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三十二章 次日

    “你别急着起来,我去给你打水。”吴东方拎着水罐转身走出了山洞。

    等他自西面小溪提回清水,冥月已经穿好了衣服,被弄脏的褥子也被她叠了起来。

    “我不太……你去洗了吧。”冥月指了指叠起的褥子。

    “你坐着别动,我去。”吴东方放下水罐夹着褥子走了出去。

    西面溪边经常有村妇洗衣服,他担心被村妇看到褥子上的血渍就没往西面走,而是往东去了,在大河里把褥子洗了。

    再次回来,冥月已经走了出来,看着睡醒饿了的饭桶坐在地上啃竹子。

    “你不方便就别乱走了,今天晚上你也别回去了,我这里还有粟米。”吴东方把褥子晒好。

    “不用,我能走。”冥月摇头说道。

    吴东方无奈的看了冥月一眼,一穿上衣服,不可侵犯的严肃立刻回到了她脸上。

    饭桶见吴东方回来,扔了竹子跑过来围着他转,他知道饭桶想干什么,就回到山洞自陶罐里拿了一枚果子给它,饭桶喜欢吃甜,竹子对它来说也就是没办法了才会啃两口。

    冥月坐着不说话,换做平时他也会不说话,但现在不成,刚刚欺负了人家,不能再板着个脸。

    递了个果子过去,人家也不吃。

    “刚才咱们说到哪儿了?”吴东方没话找话。

    “五族的练气方法完全不同,即便知道了另外四族的练气方法也很难融会贯通。”冥月摇头说道。

    “总得搜集到另外四族的练气方法才知道能不能推研出适合我的方法,目前来看只有这一条路能走,成不成的都得试试。”吴东方开始生火煮粥。

    “我们对其他四族的练气方法知之甚少,他们也不会轻易告诉我们。”冥月又摇了摇头。

    “就按我刚才说的……”

    冥月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头,“行不通,不管哪一族,巫师的地位都是很高的,如果巫师失踪,他们的亲人和族人一定会竭力寻找。”

    吴东方缓缓点头,巫师除了身份尊荣还有一个很大的特点,那就是他们为了保证后代也是纯净的本族血脉,通常只跟本族巫师通婚,由此导致了巫师的家族化,也就是说一个种族的巫师往往彼此之间都有亲戚关系,抓了小的,老的肯定会四处寻找。

    最关键的是小巫师是谁的后代只有他们本族的巫师知道,万一不长眼抓了个冥月这样的,她那厉害的爹妈不生吞了凶手才怪。

    冥月又道,“即便我们冒险抓来了别族的巫师,他们本族的练气方法是什么样的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就算说了,也很可能是在骗我们。”

    “是啊,这条路走不通。”吴东方点了点头,退一万步说,就算抓了别族的巫师,人家爹妈没找上门,被抓的巫师也说了实话,最后怎么处理这个巫师也是个问题,杀人灭口太卑鄙了,可是要是放掉了,对方肯定跑回去告状诉苦,金族是五族之中最弱小的,对方兴师问罪还算好的,直接开战也不是没可能。

    “你也别着急,阿爹他们正在想办法。”冥月出言宽慰。

    “我是怕你们着急。”吴东方用木棍拨动着燃烧的木柴,冥震他们把土族的使团给干掉了,到现在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反应,土族万一出兵金族就有被灭族的危险,就算暂时被冥震他们给唬住了,时间一长也会发现金族找到的白虎天师是假的。

    “这些事情以后再想办法,我先将我们金族的练气方法说给你听。”冥月说道。

    “进去说吧。”吴东方扔掉木棍站了起来。

    冥月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站起身向山洞走去,吴东方见她走的小心翼翼,就上前想要搀扶,冥月摆手拨开了他。

    吴东方已经摸透了冥月的脾气,知道她是因为行走不便而生出了羞恼,短暂的犹豫之后还是上前扶住了她,孔夫子早就对女人下了定语,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则不逊,远则怨,就是近了嫌你不礼貌,远了嫌你不理她。

    搀进去之后,吴东方把被子抱过来让冥月坐下,自己坐到了她旁边,饭桶趴到了他旁边。

    坐下之后,冥月开始讲述金族修行的要旨,要说修行,就得先说五行,吴东方懂,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地球人都知道。

    又说筋骨穴道,吴东方也懂,不了解筋骨就没办法在与敌人近身相搏的时候做到一招制敌,不懂穴道就不能练硬气功。不过他的硬气功练的不太好,他感觉再厉害的硬气功也没枪支厉害,再就是跟敌人搏斗的时候对方也不会等你运完气再冲上来。

    一些主要的穴道他是知道的,但人体有好几百个穴道,他记不全,冥月就开始逐一指点穴道的位置,起初她教的很是详尽,但是发现吴东方越来越不耐烦,就舍弃了一些没有实际作用的穴道,专挑重要的指点。

    说完穴道说经络,其他四族是什么情况暂时还不清楚,不过金族的练气跟现代的小周天差不多,都是走任督二脉,通过打坐来稳定心性,通过吐纳来聚集金气,确切的说他们也不是故意去吸纳金气,而是他们吸纳聚集的灵气只能是金气,这可能是跟他们的体质和血脉有关。

    说完经络又说法术,冥月认为法术是金神的赐予,他们作法都是获得了金神蓐收的帮助,这些他听了也就听了,并不相信,他感觉法术就是通过某种特殊的修炼方法,聚集了一些有用的气息在体内,然后用体内的这些气息去与外界的气息进行共鸣和感应,就像往水里扔了一颗石子儿,涟漪会往外扩散,作法的人就是这颗石子,作法的效果就是不断扩大的涟漪,而天地之间的灵气就是承载涟漪的水。

    冥月说了很多,吴东方也听了很多,有些他能记住,有些他感觉没用就干脆不记,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不可能什么都记住,顾此肯定会失彼,挑有用的记住就成了。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冥月问道。

    “差不多都明白了。”吴东方起身向外走去。

    “你干什么去?”冥月问道。

    “粥该熟了。”吴东方答道。

    粥熬大了,没水了,成干饭了。

    “你真的都明白了?”冥月推开了吴东方递过来的饭罐。

    “明白了,修炼法术最重要的有两点,一是打坐,作用是排除乱七八糟的杂念,以便于作法的时候能够专心的调动体内的灵气。二是聚气,体内没灵气就不能与你们的金神发生感应。”吴东方没说与外界灵气发生感应,怕冥月不乐意听。

    “是我们的金神。”冥月正色强调。

    “好好好,我们的金神,吃点吧,你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饭。”吴东方又递饭罐。

    “我不饿,你吃吧。”冥月无奈叹气,修行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前期的所有准备工作都有用,但是在她认真传授的时候吴东方一直心不在焉,甚至还惦记着外面的米粥,学习态度很不端正。

    “我真的记住了,不信的话你可以考我。”吴东方将饭罐放到了一旁。

    冥月真考,先问经络,后问穴位,吴东方竟然都能答的出来。

    “怎么什么都想吃两口。”吴东方打跑了前来闻嗅饭罐的饭桶。

    “不要打它。”冥月急忙制止。

    “我没用力。”吴东方说道。

    “那也不行,它是熊王,不能对它无礼。”冥月说道。

    “我还是白虎天师呢,它以后是我的坐骑。”吴东方瞪眼说道。

    “那也不成,你是不是白虎天师还不好说,它却是真正的熊王。”冥月说道。

    “你们这么纵容它,早晚养个饭桶出来。”吴东方说道。

    冥月皱眉侧目,吴东方曾说过饭桶是威猛,无敌的意思,现在看来他很可能撒谎了,饭桶不是什么好话。

    “好吧,你说不打就不打,不烫了,你吃点吧。”吴东方把饭罐又递到了冥月面前。

    “我真的不饿。”冥月语气变软,吴东方虽然看似随意,骨子里却是个很强势的人,他能这么体贴已经非常难得了。

    吴东方把饭罐放下,拿起水罐递了过去。冥月抬手接过,喝了几口。

    冥月将水罐还给吴东方,再度开始讲说,“巫师分为九阶,每一阶都有相应的法术……”

    “有人喊你。”吴东方听到西面山路上传来了女人焦急的叫喊声。

    冥月也听到了,直身站起走出山洞,“什么事?”

    “闾被毒蛇咬伤了。”女人喊道。

    “我下去看看,这几天我就不过来了。”冥月冲吴东方说道。

    “好。”吴东方虽然答应的痛快,心里却有些失落,食髓知味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冥月转身向南走去,走了几步之后速度慢了下来。

    “我背你下去吧。”吴东方说道。

    冥月皱眉回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身快步离去。

    把晾晒的褥子翻了个面儿,吴东方回到山洞躺了下来,他在担心土族对于使团被杀一事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如果土族立刻冲金族宣战,以他现在的能力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

    傍晚时分他又出去了一趟,给饭桶带回了竹子。

    接连三天,冥月都没有过来。

    第三天夜里,金族天师来了,但来人不是冥震,而是犀伯,也就是那个皮球。

    皮球过来有两件事情,一是传递消息,土族并没有因为使团的事情而发兵,也没有派出巫师过来报复,还有就是他们正在针对他的情况极力的想办法。

    二是送一件保命的东西给他……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