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三十五章 上路

    等到八九分醉,吴东方不喝了,领着饭桶跌跌撞撞的往山上走,众人想要送他,被他撵了回去。

    回到山洞,吴东方倒头就睡,由于喝多了酒,感觉口干舌燥,但没人给他打水,口渴的厉害就自己拿了水罐摇摇晃晃的走出了山洞,到了山洞外面,风一吹,燥气稍减,酒劲上头,倒在地上接着睡。

    没过多久他感觉有人拿走了他手里的水罐,又过了片刻被人扶坐了起来,水罐凑到了唇边,感受到清水的凉意,吴东方张嘴喝了几口,倒头再睡。

    四五点钟,吴东方被凌晨的凉风吹醒了,翻身坐了起来,米酒喝多了也醉人,不过好在不上头,醒了之后立刻就恢复了清醒。

    这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饭桶就睡在他的旁边,那个水罐就放在几步外的青石上。

    吴东方站起身走过去拿起了水罐,凑到嘴边想要喝水,忽然闻到水罐上残留着很重的花香,有点像现代香水的气味。

    冥月是不擦胭脂水粉的,村里的女人也不擦这种东西,她们连皂角都买不起,怎么可能用胭脂水粉。

    昨晚为他打水的那个人不是冥月,也不是村里的女人,这个人是谁?

    心中疑惑,吴东方努力的回忆昨天晚上喝水的情景,他昨天回来之后对冥月的反应很是不满,喝酒的时候有点借酒浇愁的意思,到最后几乎就是人事不省,实在回忆不起细节,只记得被人扶起喝水。

    想到这里,吴东方扭头闻向自己的双肩,发现身上也有淡淡的香味。

    吴东方双手抱头,极力回忆,昨天光线很暗,他没看到来人的样子,也可能压根儿就没睁眼,这个人是谁真正记不起来了,但他好像隐约记得喝水的时候有头发垂到了脸颊,长头发,应该是个女人。

    会不会又是个妖怪?!吴东方心中一凛,这里可是荒山野岭,深更半夜怎么会有女人在山里乱走。上次跑来个狐狸精,这回弄不好也是个什么精。

    很快他就冷静了下来,即便这个女人真是个妖怪也没有恶意,不然的话昨天晚上也不会送水给他喝。

    站立良久,吴东方把水罐再次凑到了自己鼻前,没烟抽了之后他的嗅觉敏锐了许多,可以闻到香气只集中在水罐的右耳,水罐其他地方没有这种气味,也就是说昨天晚上的那个女人是捏着水罐的右耳把水罐带回来的,此时水罐里还有大半罐清水,不算他昨晚喝掉的那些,仅剩下的这些和陶罐自身的重量就有五六斤重,一个普通的女人是不可能捏着五六斤重的东西走这么远的,这个女人即便不是妖怪,也绝不是个普通的女人。

    线索到这里就中断了,再也想不出更多了,吴东方怅然若失,人家在他最需要照顾的时候给他端来了清水,而他连声谢谢都没有跟人家说。

    由于手上有伤,他就没有外出打猎,躺在山洞里出神发愣。

    他没有出门,在山洞里躺了一天,饭桶吃的是前几天剩下的果子。

    傍晚时分,冥月来了,带来了药箱为他换药。

    “你是巫师,要有巫师的威严,以后少喝酒。”冥月拆解着吴东方右手上的纱布。

    吴东方没有开口。

    “你打断了祝的鼻子,牙齿也打掉了三颗。”冥月说道。

    “你怎么知道?”吴东方鼻翼一抖,冥月嘴里的祝无疑是那个男巫师的名字。

    “我去过他们村子,村里的人已经通知了他的阿爹,他阿爹是喀石部落的大法师,正在赶来这里的途中。”冥月说道。

    吴东方直视着冥月,没有说话。

    “明天我会再去一趟,跟他阿爹说明原因,不过你下手太重了,他阿爹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一定会发怒。”冥月低头为吴东方上药。

    吴东方握紧了右拳,“他昨天在背后偷袭我,如果我中箭之后掉了下去,现在你看到的就是我的尸体,按照我的脾气昨天会直接杀了他,我没杀他是因为不想给你们惹麻烦,你现在竟然埋怨我出手太重?”

    他右手的伤口还没有愈合,他一握拳,鲜血再度涌了出来,冥月见状急忙用纱布止血。

    吴东方抽回右手愤然起身,“我留在这里不是因为我无处可去,而是因为你在这里。”

    “你不要生气,我没有埋怨你的意思,我只是担心你的身份会暴露,如果你的身份暴露了,就会非常危险。”冥月急忙解释。

    “我更希望你担心的是我喝醉之后需不需要照顾,我手上有伤能不能自己煮饭!”吴东方说道。

    “有人在家吗?”洞外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吴东方闻声大惊,急速扭头看向洞口,只见一个身穿紫袍的中年男子满面笑容的站在洞外,此人年纪约有四十五六岁,中等身材,宽鼻圆脸,长的很是和善。

    见到紫袍,吴东方心中一惊,只有天师才有资格穿着紫袍,而金族的三位天师他全见过,此人不是金族的。

    “请问我能进来吗?”中年男子笑问。

    吴东方转头看向冥月,冥月蛾眉紧皱,“是土族天师。”

    “多谢,多谢。”中年男子自说自话,迈步走了进来。

    确定来人是敌非友,吴东方开始斟酌要不要冲出去,此人虽然长的和善,却绝不是善人。

    中年男子走进山洞之后撩了撩长袍,蹲身坐了下去,但他并没有坐到地上,而是坐到了地面上快速生出的一张石椅上。

    “土族云平,怎么称呼?”中年男子笑视吴东方。

    “你到我们金族做什么?”冥月正色问道。

    “来请你的丈夫去我们土族做客。”名为云平的土族天师笑道。

    吴东方此时正在评估冲出去的风险,这个土族天师能够瞬间驱使青石凝聚石椅,说明他法术非常高强,完全有能力将洞口完全封闭,但他并没有这么做,这是他自信的一种表现,冲出去的可能性很小。

    “我们不欢迎你,快走。”冥月用铜杖指着云平。

    云平笑了笑,伸出玉杖轻轻的拨开了冥月的铜杖,此前他手里拿着的是一只白色的小玉兔,玉杖正是由这只玉兔伸展变化而来。

    “如果尝试一下才能好好说话,你们不妨试一试。”云平再度将玉杖变为玉兔,握在手里轻轻揉捏。

    “你想做什么?”吴东方拦住了想要冲上去的冥月。

    “我说过了,请你去我们土族做客。”云平歪头看着睡醒了正在打哈欠的饭桶。

    “我可以跟你走,但你要保证我妻子的安全。”吴东方说道,这个云平无疑是个伪君子,不过伪君子总好过大流氓,至少他们还会顾及颜面。

    “只有云角那种没有脑子的人才会冒犯冥震的女儿,”云平弯下身,伸出双手召唤饭桶。

    “别碰它。”冥月抱起了饭桶。

    “好好好,不碰,这只小貔貅是你们的熊王吧?”云平饶有兴趣的看着冥月怀里的饭桶。

    冥月紧张的看向吴东方,吴东方冲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把衣服脱了。”云平笑道。

    吴东方闻言眉头大皱,抽出匕首准备搏命。

    云平摆了摆手,“年轻人就是冲动,我没说她,我说你,我总要确认一下你是不是我们要请的客人。”

    吴东方这才明白对方想要看他有没有白虎纹身,便收回匕首扒开了自己的衣襟。

    没想到云平竟然摇了摇头,“如果你真是我们要请的客人,冥故他们一定会送金护甲或金腰带给你。”

    吴东方暗道糟糕,此人智商极高,金族三位天师给他的保命腰带成了此人确定他身份的证物。

    “我猜对了?”云平歪头笑问。

    吴东方探手解下了腰间的腰带。

    “做你最想做的事情,给你的妻子捆上吧。”云平笑道。

    吴东方照做了。

    “让她走。”吴东方说道。

    “可以,熊王也可以让她带走,临走之前你就没什么话对她说吗?”云平始终在笑。

    吴东方转头看向冥月,冥月咬牙冲他使了个眼色,示意跟对方拼了。

    “咱们打不过他,你带着饭桶去都城,告诉你阿爹这里发生的事情,他们既然没有立刻杀我,去到土族之后也不会杀我,他们会留着我来要挟你们,如果他们提出的条件欺人太甚,你们就不要管我了,我死之后会有新的白虎天师出现。”吴东方冲冥月说道。

    “我们不会提出任何条件,但我们也不会承认他在土族,只要你们不去土族无理取闹,我们就不会砍掉他的手脚。”云平微笑的看着冥月。

    冥月气的浑身发抖,再度冲吴东方递出拼命的眼神。

    吴东方摇了摇头,转而看向云平,“我可以送她出去吗?”

    “当然可以。”云平直身站起,石椅随即消失。

    吴东方拉着冥月向外走去,走到门口,冥月转身回到山洞,放下饭桶,拿起药箱里的纱布哭着为吴东方缠裹右手。

    “快走吧。”吴东方一手夹着饭桶,一手拉着冥月走出了山洞,出了山洞才发现对方来的并只有云平一人,在山洞上方,南方路上,西面和北面的树上各有一人,穿的都是紫袍。

    洞外的四人见吴东方和冥月出来,立刻自四面围了过来,云平抬了抬手,示意他们不需紧张。

    吴东方把背心脱了下来,兜住饭桶,再以布条将它紧紧的捆在了冥月身上,随身匕首也塞给了冥月。

    “这次分别再见怕是要等到十年以后了,你就没什么对他说的吗?”云平凑了过来,笑谑的看着冥月。

    吴东方苦笑摇头,云平这句话明显是在误导冥月,别说十年,就是二十年,三十年土族也不会放了他。

    “我知道我做的不好……”冥月泣不成声。

    “饭桶今天没吃饱,记得再喂喂。”吴东方拍下了铜带上的虎头,抬手抚摸着饭桶的脑袋,“我会等你回来。”冥月话音刚落便凌空飞了出去,四五里后速度再快,不问可知是两人合力,七八里后第三名金族天师的金气到了,速度更快,冥月和饭桶急闪而逝。

    “好啦,走远啦,”云平拍了拍吴东方的肩膀,“咱们也该上路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