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四十二章 药方里的秘密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就是费牧!”老头正色说道。

    “好,就当你是费牧,你怎么会来这里?”吴东方问道。

    “什么叫当,我本来就是。”老头转身向木屋走去。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吴东方跟了过去。

    “你猜。”老头随口说道。

    “猜不着,你现在是不是不能施展法术了?”吴东方再问,起初他认为老头儿是吹牛的骗子,有了这种先入为主的想法,越看老头儿越像骗子。但现在他怀疑这个老头儿可能真是青龙天师,有了这种想法就越看老头越像青龙天师,老头儿对各族法术了如指掌,有青龙纹身,会医术,这时候没有专职大夫,所有的大夫都是由巫师兼任的,老头会医术说明他以前是巫师。

    “谁说的?”老头儿坐到了房前的台阶上,“没留做饭的人,只能你自己动手了。”

    吴东方没应声,屏气走进屋子推开了南窗,然后拨弄火盆,生火取暖。

    烤火的同时他一直在暗中思考,假设老头儿就是青龙天师,他一定是失去法术沦落至此的,不可能有什么目的,如果有目的,他绝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

    “眼珠子乱转,在打什么鬼主意?”老头儿抄着手凑到了火盆旁边。

    “我在想你到底是什么人。”吴东方并没有隐瞒自己心中所想。

    “我再说一遍,我是费牧。”老头儿抬高了声调。

    “好好好,你是,你是,你在这里住了多久了?”吴东方问道。

    “有几年了。”老头儿随口说道。

    “以前呢,以前你住在哪儿?”吴东方又问。

    “奴隶去哪儿我就去哪儿。”老头儿说道。

    “多少年了?”吴东方追问。

    老头回答,“记不清了,我看你这个人不错,拜我为师吧,我传你医术。”

    吴东方尚未答话,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一个戴着面具的女巫师出现在了门外。

    老头儿见到此人,急忙站起来给对方行礼,他本来就是驼背,行礼连弯腰都省了。

    “出去。”女巫师冷冷的说道。

    老头儿一听,急忙低头跑了出去。

    女巫师走了进来,老头儿殷勤的把门带上,往南走的时候故意加重脚步,告诉女巫师自己走远了,一副奴才相。

    女巫师走到火盆前站住,“你怎么会来这里?”

    “被云平和另外三个男巫师抓来的,他们怀疑我是金族的白虎天师。”吴东方抬头看了娰妙一眼。

    娰妙戴着面具,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感到惊讶,停顿了十几秒后,娰妙摇了摇头,“你不是金族人,怎么会是金族的白虎天师。”

    吴东方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接话。

    “昨天晚上你为什么要说那句话?”娰妙问道,娰妙属于北方人,冥月属于南方人,但她们的口音都跟自己的族人不同,娰妙说话有北方很少见的尾音,而本来说话应该很柔的冥月吐字却很清晰。

    “我一个大男人,如果接受了你的帮助,你让我的脸往哪儿搁呀?”吴东方随口说道。

    “你是担心逃走了会连累我吧?”娰妙说道。

    吴东方嘿嘿一笑,不置可否。

    “你不要轻举妄动,没人能逃的出这个岛,我来想办法。”娰妙低声说道。

    “你最好什么都别做,不然会害死我。”吴东方正色摇头,娰妙认为他是被抓错的,实际上他很清楚对方没抓错。

    娰妙歪头,眼神里带着疑惑。

    吴东方想了想开口说道,“金族的三位天师曾经作法看过我十二年后的情况,结果看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景象。”

    “你现在需要什么?”娰妙并没有追问不同寻常的景象是什么。

    “有什么需要我就找你,对了,这个老头儿是什么人?”吴东方问道。

    “我来这里时间不长,对他也不了解,不过我听别的巫师说这个人曾经是木族的一个巫师,多年之前酒后无德犯了奸霪罪行,被青龙天师废去修为,撵出了木族。”娰妙说道。

    “他说他是青龙天师费牧。”吴东方说道。

    “别听他胡说,青龙天师确实是费牧,费牧却不是他,他好像叫费庐,只是个很普通的木族巫师,”娰妙说到这里见吴东方面露疑惑,又补充道,“木族的医术还是很高明的,他虽然被废去了修为,医术还在,我们发现了他就把他带了过来,让他给奴隶们看病。”

    “他为什么一直说自己是青龙天师?”吴东方又问,娰妙的这番话令他感觉吃惊却也没有过分吃惊。

    娰妙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示意老头儿神智可能有点问题。

    “我让云柱给你换个住处。”娰妙说道。

    “不用,不用,我对他的医术很感兴趣。”吴东方摇头说道,娰妙给他换住处可能是担心他会被老头儿带成疯子。

    “我不能待太久,得走了。”娰妙转身向门口走去。

    “等等。”吴东方站了起来。

    娰妙回头。

    “把面具摘了。”吴东方说道。

    娰妙摘了,冲他龇牙一笑,两个小虎牙很漂亮。

    “走吧走吧,以后别总过来,对了,我不叫和尚,我叫吴东方。”吴东方说道。

    娰妙微笑点头,戴上面具开门走了。

    老头儿一溜小跑跑了回来,“她跟你说什么了,怎么愁眉苦脸的?”

    吴东方叹了口气,他刚才让娰妙摘面具其实是在考验她,想看看自己现在变成了阶下囚娰妙会不会生疏冷淡,没想到娰妙没有丝毫犹豫就摘下了面具,脸上还带着没想到还能见到他的欢喜,娰妙的这种表现令他很欣慰,同时也令他很忧虑,娰妙可是土族的巫师,而土族是他的敌人。

    “她跟你说什么了?”老头儿好奇追问。

    “她想把我喊过去给她管理的那些奴隶看病,但我不会医术。”吴东方给自己编造了个愁眉苦脸的理由。

    “哦,原来是这样,你快拜我为师,我教你医术。”老头儿说道。

    “省省吧。”吴东方歪头看了老头一眼,转身走到墙边,拿起陶罐舀米做饭,拜师就跟认爹一样,可不能被这老骗子忽悠了。

    奴隶居住的区域有两口水井,吴东方提水回来,发现桌子上放着两个菜疙瘩,一问才知道老头儿在后面的树林里假借种植草药的名义种了一些蔬菜,这时候是冬天,没有叶菜,但雪地下面的泥土里还有这种疙瘩头。

    “你一定是个厨子。”老头儿狼吞虎咽。

    “你教我医术,以后饭菜我来做,成不成?”吴东方商议。

    “不成,不拜师绝不能传医术给你。”老头儿连连摇头。

    “敝帚自珍。”吴东方撇嘴激将,他说的是拿破扫帚当宝贝,现在还没有这个成语,说敝帚自珍老头儿不懂。

    “等会儿让你见识见识破扫帚的厉害。”老头儿扒拉着碗里的饭菜。

    吴东方哼了一声,佯装不以为然。

    老头儿吃完饭,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草根树叶收拾了一包,“拿上,跟我走。”

    吴东方提着布包跟在老头后面,这老东西不太敬业,连药箱都没有。

    奴隶住的地方有上百处破旧木屋,大小跟牲口棚子差不多。

    “救哪个?”老头驻足村子中央。

    “都救。”吴东方说道。

    “你想累死我呀,挑一个。”老头摇头。

    吴东方想了想,“救最后拿到病牌的女病人。”

    老头儿左拐右拐来到其中一处房间,大通铺,四面漏风,那个瘦的皮包骨头的女病人就在躺在角落里。

    “你怎么知道她住这儿?”吴东方好奇的问道。

    老头没吭声,走过去看了对方一眼,转而捻动着颌下杂乱的胡须面露愁容。

    “要不换一个吧。”吴东方激将。

    “你以为我救不活她?”老头瞪眼。

    吴东方默认。

    “出去等着。”老头儿开始解腰带。

    “你要干什么?”吴东方不解的看着老头儿,看架势这老东西是要脱裤子。

    “给她治病。”老头说道。

    “怎么治?”吴东方追问。

    “拜师,拜师我就告诉你。”老头儿卖关子。

    “她都这样了,你就别折腾她了。”吴东方说道。

    “出去,别耽误我救人!”老头儿撵人。

    吴东方耸了耸肩膀,转身走了出去。

    “关上门!”老头喊道。

    吴东方关上门,自门缝偷看,只见老头儿真把裤子脱了,不过他并没有碰那个女病人,而是找了个罐子蹲了下去。

    吴东方感觉胃里一阵翻腾,就在他考虑要不要冲进去制止的时候,老头儿提上了裤子,高声喊道,“把你的火捻子借我用用。”

    吴东方推开门,把打火机送给了他,老头儿在房里找了些杂物点燃,开始烘烤那个陶罐。

    “弄点粥来。”老头冲跑出去的吴东方喊道。

    吴东方一听,转身往木屋跑去,等他拿了早上剩下的米粥回来,老头正在往陶罐里添加各种草药,不过他不是煮,而是烘。

    老头见吴东方站在门口,急忙背过身,不让他看到往陶罐里添加了什么。

    吴东方虽然知道对方用的可能是某种偏方,却一点也不想偷学,这偏方学了容易挨揍。

    老头忙碌了二十多分钟,把罐子里的残渣给那女人灌了下去,女人立刻开始剧烈呕吐。

    等到女人吐完,老头儿出来把陶罐接了过去,把米粥倒在床上一个陶碗里,原本有气无力的女人竟然能自己端碗喝粥。

    老头提着布包和陶罐走了出来,将陶罐往吴东方怀里一塞,“走,回去。”

    “这个是你蒙上的,我再挑一个。”吴东方跟了上去。

    老头儿不乐意了,甩手将布包扔给了吴东方,“你去蒙个我看看……”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