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四十九章 一路狂奔

    吴东方放下女孩过来推摇费牧,费牧不动,探手鼻下,发现已经没了呼吸。

    此前他一直怀疑老头儿就是费牧,但后来听娰妙说木族的青龙天师尚在,他就把老头儿定位成了一个被撵出木族的落魄巫师,而一个落魄的木族巫师和一个落魄的青龙天师是很难辨别两者有什么不同的,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跟费牧住在一起的这段时间他就没有过多的去了解费牧,而且对费牧的态度也一直算不上客气,直到今天他才发现自己对费牧知之甚少。

    这里不是回忆的地方,这时也不是伤感的时候,短暂的沉默之后,吴东方站了起来,他没有能力带走二人的尸体,他现在唯一能做而且该做的就是尽快离开这里,避免再被土族抓回去。

    他想跟费牧和女孩说点什么,但最终他什么都没说,带着女孩给她做的鞋底,带着费牧交给他的木杖,转身奔向西面的树林。

    大雪为他的逃走提供了掩护的同时也增设了阻碍,地上有积雪,逃走会留下脚印,由于覆盖着积雪,奔跑的时候不时会摔倒。

    进入树林之后,吴东方选择的逃走方位是西北方向,他要寻找一条没有结冰的河流制造假象。

    逃跑的时候他一直在心里计算时间,如果岛上的人没有立刻通知都城天师的法术和方法,在这种天气,岛上的人跑到都城报信至少也需要两个钟头。

    他不太清楚土族的土遁是怎么回事,先前他将云平给他的玉球扔进了火里,云平很快就到了,云平速度这么快究竟是因为玉球的关系还是土族的土遁本来就这么快,他不知道,如果是后者,报信的人一到,土族巫师立刻就能赶过来。

    这两个小时直接决定了他是顺利逃走还是被再次抓回去。

    调整呼吸,保持速度,跑出半个小时之后,他发现了一条河,但这条河太窄了,水面完全封冻了。

    吴东方跨了过去,继续往西北方向跑,超强的耐力在这时候发挥了作用,持续不断的跑了一个多小时,翻过了三座山头,终于遇到一条没有彻底结冰的河流,河宽二十几米,没有冰封的部分有七八米。

    沿着河岸向下游跑出五六里,河流变宽,吴东方用铜刀砍了两根手腕粗细的树枝带在身上,脱了衣服开始下水,冬天泅渡也是猎豹部队的训练科目之一,对他来说并不陌生。

    下水之后,吴东方并没有继续往南,而是调头往上游游去,在冻僵之前游出了十几里,挑了一处水浅的地方将两根树枝捆在了腿上,踩高跷一般的磕绊上岸,于一处没有积雪的地方穿上了衣服,又往东北方向走了几百米,这才卸下并埋好树枝,继续往东北方向逃走。

    他先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误导追兵,将追兵引向下游,浪费了大量时间也没有办法,对方的速度比他要快,不能跟对方比速度,只能比脑子。

    先前的泅渡几乎将他冻僵了,他必须不停的奔跑,这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只能借着微弱的雪光在树林中狂奔,如果换成夏天他绝不敢跑这么快,但现在是冬天,大部分的鸟类都飞到南方过冬了,不用担心快速奔跑会惊出一群飞鸟暴露自己的位置。

    这时候蛇虫还处于冬眠状态,也不用担心会踩到毒蛇,但他的狂奔还是引来了几只饿狼的注意,吴东方没将这几只眼冒绿光的畜生放在眼里,继续往东北方向急行,饿狼在跟出了十几里后主动放弃了,狼是一种很聪明的野兽,它们会评估猎物的实力,发现猎物非常强壮难以制服,它们就会主动离开。

    饿狼退走不久,吴东方又遇到了一只动物,这是一只他从未见到过的动物,像树獭,身上长着尖刺,大小跟猪差不多,不过这只动物虽然长的恐怖却并不咬人,被他惊动之后快速爬上了一棵大树。这时大部分动物与它们现代的同类样子相仿,但还有一些现代已经灭绝的动物,这只动物就属于这种,是现代没有的。

    他一直在快速移动,实在跑不动了就会快走一段时间,快走的同时趁机吃东西,他衣服里的牛肉还剩下几片,抵御寒冷和补充体力的大量消耗,靠的就是这几片牛肉和地上的积雪。

    下半夜,雪大了,吴东方没有停下来躲雪,而是冒雪急行,大雪会将他此前留下的脚印掩盖,还可以令那些在晚上能够看清东西的土族巫师视线受阻,这对他是极为有利的。

    跑,跑,跑,往东北方向跑,凌晨时分,地势变缓,密林到了尽头,东北方向是一片平坦区域,那里有几处村庄,村庄东北方向三四十里外是一片比先前的山林更大的山林,山势高,绵延远,进入那里,逃走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见到那几处村庄,吴东方心里豁然开朗,那几处村庄自远处看与现代的村庄没有很大的区别,让他感觉很熟悉。

    短暂的喘息之后,吴东方折了一些树枝捆好,敲掉鞋上和裤腿上的冰坨扛起树枝快速进入平坦区域,调整呼吸匀速奔跑,这时候雪已经停了,接下来肯定不会再有大雪出现,如果在田间走,留下的脚印会存在很长时间,有可能被追兵发现端倪,必须在崎岖的村路上走,这样天亮以后就会有人踩乱他的足记。

    天越来越亮,吴东方越来越担心,这时候如果有土族巫师自天上飞过,立刻就能看到他。心中焦急,跑的就快,发现前面有早起的路人,他就放缓速度,弯着腰,扛着树枝遮住面孔,拄着费牧那根木杖,装成寻找木柴的老人。

    天色大亮之前,他顺利的进入了另外一片群山,到了这里他已经筋疲力尽了,但他不敢在这里停留,强打精神继续自山里往东北方向跑,拼命的跑,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土族找到他并把他关起来是为了拿他当人质,也有一部分好奇的因素,想看看这只被关起来的小白鼠会有什么举动,而今他终于让对方认识到了他不是任人宰割的小白鼠,如果这次被对方抓住,就不见得是再被关起来的问题了,对方出于安全考虑,很可能会立刻把他杀掉。

    土族这次一定会派出大量巫师来寻找他,拼命奔跑的原因就是超出土族巫师对他逃跑距离的估算,对方肯定会根据他逃跑的时间和天气情况估算出他一晚上能跑出多远,在对方估算的这个范围内,不管东南西北都是不安全的,他要跑出一个不会法术的正常人的体能极限,跑出对方估算的范围。

    哪怕这片绵延的山脉相对安全,吴东方仍然不放心,逃跑的时候始终挑选有遮蔽的区域,与此同时严密观察周围的制高点,如果土族巫师追来,他们会选择落在山顶的制高点观察周围的情况。

    牛肉已经没有了,他在奔跑的同时开始寻找猎物,他没有弓箭,没办法猎捕那些跑的快飞的高的鸟兽,在奔跑的同时他开始留意较为平缓的土坡,这是刺猬喜欢住的地方,它们的洞穴往往就在土坡上较为茂密的枯草下面,这摊草一定是下垂的,只有下垂才能遮住洞口。

    找到并砸死一只刺猬,吴东方抓着生肉一边跑一边啃,刺猬的肉很腥臭,几乎难以下咽,但他需要吃东西,不然没办法长途奔跑。

    “坚持住,跑出一个他们估算不到的距离。”吴东方暗自给自己打气,他的靴子里全是冰水,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打湿之后被外界的低温冻的邦邦硬,他很想找个山洞生堆火,烤干身上的衣服然后暖暖的睡上一觉,但他不能,云平智商奇高,他不知道先前的那些疑阵能不能误导云平,跑出对方估算的范围才是安全的办法。

    跑到中午,已经将偌大的夏朝都城远远的甩在了身后,这时候应该已经安全了,可以松口气了。

    “不能自欺欺人,这里不安全。”吴东方咬牙继续跑,自欺欺人是人的诸多本能之一,在遇到危险和困难的时候,自欺欺人就会跳出来,寻找各种借口和理由说服自己停止努力,猎豹部队对士兵的诸多要求里就有一条“不许给自己找借口。”

    中午时分有太阳,开始化雪,化雪的时候气温更低,吴东方又杀掉一只刺猬,先前的那只刺猬已经变成了他的力气,支撑着他跑出了几十里。

    跑到傍晚时分,他慢了下来,一边快走一边寻找落脚的地方,晚上对他是不利的,土族的巫师能看的很清楚,而他却看不对方。此外他的体能已经到了极限,不足以再撑着跑上一夜。

    山洞并不是四处可见的,既隐蔽又视野开阔的山洞更少,走出十几里,天色全黑,他没有找到山洞。

    这种天气是绝不能在露天过夜的,不然会被冻死,山上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吴东方将视线转移到了山脚,山南十几里是一处村落,也可能是一个镇子,在镇子正北,紧挨着山脚的地方有一处破败的宅院,根据宅院周围干枯的茅草可以看出那是一处荒废已久的宅院。

    吴东方犹豫了,他犹豫的不是那处宅院是一处什么所在,而是那处宅子并不隐蔽,土族巫师如果追到这来,很可能过去检查那处宅子。

    短暂的犹豫之后,吴东方提着两只死刺猬开始下山,有危险也没办法,狂奔了一夜一天之后露宿荒野等同找死。

    来到宅子门口,吴东方笑了,是苦笑,这处宅子很大却很破败,自门口可以清楚的看到偌大的正屋停放着大量的棺材。

    换做以前他绝不会打怵,因为死人他见的太多了,但现在他有点犹豫,因为他知道这时候不但有鬼还有僵尸。

    打怵归打怵,吴东方还是大步走了进去,真正的勇士不是无所畏惧,而是心存恐惧仍然勇敢面对,完全不知道害怕的不是勇士,是傻逼。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