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五十六章 红娘子

    他所在的大树有三抱粗细,红色怪蟒在树干上缠了三四圈儿,巨大的蛇头位于上方,有箩筐大小,牛铃大小的双眼是青白色的,头顶长着一簇火红的冠子,上下颚各有两只巨大的獠牙,一条乌黑的蛇信在蛇嘴里吞吐伸缩。

    吴东方这时候已经下到了一半,见到下面缠绕着这么个东西,瞬时一身鸡皮,手足并用的爬了上去。

    闪电一闪而逝,光亮消失,吴东方掏出“手电筒”拔掉木塞向下照射,只见树下的红色巨蟒仍然缠绕在下方的树干上,并没有追上来。

    这东西的腰身比农村挑水的老式铁桶还粗,这么大个头要吞掉一个人简直是太容易了。

    吴东方不敢在原位停留,用手电筒照了照树梢,冒雨往上爬,爬到树梢之后纵身一跃,攀上了另外一棵大树的树杈,抓着树杈挪到了主干上方,用手电筒一照,发现那条红色巨蟒已经离开了原来缠绕着的那棵树,正在地面上向自己所在的大树游来。

    就在此时,雷声再起,闪电再现,耀眼的闪电近在咫尺的劈了下来,伴随着剧烈的震动,大量土石急溅飞散,吴东方急忙抬手遮挡,等到闪电消失,用手电筒再照,只见下方的地上出现了一处偌大的土坑,那条红色巨蟒受伤不轻,尾巴被雷电给轰掉了半截,确切的说是轰碎了,身上的鳞片缺失了不少。

    虽然受伤严重,但它并没有死,此时正拖着残缺的蛇身努力的想要缠绕在他所在的这棵大树的树干上。

    这时候雨势已经减小,但雷声响的更加频急,闪电在乌云里隐现闪耀,虽然没有劈下来却随时可能劈下来。

    吴东方有点明白了,天雷和闪电很有可能是冲着这条红色的巨蟒来的,在现代也有不少关于不孝子或干了坏事的禽兽被雷劈死的传闻,这条巨蟒应该就是这种情况,它可能犯了严重的错误,上天要劈死它。

    想了想,好像也不对,冥月曾经说过这时候三界不分,既然三界不分就是没人做主,既然没人做主,雷电是谁在控制?

    就在他暗自疑惑的时候,闪电再次出现,这次劈在了距他不足五米的空地上,再次溅起了大量土石。

    等到尘埃落定,吴东方用手电筒照了照,只见那条巨蟒受伤更加严重,身上多处冒血,无力的瘫软在了树下。

    闪电一共劈下三次,三次过后天雷和闪电立刻消失,雨停云散,明月当空。

    吴东方待在树上没敢乱动,巨蟒虽然受伤严重却没有丧命,贸然下地很可能会遭到它的攻击。

    根据先前的情况不难看出,这时候的天雷和闪电是一种无人控制的自然现象,如果有人在控制,不会劈三下就消失,更不会劈不准,劈不准就下来劈,劈不死就一直劈,绝不会劈个半死不活就草草收兵,不然回去怎么跟领导交差。

    “喂,你能听懂我的话吗?”吴东方冲树下的巨蟒喊道,这么大的蟒蛇在温暖的南方都很少见,在寒冷的北方更是稀有,肯定活了不少年头,应该有一定的智商。

    蟒蛇尾巴缺失了一大截,伤口正在大量流血,不过在听到吴东方的喊声之后,它还是抬起了头,蛇信缓慢吞吐。

    吴东方用手电筒照着它,发现巨蟒的眼睛并没有直盯着他,仔细再看,它的双眼毫无神彩,有点像得了白内障的病人。

    “你是个瞎子?”吴东方问道。

    蟒蛇没有回应,慢慢垂下了头。

    “你找上我来躲避雷电,说明我是有福的人,是我救了你,你可不能恩将仇报。”吴东方说道。

    蟒蛇伏在树下,没有任何回应。

    吴东方想了想,明白了,这条蟒蛇应该有智商,但它没接触过人,可能听不懂人话。

    听不懂人话就没法儿交流了,不过看它现在这个半死不活的德行应该也伤不了人了,但他还是不太放心,又跳到了原来的那棵树上,自那棵树上慢慢下了地。

    在这一过程中巨蟒没有移动,等他下地之后巨蟒冲他所在的位置抬起了头,几秒钟之后又垂了下去。

    下地之后,他不敢立刻就跑,而是缓慢的向东移动,走了十几米后才开始加速,一口气跑出了好几里才慢了下来。

    又走了两三里,他停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他脑海里始终萦绕着那条巨蟒的白色眼睛,它是个瞎子,又受了那么重的伤,要是不管它,它很难活下去。

    想了想,他开始往回走,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东郭先生,农夫与蛇,这两个故事他上小学的时候都学过,说的是畜生的恩将仇报,畜生跟人想的不一样,好心不一定能换回好报。

    犹豫了一会儿,他还是回去了,怪可怜的,给它点药吧。

    那条巨蟒还在树下,伤口已经不流血了,这倒不是血止住了,而是它的血快流光,地上一大滩,被闪电劈出来的坑里也有。

    吴东方用木杖戳了戳那条巨蟒,发现它已经不动了。

    “你运气好啊,碰上我了。”吴东方自怀里拿出了七月送给他的瓷瓶,瓷瓶里装的是白鹤灵芝粉,这东西神异的很,不但能止血还能快速愈合伤口。

    蟒蛇身上的伤口很多,单是断尾的地方伤口直径就有三四十公分,血肉模糊,能看到粉碎断裂的蛇骨。这么多伤口,这点白鹤灵芝粉肯定不够用。

    想了想,他把药瓶放回了怀里,拿出了那个石盒,这里面放的是地脂,据七月说,这东西能长生不老。

    “今天我也大方一回。”吴东方走到了蛇头附近,用手里的木杖捅了捅巨蟒的头,巨蟒已经昏过去了,一动不动。

    吴东方打开了石盒,异香瞬时散出,这种像沉香又像桂花花香的香气极具穿透力,飘散的也快,闻到异香,巨蟒竟然醒了过来,昂着头,吞吐蛇信。

    吴东方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见巨蟒并没有追过来,这才微微放心,削了个木片将石盒里的地脂挖出一半,这东西有点像奶酪,成块儿。

    小心的用手接着,吴东方往前走了几步,“张嘴。”

    巨蟒没张嘴。

    他也不敢靠的太近,就把那块地脂扔了过去,巨蟒低头,将地脂连同周围的树叶一并吸到了嘴里。

    “我自己都没舍得吃,”吴东方把石盒放回怀里,转身往东走,“做人得知恩图报,你以后要是成了精,变个大美女,再带个小丫鬟去找我报恩,咱也来个鹊桥相会的千古佳话,不对,是什么桥来着,算了,你还是别报恩了,我还不知道你是公是母呢。”

    吴东方念叨着走了,到了这时他才真正佩服七月了,他真没七月那么大方,给了巨蟒一半的地脂他心疼的了不得,这东西闻一闻就神清气爽,吃了说不定真能长生不老。

    可惜七月是个大流氓,不然他真想跟七月交个朋友,其实大流氓也可以交朋友,关键是七月强暴人家,这就卑劣了,不过总的来说七月人还是不错的,除了好色点。

    想起七月,他开始担心娰妙了,他挺喜欢娰妙,可千万别让七月见着娰妙,不然这家伙很可能会下手,不过还好,娰妙戴着面具,七月不知道她长啥样儿。

    心疼了十分钟,他就不心疼了,瞎子都是可怜人,干什么都不方便,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送人鲜花手留余香,送人地脂手上更香,真香,到现在手上还有香味。

    在雨后的树林里行走,很快衣服就湿了,这滋味可不好受,好在凌晨时分他就插上了往东的那条路,这时候月亮已经回去了,手电筒的光亮显得突兀了,他把手电筒收了起来,拿出面饼一边吃一边赶路,换成别人穿着湿衣服走在寒冷的凌晨,心情得坏的要死,但他心情挺好,他有饼,身上还有几个贝壳,还有盐,凌晨时分是野鸡最活跃的时候,还有可能抓到野鸡。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多走几步,离开先前下雨的地方,他的打火机可能还能用个一两次,得确保有干燥的柴草一次性点火成功,打火机没了之火就只能钻木取火了,钻木确实能取火,但没个半拉钟头是蹭不出火苗的。

    换来的弓箭挺好用,他循着野鸡的叫声射到了一只,有公的他一般不抓母的,母野鸡很小,拔了毛没多少肉,其实公野鸡也不大,也就两斤多点。

    清晨五六点钟的时候,他发现了一处废弃的村庄,这处村庄位于路南一片草甸里,离路有三四里,周围没有很大的树木,当初可能也就二三十户人家,废弃的时间可能不超过十年,大部分房子都还是完整的,只不过周围长满了杂草。

    与废弃的村落相比,他更喜欢山洞,因为废弃的村落总有废弃的原因,要是没发生什么事情,这里的人也不会搬走。

    犹豫过后,他没往那处废弃的村落去,而是继续赶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感觉有问题就躲远点儿。

    没走多远,他就发现前面的路上站着一个红脸老头儿,老头儿拄着拐棍儿站在路中央,面朝西,直勾勾的看着他。

    老头儿个子不高,样貌平常,猛一看跟人没什么区别,但吴东方一眼就看出这个老头儿不是人,因为这家伙屁股后面耷拉着一条毛茸茸的长尾巴……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