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四十六章 起风了

    想要靠近石塔不太可能,要想知道石塔里是什么,只能靠打听,老头儿是第一人选。

    “你知不知道石塔里住的什么?”吴东方问道。

    老头儿正在刻苦学习,闻言抬头看着吴东方,直视了三秒钟之后低头继续书写,“见不得光的东西。”

    “见不得光是什么意思?”吴东方追问。

    “就是白天出不来,你如果想逃走,最好选白天。”老头儿随口说道。

    “谁说我要逃走?”吴东方问道。

    “我虽然不知道你做的是什么东西,却知道这东西能带你上天。”老头儿指了指吴东方身下的滑翔伞。

    吴东方有点意外却不太意外,想了想出言问道,“想不想跟我一起走?”

    老头儿摇了摇头,“我走不快,跟你一起会连累你,不过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吴东方问道。

    “你逃出去之后去一趟木族,帮我送件东西。”老头儿说道。

    “从这里去木族要走多久?”吴东方问道。

    老头儿放下炭棒,抬头看着吴东方,“走大路要一个月,但你肯定不能走大路,走小路要三个月。”

    吴东方没有立刻答应,他在斟酌去木族的困难程度,他逃走之后土族会往西南方向追,那里是金族所在的方位,但除了西南方向,往东也会有追兵,因为老头儿是木族巫师,他跟老头儿住在一块儿,逃走之后往木族走也有可能。

    “土族会猜到我可能会往东走,路上一定会很艰难,没好处,我不干。”吴东方缓缓摇头。

    “你想要什么好处?”老头儿笑了。

    “我要木族的修行方法,你传给我吧。”吴东方笑道。

    “你是纯木血脉?”老头儿有点意外。

    “不是”吴东方摇了摇头。

    “那你要木族的修行方法干什么?你知道了也没办法修行。”老头提着桌上的水罐走了过来,把水罐放在了火盆支架上。

    “我说了真话,你会不会把木族的修行方法告诉我?”吴东方笑问。

    “说来听听。”老头儿坐到了火盆旁边。

    “我不是金族人,我甚至忘记了我来自哪里,只记得醒来之后就在金族的一个村子附近,金族天师曾经试过我的血脉,发现我体内有五种不同的血脉。”吴东方说道。

    “五种血脉?”老头儿很是意外。

    “在被土族抓到这里之前,金族三位天师曾经联手施展过三纪窥生,看到了我十二年后的情景,发现我能够使用火族和木族两种法术。”吴东方说道。

    “五种血脉是混杂的奴隶血脉,怎么能修行法术?”老头儿面露疑惑,这种疑惑不是对他所说言语的怀疑,而是对这种奇怪现象的不解。

    “我体内的五种血脉完全均衡,金族天师认为我可以学习五族的法术,可惜的是现在的练气方法我都用不了,需要集齐五族的练气方法才有可能融汇推研出适合我的练气方法。”吴东方说道,他并不完全相信老头儿,但他也没什么好避讳的,因为他的身份已经被土族得知了,老头儿就算告密对他也没有任何影响。

    吴东方说完,老头儿老头儿站了起来,缓步走向西墙墙边把药勺子拿了过来,铜勺在西,水罐在北,木块在东,火盆在南。

    老头儿抓过剔除腐肉用的锋利短刀,“伸手。”

    “你想放血?”吴东方不伸手,这时候没有酒精,这把刀从来没消过毒。

    老头儿见吴东方不伸手,走过来抓起他的头发割掉一绺随手扔进了火盆,头发很快被烧焦,等到头发烧完,老头儿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伸手又割了一绺,再度投入火盆。

    等头发烧掉,老头儿又来割。

    “再割成秃子了,你还是用血吧。”吴东方急忙伸出了右手。

    老头儿割破了吴东方的手掌,将血滴在了四种事物中间的泥地上,鲜血落地,火盆里的木炭出现了火苗,滴一滴,火苗出现一次。

    “我没骗你吧。”吴东方猜到老头儿用的是另外一种测试血脉的方法。

    老头儿皱眉不语。

    吴东方抽回手,“我说了实话,木族的练气方法你就教给我吧。”

    老头儿还是没说话。

    “我要的是最基本的修行方法,又不是要你们的高深法术,修行方法每个人都会,也算不上多珍贵。”吴东方说道。

    “的确算不得珍贵,没有相应的血脉,即便知道了修行方法和各种法术也毫无用处。”老头儿摇了摇头。

    “就是啊,传给我。”吴东方说道。

    “知道了木族的修行方法,接下来你想做什么?”老头儿问道。

    “想办法把土族火族和水族的修行方法弄到手,慢慢融合推研。”吴东方说道。

    老头儿摇了摇头,“没用的。”

    “什么意思?”吴东方不解的问道。

    “各族的修行方法并不是由一个人研创的,而是由五位尊神分别研创并传授给自己的族人,这五种修行方法完全独立,彼此之间没有任何可以互相借鉴的地方,也没办法进行贯通融合。”老头儿说道。

    吴东方很是吃惊,“你的意思是就算我知道了五族的修行方法,也揉不到一块去?”

    “对。”老头儿正色点头。

    “这你就别管了,你只要把木族修行方法给我,我就帮你送东西到木族。”吴东方并不完全相信老头儿,这老头儿真一句假一句没个准儿,还喜欢言过其实和胡吹乱侃。

    “我今晚就写给你。”老头儿点了点头。

    “好人做到底,木族法术也给我吧。”吴东方笑道。

    “给你,八木龙霆和枯木逢春我也可以给你,但我有一个条件。”老头儿转头看着吴东方。

    “不要了,不要了,快睡吧。”吴东方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老头儿还想说话,吴东方不等他开口又接连摆手,示意他赶快回去,他倒不怕跟对方谈条件,但老头儿根本就不是木族的青龙天师,不可能会青龙天师的法术,胡诌的肯定是错的。

    老头儿无奈的摇了摇头,回到床上躺了下来。

    老头儿这么一说,吴东方也睡不着了,万一老头儿说的是对的,那他就算收集到了五族的修行方法也没什么用处,不过究竟有没有用,究竟能不能融合贯通,那得找齐了再说,现在说什么都太早。

    这几天又下了一场雪,雪后不但没冷,反而有转暖的迹象,春天快来了,东风快来了。

    奴隶们只吃了一顿猪肉,但吴东方和老头儿的猪肉一直没吃完,每隔三天吴东方就会做好饭菜等女孩来吃。

    今天晚上女孩又来了,吃完饭吴东方抓着她的胳膊掂了掂,也就五十几斤,很瘦,带她走很轻松。

    把女孩放下来,女孩蹲下去,抓住了他的脚。

    “干什么?”吴东方疑惑的问道。

    女孩用手捺了吴东方鞋子的大小,直起身开始比划,比划了很久吴东方才看明白,女孩的意思是长这么大没人关心她,只有他是真心对她好,她要给吴东方做双鞋。

    “我是哥哥,你是妹妹,哥哥对妹妹好是应该的。”吴东方笑着摸了摸女孩的头,“如果哪天起了很大的东风,早上不要上工,到木屋拿病牌。”

    女孩不明白,吴东方又重复了一遍,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没有告诉女孩这么做的真正原因。

    直到女孩连连点头,吴东方才放她离开。

    目送女孩离开,吴东方转身想要回木屋,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了女人的声音,“你想逃走?”

    吴东方闻声转头,被丑陋的巫师面具吓了一跳,往下一看,是娰妙。

    “你什么时候来的?”吴东方问道。

    “来的时候恰好遇到你出门。”娰妙走了过来。

    “你跟踪我?”吴东方皱眉。

    “我不是故意的,你当初给我送水送吃的是不是也是可怜我?”娰妙声音不大,情绪有点低落。

    “她还是个孩子,你嫉妒她?”吴东方无奈叹气。

    “我只想知道你喜不喜欢我?”娰妙跟冥月完全不同,她很主动,从不隐瞒自己心里的想法。

    “喜欢也没用了,记得上次抓你那个金族女巫师吗?她捷足先登了。”吴东方说道。

    “我早就知道了。”娰妙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吴东方不解的问道。

    “那天晚上你也看到了她的样子,她如果没有嫁给你,你早就被她杀掉了。”娰妙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娰妙凑了过来。

    “我回答了。”吴东方说道。

    “没回答。”娰妙摇头。

    “我要说不喜欢,你会不会杀了我?”吴东方笑问,娰妙这是在撒娇,想听他亲口说喜欢她。

    “不会,但我会去告密。”娰妙说道。

    丑陋的面具发出了嗲声,很怪异,吴东方伸手把她脸上的面具摘了,“这样好多了。”

    “你说不说?”娰妙逼问。

    “喜欢。”吴东方点了点头。

    “喜欢我什么?”娰妙追问。

    “我要说喜欢它,你会不会生气?”吴东方用面具指着娰妙的胸脯。

    “会。”娰妙抢过面具打开了他的手。

    “我喜欢有什么说什么的女人,也喜欢有良心的女人。”吴东方说道,他被冥月的扭捏和纠结搞怕了,他被抓到这里娰妙立刻就想出面保护他,尽管他讨厌被女人保护,娰妙的举动仍然令他很欣慰。

    娰妙有点害羞,拿着面具扭扭捏捏。

    “别装了,不像。”吴东方撇嘴。

    娰妙被揭穿了,急忙岔开了话题,“你要逃走?”

    “对。”吴东方点了点头。

    “没把握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娰妙说道。

    “今天太晚了,你先回去吧,改天你再过来,临走之前我要知道你们土族的修行方法,你得告诉我。”吴东方说道。

    “好,我先走了。”娰妙痛快的答应,戴上面具快步离开。

    吴东方心情甚好,哼着小曲往回走,走出树林发现起风了,是东风。

    下半夜风势加强,吴东方暗暗叫苦,他还没准备好,风来的太早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