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三十六章 交易

    “走吧。”吴东方点了点头。

    “得罪了……”

    吴东方后脑遭受重击,瞬时晕了过去。

    等他醒来,周围的景物全变了,郁郁葱葱的密林和熟悉的山洞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木质屋顶和白色的床帏,身上盖着一床粉色的被子,周围弥漫着淡淡的檀香气味。

    “非常抱歉,昨晚打晕了你。”南面传来了云平的声音。

    吴东方翻身坐起,只见这里是一处很大的房间,东面放着钟琴等乐器,西面是一座下棋的矮台,矮台靠窗放着木架,上面是各式各样的坛坛罐罐,房子中间有木头桌椅,云平坐在圆桌旁边,桌子上放着一把铜壶,壶嘴冒着热气。

    确定了所在的环境,吴东方翻身下地,他没有问这是哪里,房中地上两个铜盆里赤红的木炭说明这里是寒冷的北方。

    云平指了指自己对面的座位,吴东方走过去坐了下来。

    “先喝杯茶。”云平提壶为吴东方倒茶,这时候他已经换上了冬装,类似于棉袄,不过比棉袄要轻便。

    吴东方端详着茶杯,茶杯里的茶水很浑浊,除了茶叶还有一些细碎的粉末,根据气味来看茶水里应该掺杂着某种能吃的谷物。

    云平放下铜壶,微笑的看着吴东方。

    吴东方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转而端详着手里的茶杯,茶杯是青白色的,是瓷杯,这说明夏朝已经有瓷器了。

    “再来一杯?”云平问道。

    “好。”吴东方放下了茶杯,现在的茶可能是煮的,比较浓稠。

    “我很欣赏你。”云平提壶为吴东方倒茶。

    “为什么?”吴东方问道。

    “因为我喜欢聪明人。”云平笑道。

    “我喜欢干脆利落,说吧,你准备怎么处置我?”吴东方握了茶杯在手里,外面有呼啸的风声,天气也很冷,由于窗上贴着挡风的白绸,看不到外面是不是正在下雪。

    “你希望我们怎么处置你?”云平放下了茶壶。

    “我说了算吗?”吴东方笑问,对方抓他过来说白了就是要当人质,目的是让金族服服帖帖,这比先前的暗杀要高明很多,既然是人质,性命自然不会有危险,但受到什么样的待遇可就难说了。

    “不算,我说了也不算。”云平摇头过后端起了自己的茶杯,“我昨晚试过你的血脉,你不是纯金血脉,而是一种很奇怪的血脉,你的这种血脉没办法修炼金族的法术。”

    “我知道。”吴东方活动着有些麻痒的右手。

    “你服用了我们的疗伤丹药,三天之内伤口就能愈合。”云平说道。

    “谢谢。”吴东方说道,云平从出现到现在对他一直很客气,其中肯定有虚伪的成分,但是除了虚伪他感觉云平的这种态度很可能还有别的目的。

    “不客气,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云平问道。

    “我对金族的事情一无所知。”吴东方摇了摇头。

    “我对他们不感兴趣,你不是金族人,你从哪里来?”云平问道。

    “我不想骗你。”吴东方说道,云平的态度不管是不是诚心,至少他做出了客气的举动,投桃报李他也不愿跟对方胡扯。

    “好!”云平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满意点头。

    “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吴东方说道。

    “请讲。”云平抬了抬手。

    “你们为什么抓我?”吴东方问道。

    云平挑眉看了吴东方一眼,没有立刻回答。

    吴东方见状心中生出了疑云,这个问题在他看来是最简单的问题,土族抓他无非是挟制金族,但是看云平的这个神情,好像真相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沉吟过后云平开口说道,“我也不想骗你。”

    吴东方点了点头,云平虽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却无疑间接承认了抓他并不是单纯为了挟制金族,这其中应该还有其他的原因。

    “你们会怎么处置我?”吴东方又问。

    “把你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那里环境可能不太好,食物也短缺,但你在那里是安全的,不会孤单。”云平说到这里颇有深意的笑了笑,“那里有女人。”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客气?”吴东方问出了他最不能理解的事情。

    “我想跟你做个交易。”云平说道。

    “我没有能够跟你进行交易的东西。”吴东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米茶。

    云平摇了摇头,“暂时没有,以后可能会有,如果有一天我落到了你的手里,我希望你能放我和我的家人一条生路,作为回报,你可以在这里住上三天,这里有精美的食物,还有年轻的女人。”

    “既然你预料到可能会有这一天,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吴东方不解的问道。

    “我说了不算,如果我能做主,昨天会直接杀掉你而不是把你带回来。”云平正色摇头。

    “你可以说一时失手。”吴东方说道。

    “失手的后果我担待不起,”云平摇了摇头,“我说的交易你同不同意?”

    “这么好的事情,我肯定同意。”吴东方笑道。

    云平竖起了右掌。

    “你不怕我出尔反尔?”吴东方问道。

    “怕,所以一旦有机会,我还是会劝师父杀了你。”云平笑道。

    吴东方笑了笑,抬起带伤的右手跟对方击掌。根据云平的话外之音不难看出云平意识到他会带来危险,主张立刻杀掉他,但云平的师父,可能就是土族的玄黄天师,决定把他留下来,至于玄黄天师不杀他的动机是什么,除了金族的原因应该还有其他成分。

    “如果你同意,我想加注。”云平再度拿起铜壶给吴东方倒茶。

    “说来听听。”吴东方笑道,是人就有缺点,云平也有,这个人贪心。

    “你要去的地方非常艰苦,你在那里不会得到今天这样的待遇,恰恰相反,你可能还会遇到很多麻烦,我可以在不伤及土族利益的前提下帮你一次。”云平说道。

    “为什么不多帮几次?”吴东方笑问。

    “因为我不能总是路过那里。”云平笑道。

    吴东方也笑了,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跟聪明人打交道总比跟傻逼打交道要痛快的多。

    “如果你要我做的事情伤及到其他四族的利益,我不会去做。”吴东方说道。

    “不会。”云平自玉兔上反手转出一颗红豆大小的小球递给吴东方,“有需要把它扔到火里,我很快就到。”

    吴东方接过那枚很小的玉球,解开右手纱布,将它摁到了伤口里。

    承受痛苦的人没皱眉,在旁旁观的人皱眉了。

    “你已经劝过了,可惜意见不被采纳,放心吧,就算以后你让我杀你的师父,我也会尽力而为。”吴东方笑道。

    云平闻言面色大变,脸上露出了凶狠的神情,怒目直视吴东方,咬牙切齿,一字一句,“我真该杀了你。”

    “要是你能做主,你早就下手了。”吴东方耸肩摊手。

    长达十几秒的对视之后,云平移走视线发出一声长叹,长叹过后直身站起,“你玉枕受到重击,头晕目眩,不能行走,更不能出门。”

    “谢谢。”吴东方答道,云平所说的是留他在这里住上三天的对外说辞。

    “我要赶回天师府,你自便吧。”云平向外走去。

    “这里是哪儿?”吴东方问道。

    “国城。”云平走到门前伸手拉向房门,开门之前回过头来,“我们从未有过这番谈话。”

    “我知道。”吴东方说道。

    云平拉开房门迈步而出。

    “给我喊个人过来。”吴东方说道。

    云平没有答话,反手关上了房门。

    刚才云平开门的时候他看到外面正飘着雪花,听云平离开时踩踏雪地发出的声音,外面的积雪已经很厚了,在这种可以留下脚印的天气里逃走,后果只能是立刻被送到那个很艰苦的环境里,连三天的吃喝都没了。

    确定无法逃走,吴东方拿起铜壶为自己倒了杯茶,捧着茶杯皱眉思考,金族肯定会设法营救他,但前提是知道他所在的位置,在金族营救到来之前,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保证自己活着,他现在之所以还能活着,主要是因为那个玄黄天师的缘故,对方为什么要让他活着,这是他需要思考的问题,因为他以后的一些举动很可能被玄黄天师得知,是锋芒毕露还是装疯卖傻?这两个都不行,对方年纪肯定不小了,徒弟已经这么老奸巨猾了,师父肯定更诡诈,任何的伪装都有可能弄巧成拙,干脆不装,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没过多久,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吴东方应了一声,一个穿着纱裙的女人走了进来,这个女人也就二十岁上下,长的挺好看,身材也不错,抹胸护住了十分之六,纱裙透光,轮廓全透。

    这个女人可能就是专门干这个的,一点也不害羞却装的很害羞,进门之后反手关上了房门,向北面的床榻慢慢挪了过去,行走的时候脸上始终挂着妩媚诱惑的浅笑。

    “大冬天的,穿这么少,你不冷啊?”吴东方皱眉问道,他让云平喊人是因为他“头晕目眩”不能出门,总得找个跑腿的,谁知云平给他弄了这么个东西过来。

    “不冷。”女人含羞低头,走到床边坐了下去。

    “不冷就别上床了,你先出去给我找点吃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