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四十章 特殊待遇

    “相信我,我真是费牧。”老头儿焦急的强调。

    “相信我,再啰嗦我真会踹你。”吴东方沉声说道。

    老头儿不吭声了。

    吴东方被天上地下的折腾了大半夜,又累又困,躺下之后很快睡着了。

    凌晨时分,老头儿下地了,吴东方听到脚步声睁开了眼睛,借着南窗透进的微弱光亮,看到老头儿小心翼翼的离开床铺,蹑手蹑脚的往放酒的角落里走。

    吴东方躺着没动,他在考虑是现在喝止还是等对方偷喝了酒再给予严惩,斟酌过后他咳嗽了一声,这个老罗锅没八十也有七十多了,吓唬他可以,总不能真的打他。

    老头儿听到吴东方咳嗽,吃惊不小,转身跑了回去,趴在床上装睡。

    吴东方开始考虑以后怎么跟老头儿相处,通过老头儿的言行举止可以看出这个老东西人品有问题,咋咋呼呼爱吹牛,喝了三杯酒竟然还想要,一点分寸都没有。不给竟然还想偷,这人品就不是一般的差了。

    尊老的前提不是对方年纪大,而是对方值得尊敬,对于这种老混蛋,不能太客气。

    天蒙蒙亮,奴隶住的地方传来了几声锣响,锣声一响,营地立刻传来了嘈杂的声响,有男人的叫喊声,有女人的尖叫声,还有快速跑动的脚步声。

    “什么声音?”吴东方翻身坐起。

    “送饭的来了。”老头儿说道。

    “你怎么不去抢?”吴东方问道。

    “我又不是奴隶。”老头翻身坐了起来,指着西墙墙根的一个袋子,“看见没,粟子。”

    “你怎么躺下不驼,一坐起来就驼了?”吴东方疑惑的问道,一般的罗锅子哪怕睡觉也是驼的,但这个老头儿躺下或趴下的时候是直的。

    “说了你也不懂。”老头儿下地穿鞋。

    “我刚来,你把岛上的情况跟我说说。”吴东方站了起来。

    “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老头儿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吴东方跟了出去,只见老头正在门旁撒尿。

    “以后撒尿走远点儿。”吴东方看向西南方向,那片低矮木屋的东面是片空地,空地上聚集了黑压压的一群人,人群前面是十几辆马车,马车上拉着一些木桶,饭应该是稀粥一类的东西,在马车不远处站着一群士兵,有五六十,他们在聊天说笑并不参与分发粥饭,负责分饭的也是奴隶。

    “应该有四千多人。”吴东方自言自语,这群奴隶穿的跟叫花子差不多,破衣烂衫,无法凭借衣着判断出男女比例。

    “眼神还凑合。”老头儿收起了工具。

    “你能不能等尿完再提裤子?”吴东方皱眉。

    老头儿没接话,系上裤带自屋前的木头台阶上坐了下来,哈欠连天。

    “他们吃的什么?”吴东方问道。

    老头儿不吭声。

    “男人和女人住在一起吗?”吴东方又问。

    老头还不吭声。

    吴东方蹲了下来,直视着老头儿,老头并不害怕,张嘴又是一个哈欠,浓重的口气令吴东方皱眉歪头。

    “你怕不怕我打你?”吴东方问道。

    ‘你能打死我吗?’老头儿歪头反问。

    “不能。”吴东方说道。

    “那你就要倒霉了,你得时刻提防我报复你。”老头说道。

    吴东方无奈的叹了口气,在岛上好活儿可不好找,不用劳动的怕是只有医生了,而他自己又是个假医生,根本不能给人看病,必须依靠这个老东西。看老东西的眼神,应该属于那种打不怕类型的,武力换不回屈服,只能换回他的报复。

    老头抄着双手,用肩膀顶了顶吴东方,“年轻人,咱俩做个交易吧。”

    “什么?”吴东方随口问道,这时候的人好像很喜欢跟人做交易。

    “你把那坛酒给我,咱们做个朋友,怎么样?”老头儿笑问。

    吴东方盯着对方没剩下几颗牙齿的瘪嘴,“凭什么?”

    “就凭你昨晚冒犯了我。”老头儿说完见吴东方眼神不善,急忙又补充了一句,“一半吧,给我一半。”

    “以后看病我不管,你看。”吴东方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成,成,成。”老头儿连声答应。

    “他们吃的什么东西?”吴东方问道。

    “乱七八糟的稀粥。”老头回答。

    “什么叫乱七八糟?”吴东方又问。

    “就是,怎么说呢,就是,算了,我带你看看去。”交易议定,老头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走啊。”老头走了几步,回头冲蹲在门前的吴东方招了招手。

    “他们让咱们看吗?”吴东方指了指那些士兵。

    “放心吧,我在这里的地位是很高的。”老头儿说道。

    吴东方又叹了口气,跟一个喜欢吹牛的人待在一起总有动手的冲动。

    老头儿地位高不高不知道,那群士兵却的确没有阻止他靠近马车,只是问了一句吴东方是什么人,老头儿说是云柱送来的新大夫。

    这时候吴东方庆幸没把老头儿揍一顿,初来乍到,立威固然重要,找个熟人带路更重要。

    距离一近,吴东方闻到了刺鼻的酸臭,马车上的木桶并不是这种气味的主要来源,气味大部分来自正在领取早饭的奴隶身上,他们穿的破衣烂衫可能很久没有洗过了,即便是大冬天仍然发出了很重的酸气。

    靠近了奴隶,吴东方终于明白老头所说的地位很高是指什么,所有奴隶看着老头儿的眼神都带着乞求,如同身处绝境的人看到了救星。

    老头儿似乎对奴隶们看他的眼神很是受用,大模大样的走到了其中一辆马车近前,爬上马车从其中一个木桶里抄了一把,这一把捞出的东西有一根不知名的羽毛,一块被啃的很干净的骨头,一根完整的枯黄菜叶,还有少量的糙米米粒。

    吴东方冲老头儿摆了摆手,示意他把那把乱七八糟扔掉,奴隶们吃的应该是士兵吃剩下的泔水,用猪都不吃来形容有点夸张,不过比猪食也好不到哪儿去。

    老头儿在木桶边缘磕了磕那根骨头,抓着它跳下了马车,转身向木屋走去。

    离开这里的时候吴东方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奴隶们看老头儿的眼神已经由原来的乞求变成了憎恶,这种巨大的转变他很是疑惑。

    “他们刚才为什么那么看着你?”吴东方问道。

    “他们希望我能跟士兵说说,给他们的粥饭做的好点儿。”老头甩着骨头上残留的汤水,“你为什么不说?”吴东方又问。

    “粥饭已经很浓稠了,而且也煮熟了,我说了会被他们骂的。”老头自知失言,急忙干咳了两声,掩饰自己的窘态。

    “你没说他们就开始恨你?”吴东方再度回头,发现奴隶们已经将视线移回了站在马车上分粥的奴隶身上,那些分饭的奴隶长的都很强壮,其他奴隶端着陶碗陶罐过去领粥的时候都会冲他们笑。

    “那倒不是,他们恨我拿走了这根骨头。”老头儿说道。

    “这根骨头上本来也没什么肉,再说他们那么多人,也不见得就分到谁的碗里。”吴东方说道。

    “放在桶里他们就有可能得到,被我拿走了他们肯定得不到了。”老头儿说道。

    “知道你还拿。”吴东方撇嘴。

    老头儿脸上挂不住了,给自己找借口,“你懂什么,我是拿回去检查一下。”

    吴东方无奈的叹了口气,这老头儿屋子里分明有粟米,却偏偏去拿奴隶饭桶里一根没肉的骨头。

    “他们穿的衣服都是士兵穿剩下的吗?”吴东方又问,奴隶们身上的衣服虽然破旧,却仍然能够看出跟士兵穿着的衣服有点像。

    “不全是,也有从死人身上剥下来的。”老头推门走进了木屋。

    “他们在这里主要做什么?”吴东方坐到其中一只木凳上。

    “建紫微法台。”老头儿拿着骨头走到西墙墙根,拿起一把斧头把骨头砸开,随手递给吴东方一半,“骨髓,可香了。”

    “谢谢,你吃吧。”吴东方摆手没接,老头给他骨头的时候一点都没犹豫,这让他对老头的印象微有好转。

    “紫微法台是什么?”发问是他了解这里最快的方法。

    老头儿没说话,直勾勾的看着墙角的酒坛。

    吴东方这才明白老头儿给他骨头是别有用心的,本来转过来的那点好印象马上又转回去了。

    吴东方无奈摇头,“找个东西过来,把酒分了吧。”

    老头儿翻箱倒柜的找了个空瓷瓶,吴东方抱着酒坛将瓷瓶倒满,老头儿塞上木塞,又拿了陶罐出来,“还得倒半罐,不然不够一半。”

    “多的给你。”吴东方把酒坛给了老头儿,自己拿起了那个瓷瓶。

    老头没想到吴东方能这么大方,几乎感激流涕,“虽然你不太懂礼貌,心地还是很善良的,你当我徒弟吧,我传医术给你。”

    “紫微法台是怎么回事儿?”吴东方把瓷瓶塞到了怀里。

    “说白了就是祭天请神的台子。”老头把酒坛的盖子盖上,在屋子里左右张望,神情跟埋食物的狐狸一模一样。

    “放心吧,我不偷你的。”吴东方说道。

    老头咧嘴一笑,打开盖子,往里面吐了两口唾沫。

    吴东方恶心的要死,遇见邋遢的没遇见这么邋遢的。

    “对了,土族人不是会法术吗,直接变个台子出来多好。”吴东方冲老头儿问道。

    老头儿正拱在床下藏酒,听到吴东方发问,在床下说道,“你肯定不是巫师。”

    “怎么了?”吴东方问道。

    “巫师不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法台哪能用法术搭建,糊弄神还是糊弄鬼?”老头儿退了出来,拍打着身上的尘土。

    “咱平时主要做什么?”吴东方又问。

    “给奴隶看病。”老头儿敲骨吸髓。

    “士兵生病了不归我们管吗?”吴东方又问。

    “这里有七八个土族巫师,用不着咱们。”老头说道。

    “我煮点粥吃。”吴东方站了起来。

    “不用你动手,有人来给咱们做。”老头扔掉了骨头。

    “谁来做?”吴东方问道。

    “女奴隶。”老头说道。

    “她们为什么要给咱们做饭?”吴东方不解的问道。

    “为了那个。”老头儿指了指挂在西墙上的一串木牌。

    “这是什么?”吴东方走过去拿起一块木牌,木牌跟月饼差不多,上面有个圆形的烙印。

    “病牌,戴着它不用上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