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五十八章 兰花玉簪

    “死人?!”吴东方陡然皱眉,“在什么地方?”

    “河西的山里。”狐女说道。

    “快说说详细经过。”吴东方急切催促,金族巫师本来就不该到土族来,更不应该死在土族,狐女一说他立刻想到了金族当年失踪的白虎天师。

    “河西的山里有个山洞,山洞里有个死人,死人身上有跟你一样的图案。”狐女说道。

    见狐女说的并不详细,吴东方只能逐一发问,“这个人是男是女?”

    “男人。”狐女说道。

    “多大年纪?”吴东方再问。

    “看着很年轻,具体多大我说不上来。”狐女回答。

    “你什么时候去的那处山洞?”吴东方又问。

    “很小的时候。”狐女说道。

    “多少年前?”吴东方追问。

    “可能不到一百年,我记不得了,那时候我刚刚能变成你们的样子。”狐女说道。

    吴东方皱眉点头,狐女所说的年头与金族白虎天师失踪的日期是对的上的,一个不到一百,一个七十。

    “这么久的事情,你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吴东方问道。

    狐女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疑惑的问道,“他是你的同伴吗?”

    “是的,过去这么久了,你怎么对他记得那么清楚。”吴东方点头发问。

    “我第一次进那个山洞的时候他坐在那里,我以为他是活人,马上跑掉了,过了几年为了躲老鹰又闯进了那个山洞,他还坐在那里,但身上的衣服已经烂掉了,我这才知道他已经死了。”狐女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转而出言问道,“他的尸体一直没有腐烂?”

    “没有。”狐女摇头。

    吴东方见狐女只知道一问一答,有点急了,一连串的问道,“那处山洞周围是怎样的地势,山洞里面是什么情况,那个跟我有着同样纹身的男人是怎样一种姿势,身上有没有伤,周围有没有留下什么器物?”

    “山洞在山背面,进去没有洞口出来有。”狐女歪头回忆,“山洞就是很普通的山洞,他坐着,手抬着,身上没看见有伤,身边放着一张弓。”

    “什么叫进去没有洞口,出来有?”吴东方问道。

    “就是没有洞口。”狐女茫然摇头。

    “没洞口你怎么进去的?打洞进去的?”这次轮到他疑惑了。

    狐女摇了摇头,“不是,我第一次是掉进去的。”

    吴东方深深呼吸平复情绪,这都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沟通太困难了,没洞口怎么又掉进去了。

    “你先出去,我把衣服穿上。”吴东方摆了摆手。

    狐女退到了门外,他跳出水缸把衣服穿上,裤衩没穿,洗了还没干。

    吴东方往火堆里加了柴,转而走到门口把狐女叫了进来,“你是怎么掉进去的?”

    只要有足够的耐性,再愚蠢的人也能问清楚,其实也不能怪狐女愚蠢,主要是事情很诡异,狐女所说的那处山洞位于山阴面,自外面看那里是一片石壁,实际上那里并没有石壁,它第一次就是无意之间跌进山洞的。这种情况应该跟七月当晚用补天石遮住洞口躲避土族巫师的情况差不多,当天七月临走的时候带走了补天石,故此他不知道在外面看洞口会是什么样子,而狐女也没注意那具尸体所在的山洞洞口有没有类似的石头,故此事实究竟是不是这样他不敢确定,只能凭感觉和猜测感觉应该是一样的。

    此外根据狐女的演示可以发现那个死去的金族巫师是盘坐在山洞里的,双手平抬胸前,这应该是练气的动作。

    还有,那个金族巫师的表情并不自然,狐女模仿他的表情很狰狞,狰狞肯定不至于,很可能是皱着眉,很痛苦。

    再有就是金族巫师浑身发黑,又不是变成僵尸,不应该肉黑,肉黑的原因很可能是中了剧毒,也正因为他是中毒死的,所以死后尸体才没有腐烂。

    这个金族巫师的身边有一张弓,狐女不会描述弓的样式,用了一句“非常奇怪”来形容,除了这张弓,这个巫师的身上没有箭囊。是没有箭囊而不是箭囊空了,也就是说这个金族巫师只带了弓,没带箭。除了这张弓,这个金族巫师并没有携带法杖。

    问起弓箭的颜色,巫师身上衣服的颜色,狐女来了句不知道。他一开始以为狐女不知道什么叫颜色,说了半天才明白,原来狐女不是不知道什么是颜色,而是它压根儿就分不清颜色,这家伙是色盲,狐狸都色盲。

    他当日跟猎户交换弓箭的地方离他与七月藏身的山洞并不远,他描述了山洞的情况,狐女立刻知道他说的是哪个山洞,以那个山洞为参照物,狐女说出了那个金族巫师所在山洞的位置,往北翻过两座山,可以看到一片橡树,橡树所在山峰的背面,接近山顶的地方。

    “你为什么不回去寻找你同伴的尸体?”狐女问道。

    “我倒想回去,但我回不去了。”吴东方又递了一块面饼给狐女,狐女很喜欢吃面饼,他投其所好,二人现在已经成了朋友。

    “为什么回不去了?”狐女接过面饼。

    吴东方叹了口气,他先前是运气好,趁土族巫师抓王八的时候跑过来的,现在肯定是回不去了,退一步说就算能回去他也不敢回去了。

    “你有没有在他身边拿走什么东西?”吴东方问道。这时候他感觉那个金族巫师有五成可能是金族失踪多年的白虎天师,但他需要证据,哪怕没有直接证据,有点佐证也行。

    “没有。”狐女摇头。

    吴东方见状大喜,狐女摇头之前愣了一愣,说明它撒谎了,它肯定拿了什么。

    “咱们是朋友,不能冲朋友撒谎。”吴东方说道。

    狐女低着头,不说话。

    “你把在山洞里拿走的东西给我,我把弓箭给你,好不好?”吴东方好言商议。

    狐女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自头上拔下一枚簪子递给了他,“我只拿了这个。”

    吴东方伸手接过,发现这是一枚非常精巧的玉簪,簪头是紫色的,雕着一朵小巧的兰花,簪身是碧绿色的,长十公分左右。

    “就这个?”吴东方皱眉问道,这东西虽然精美异常,却是个女人的东西,男巫师没谁用这个。

    “就这个。”狐女正色点头。

    吴东方根据它的神情确定它没有撒谎,想了想又问,“在哪儿拿的?不是在头上吧。”

    狐女摇了摇头,“他衣服烂掉了,这个掉在了地上,原来可能在他怀里。”

    吴东方把视线再度移到了手里的玉簪上,这时候玉石本来就值钱,这个玉簪是双色,晶莹剔透,跟双色玻璃差不多,雕刻的还极为细致,哪怕在现代也是价值连城,在这时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佩戴的,玉簪的主人或者送出玉簪的这个人,至少也应该是皇亲国戚或天师以上的高级巫师。

    “它很好看。”狐女不舍的看着吴东方手里的玉簪,爱美是女人的天性,不管是不是人,是母的就逃不过这种天性。

    “你去找根绳子,我送你串项链。”吴东方说道。

    狐女很高兴,将面饼全部塞在嘴里,起身出门。

    吴东方趁机把裤子脱了,把烤干的裤衩穿上了。

    狐女很快回来了,活的年头不够就是不行,智商差点儿,找了根麻绳回来,上吊也用不了这么粗。

    吴东方自棺材里找出一件纱衣,用小铜刀割下一绺,把先前自棺材里捡到的金属珠子串了起来,送给了狐女。

    狐女如获至宝,喜不自胜。

    狐狸也喜欢吃熟东西,但它们怕火,由它们捉,吴东方当厨子,用陶罐给它们炖了一罐子乱七八糟的肉食,等到肉熟了,门里门外全是狐狸,门里面都是人形的,门外全是小崽子,有二十三只。

    通过与狐狸们的交谈,他对这时候的情况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像狐女这种道行的在现在比比皆是,属于被欺负的阶层,比它们厉害的妖怪在大山里多的是,也有变成人隐藏在城池和乡村里的。除了妖怪,这时候僵尸和鬼魂也非常常见,大部分的僵尸和鬼魂并不可怕,被僵尸咬了也没大事儿,抹点药就行了。但如果被能飞的僵尸咬了,抹药就不行了,人会死,死后也会变成僵尸。鬼魂也论年头,年头越长越厉害,不过并不是每个人死了都会变成鬼,大部分死了就是死了,魂魄就没了,但有一些死了就成鬼了,至于哪种情况死了会成鬼,狐女不知道,好像也没啥规律,就是看运气。

    人,妖怪,僵尸,鬼魂,这是现在主要的四种生命形态,神仙也有,但他们都由人,妖怪,僵尸,鬼魂修炼而成的,这一点跟冥月说的是吻合的,说白了就是不管你是什么东西,只要够厉害你就是神。

    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吴东方离开了,这里之所以变成荒村并不是狐狸搞的鬼,而是这里真有一只鬼,他对狐狸好奇,对鬼可不好奇。

    把他送上大路,狐狸们调头回去了,吴东方继续往前走,往后一段时间晚上都有月,是赶路的好时机,得走快点儿……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