灵气可以使用你们五族的法术。”吴东方又道。

    “如果作法的时候金气耗损,而其他灵气没有一同减少,你还是会出问题。”冥月说道。

    “不是你想的那样,它们是一同被我吸收进来的,要出去也是一同出去,不会单独剥离一种。”吴东方说道。

    “如果真是这样,你不但能够使用五族的法术,修行速度也将是我们的五倍,因为你能同时吸收五份,而我们只能吸收一份。”冥月说道。

    “应该是这样,我不太清楚你们修炼法术都需要多少年,但十二年后我就能使用火族和木族的厉害法术,这种速度一般的巫师应该做不到吧?”吴东方问道。

    “做不到。”冥月摇头说道。

    吴东方笑了。

    “你别高兴的太早。”冥月皱眉摇头,“五族的练气方法都是针对本族血脉推研出来的,所有的练气方法都不适合你。”

    “每族抓个巫师,严刑拷打,不怕他不招。”吴东方很乐观。

    “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你先出去,我把衣服穿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