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三十八章 再见褒姒

    舀离死了,带着醺然醉意,带着能够保住性命的欢喜,带着有朝一日爬出火坑的美好愿望。

    良久过后,吴东方睁眼松手,走到门前拉开了房门。

    门外一片漆黑,他看不到外面的情形,但他知道肯定有人在暗中窥探。

    打开房门之后,吴东方回到桌前坐了下来,提壶为自己倒了一杯水,等待有人前来为舀离收尸。

    “她很无辜。”门外传来了云平的声音。

    “很无辜。”吴东方没有回头。

    “她本来可以活着。”云平没有进门。

    吴东方喝了一口杯里已经凉透的清水,“是你们把她送上了死路。”

    “我们不一定会杀她。”云平说道。

    “如果她完成了你们交代的事情,你们不但不会杀她还会把她保护起来,可惜的是她没有完成你们交代的事情。”吴东方很平静。

    “就算你不碰她,我们可能也不会杀她。”云平说道。

    “你们会的,你们不但会杀她,还会用非常残忍的方法。”吴东方说道。

    有人进屋,但进屋的并不是云平,而是两个驿站里的奴隶,他们抬走了舀离,就像抬走了一袋粮食,一只木箱。

    “我们为什么要用非常残忍的方法?”云平侧身让路,自始至终没有正眼看过舀离的尸体。

    “因为不管她遭受了什么,都是因为我拒绝了她而导致的,你们会通过折磨她来让我内疚。”吴东方说道。

    云平笑了笑,笑过之后再度说道,“你可以牺牲自己救她一命。”

    “牺牲不是不可以,得看值不值,你会为了给路人取暖把你老娘的棺材挖出来吗?”吴东方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不会。”云平竟然没怒。

    “那我也不会,我跟她又不熟。”吴东方站了起来。

    “你完全可以把她留给我们来杀,为什么要自己动手?”云平迈步走了进来,他没有走向吴东方,而是走向了西面的酒柜。

    “由我动手她可以少受罪,在拒绝她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害死了她,我已经不高尚了还有什么必要借你们的手杀掉她,自己装的好像很无辜一样。”吴东方说道。

    “不推卸责任,不找借口,可怕,可怕呀。”云平检视着酒架上的酒坛,发现大部分都被吴东方给喝空了。

    “以后有什么事情直接冲着我来,别弄些女人和孩子过来,很恶心。”吴东方吐了口唾沫。

    “以后咱们见面的机会也不多了,收拾一下吧,要出发了。”云平说道。

    “我没什么要收拾的。”吴东方迈步向门口走去,到了门口,发现原本负责看守他的三个巫师都站在院子里。

    云平从屋里走了过来,将一坛酒塞到了他的怀里,“赏你的。”

    吴东方抱着酒坛,皱眉看向云平。

    云平指着院子里的三个巫师笑道,“我们几个打了个赌,我赌你会杀掉那个女奴隶,你为我赢了三处宅子。”

    吴东方瞬时一身冷汗,他低估了云平,而且是严重低估。

    “师兄,你事先是不是跟他串通好了呀。”有巫师喊道,这些人可能不是按照年轻来排辈,这个喊话的巫师有五十多岁了,比云平年纪大。

    “这几天我可没来过。”云平抬手说道。

    “只有你跟他说过话,肯定是串通好的。”另外两个巫师也跟着叫嚷。

    “打赌是你们提出来的,罢了,不要你们的宅子了,把他送过去吧。”云平指着吴东方冲众人说道。

    云平说完,吴东方身旁出现了诸多碗口粗细的石条,一只由石条凝聚的囚笼瞬间成形,将他困在其中。

    “酒是我赏他的,让他带着。”云平冲三人说道。

    云平话音刚落,石笼便凌空飞起,这是一种被高高弹起的感觉,直上直下,等到上冲之势消失,石笼开始急速下落,眼看着就要坠落地面,石笼再度升起,在随行三人的驱御之下向西北方向飞去。

    寒风扑面,吴东方几乎无法睁眼,强行睁开眼睛,除了天上的星星其他什么都看不到。

    天气寒冷,很快他的头发和眉毛就开始挂霜,由于没有具体的参照物,他无法判断对方的速度有多快,也无法判断具体的方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心里默默计数,以此估算在天上大致停留了多长时间。

    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三名土族巫师带着石笼落向地面,吴东方急忙低头下望,隐约可以看到下面是一处被水环绕起来的岛屿,南北超过二十里,东西也过十里,由于光线不明看不到下方的具体情况,只能看到岛屿四周有水,岛上有少量的树林和成片的矮小房屋,正中区域有一处圆形的凸起,应该是一处没有完工的大型建筑。

    他早就猜到可能要被带到奴隶居住的地方,却没想到会被带到岛上,随着高度的下降,他发现这座岛屿并不是天然的岛屿,而是经过人为改道形成的,岛屿的东面是一条很大的河流,自西北流向东南,有人在岛屿周围开凿了C形的河渠,将这条河里的水引走一部分围住了这片区域。

    岛屿周围的河渠有几十米宽,除了这条河,岛上没有任何的围墙和防范逃跑的设施,而东面主河道下游五六里处就是夏朝都城的高大城墙,自这里甚至能够看到城中一些高大建筑的轮廓。

    岛屿北部有座山,是岛上唯一的一座,山势不高却足以俯览全岛,山顶山腰和山脚都有建筑,三个土族巫师带着吴东方来到位于山顶的那处建筑门前,确切的说是塔前,这是一座三层的石塔,石塔四周没有院子,塔前是一片积雪土台,周围没有遮挡视线的草木,视野非常开阔。

    虽然建成了塔形,这栋建筑却比寻常的木塔石塔大上很多,最下面一层占地超过了三亩,这时候应该是晚上十一点左右,石塔里面没有光亮也没有声音。

    落地之后,其中一名巫师迈步走进了石塔,另外两个巫师留在了外面。

    困着他的石笼落地之后就消失了,但吴东方并没有站起来,先前长达半个小时的寒夜急行把他冻的浑身冰凉,四肢麻木。

    几分钟之后,进入石塔的巫师走了出来,与另外两人点了点头,三人随即消失了身影。

    吴东方没有过分惊讶,他曾经听冥月说过土族天师的天地同归能够上天遁地,这三个土族巫师并不是真的消失,而是使用遁地法术离开了。

    三人离开之后,吴东方放下酒坛活动着筋骨,这时候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石塔前的雪地里只有先前那个进入石塔巫师的脚印,再就是两名巫师站立的地方有脚印,其他区域积雪都是完整的,没有任何踩踏的痕迹。

    这里离都城很近,天气也应该是一样的,雪地里没有踩踏的痕迹说明自下雪至今,没有人来过这处石塔,而石塔里的人也没有出来过。

    住在石塔里的无疑是这座岛上权力最大的人,这个人离群独居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这个人在下雪的这段时间里竟然没有出过门,吃喝还好说,拉撒难道也在塔里?

    吴东方站在原地四处打量,以后他很难有机会来到这么高的地方,必须趁机了解这里的地势地形。

    可惜的是光线太暗,看不清岛上的事物,只能看到岛屿西北南三面的河水比东面主河道里的河水颜色要深,这种情况说明这三面的河水与主河道之间很可能有类似于水闸水坝的阻隔。

    五六分钟之后,有人自下方来到了塔前,这个人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中等身材,样貌无奇,穿的是一件巫师袍子,由于光线不明,看不到袍子的颜色,无法判断他是何种级别的巫师。

    男巫师走到塔前冲石塔弯腰行礼,转而扭头看向吴东方,几秒过后转身先行,“跟我走。”

    吴东方抱着酒坛跟在巫师的后面,山路窄而崎岖,雪下也有枯草,表明这条路并不经常有人走动。

    小心的走了十几分钟,吴东方跟着男巫师来到一处位于山腰的院子,这处院子的后门就是上山的山路,院子南北窄,东西宽,自东到西有七八里,但房子不多,只有六七栋,每栋房子间隔很远。

    院子里站着十四个人,俩俩一组,每组有个巫师,还有一个拿着火把的男人,根据衣着和站立姿势来看,拿火把的这些人应该都是军官一类的军人。

    有了火光,吴东方就能看清东西,他注意到这七个巫师里面有两个戴面具的女巫师,站在最右侧的那个女巫师虽然戴着面具,却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心中犯疑,就多看了她一眼,此时那个女巫师也正在看他,借着火光,他发现那个女巫师眼里有惊讶神情。

    “是她!”吴东方皱起了眉头,那个女巫师他确实认识,这个人就是前往冥月所在的村子行刺,被冥月抓住的那个土族女巫师。他之所以如此确定这个女人就是他半年前放走的娰妙,除了对方看他的眼神异样,主要原因是娰妙的体形跟别的女巫师不同,她胸大,比一般的女人都大。

    有了光亮,他看到了先前带他下山的男巫师穿的是蓝色袍子,是个法师,此时这个人正在环视众人,不问可知是在考虑把他交给谁。

    眼见褒姒有迈步的征兆,吴东方急忙出言请求,“能把我交给女巫师吗?”

    身穿蓝袍的法师冷哼一声,指着他冲对面一个黑塔般的男巫师说道,“交给你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