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五十五章 孛马

    吴东方自脑海里快速思考,打,还是不打?

    思考的结果是不能打,这几个人穿的很好,不像是普通的地痞流氓,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样的背景。

    “我今早刚进城,昨天晚上不在城里。”吴东方高声说道。

    “你说不在城里就不在城里?”其中一人挑衅的推了他一把。

    “你们是什么人?!”吴东方佯装鲁莽,凶狠的抓住了腰刀的刀柄。

    “瞎了你的狗眼,这位就是马里正的二公子。”有随从指着刚才扔碗那个男子冲他说道。

    吴东方压根儿就不认识什么马立正牛稍息,但他立刻装出了愕然和惊恐的神情,松开手,低着头,惊恐不安,手足无措。

    眼见自己的名号吓住了吴东方,扔碗的男子很是受用,趾高气昂的戳着吴东方的胸脯,“以后看见我,绕路走,听到没?”

    “哦,哦。”吴东方低着头,佯装害怕。

    一群人见吴东发屈服了,很是得意,出门往南走了。

    见众人离开,吴东方长出了一口粗气,大喊一声操你妈,然后把对方打趴下甚至是杀死,看似痛快,实则非常愚蠢,军人不是莽夫,值得打才打,不值得打坚决不打。

    等对方走远,吴东方付账出门,被人欺负了确实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不过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令他非常愉快,足以抵消被欺负了的不愉快。

    买盐巴的时候愉快,找到客栈躺在温暖的土炕上更愉快,如果先前动了手,现在就在逃亡的路上了。

    这里是这座城池唯一的客栈,由于这里靠近江河,少有过路人,故此客栈偌大的土炕上只有他自己,先前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这次他要好好睡一觉。

    从下午一直睡到第二天凌晨,没有任何人来打扰他,一觉醒来,神清气爽,疲惫全消。

    这时候城里已经有早起的人了,吴东方带好东西,用野鸡顶了房费,出了客栈在街道上闲逛,城里的大部分建筑都很破旧,黑白灰是城池的主要颜色,不管是建筑,行人的衣服,使用的器物都很少有艳丽的颜色,给人一种感觉就像在看黑白电视。

    城东有早市,规模不大,主要有三类商品,奴隶,山货,牲畜。

    奴隶最多,这些奴隶比不上岛上的奴隶,岛上的奴隶年轻强壮的多,这些奴隶以老弱病残为主,呆坐在空地上,衣衫褴褛,眼神空洞,这些奴隶很便宜,一只羊就能换一个。

    对于自己改变不了的事情,吴东方唯一能做的就是叹气,上次如果不是他执意要带着小哑巴上路,费牧就不会死,每个人都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需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有足够的能力,没有足够的能力还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但会害死自己,还可能连累别人。

    他恨不得把这些奴隶全放了,但他没那么大的能力,等到有了足够的能力,他绝不会允许有奴隶的存在,这种现象是人性的泯灭,是文明的污点,与其让后人想方设法掩盖这段不光彩的历史,倒不如直接从源头上废了它。

    这里有卖牛羊猪马的,吴东方有心用玉蟾换匹马,但卖马的农夫不肯交换,这时候的交换有很大的盲目性,人家如果不愿意,贵重的东西也可能换不出便宜的东西。

    就在他想要离开的时候,一头像驴的动物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个动物头上长了一支尖尖的长角,有二十多公分长,体形像驴,肚子和四个蹄子是白的,嘴有点像掉光了牙齿的老头的嘴,鼻子像牛鼻子,尾巴也像牛尾巴。

    他从未见过这种动物,好奇的凑上去打量。

    “要买马吗?”货主问道。

    “几个贝?”吴东方问道,这里的人称贝币为贝。

    “五个。”货主说道。

    吴东方怎么看这东西都不太像马,本来他也只是好奇,并不想买,问了价格之后转身想走。

    “三个。”货主说道。

    吴东方摇了摇头,他又明白一件事情,这时候也有讨价还价的现象,并非一口价。

    “一个。”货主说道。

    吴东方转身回来了,给他对方一个贝壳,且不管这东西是不是马,就算是驴也不止值一个贝壳。

    对方递来了缰绳,吴东方牵着它往东走,走了几步感觉不对劲,怎么周围的人都在笑。

    离开了市场,到了街上每个看到他的人都会哈哈大笑。

    “老伯你好,请问这是什么?”吴东方拦住了一个面相仁善的老人。

    “你不认识?”老人忍俊不止。

    吴东方摇了摇头,他本以为这东西是个很少见的动物,看样子也不是非常少见,城里的人都认识,唯独他不认识。

    “这是一匹孛马。”老人说道。

    “谢谢老伯。”吴东方道谢,他虽然不知道孛马是什么,却知道买到的是马。

    “这东西骑不得,吃不得,驾不得辕,拉不得物,没什么用处。对了,千万别摘下它的笼头。”老人笑着离开了。

    吴东方不明所以,牵着马走向东面城门,到了城门处守门的士兵也笑,笑的他发毛,现在城里的人都认识他了,这可不利于他隐藏行踪。

    出了城,他迫不及待的解下了笼头,笼头一去,孛马卷起嘴唇发出了奇怪的声音,拖腔拉调,有点像驴叫。

    第一声他没听清,等到孛马叫了第二声,他终于听清了,“儿啊。”

    吴东方皱眉打量着它,这家伙一卷唇就跟老头在笑一样,着实瘆的慌。

    叫过两声,孛马不叫了,吴东方牵着它走,走了没多远,孛马又叫了,“儿啊。”

    吴东方一听急忙把缰绳扔了,“快走,你自由了。”

    孛马并没有立刻跑走,而是仰着脖子又是一声“儿啊。”

    吴东方抡起长弓冲着它的脑袋就是一下子,“滚!”

    孛马吃痛跑掉了,吴东方深深呼吸平息怒气,这时候怎么会有这种古怪的动物,他终于明白刚才那些人为什么冲他笑了,在人家眼里他就是个花钱买爹的傻子。

    平复了情绪之后,他加快了速度,很多人都看到他买了这么一只废物,这件事情如果被有心人得知,立刻就能猜到这种事情是没见过世面的外地人干的,再打听他的体貌和长相,马上就能确定他的身份,此事对他极为不利。

    这片区域属于平原地区,没有很高的山,以平地居多,不过平地并不一定都是田地,大部分区域还是树林。

    如果他的对手都是普通人,他有把握在这种环境中没谁能抓的到他,但对方是能够飞天遁地的巫师,他走的提心吊胆,走出没多远就回到了树林,在树林里往东走。

    中午十二点左右,出现了岔路,一条继续往东,一条往南,他往南走了,晚上在树林中的一棵大树上栖身,等到天亮之后继续往南走,走出几十里之后发现路旁有一处废弃的小庙,小庙里有一尊泥胎神像,早就残缺不全看不清嘴脸了,这时候的人信仰万物有灵,随便个什么东西就会被当成神。

    找来大量木柴,在庙里生上火。在墙角清理出一块干净的区域,这片区域的大小足够他能躺卧。躺下之后辗转摩擦留下躺卧痕迹。最后再留下面饼的残渣。

    等到火灭了,他离开了破庙,先前所做的这些都是为了误导对方,如果先前的孛马一事泄露,土族巫师就会立刻赶来,他们会着重留意可以休息的地方,他在这里留下痕迹,为的就是让对方以为他往南去了。

    对方得到消息的可能性不大,追来的可能性也不大,找到这座破庙的可能更小,他这么做不一定有用,不过一旦有用,就是救命的大用。

    出了破庙,吴东方往北走了几里,然后进入树林,斜插向东的那条道路,费牧曾经说过要想去到木族,就算是走大路也得一个月,再走半个月到二十天,应该就能到木族了。

    傍晚,天上出现了雨云,他没找到住处,就爬上了一棵三抱粗细的大树,将树枝砍了一些,在树杈上作了个简单盖子,躲在了盖子下面。

    他先前曾经在树林里发现了老虎的踪迹,这也是他不敢在地面上歇息的原因。

    天黑之后下雨了,雨越下越大,随后还出现了闪电和雷鸣,也不知为什么,闪电和雷鸣总是集中在他所在的这片区域。

    伴随着刺耳的咔嚓声,一道闪电击中了他旁边的一棵大树,巨大的树冠被闪电直接斩断,吴东方暗暗后怕,下雨天在树上待着非常危险,还是换个地方吧。

    就在他下地的时候,天上又出现了一道闪电,借着闪电的光亮,他惊骇的发现自己所在的大树下方缠绕着一条粗大的红色怪蟒……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