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三十七章 黑暗

    女人愣住了,坐着没动。

    “我饿了,出去给我找点吃的。”吴东方冲对方摆手。

    女人这回听清了,离开床榻走到吴东方面前,“您想吃什么?”

    “最好的。”吴东方说道,云平刚才说过这里有精美的食物,他很好奇精美的食物是什么。

    “烫肉最好吃。”女人问道。

    “就它了,去吧。”吴东方摆手催促。

    女人迈步向门口走去,行走之时频频回头,她陪过很多的宾客,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美色当前只惦记着吃的。

    不到五分钟,女人回来了,带来了几个伙计模样的人,走在前面的那个人端着一件样式古怪的铜器,有点像小圆鼎,后面的人手里提着大小不一的木桶。

    铺石板,安放铜器,添水,加火炭,看到加火炭,吴东方明白了,这是火锅,夏朝就有火锅了。

    肉是现片的,一人吃饭,很多人伺候,吴东方不喜欢被人伺候,把几个伙计撵走,自己坐那吃,除了慢,别的跟现代的火锅差不多,可惜这时候还没有辣椒,美中不足。

    “过来,过来。”吴东方冲站在门口的年轻女人招了招手。

    这个女人刚才出去了一趟,冻的够呛,嘴唇现在还是乌的,一听吴东方喊她,愁眉苦脸的走了过来,不知道吴东方又要怎么指使她。

    “有酒没?”吴东方问道。

    “有,有,有。”女人连声答应,转身走到西墙的木架前,“您要喝什么酒?”

    “最好的。”吴东方说道。

    女人一听,踮起脚自木架左上的格子里拿下一只瓷瓶,瓷瓶比现代的酒瓶大点儿,跟插花的花瓶差不多,上面有盖子。

    吴东方把茶水泼掉,示意女人倒酒。

    女人给他倒上,吴东方端起本是茶杯的酒杯看了一眼,发现酒水非常清澈,有钱有势的人就是不一样,酒渣过滤的非常干净。尝了一口,度数不高,挺清爽。

    “你叫什么名字?”吴东方冲拿着酒瓶站在身边的女人问道,女人拿酒瓶的姿势挺专业,一看就知道以前经常干类似的工作。

    “舀离。”女人答道。

    “你也坐下吃吧。”吴东方指了指对面的座位。

    舀离摇了摇头,站着不动。

    “坐下吃!”吴东方抬高了声调。

    舀离侧着身子坐了下来,吴东方递过去一双筷子,示意她自己动手。

    穿的好不表示吃的好,舀离对羊肉很是喜欢,吴东方故意不去看他,让她吃的随意。

    等到舀离彻底放开,吴东方开始给她倒酒,舀离抢过酒瓶为吴东方先倒。

    调动情绪是一个军队指挥员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很快他就跟舀离搞好了关系,从舀离嘴里得知这里是一处官家驿站,是各地官员到都城办事临时歇脚和住宿的地方,这里有十几个跟她一样的女人,都是奴隶,她们的工作就是陪侍那些外地过来的官员。

    吴东方曾听冥月说过夏朝有奴隶,但他并不知道奴隶是怎么来的,问了舀离才知道奴隶主要来自以前的部族战争,战败的一方要么被杀死,要么被抓回来充当奴隶,奴隶的后代一出生也是奴隶,这部分人是奴隶的主体,除了他们,犯了罪的人也会被罚为奴隶,得罪权贵和巫师的平民同样会被罚做奴隶,总之就是一个不留神就会成为奴隶。

    问到奴隶的数量,舀离回答很多,但很多究竟是多少她说不上来了。

    王公贵族和各级巫师拥有数量不等的奴隶,奴隶从事的都是最辛苦的工作,没有自由,没有节假日,更没有工资,他们也不渴望这些,只要能活着他们就很满足了,因为他们的主人可以随意决定他们的生死,杀奴隶就像杀鸡屠狗一样平常,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人头落地了。

    问到她们为什么不反抗的时候,舀离的回答令他哭笑不得,跟那些被杀死的奴隶相比,她们能活着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了。

    仔细想过之后,吴东方也理解了她们的这种心理,人有贪得无厌的一面,得寸进尺,得尺进丈,永不满足。但人也有知足的一面,当受惯了欺压,偶尔获得一点微不足道的东西就会感恩戴德。

    吃饱喝足,吴东方开门走了出去,这时候外面还在下雪,走出房门他才发现这里是回字形布局,四面都是房子,他一出门,东西两个耳房的房门立刻被人拉开,两个穿着紫袍的土族天师警惕的盯着他。

    吴东方解开腰带在门旁撒了泡尿,然后在那两个天师的怒视之下仰着头回到了房间。

    “找人收拾了,中午吃别的。”吴东方冲舀离说道。

    舀离答应一声,裹紧衣服走了出去。

    吴东方回到床上躺了下来,云平曾经说过,他三天之后将要去的地方环境不太好,而且食物也匮乏,但是有女人,符合这三点的地方很可能是一群奴隶居住的区域,如果真是这样,金族怕是永远也找不到他了,因为没人能想到土族会把他这么重要的人放到奴隶中间。

    没过多久,有人来收拾残局,吴东方冲他们喊了一声,“中午吃烤肉。”

    有人答应了一声,等到众人离开,舀离爬了上来,开始宽衣解带。

    “躺着别动。”吴东方把她推倒,扯过被子给她盖上。

    舀离等了一会儿,见吴东方没动作,伸手过来拉他。

    “再动揍你。”吴东方板起了面孔。

    舀离不敢动了。

    吴东方枕着双臂盘算着接下来该怎么办,不能将希望完全寄托在金族身上,必须自己想办法逃走,目前土族看他看的正紧,这时候肯定逃不掉,要逃也得等上一段时间。

    中午吃烤肉,吴东方先让舀离吃饱打发她离开,然后将烤熟的牛肉放到了酒坛里,大后天就可能要挨饿了,得准备点干粮。

    当天晚上舀离又来了,对他来说舀离就是个跑腿儿带话的,他让舀离告诉这里管事的,他要一件厚衣服御寒,云平虽然没来,却对这里的事情了如指掌,自然不会拒绝他的要求,第二天一早,舀离带了一件厚衣服过来。

    一天三顿烤肉,这时候的衣服里面主要是麻絮,偏硬发板,不过正好,塞了牛肉之后不会令人怀疑。塞了十几斤牛肉进去,吴东方打开房门坐到了门口,他要借助寒风把牛肉的气味吹散,确保这些牛肉不被人发现。

    最后一天,吴东方一直在睡,到了晚上,舀离又来了。

    “怎么了?”吴东方疑惑的问道,舀离面无人色,瑟瑟发抖,几乎站立不稳。

    舀离直直的看着吴东方,几秒过后扑通跪倒,冲吴东方连连磕头,“求你救救我,救救我。”

    吴东方快步走了过去,把舀离扶了起来,“出了什么事?”

    “今天晚上你如果再不碰我,天师就会杀了我。”舀离抖的厉害。

    “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吴东方把舀离搀到了座位上。

    舀离惊魂未定,茫然摇头。

    “我是他们的囚犯,是被他们抓到这里来的,我救不了你。”吴东方摇头说道。

    “只要你让我服侍你,我就能活命。”舀离眼睛里满是卑微的乞求。

    吴东方没有说话,他没想到云平等人会给他来上这么一出,他此时思考的是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还有就是碰了这个女奴隶或者是不碰她会有什么不同的后果。

    舀离见他不说话,再度跪了下来,痛哭哀求,泪涕俱下。

    吴东方没动,对方是地位尊崇的天师,不是无赖混混,他们这么做绝对不是单纯的戏弄,背后一定有更深的原因。

    “你侍奉过巫师没有?”吴东方问道。

    舀离先是一愣,止住哭泣之后摇了摇头。

    吴东方明白了,巫师在这时候属于神职人员,自然不会碰舀离这种女人,至少不会明着碰,因为他们要顾及自己的声誉,对方今天晚上的举动是为了坏他的声誉,只要他碰了舀离,就会永远背负德操有失的污点。

    发现了对方的险恶用心,吴东方缓缓摇头,舀离可怜无助,他很想救她,但他不能,他迈不过自己心里的那道坎,彼此有情就没有对错,但彼此无情绝不能染指,不然跟畜生就没什么区别了。此外他也不能不为金族着想,他是金族的白虎天师,他如果出事,金族会一同蒙羞。

    “别哭了,我帮你。”吴东方搀起了舀离。

    舀离大喜过望,连连道谢。

    “把酒拿过来,陪我喝一杯。”吴东方坐到桌旁的椅子上。

    舀离欢喜的过去抱了一坛酒水回来,为吴东方斟满,又为自己倒上。

    吴东方一饮而尽,舀离跟着喝干。

    再斟,再饮,还斟,还饮。

    没过多久,一坛酒水就空了大半,吴东方站了起来,走过去揽住了舀离。

    “你的眼睛怎么红了?”舀离歪头看着吴东方。

    “你想不想离开这里?”吴东方轻声问道。

    “想,但是他们不会放我走的。”舀离摇了摇头。

    “我送你走。”吴东方闭目旋臂扭断了舀离的脖子……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