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四十四章 文字

    “吵我半宿我都没说什么,拍你一下肩膀你就要踢死我?”老头儿转身往回走。

    “等等等等,”吴东方快步跟上了老头儿,“刚才那个是鬼吗?”

    “知道还问。”老头儿随口说道。

    “没想到真有这东西。”吴东方心有余悸。

    “这里多的是。”老头儿迈步进门。

    “多的是?!”吴东方急忙跟了进来,他本来是想出去解手的,一身冷汗之后也不想尿了。

    “死的人太多,总会有鬼的。”老头儿说道。

    吴东方惊魂未定,抬手摸向自己怀里,一摸才想起酒瓶被他塞到了墙角的一捆药草里,走过去找出来,坐在地上喝酒压惊。

    “你曾经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吴东方冲躺回床上的老头儿问道,老头儿刚才拿了个木牌出去,说明他知道女鬼过来干什么。

    “经常,这还算懂事儿的,不懂事的会直接到屋里来。”老头儿随口说道。

    吴东方本来就惊魂未定,一听老头儿这话,立刻感觉头皮发炸,后背发冷,“它们会不会害人?”

    “有的会,有的不会。”老头儿说道。

    “如果害人,它们会干什么?”吴东方擦汗。

    “掐你的脖子,咬的脸,引诱你上吊,还会变成丑陋的样子吓你。”老头儿说道。

    “该怎么对付它们?”吴东方急切追问。

    “冲它们撒尿,或者把头发剃光,头发招鬼,头发剃光了,鬼就看不到你了。”老头儿说道。

    “去你妈的。”吴东方这才明白老头是在戏弄他。

    “哈哈哈哈,”老头成功的戏弄了吴东方,很是得意,“放心吧,这些都是些新死的鬼魂,糊里糊涂,害不了人的。”

    吴东方心里有气,却又忍不住想问,“它拿到了木牌,接下来会干什么?”

    “会带回住的地方去。”老头儿说道。

    “然后呢?”吴东方又问。

    “然后就会明白自己已经死了,再然后就会把病牌送回来。”老头儿说道。

    吴东方见老头儿又在吓唬他,翻身躺下,不再搭理他。

    心理素质再好的人受到这么严重的惊吓也受不了,吴东方躺在地上感觉浑身冰冷,幸亏有酒,把剩下的酒全喝了,这才感觉身上有了暖意。

    没过多久天就亮了,有人敲门,吴东方起身开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中年女人。

    吴东方还没来得及说话,男人就递来了一个木牌。

    “哪儿来的?”吴东方盯着那个木牌没伸手,这个木牌自然是昨夜被鬼带走的那个。

    “是她在门口捡到的,她病的很严重。”男人说道。

    “昨夜你房里是不是死了人?”吴东方看着那个女人。

    女人点了点头。

    “今天归你。”吴东方摆了摆手。

    二人欢喜道谢,拿着木牌走了。

    “要病牌的奴隶来了,你去分,我不管了。”吴东方冲老头儿喊道。

    “我也不管,让他们在外面站着吧。”老头儿伸了个懒腰。

    吴东方见老头儿不肯去,只能拿了木牌走出去,这时候只剩下三个木牌了,他没听老头儿的,还是给了伤势最重的人,在正确的和最想做的之间,他选择了最想做的。

    起来之后,吴东方继续切割碾磨草药,碾完一种又碾另外一种,这是治伤寒的。由于存放药粉的罐子都是一样的,他担心记错,就用木炭在罐子上分别写上了外伤和伤寒。

    “这是什么?”老头儿对这几个字产生了兴趣。

    “文字。”吴东方随口回答。

    “文字是什么?”老头儿好奇的问道。

    “一种标记。”吴东方说道。

    “这两个文字是什么意思?”老头儿问道。

    “外伤。”吴东方走到火盆边坐下烤火。

    “这两个呢?”老头又问。

    吴东方回头看了一眼,“风寒。”

    “这个能用文字标记吗?”老头指着桌子。

    “能。”吴东方拿起木炭在地上写了“桌子”二字。

    “这个呢?”老头又指凳子。

    吴东方点头之后写了“凳子。”

    “所有的东西都能用文字标记吗?”老头儿凑了过来。

    “不但可以标记东西,还可以标记事情。”吴东方点了点头。

    “你怎么想到的?”老头儿追问。

    吴东方借用了老头的一句话,“说了你也不懂。”

    “你能把这种文字教给我吗?”老头儿商议。

    成功了引起了老头的好奇心,吴东方开始报复了,“凭什么教给你?”

    老头儿想了想,“要不这样,你教我标记,我教你医术,怎么样?”

    “行是行,不过这种标记只有我懂,你学了也没什么用处。”吴东方说道。

    “用处大了,用来标记东西,不用担心弄混。”老头儿说道。

    “行。”吴东方点头同意。

    老头儿把十几种东西搬到了地上,让吴东方用文字写下来,然后把文字遮起来,把吴东方撵到对面,打乱那十几种东西的顺序,让吴东方再用文字写下来,最后把吴东方撵到角落里,自己用线把两面的文字连起来,确定全部能够对上,这才对吴东方彻底放心。

    这下二人有事儿干了,老头指天指地,指东指西,吴东方一一写下来,然后老头儿死记硬背,吴东方见他记的困难,就给他出了个主意,“你这样太慢,而且容易弄混,你说一段字数固定的话,我给你标记下来,你对照着那段话就容易记住这些文字了。”

    老头儿背了个药方,吴东方给他写在了桌子上,老头儿如获至宝,盯着桌子看了一天。

    晚上又是那套,送走了病人,老头儿又开始盯桌子,这家伙虽然年老,思维却缜密,为了防止一错百错,自中间挑出了几个字,对照发音,让吴东方确认文字有没有错误,这样就确保他记住的文字与发音和事物是对应的。

    为了表示对吴东方的谢意,晚上老头儿出去了一趟,给他带回了一床破被子。吴东方闻了闻,确认不是从奴隶们手里得到的,这才安心收下。

    一觉醒来,吴东方发现老头儿竟然一夜没睡,整个地上都被他写满了歪歪扭扭的字。

    清晨,那个哑巴女孩来了,手里拿着吴东方前夜送给她的那个木牌。

    “让她再拿几天吧。”吴东方说道。

    女孩摇了摇头,将木牌递向吴东方。

    “出什么事了?”吴东方发现女孩表情不对,眼睛是肿的。

    吴东方一问,女孩开始哭,她舌头没了,哭声混沌,但是能听出她非常伤心。

    “她死了?”吴东方问道。

    女孩点了点头,将木牌塞到吴东方手里,冲他鞠了个躬,转身跑掉了。

    “你干的好事,用的好方子!”吴东方将木牌扔向正趴在地上写字儿的老头儿。

    “跟我没关系,是你害死了她。”老头儿用炭棒把木牌拨到了一旁。

    “什么意思?”吴东方皱眉问道。

    “你不该让她一直拿着病牌,不然别的奴隶会嫉妒她。”老头儿并不抬头。

    “你是说她是被别的奴隶杀掉的?”吴东方问道。

    “你现在还可怜他们吗?”老头点了点头。

    “妈的。”吴东方转身走了出去。

    “你已经害死一个了,还想害死那个哑巴?”老头儿在屋里说道。

    吴东方停了下来。

    “把病牌分了。”老头儿说道。

    吴东方深深呼吸平息情绪,转而回到屋里,拿了木牌出去分给众人,分发木牌的时候他已经不像前两天那么犹豫了,因为他知道木牌并不能救命,休息一天无济于事。休息时间长了,不等病好,其他奴隶就会杀掉那些病人。

    老头儿对文字入迷了,一整天趴在地上写写画画,他非常聪明,发现文字是由一些固定的笔划构成的,开始试着分解记忆。

    今天受伤的奴隶很少,二人早早完事儿,老头儿继续练字,吴东方提着两个罐子去奴隶居住的区域给他们送药,他想顺便看看奴隶们下工之后都在干什么,还有就是他一直挂念着那个没有舌头的女孩。

    这群奴隶生活的地方分为南北两个区域,南区房子较多,住的是男人,北区房子少一些,住的是女人,吴东方先去了南区,发现奴隶们大部分都在屋里,只有很少的几个人在外面闲逛。

    这些闲逛的人手里都拿着木棍,一副狱警的嘴脸,不过他们可不是士兵,而是奴隶。

    见到吴东方到来,这些人纷纷围了过来向他问好,吴东方没搭理他们,逐屋询问有没有受伤或生病的人,然后给予不同的药物,除此之外还根据奴隶们的叙述,将另外几种多发疾病记了下来,明天再配些药送过来。

    在南区中间的一所房子外面,他看到了老头儿所说的力头,跟其他瘦弱的奴隶相比,这个奴隶很强壮,身高超过两米,体重在一百八十斤以上,他的鼻子有点畸形,应该就是被那个女孩咬过的结果,不过老头儿说的不对,女孩虽然咬了这个人的鼻子,却没有彻底咬掉。

    这个家伙搂着一个年轻的女奴隶,见到吴东方并没有像别的奴隶那样向他问好,而是傲慢的看着他,吴东方想了想,感觉没有合理的动手借口,就没动他。

    在天彻底黑下来之前,吴东方来到了那个没有舌头的女孩居住的房子,这个房子住了七八个女奴隶,那个女孩最后一个出来,吴东方给她分药的时候低声说道,“半夜去木屋后面的树林,我给你东西吃。”

    女孩虽然面露疑惑,却仍然点了点头。

    吴东方分完药回到了木屋,老头儿学习了一天一夜,终于撑不住了,已经睡着了。

    晚上十一点左右,借着微弱的月光,吴东方看到女孩出来了,她住在北区,离树林很近。

    吴东方提了煮好的米粥来到树林,将米粥递给了她。

    女孩感激的冲他鞠躬,接过罐子狼吞虎咽。

    “牛肉。”吴东方自衣服里摸出一片牛肉递给了她。

    女孩惊讶的接了过来,反复打量,不舍得吃,想要揣进怀里。

    “不行,不行,让别人看到就遭了。”吴东方急忙制止。

    女孩连连点头,开始咬嚼牛肉。

    吴东方越看越心酸,女孩没舌头,咀嚼和吞咽都很困难。

    “你多大啦?”吴东方问道。

    女孩儿停了下来,歪头看着他。

    吴东方这才想起这时候没有文字和数字,没有数字连比划都不能。

    “十五?”吴东方问道。

    女孩摇头。

    “十六?”

    女孩还摇头。

    “十七?”

    女孩仍然摇头。

    这时候吴东方知道自己猜大了,“十四?”

    女孩连连点头。

    进行了一次顺利的沟通,吴东方笑着点了点头,女孩也跟着笑。

    一罐米粥,一块牛肉,女孩都吃掉了,看的出来她吃饱了,甚至有点吃多了。

    将罐子递给吴东方。女孩脸上的表情不自然了,很犹豫,很矛盾。

    吴东方猜到女孩在想什么,急忙说道,“你认我当哥哥,好不好?”

    女孩一听,犹豫尽去,欢喜点头。

    “快回去吧,记着,以后每隔三天的这个时候到这里来。”吴东方说道。

    女孩点头答应,欢喜的去了。

    吴东方目送女孩走远,才转身回到了木屋。

    半夜,吴东方被吵醒了,睁开眼睛发现老头儿又在写写画画。

    老头儿的这一举动令他很是疑惑,这家伙学习文字已经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如果学习文字只是为了单纯的标记什么,他绝不会这么刻苦……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