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五十二章 色胆包天

    城镇是进不去了,只能在外面找地方住。

    要想在山里找到合适的住处得碰运气,晚上八九点钟,吴东方找到了一处位于阳坡的山洞,这时候阳坡的雪已经化了,仔细观察了洞口的杂草之后他感觉洞里应该没有野兽,但他还是不放心,又扔了几块石头进去,等了一会儿没什么动静,这才弯腰走了进去。

    打火机快没气了,火苗很小,看不到洞里的情况,他忍痛把气门调大,快速的看了看山洞里的情况,发现山洞很小,还没有一个车库大,由于洞里的地势要略低于洞口,洞里大部分区域被洞口流进来的雪水浸湿了,只在西面角落里有一片干燥区域。

    看清了洞里的情况,吴东方决定留下来,这里有干燥的地方供他躺卧,还能够居高临下观察情况,最主要的是这里没有野兽寄居过的痕迹,下雨之后水往洞里流,这种山洞野兽不会要的。

    收起打火机,吴东方走到干燥的地方坐了下来,拿出板栗开始剥食,住在荒郊野外,生火可以取暖,还可以驱赶野兽,但是他不敢生火,因为火光会暴露自己的位置。

    吃了几个板栗之后他裹紧衣服躺了下来,睁着眼睛分析目前的情况,这时候他应该已经离开了土族巫师搜寻的区域,但这并不表示他彻底安全了,他胸前有白虎纹身,如果白虎纹身被人看到,土族巫师立刻就会将注意力转移到东方,到时候就不是四面搜寻了,单一的有目的的搜寻某个方向,他藏的再好也没用。

    要想白虎纹身不被人看到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远离人群,城池村庄是不能去的,但是也不能往深山里走,因为深山里可能有巨大的野兽,此前几天他选择的逃跑路径都是远离道路却可以看到道路的树林,这么做也是出于安全考虑,离人类居住区域较近的地方野兽会比较少。

    除了跟士兵一样骁勇善战,军官还需要能够制定缜密的战斗计划,思考过后,吴东方给自己制定了计划,不过不是战斗计划而是逃亡计划,他现在打不过别人,只能逃亡。

    目的地方向:东方。

    路线选择:远离村庄和道路却能看到村庄和道路的树林。

    速度:在保证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越快越好,离都城越远就越安全,但前提是不暴露身份和行踪,如果行踪暴露了,跑出一千里也没用。

    赶赴目的地的时间:惊蛰以前。一旦惊蛰,山里的毒虫就会出来,毒虫一出来,在山里走危险就会大大增加。

    确定了计划,吴东方叹了口气,如果没有白虎纹身,他逃的就不会这么辛苦了,白虎纹身是金族巫师的标记,巫师都是贵族,说白了白虎纹身代表着他金族的贵族身份,但这个纹身并没有带给他贵族的待遇,带来的全是麻烦和危险。

    一口气没叹完,忽然发现有东西自洞外蹿了进来。

    吴东方心中一凛,翻身站起靠上了石壁。

    “别出声,我不会害你。”进来的是个男人。

    由于长时间处于黑暗环境,吴东方已经适应了昏暗的光线,这个男人年纪不大,身高一米七左右,瘦长脸,长的很英俊,此时双手捂着腹部,好像有伤在身。

    “你受伤……”

    “别说话。”年轻男子自腰上的布囊里拿出一块石头放到了洞口。

    没过多久,山洞上方传来了快速移动的气流声,根据声音来看,先前一共有三个人追了过去。

    吴东方皱眉打量着这个年轻男子,先前的气流声是土族天师级别的巫师使用天地同归带起来的,这三个土族天师无疑是来追赶这个年轻男子的,年轻男子躲到了这里,把他也连累了,这种情况就像小偷躲在床下,奸夫也躲了进来,人家抓到奸夫连小偷也一块儿抓了。

    虽然心中气怒,他却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因为对方追丢了人,肯定会调头回来。

    果不其然,几分钟之后,不远处传来了说话声,“地上有脚印。”

    “他穿着不借,不会留下脚印,你们往南,我往北,必须找到这个霪贼。”另外一个人说道。

    另外二人答应一声,忽忽忽三声过后,洞外恢复了安静。

    确定三人离开,年轻男子开始大口喘气。

    “他们为什么追你?”吴东方疑惑的问道。

    “我干了不该干的事情。”对方回答。

    “你是干了不该干的人吧?”吴东方皱眉撇嘴。

    “哈哈哈,你这奴隶挺有意思。”年轻男子自腰间的布袋里拿出一个瓷瓶,解开衣带,摸索着给腹部的伤口敷药。

    “我不是奴隶。”吴东方说道。

    “好好好,你不是,过来帮帮忙。”年轻男子冲他招了招手。

    “我看不清楚。”吴东方说道,洞里光线很暗,他看东西很模糊。

    对方一听,自腰间的布袋里抓出两个珠子,这两个珠子有鸡蛋大小,发出了强烈的白光。

    吴东方见状急忙冲了过去,遮住了那些珠子,“快收起来,他们会发现的。”

    “不要紧,补天石遮住了洞口,他们看不到的。”对方指了指放在洞口的那块石头。

    吴东方不知道补天石是什么东西,不过他还是让开了,如果这个人跟土族巫师是一伙的,刚才就可以直接把他抓走,根本没必要等三人离开之后再用光线把他们引回来。

    “来,帮帮忙。”年轻男子将瓷瓶递给了他,“后背的伤口都撒一些”。

    借着珠子发出的光亮,吴东方发现年轻男子后背有五六处伤口,都是锐器伤,深的一处可以看到脊骨。

    “快点,快点。”对方连声催促。

    瓷瓶里装的是白色药粉,吴东方将白色药粉均匀的撒在年轻男子的伤口上,这种药粉的气味有点像现代的云南白药。

    吴东方把瓷瓶递给年轻男子,年轻男子将一个木塞塞到了他的手里,“这是白鹤灵芝粉,送给你了。”

    “谢谢。”吴东方也不客气,塞上木塞放到了自己的怀里,转而冲年轻男子说道,“我扶你过去坐,这里太湿了。”

    “好。”年轻男子主动冲他伸出了手臂,吴东方把他搀到了对面干燥的地方。

    年轻男子额头冷汗没消,精神却不减,“你人不错,叫什么名字?”

    吴东方没敢回答,他现在属于A级通缉犯,名字可不能乱说。

    “哦,我忘了,奴隶没有名字,你逃出来多久了?”年轻男子问道。

    “我不是奴隶。”吴东方正色说道,他不是看不起奴隶,而是不喜欢把自己说的很惨。

    “那你就有名字,你叫什么,咱们交个朋友。”年轻男子问道。

    “我不想骗你。”吴东方还是没说,这家伙是个话唠,也不知道嘴上有没有把门的。

    “挺好,挺好,不想说不撒谎,挺好。”年轻男子自腰间的布袋里拿出了一个木盒。

    吴东方看呆了,这个年轻男子腰上只挂了一个布袋,这个布袋是黑色的,跟暖水袋大小差不多,但他拿出的这个木盒跟鞋盒子大小差不多,远远超出了布袋的大小。

    吴东方打量年轻男子腰间布袋的同时,年轻男子打开了木盒,取出里面更小一点的木盒把大盒子扔了,再打开小木盒,取出里面的巴掌大小的石盒,又把小木盒扔了。

    盒子套盒子,里面的东西肯定很珍贵,年轻男子打开了这个圆形的小石盒,一股异香瞬时充斥整个山洞。

    “娘的,偷错了!”年轻男子皱眉说道。

    “怎么了?”吴东方好奇的问道。

    “我要的是鸾胶,这是地脂。”年轻男子反手将石盒递给了他,“这盒送给你了。”

    吴东方愣住了,他曾经听费牧说过地脂,这是一种传说中的仙药。

    “吃了能长生不老。”年轻男子将石盒塞到了他的手里。

    “我不能要。”吴东方急忙还了回去。

    “拿着吧,这东西我有一盒了。”年轻男子将石盒又塞了回去,转而探手自布袋里拿出了一样东西,吴东方定睛一看,竟然是个能盛五斤酒的酒坛子。

    年轻男子拍开坛子上的泥封,仰脖开始喝酒,咕咚咕咚就是半坛,转而放下坛子看向吴东方,“你喝不喝?”

    “这个你还是拿回去吧。”吴东方将石盒递向年轻男子,虽然盖上了盖子,屋子里的香气却并未散去,单是闻嗅这股奇异的香气就感觉神清气爽,这东西就算不能长生不老也绝对能延年益寿,太贵重了,不能要。

    “我送出去的东西从不往回收,你喝不喝酒?”年轻男子问道。

    “你给我就喝。”吴东方说道。

    年轻男子把坛子递给了他,吴东方接了过来,喝了一口,发现酒气绵柔醇厚,比庆功时喝的五粮液还清纯,比在指导员那里偷来的茅台还醇香。

    “喜欢就多喝几口。”年轻男子说道。

    吴东方一听,也不客气,仰脖牛饮,直到感觉剩的不多的才放下了酒坛。

    年轻男子颇感惊讶,抬手指着酒坛说道,“愿喝都喝了。”

    吴东方真的都喝了。

    “还有。”年轻男子又把手伸进了布袋,拿出的还是这种酒坛。

    “你的袋子怎么能装这么多东西?”吴东方好奇的问道。

    “这是乾坤袋,能盛千斤,可纳万物。”年轻男子拍打着腰间的黑色布袋,“不过这个不能给你,我只有这一个。”

    “你是巫师?”吴东方打量着年轻男子。

    “不是,我是普通人。”年轻男子拍开了第二个酒坛的泥封,抓起来就要喝。

    “你身上有伤,少喝点。”吴东方劝阻。

    “不打紧,酒能催化药力。”年轻男子捧着坛子开始喝,自己喝了半坛,将剩下的半坛又递给了吴东方。

    吴东方接过坛子,轻松喝光。

    年轻男子目瞪口呆,又把手伸进了袋子拿出一坛,“这是最后一坛了。”

    “你留着吧,我喝醉了。”吴东方摇头说道,其实他没醉,反倒是年轻男子有点醉了。

    “一人一半。”年轻男子把酒坛里的酒一分为二,二人一人一个坛子。

    “你叫什么名字?”吴东方问道。

    “你问真名还是名号?”年轻男子反问。

    “都说说。”吴东方说道。

    “真名叫七月,名号就多了,好人啊,善人啊,霪贼啊,神偷啊,喊什么的都有。”年轻男子打了个酒嗝,“你叫什么?”

    “我叫吴东方。”吴东方笑道,年轻男子喝多了。

    “这名字真怪。”七月摇头。

    “你的名字也很奇怪,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吴东方问道。

    “我在娘肚子里就待了七个月,我娘就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字。”七月抓起了酒坛,“来!”

    吴东方拿起酒坛跟他对饮,放下酒坛又问,“刚才那些土族巫师为什么追你?”

    “你想知道?”七月歪头看着吴东方。

    吴东方点了点头。

    “我本来是想去皇宫偷鸾胶的,结果发现夏帝的慧夫人正在洗澡,于是就跟她一起洗了。”七月得意的笑道。

    “你碰了夏帝的女人?”吴东方愕然。

    “欺霜赛雪,滑凝如脂。”七月面露霪笑。

    “你偷鸾胶做什么?”吴东方岔开了话题,鸾胶是一种药材,也可以当胶水用,比现在的502和哥俩好还厉害,黏上就拿不下来。

    “糟了,正事儿忘了,”七月放下酒坛站了起来,“我得走了。”

    “你干什么去?”吴东方也站了起来。

    “再回去一趟。”七月向洞口走去,“你也赶紧走吧,这里不安全。”

    “你身上有伤。”吴东方提醒。

    七月撩起衣服看了一眼,“好的差不多了,现在回去可以出其不意。”

    “你可要想好。”吴东方不放心,七月把夏帝的女人给搞了,被抓住估计连骨头都不会剩下。

    七月拾起了地上的两个珠子,装起来一个,扔给吴东方一个,“这个也送你一个。”

    “你怎么这么大方?”吴东方笑问。

    “看你顺眼。”七月拿起放在洞口的石头放进了袋子,“我有贝币,给你一些?”

    “我要它没用,谢谢你。”吴东方说道。

    七月嗯了一声,双脚离地,连跳三跳,他穿的草鞋样式很古怪,第三跳落地之后腾然窜起,等吴东方追出去,西方的夜空中只剩下了一个小黑点。

    七月留下的珠子很亮,放在衣服里也遮不住光,吴东方捡过那个小木盒给它装了起来,又把没喝完的酒倒在了一个酒坛里,抓着酒坛离开了山洞。

    这时候南北两个方位是危险的,往东很安全,吴东方借着月色疾行赶路,七月说话随意粗俗,应该不是贵族出身,这个人不会法术,主要靠各种稀奇古怪的装备,根据他先前的言行举止可以看出他是个善良大方的小偷,同时这家伙也是个胆大包天的色狼。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