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四十八章 想做的才是正确的

    为了听动静,二人走的很慢,吴东方频频回头。

    “又来个巫师。”吴东方说道。

    老头儿回头,只见有别的军官领着另外一名巫师进了马杜的房间。

    “嘭。”屋里传来一声闷响。

    “快走。”老头儿转身急行。

    吴东方快步跟着,二人逃也似的回到了木屋,关上房门开怀大笑。

    “云柱会不会迁怒你?”吴东方替老头捏把汗。

    “是他自己的主意,关我什么事儿?”老头儿笑道。

    “也对。”吴东方放心了。

    “我刚才看了下天色,下午还会……”

    老头儿话没说完,门就被人推开了,进来的是戴面具的娰妙。

    有了前车之鉴,老头儿识趣的跑了出去。娰妙进门,老头儿关门。

    “你怎么白天来了?”吴东方有点意外。

    “白天比晚上容易解释。”娰妙走了过来。

    “你来的正好,把土族的修行方法口述给我。”吴东方找出麻布和盛有朱砂的陶碗。

    娰妙也不犹豫,快速口述,土族行气走的是脾经,左右共有四十二处穴道,吐纳方法与金族和木族也不相同,虽然同是打坐吐纳,呼吸的速度比木族慢,比金族快,归气也是气海。

    “你要这个做什么?”娰妙问道。

    “我自己用,不会告诉其他人。”吴东方说道,娰妙是先口述再发问,这跟借了钱再问对方借钱干什么是一个道理,很有诚意。

    “你什么时候逃走?”娰妙问道。

    吴东方伸手指着自己躺卧的地方,“这几天,我做了一个可以飞起来的布包,起风之后会借助它逃走,对了,那个女孩我也要带走。”

    “带着她你要承担更大的风险,别带了。”娰妙说道。

    “不行,我一走其他奴隶会挤兑她的。”吴东方将那方写有土族练气方法的麻布收了起来,其实各族的练气方法都很简单,困难在于修行缓慢。

    “我把她调到南区。”娰妙说道。

    吴东方连连摇头,“他们都知道这个女孩跟我很亲近,我逃走之后,你把她也调走,别人会怀疑你。”

    “你只有这一次机会,带着她你可能也逃不掉,如果被抓回来恐怕你以后没这么自由了。”娰妙摇头说道。

    “她太可怜了,我不能把她扔在这里。”吴东方说道。

    娰妙无奈的叹了口气,“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不用了,你帮我已经够多的了。”吴东方摇了摇头。

    娰妙没有再问,转身向门口走去,看得出来,她的心情很差,情绪很低落。

    吴东方送到门口,看着她往南走去,他对娰妙知之甚少,除了知道她的名字,别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们在屋里干什么?”老头儿凑了过来,先前娰妙在房里待了差不多有半个钟头。

    吴东方挑眉看了老头儿一眼,没有说话。

    下午两点多,又起风了,风中还夹杂着雪花。

    “去木族都城,将这根木杖交给一个叫费青的巫师。”老头儿将一根拐杖递了过来。

    吴东方接过那根木杖,说是木杖,其实就是一段平淡无奇的树枝,一米多长,三四公分粗细,此前一直放在老头儿的床边。

    “这个人是男是女,多大年纪?”吴东方问道。

    “男巫师,现在也八十多岁了。”老头儿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

    “这种机会很难再有,该走了。”老头儿递了个布卷过来,“这是剩下的法术。”

    吴东方接了过来,揣到了怀里,“我得等那个女孩。”

    “外面比这里要危险的多,就算你们能顺利逃走,带着她你也走不到木族。”老头儿缓缓摇头。

    吴东方没有接话。

    “等她下工回来,天也就黑了,明天不会再是这种天气。”老头儿说道。

    吴东方仍然没说话。

    老头儿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别不说话,说说你的打算。”

    “我不能把她自己扔在这里。”吴东方说道。

    “晚上不能走,以后即便有风,也很难有雪为你作掩护。”老头儿说道道。

    “我知道。”吴东方点了点头。

    老头儿躺了下来,不说话了。

    怎么做是正确的吴东方很清楚,他也知道成大事不能拘小节,所有的这些他都知道,但他就是不忍心把那个可怜的女孩留在这里,他一走,女孩会遭到其他奴隶的围攻和排挤,他不敢想象女孩最终会落得什么下场。

    风雪没有停,奴隶们也没有因为风雪而提前下工,等到天色暗了下来,奴隶们回来了。

    这时候天还没有全黑,吴东方夹上伞包向门口走去,“我走了。”

    “晚了,你走不掉了。”老头儿说道。

    “我知道自己做的欠妥,但我还是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谢谢你这些天对我的帮助。”吴东方迈步出门。

    出了房门,吴东方向奴隶们生活的区域走去,他知道女孩住在哪里,来到女孩房间门口,女孩正拿着陶碗要去打饭。

    吴东方伸手拉住了她,抬手示意她同屋的女人走开,低声在她耳边说道,“跟我走,我带你离开这里。”

    女孩一听,转身跑回了房间,不过她并没有在房里多待,很快就跑了出来。

    吴东方拉着她的手向北跑去,这时候风势已经减弱,雪下的大了,十几步外就看不清人脸。

    拉着女孩穿过树林,来到一处地势较高的平坦区域,吴东方套上滑翔伞,用绳索将女孩捆在自己的背上,扬手抖开了伞包。

    风势虽然减弱,却仍然鼓开了伞包,伞包受风,将二人顺利带离了地面,借着东风向西飘去。

    吴东方首次使用滑翔伞,不会操控,加上滑翔伞制作的也不太合理,始终没办法借助风力升的太高,离地只有两三米。

    吴东方小心的控制着伞包,在确定无法升高之后只能努力保持现有高度,他最担心的就是那条长达三十几米的黑水,只要能顺利飘过那里就成。

    滑翔伞很快靠近了那条黑水河道,不计其数的宽嘴黑鱼自水中跃起试图噬咬他们,这种长着利齿尖牙的黑鱼大小不小,小的有几十公分,大的有一米多长,但它们窜不到两米,对二人并不构成威胁。

    顺利飘过黑水河道,吴东方解下绳索将女孩先放了下来,然后卸去伞包落到地面,回身拉着女孩的手向西北方向的树林狂奔。

    奔跑的时候,吴东方歪头看向女孩,女孩欢喜的冲他笑,吴东方也笑,自由的感觉真好。

    距离树林还有两里的时候,女孩忽然停了下来。

    吴东方察觉到右手传来的阻力,扭头一看,只见女孩身后站着一个面色漆黑的怪人,怪人身上穿着残破的铜甲,铜片已经氧化泛绿,脸上和手臂的皮肉干枯萎缩,紧贴骨骼,此时怪人的右手插在了女孩的后背上,乌黑尖利的指甲自后背直透前胸。

    女孩缓缓低头想要查找痛苦的来源,不等她低下头,怪人已经将她反手甩了出去。

    石塔里的僵尸出来了,吴东方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

    不等女孩落地,吴东方就冲向了身穿铜甲的僵尸,僵尸的速度比他要快的多,左手后发先至,掐住了他的脖子,直到此时远处才传来了女孩落地的声音。

    僵尸虽然干瘦,力气却大,左手如同铜箍一般抓住了吴东方的脖子,任凭吴东方如何挣扎都难以挣脱它的抓缚。

    僵尸虽然抓住了他的脖子,却没有继续用力,而是歪头打量着他,自僵尸的眼神里他看到了轻蔑和嘲笑,这说明这只僵尸是有思维的,不但有思维,还能自干枯的鼻孔里发出冷哼。

    冷哼过后,吴东方感觉到自己离开了地面,急速的向东移动,他极力低头看向地面,女孩被僵尸摔出了十几米,但她并没有立刻丧命,躺在地上痛苦翻滚。

    这一刻他没有担心自己接下来会受到什么惩罚,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我害死了她!”

    与土族天师的长时间空中停留不同,僵尸在移动的时候是远距离跳跃的,落地的剧烈震动令吴东方头晕眼花,呼吸不畅导致脑子发蒙。

    两次落地借力之后,僵尸回到了岛上。

    刚刚越过黑水河渠僵尸就落地了,它不是主动落地的,而是被一条粗大的藤蔓自空中拽了下去。

    僵尸落地站立不稳,手上一松,吴东方趁机滚了出去。

    “说了你走不掉的,就是不信,现在信了吗?”不远处传来了老头儿的声音。

    吴东方翻身坐起,循着声音望去,只见老头儿挺拔的站在他先前撑伞的地方,一条粗大的无根藤蔓已经将僵尸自肩到脚紧紧捆住。

    “你的腰怎么直了?”吴东方愕然问道。

    “直腰是要付出代价的,小哑巴呢?”老头儿虽然冲他说话,眼睛却并没有看他,而是斜视着正在竭力外撑双臂,试图脱困的僵尸。

    “被它抓伤了,你快救救她。”吴东方说完,抓起石头冲那正在挣扎的僵尸冲了过去。

    不等吴东方靠近,僵尸就怒吼着震碎了捆在身上的粗大青藤,闪身冲老头儿冲了过去。

    距离老头儿不过半尺,它再次被凭空出现的青藤给捆住了。

    “就是将臣旱魃也不敢冲老夫放肆,就你胆子大,下去洗个澡。”老头儿微微抬手,被青藤捆住的僵尸凌空飞出,落进了西侧的黑水河渠。

    将僵尸扔进河里,老头儿走过来抓住了吴东方,身形一闪,已经来到了河渠对岸。

    二人刚刚站定,僵尸便自河渠里冲了出来,怒吼扑向老头儿。

    “打不过,叫的再大声也没用。”老头儿话音刚落,身前再度出现了两根粗大青藤,一捆身,一绕颈,左右急拽,僵尸瞬时身首异处。

    “快,快救人。”吴东方焦急催促。

    此时云柱已经带着士兵追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老虾子带着犯人跑了,快,快放箭。”

    老头儿手捏指诀环臂内收,振臂上探,一条巨大的青龙自空中陡然现身,蜿蜒伸展,引颈吸气。

    “是八木龙霆,快跑。”云柱转头就跑。其他巫师离的远,就他带人来了,他一跑,士兵都跟着跑了。

    人一跑,青龙立刻消失,并没有发出震耳龙啸。

    “快救人,快救人。”吴东方拉着老头儿向西跑去,他此时尚未自巨大的惊骇中反应过来,龙,那真是一条龙,跟传说中的龙一模一样。

    “跑慢点,跑慢点。”老头儿步履踉跄吴东方心中焦急,背起老头儿咬牙狂奔。

    来到女孩倒伏的地方,吴东方放下老头儿抱起了女孩,女孩身上全是血,但意识还算清醒,努力的想冲他笑。

    “怎么样?怎么样?”吴东方急切的冲正在检查女孩伤势的老头儿问道。

    “肝肺受损严重,失血太多了。”老头儿缓缓摇头。

    吴东方懵了,他是想救这个女孩的,结果却害死了她。

    女孩努力的把手伸进怀里,拿出了一个布包,颤抖着想要交给他,吴东方急忙接了过来,打开之后发现是个鞋底,女孩曾说过要给他做双鞋子,但时间太短,只做出了一个鞋底。

    “说几句话吧。”老头儿叹了口气,松开了女孩的右手。

    “她不能……”吴东方歪头哽咽。

    “好,好……”女孩竟然发出了声音。

    吴东方急忙回过头,只见女孩被割掉的舌头竟然长了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吴东方托着女孩的头颈。

    “好,好哥哥。”女孩摇了摇头,缓缓抬手想为他擦泪,但抬到中途无力的垂了下去,最终也没能碰到吴东方的脸。

    “别急着哭,等我死了一起哭。”老头儿在旁边说道。

    “谢谢你。”吴东方咬着牙冲老头儿道谢,女孩舌头能够重生,无疑是老头所赐。老头儿曾经说过活够了就能离开这座岛,这可能就是他挺腰的代价老头儿席地而坐,“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

    “八木龙霆,枯木逢春,你是青龙天师费牧!”吴东方说道。

    “做正确的事情,她现在还活着。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她死了。”费牧歪头看着吴东方。

    吴东方抱着女孩的尸体,心中大悲。

    “你做的很对,如果你抛下了她,我还真不敢提醒你,”费牧躺了下来伸了个懒腰,“你不是至纯血脉,不管使用哪一族的练气方法都无法吸纳单一灵气。但五族的练气方法都可以吸纳灵气,既然吸纳的不是单一灵气,那就只能是五行灵气一起吸纳。”

    “你的意思是?”吴东方似懂非懂。

    “你怎么那么笨呢,我的意思是五族任何一种练气方法都适合你,哪个快你就用哪个。”老头儿说道。

    “我怎么没想到?!”吴东方恍然大悟。

    “你笨呗,好了,我也撑累了,先走了,你哭几声赶紧跑吧。”费牧说完就没了动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