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三十九章 老虾子

    黑塔的年纪应该在三十五到四十岁之间,一脸的络腮胡子,听到法师的话瓮声应是,转头看了持拿火把的壮汉一眼,后者会意,跟着他走过来推搡着吴东方向南门走去。

    “云柱。”蓝袍法师喊住了黑塔。

    “在。”黑塔转身。

    “他不是普通的奴隶,如果死掉或者跑掉,诛。”蓝袍法师沉声说道。

    “啊?!”黑塔愕然瞠目,片刻过后脸上出现了如丧考妣的神情,“不要行不行?”

    在他懦懦的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蓝袍法师早已经转身离开了,其他巫师也各自回房,那些手持火把的军官也开始向山下走去,他们并不与巫师住在一起。

    垂头丧气的军官陪着垂头丧气的黑塔押着暗暗窃喜的吴东方走出了院门,这对搭档无疑是在为抓了个烫手的山芋在手里而暗暗叫苦,吴东方则为能被黑塔管理而庆幸,这家伙虽然长的五大三粗,智商却不高,好糊弄。

    “恭喜巫师,贺喜巫师。”有军官凑过来献媚。

    “嗯?”黑塔低头打量着那个嘴角一撮毛的军官。

    “咱这里有七位巫师,法师唯独将重任交托给您,足见法师是何等的器重您,这小子肯定有什么来头,您一定要看好他,这可是您的登云之梯呀。”一撮毛大拍马屁。

    “让给你?”黑塔皱眉问道。

    一撮毛干笑,不敢接话。

    “滚。”黑塔高声骂道。

    骂走了一撮毛,黑塔喘了口气粗气,皱眉歪头看着吴东方,“你,叫什么名字,打哪儿来?”

    “我叫东方,是金族质子。”吴东方回答。

    “质子是个什么东西?”黑塔转头看着自己的搭档。

    吴东方大感失落,好不容易咬文嚼字一回,人家还听不懂。

    “就是人质。”黑塔的搭档是个三十来岁的军官,一手拿铜枪,一手拿火把。

    “人质怎么送这儿来了?”黑塔冲搭档问道。

    军官冲吴东方努了努嘴,示意黑塔应该问他。

    “金族不舍得把别的巫师送过来,我练不成法术,没什么用处,就把我送过来了。”吴东方随口糊弄。

    “咱俩一样,不过我比你强点儿,我是练的慢。”黑塔幸灾乐祸。

    吴东方大喜,巫师都是家族内通婚,属于近亲结婚,近亲结婚有两种完全不同的后果,后代要么聪明绝顶,要么傻不拉几,这家伙无疑属于后者。

    不过窃喜之后他又开始犯疑,他属于重犯,那个蓝袍法师怎么会把他交给这么个憨傻的巫师看管,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仔细一想,他明白了,蓝袍法师把他交给这个名为云柱的巫师可能有两层用意,一是云柱不会像其他巫师那样额外的关注他,岛上都是奴隶,严密看守某个奴隶会令其他人起疑和好奇。二来云柱比较憨傻,万一他逃走了或者被救走了,这家伙就是最好的替罪羊。

    “你怀里抱的什么?”云柱问道。

    “云平天师送我的酒。”吴东方扯虎皮做大旗。

    “小堂叔会送你东西?”云柱问道。

    “是的。”吴东方点了点头,云柱说话露底,要是给他机会一直跟云柱在一起,用不了三天就能把云柱问个底儿掉,有七天就能把他煽动成叛徒。

    “柱巫师,您先回去吧,由我押送他下去。”云柱身旁的军官说道。

    云柱没有立刻回答,不过有点犹豫,深更半夜的,太冷了。

    吴东方可不想被这个军官安置,快速想过之后开口说道,“云柱巫师,云平天师有几句话让我转告你。”

    云柱好像也没彻底傻透,半信半疑的看着吴东方。

    吴东方看了看云柱,又看了看一旁的军官。

    “你先走吧。”云柱冲军官歪了歪头。

    军官唯恐他被吴东方诓骗,迟疑着不愿走。

    “我是三岁孩子吗,还得你看着?”云柱抬高了声调。

    军官见云柱发火,无奈摇头,转身先行。

    云柱等军官走远,转身冲吴东方说道,“我小堂叔真让你给我带话了?”

    “是的,他让你给我安排个轻松的工作。”吴东方说道。

    “我就那么像傻瓜吗?”云柱勃然大怒。

    吴东方放下酒坛冲云柱连连摆手,转而故作神秘的抓过对方的右手,放在了自己的手背上,“感受一下是什么气息?”

    “嗯?”云柱察觉到了吴东方手背里气息异样。

    “临走之前云平天师告诉我,你是一个可以保守秘密的人,又是他的本家,来这里只能相信你。”吴东方收回了右手。

    “还是小堂叔了解我。”云柱疑心尽去。

    吴东方点了点头,弯身抱起了酒坛。

    “不对呀,你刚才分明想让娰妙和云溪领走。”云柱又露底了。

    “我故意那样说的,那个法师怎么可能听我的。”吴东方说道。

    “你还有点小聪明。”云柱笑道。

    吴东方笑了笑,没有接话,他把手背里藏了玉珠的事情告诉云柱是冒了很大风险的,因为云柱很可能会说漏嘴,不过这也没有办法,如果不这么做,云柱是不会相信他的,安排个轻松的工作是次要的,他苦心跟云柱搞好关系还有一个更大的企图,那就是想设法从他嘴里套取土族的练气方法。

    “你放心在这里住着吧,也别干活了,别捣乱就成。”云柱迈步前行。

    “不干活你会很难做的,我不能让你难做。”吴东方说道。

    云柱听到吴东方的话满意点头,想了想开口问道,“你是金族的巫师,不能练法术,医术你总会吧,当大夫吧,给虏人看病。”

    吴东方暗暗皱眉,这时候奴隶有两种叫法,一种是奴隶,还有一种就是虏人,意思是俘虏过来的人,云柱的意思是让他给奴隶看病,但他根本就不会医术,看病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不会看会把病人看死的。

    “就这么定了,你以后就跟老虾子住。”云柱落锤定音。

    “老虾子是谁?”吴东方问道。

    “一个爱吹牛皮的罗锅,也是大夫。”云柱说道。

    吴东方放心了,有真大夫就行。

    “对了,小堂叔为什么要把你送到这里来?”云柱好奇的问道。

    “这里远离是非,在这里最安全,我要在这里待上很久,直到金族来把我换回去。”吴东方随口说道。

    云柱点了点头。

    “咱岛上权力最大的人是不是刚才那个法师?”吴东方绕了个圈子。

    “不是。”云柱摇了摇头。

    “是住在石塔里的人?”吴东方问出了想问的问题。

    “谁告诉你住在石塔里的是人?”云柱似乎对这个话题很忌惮,说完连连摆手,“你别问了,这些事情不该你知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跟在云柱后面缓步下山,山脚处有军营,根据木屋数量大致可以看出岛上可能有三四百个士兵,穿过军营,出现了几条岔路,云柱带着吴东方往西走了,走了五六里,前方出现一片比城中村还破的矮小建筑群,这片建筑的东面有片很小的树林,小树林里有个很小的木屋,比冥宛住的房子还小,南北坐势,房门在东。

    云柱走到木屋门前一脚踢开了房门,虽然是寒冷的冬天,一股草药气味掺杂着脚臭汗臭还是迎面扑了出来,云柱不愿进屋,就在外面喊,“老虾子,又来个大夫,你以后听他的。”

    “是大巫师吗?”房间里传出了苍老的声音。

    “是我,我刚才说的话你听见没有。”云柱喊道。

    “听到了,听到了。”房间里很黑,黑暗中传来了杂物跌落的声音,不问可知里面的人正在摸黑起床。

    “你就在这儿住着吧,我回去了。”云柱说道。

    “多谢大巫师。”吴东方道谢。

    云柱摆了摆手,打着哈欠转身走了。

    木屋里亮起了昏暗的灯光,屋子没有间隔,是个通间,也就二十几个平方,北面堆满了药草和各种杂物,中间有个破桌子和两个凳子,南面靠窗是个木床,一个驼背老头正在端着油灯从床边往门口走。

    云柱喊这个老头老虾子是很贴切的,这个人驼背很厉害,跟煮熟的大虾差不多,头发已经花白了,乱糟糟的像个鸡窝,上面还沾着几根铺床的秸秆,满脸的皱纹,浑浊的双眼,眼角还有两堆眼屎。

    “你就是新来的大夫?”老头儿用油灯照着吴东方的脸。

    “对,云柱说了,你以后得听我的。”吴东方迈步进了房间,他必须把领导权牢牢抓住,不然以后没办法指使这个老头儿去给奴隶看病。

    “年轻人,不能这么跟长者说话。”老头儿反手关上了房门。

    “那我该怎么说话?”吴东方环视左右,找来一个小石臼充当酒碗,打开盖子倒了一些白酒出来想要喝酒御寒。

    “酒?”老头儿直勾勾的看着吴东方手里的石臼。

    “我请你喝酒,你以后听我的,成不成?”吴东方出言商议。

    “成,成,成。”老头儿快步走了过来。

    吴东方把石臼递给了他,老头儿放下油灯,颤抖着双手接了过去,小心的送到唇边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

    “好久没喝过酒了。”老头儿双手把石臼还给了吴东方。

    吴东方见他垂涎欲滴,就又倒了一些给他,这个小石臼跟现代的蒜臼子大小差不多,不同的是这个是捣药的,蒜臼子是捣蒜的。

    老头儿再度接过去喝掉,又把石臼递了回来,吴东方好人做到底,又倒满给他递了过去,老头儿连喝三杯,意犹未尽,仍然盯着他。

    吴东方没理他,自己喝了几口将酒坛搬到角落里放好。

    “不准偷喝,不然我对你不客气。”吴东方见老头儿目露贼光,急忙出言恐吓。

    “你威胁我?”老头儿瞪眼。

    “对,刚喝完我的酒就想翻脸是吧?”吴东方也瞪眼,初到某个地方必须表现出凶狠,不然会遭到欺负。

    “你知道你在威胁谁吗?”老头儿歪着脖子。

    “不知道,我今天刚来,你先别急着吹,等明天再说。”吴东方摇头说道,来时的路上他已经从云柱嘴里知道这老东西爱吹牛,这也是他一进门就对对方不客气的另一个原因。

    “哼哼,说出来吓死你。”老头儿爬上床躺了下来。

    “你快说,吓不死我,我就打死你。”吴东方开始用草药铺床。

    “年轻人,听说过费牧吗?”老头冷哼。

    “没听说过,费牧是谁?”吴东方躺了下来。

    “孤陋寡闻,连老夫的名号都没听过,枉你吃了这么多年的米粮。”老头儿很是傲慢。

    “你就直说你是谁。”吴东方打了个哈欠,一来就混个好活儿,以后不用受罪了。

    “老夫就是木族的青龙天师!”老头拖腔拉调。

    “老子还是金族的白虎天师呢。”吴东方闭上了眼睛。

    “你不信?”老头问道。

    “你给我闭嘴,再啰嗦一脚踢死你……”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