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五十一章 见鬼

    这座城池很小,城里的房屋也不多,吴东方挑着柴禾走向城门,距离城门还有两三里的时候,他发现几个士兵正在对一个进城的汉子进行检查,他们检查的不是汉子手里的布袋,而是拉开了他的衣襟。

    见此情形,吴东方慢了下来,这时候很多奴隶的烙印也在前胸,他不敢确定这些士兵是在追查逃走的奴隶还是在拦截他,不管是哪一种情况,他都经不起检查,因为他的胸前有白虎印记,这是金族巫师的标记,如果被这些士兵看到,他的行踪立刻就会暴露。

    这时候路上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如果转身离开,那些士兵立刻就会起疑。

    短暂的斟酌之后,吴东方没有转身离开,而是保持速度向城门走去,这时候城门并不是全开的,说明天黑了之后那些士兵已经开始关门了。

    在他的前方还有一对老年男女,这对老年男女靠近城门之后,守门士兵拦住了他们。

    守门士兵拦住他们之后冲二人说了句什么,老太太撸起了袖子,而老头儿则解开了胸前的扣子。

    守门的士兵看了一眼,冲二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进城。

    吴东方明白了,守城士兵连女人都检查,说明他们是为了确定进城的人不是逃走的奴隶。

    不过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先前进城的那个汉子,还有那对老头老太太,到了城门之后都是被拦下来的,如果类似的检查每天都会进行,他们就会主动停下来,主动解开衣扣或是撸起衣袖让士兵检查,但他们并没有那么做,而是显得有些意外。

    这种情况说明了什么,说明这种检查是近期才有的,或者是近期才开始严厉执行的。

    士兵接到的命令可能就是认真检查,不放奴隶进城,但对于发下这道命令的人来说,他的目的却是让士兵在检查奴隶的同时找到他。

    发下这道命令的人是不是云平不好说,但这个人很聪明,打着检查奴隶的幌子寻找他的线索,既可以给他的逃亡设置极大的阻碍,让他进不了城。又能封锁他已经逃走的消息,如果他逃走的消息被金族得知,金族肯定会派出巫师过来寻找并接应他。只要金族不知道他已经逃走了,不但不会派出巫师接他,土族还能继续用他去要挟金族。

    这时候他的前面已经没有人了,而他距离城门只有不到一千米,守门的士兵放走两个老人之后,有几个士兵开始关门,其中一个士兵发现吴东方就在不远处,便示意关门的士兵等一等。

    吴东方暗道糟糕,现在那几个士兵的注意力都在他的身上,他开始考虑是不是立刻逃走,如果要跑肯定能跑掉,但逃跑就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对方会根据时间地点判断出逃走的就是他。如果不跑就要面临检查,一检查还是露馅。

    短暂而快速的思考之后,吴东方开始跑,但他没有往后跑,而是向城门跑。在奔跑的同时故意令扁担颤悠,跑出不远,柴禾散了。

    他停了下来,重新归整捆扎,假装捆住,挑起来一走又散了,守门的士兵失去了耐性,关上了城门。

    吴东方额头上全是汗珠,如果他先前没有往城门跑,柴禾一散,守门的士兵就会怀疑他是故意拖延,现在士兵们以为他是想进城的,他想进城就是不怕检查,既然不怕检查,自然就不会是奴隶。

    捆上柴禾,吴东方挑着柴禾往回走去,半个小时之后重新回到了山上。

    到了这时他才明白费牧为什么不让他带上那个没有舌头的女孩,如果女孩没死,带着她,他是绝对躲不过土族的追捕的。

    想起女孩和费牧,吴东方心情瞬时低落,他甚至不知道那个女孩的名字,也不知道土族会怎么处理二人的尸体。

    短暂的悲伤之后,吴东方打起精神继续赶路,这时候土族肯定还在紧锣密鼓的寻找他,但东方应该不是他们主要的寻找方向了,就算是,对方寻找的范围也应该是在他的身后。

    想到这些,他就没有一直在山里走,绕过这处不大的城池之后,走上了大路,走了五六里之后将柴禾扔散,轻装上阵,快速奔跑。

    他从没感觉到在大路上奔跑会这么痛快,在路上跑一夜,能顶在山上跑两天。

    没过多久,月亮出来了,虽然只是月牙,却好过一片漆黑。

    十一点左右,吴东方停了下来,前方几十米外隐约有个人影。

    深更半夜的出现个人影,他直接就没往好地方想,那个人影一直站着没动,吴东方走也不是,退也不是,就那么站在路上,隔着几十米与那个人影对峙。

    那个人影很是佝偻,应该是个老头儿或者老太太,是鬼的可能性占九成,是人反倒不正常了。

    十几分钟之后,吴东方终于怒了,大步向那人影走了过去,边走边骂,“操你妈的,来,让老子看看你的鬼样儿。”

    吴东方喊完,那道人影开始向北移动,移动的时候肢体不动,是漂的,真是鬼。

    见鬼魂开始移动,他大步跟了过去,离开大路跟着那个鬼魂进了路旁的草丛,穿过草丛,眼前是一片坟地,借着微弱的月光,可以看到这里或新或旧的坟茔有几十处,高矮都有,高的有两三米,矮的连坟头都快平了。

    那个鬼魂消失在了一处高大的坟堆前,这处坟堆没有被雪完全覆盖,通过堆土可以看出坟堆起的时间并不长。

    吴东方冲了过去,跑到坟堆顶上起脚狂跺,“跑什么,出来,出来!”

    跺了一阵儿,不解恨,解开腰带开始撒尿,撒完之后提上了裤子,“再敢出来,老子把你抠出来一把火烧了。”

    骂了,尿了,解恨了,吴东方开始往回走,走几步猛回头,走几步再回头,他最怕的就是回头之后看到吓人的东西,但是越害怕他越强迫自己回头,必须克服心里的恐惧,不然这一路上就要被鬼吓死了。

    回了十几次头,吴东方回到了路上,开始继续奔跑,跑了几步之后又开始害怕,感觉到害怕再度强迫自己回头,回头之后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

    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他还是感觉害怕,骂了一声又转身跑了回去,再次来到位于草丛里的坟地,从另外一处坟堆上坐了下来。

    “有能说话的吗?出来跟我说说话。”吴东方说道。

    周围寂静无声,没有任何动静,他这么凶狠,别说鬼了,连活跃在坟地里的黄鼠狼都吓跑了。

    “你,给我出来。”吴东方指着先前撒尿的坟头说道。

    还是没动静。

    “你出来把话说清楚,为什么站在路中央,有合理的解释我就放你一马,要是就是为了吓唬我,我真把你的坟给挖了。”吴东方高声说道。

    几分钟之后,人影出现了,由于距离较近,他看清了那个鬼魂的样子,是个佝偻着腰的老太太。

    “过来。”吴东方冲鬼魂招了招手。

    鬼魂不敢过来,原地跪了下来,冲他连连作揖。

    “你能说话吗?”吴东方问道。

    鬼魂摇了摇头,嘴里发出了怪异的声音,跟临死前的逗气儿差不多。

    “算了,下去吧。”吴东方摆了摆手。

    鬼魂如蒙大赦,冲吴东方做了个揖,变淡消失。

    吴东方彻底顺气了,站起身回到了大路,调整呼吸重新奔跑,人对鬼魂的恐惧主要源于对黑暗的恐惧,说白了就是害怕黑暗,再往深了说就是害怕黑暗里藏着的未知,要是鬼魂大白天的出来,能看清它们的样子,大部分人都不会怕它们。

    看的清楚才能真正的不害怕,要在晚上看清东西其实并不难,只要体内有灵气存在就成,但他现在正处在逃命的紧要关头,跑还来不及,哪有时间修炼法术。

    经过了先前的事情,吴东方胆气大壮,大步奔跑,这时候最宽的路有多宽他不清楚,这条路是不是主路他也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要往东跑,离开土族控制的九州区域,去木族,将这根木杖交给一个叫费青的老巫师,这是他对费牧的承诺。

    凌晨,前方再度出现了城池,比先前的那处城池还要小,没有城墙,应该是个镇子。

    跟人接触就容易暴露行踪,但他跑了一夜,又累又饿,需要休息,更需要食物。

    权衡过后,他没有去那处镇子,而是继续往东跑,趁着天不亮,又往前跑了几十里,天亮之后回到山里,一边赶路一边寻找能吃的东西,很快他就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只死去的动物,鼻子很长,毛很短,有点像貘,这只动物死去的时间不长,眼睛还没有浑浊。

    观察过后,吴东方放弃了,在这只奇怪的动物周围有狼的脚印,如果这只动物能吃,狼绝不会放弃这顿美餐,野外生存并不是遇到什么就吃什么那么简单,还要懂得分辨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

    土坡不是到处都有的,刺猬也不是随时都能找到的,不过他运气很好,找到了一棵板栗树,在树下的积雪和树叶里找到了不少板栗,这可是好东西。

    太阳升起,光线变的明亮,这时候他才敢生火,埋下板栗,点上篝火,他自怀中拿出了费牧写给他的修行方法,看了几眼感觉看不进去,就重新卷好放回了怀里,修行需要全神贯注,而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一心多用是大忌中的大忌,当务之急不是修炼法术,而是打起精神逃出去。

    焖熟板栗,吴东方吃了几个,剩下的兜在了怀里,这些板栗够他吃上两天。

    白天只能在山里走,很快太阳又要下山了,他开始犯愁晚上的住处,也不知道是自己倒霉还是现在孤魂野鬼本来就多,前天遇到了僵尸昨天遇到了鬼,今晚如果还住在野外,天知道又会遇到什么……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