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三十四章 埋下祸根

    吴东方以左手攀附石壁,急切回头寻找利箭的来源,只见悬崖上站着四个人,其中三个是拿着弓箭的壮汉,另外一个穿着巫师长袍,细看长相,正是先前极力讨好冥月却遭冥月拒绝的那个男巫师。

    此时这个男巫师正反手给了其中一个壮汉一巴掌,这个壮汉手里有弓无箭,不问可知先前那一箭是他射出来的。

    就在吴东方以为男巫师在阻止村民鲁莽举动的时候,男巫师训斥壮汉的话令他遍体生寒,‘蠢货,不能在他身上留下箭伤。’听到男巫师的话,吴东方用牙咬住箭杆把利箭拔了出来,屈伸五指确定还能攀爬,立刻攀附石壁往上急爬,男巫师有心置他于死地,既然无法造成摔死的假象,对方很可能会毁尸灭迹。

    对方思考无法造成摔死假象,接下来该怎么办的这点时间,就是他逃生的时间。能不能在对方作出决定之前爬上悬崖不但要看自己的速度,还要看对方下定决心需要多长时间。

    攀爬的时候吴东方并没有舍弃身后的死羊,死羊虽然拖慢了他的速度却可以护住他的后背,在这种背对敌人的时候,这种取舍是非常正确的,在他即将爬上悬崖的时候死羊帮他挡了一箭,这一箭表明对方已经下定决心要杀他了,不在乎是否能够造成摔死的假象。

    爬上悬崖,吴东方立刻趴低,低姿匍匐爬进了树林,快速卸下死羊,抽箭弯弓瞄准了其中一名壮汉。

    等到弓弦拉满,他改变了主意,这些村民都是另外一个金族村落的,他们虽然可恶却不能把他们杀掉,不然那名男巫师回去之后一定会颠倒是非。

    在他思虑的同时,南面再度飞来一支羽箭,擦着他的头皮插上了他身后一棵大树的树干。

    吴东方急忙侧倒,移动到了一块青石的后面,将长弓靠在青石上,露出部分弓身误导对方,本人缓缓离开原位,移动的同时尽量不碰触草木,以免暴露自己的位置。

    挪出十几米后,吴东方翻过身小心前行,对方现在虽然藏进了树林,却能够根据羽箭射出的位置确定他们的藏身之处。

    对方接连发出羽箭攻击青石周围的区域,吴东方趁机摸了过去,将反握着的匕首变为正手持拿,反握是划脖子的,而他并不想杀了这些人。

    到得近前,吴东方急冲而出,匕首直插其中一名壮汉的左臂,匕首插入立刻拔出,再插右臂。

    男巫师和另外两名壮汉没想到吴东方竟敢主动摸过来,下意识的一愣,吴东方趁机再度出手,如法炮制的将另外一名壮汉双臂插伤,他心中有火,虽然插的是胳膊,抽出匕首的时候都加了扭力,力求将对方伤口扩大。

    男巫师见吴东方如此凶狠,环视左右冲后方的空地跑去,另外一名壮汉则抽出了腰后的短刀,试图跟吴东方对峙。

    吴东方并不给对方定神的时间,一个虚晃,对方挥动短刀试图阻挡,等到对方身体左斜,吴东方一个转身反踢踢中了他的前胸。

    壮汉站立不稳,踉跄后退,吴东方趁机追上,对方胡乱的挥舞短刀试图自保,但他没想到吴东方这次攻击的并不是他的双臂,而是大腿,剧痛令他惨叫弯腰,这时吴东方手里的匕首才轮番插上了他的双臂。

    三个壮汉伤势严重,发出了凄惨的嚎叫,那个男巫师本已做好了迎战吴东方的准备,听到惨叫,心里发慌,转身就想逃走。

    吴东方哪肯放他逃走,手腕一抖,捏住刀尖扔出了匕首。

    没想到那男巫师虽然心理素质不好,还有点儿真本事,慌乱之中以铜杖将匕首挡飞了出去。

    挡飞了匕首,男巫师恢复了自信,回身冲吴东方迎来。

    吴东方此时正在确定匕首跌落的位置,等到转过头,男巫师已经冲了上来,铜杖迎头猛砸。

    吴东方低头闪躲,男巫师趁势上前,右膝急抬,猛撞他的面门。

    见此情形,吴东方双手急合,挡住了对方的右膝,膝盖和手肘力度很大,绝不能被撞上面门。

    男巫师三度抬膝都被他用双手挡了下来,趁对方回腿之际,吴东方将对方推了出去,男巫师后退的同时挥舞铜杖砸中了他的后背,吴东方咬牙忍住,快速转身抓过了一名壮汉遗落在地上的青铜短刀。

    “给我闭嘴。”吴东方冲着那个叫的最惨的壮汉就是一刀。

    这一刀插的是大腿,不但没能让他闭嘴,反而让他嚎的更大声。

    此时那个男巫师再度冲了过来,吴东方冲着另外一个试图抱他大腿的壮汉就是一脚,转身迎向冲过来的男巫师。

    眼见吴东方抓着短刀冲了过来,男巫师右手急挥,吴东方只感觉右手一空,短刀已经脱手。

    到得此时他才想起对方能够控制金属,刚刚想到这一点,短刀已经倒转而回,冲着他的脖颈疾速冲来。

    吴东方急忙后仰躲闪,短刀划破了他的前胸,钉在了不远处的一棵树上。

    不等他直起身,男巫师已经冲了过来,右脚高抬,急踩猛踏。

    吴东方躲闪不及,被对方踏倒,眼见对方手里的铜杖就要击中自己的脑袋,急忙抓住对方的右脚,奋力转身,将对方扭倒,不等对方站起就翻身骑了上去,双拳左右开弓,专打头脸。

    起初男巫师还试图躲闪反击,挨了几拳之后开始大声求饶,吴东方憋了一肚子的气,越求饶打的越狠,接连十几拳打的男巫师口眼歪斜,满脸是血。

    “啊!”身后传来的惨叫令他急速回头,只见一个壮汉双手抓着短刀试图从后面偷袭,却被饭桶跑出来咬了脚跟。

    惨叫过后,壮汉起脚踢飞了饭桶,吴东方趁机抓起男巫师的铜杖砸倒了那个试图偷袭他的壮汉,又冲着试图抬头的男巫师脑袋补了一脚,扔掉铜杖跑到五六米外的草丛里把饭桶抱了出来,饭桶被踢懵了,极力挣扎,哇哇乱叫。

    “老子没白养你。”吴东方一边安抚着饭桶,一边走过去冲那些试图起身的壮汉连连补脚,踢的他们满脸是血不敢抬头。

    吴东方刚刚捡回匕首,就发现北方丛林冲来一群手持棍棒的壮汉,这群壮汉他一个也不认识,不问可知是男巫师所在村落的村民。

    “我们在这里,他杀了咱们的巫师,快杀了他。”装死的人眼见来了帮手,急忙高声叫嚷。

    对方来了一群人,足足几十个,吴东方快速评估了敌我双方的实力,确定没有战胜对方的希望,抱着饭桶就想逃走,勇敢和傻逼只有一线之隔,值得打去打是勇敢,不值得打还打就是傻逼。

    就在此时,东南方向也传来了高喊,听声音人数也不少。

    听到喊声,吴东方放弃了逃跑,他熟悉村里男人的声音,自己村子也来人了。

    十几秒后,一群壮汉跑到了吴东方身后,手里的锹镐说明他们是听到这里的惨叫,直接从矿上跑过来的。

    “东方,你受伤了没有。”众人关切的问道。吴东方没什么架子,有好吃的都会喊他们一起吃,人缘好的很。

    吴东方还没答话,两群汉子已经准备动手了,这时候的人不像现代的小混混,吵吵半天也不动手,他们是说冲了直接开打。

    “听我说!”吴东方眼见局面要演变成群殴,急忙喊住了众人。

    众人闻声暂时停了下来,吴东方伸出右手高声说道,“我打到了一只山羊,下到悬崖去捡我的猎物,他们在悬崖上用弓箭攻击我!”说到这里,吴东方伸手指着那个叫的最惨的壮汉,“他,就是他放的箭!”

    “不是我,不是我,是菓,是菓。”对方指着另外一个晕死过去的壮汉。

    吴东方笑了。

    如此一来事情就很清楚了,吴东方是受害者,对方是卑鄙的偷袭者,在本村村民的欢呼和谩骂声中,对方抬了自己的村民和半死的巫师灰头土脸的往北走去。

    一干村民抬着吴东方,另外有人带着猎物和他的弓箭,唱着没有歌词的歌凯旋而回。

    吴东方强调了很多遍他能走,村民就是不让他自己走,直到他说出‘你们抬着我,村里的人还以为我受伤了呢’之后,汉子们才把他放了下来。

    回返途中,吴东方一直抱着饭桶,饭桶已经恢复了安静,不过它的脖子好像扭筋了,总是歪着头,又按又捏的顺理了半天才正过来。

    回到村子,开始烤羊,下水也煮了一缸,烧烤是最古老的烹炊方式,这时候的饮食烧烤占了一半还多。

    在众人自外面忙碌的时候,冥月在房中为吴东方包扎伤口,听完吴东方的讲述,冥月并没有为他高兴,反而显得忧心忡忡,“饭桶现在应该在都城,你怎么向他们解释?”

    “你担心的不是我的死活,是饭桶有没有被别人看见?”吴东方挑眉看向冥月,今天那个男巫师之所以冲他痛下杀手,除了看他不顺眼,主要原因还是嫉妒他跟冥月的关系。

    “饭桶暴露了,消息很快就会走漏,阿爹他们日夜防范,为的就是迷惑敌人,这样一来就前功尽弃了。”冥月叹了口气。

    “饭桶是我捡到的,我最熟悉它的食性,由我喂养它最合适,这个理由行吗?”吴东方离座站起。

    “也只能这么说了。”冥月说道。

    吴东方直视着冥月,冥月担心的是饭桶被人看见会引来敌人对他不利,实际上还是在关心他,但冥月的这种方式方法他很不习惯,有话说半截,也不怕憋死。

    羊肉熟了,众人在外面喊他,吴东方喜欢热闹,出去跟众人一起吃羊肉,羊肉在现代是好东西,在古代也是好东西,一般人是吃不到的,众人跟他沾了光,又听说了他今天的勇敢事迹,纷纷拿出私藏的米酒请他喝,吴东方控制着没喝大,他担心自己醉了会胡说八道,万一把今天想要逃跑的事情说出来就不好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