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五十九章 实力的差距

    月光照路,吴东方走的很快,到了这里已经摆脱了土族的搜寻,但他仍然不敢大意,除非离开土族统辖的九州地域,否则没什么安全可言。

    狐女所说的那个死去的金族巫师极有可能就是金族失踪多年的白虎天师,至于究竟是不是,得等见到了金族三位天师才能确定,现在想太多也没什么用。

    半夜时分,又遇到了鬼,这次是个年轻的女鬼,本来在路旁的荒野里游荡,见到他之后飘到了路上,跟了他半夜,一直到凌晨三四点才消失。

    跟着也就是跟着,它不能说话,神情很茫然,有点像得了失心疯,只是远远的跟着他。

    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鬼见多了也就不怕了,大部分的鬼都是糊涂的,确切的说是茫然的,它们的神智不太清楚,做事情凭借的是生前的部分本能。

    当然,还有小部分的鬼是有意识,能害人的,不过这种鬼他从没见到过,也不想见到。

    天亮之后他爬上了一棵大树,在树上睡了一觉,醒了之后继续上路,没走多远发现路旁有一棵桃树,想到民间传说桃木可以驱鬼,就砍了一段树枝做了个木棍,晚上又遇到了一个游荡的鬼魂,上去一试,一棍就打没了,传说竟然是真的。

    这条路可能不是主路,路上行人很少,沿途的村子也少,路上满是枯萎的野草,显得很荒凉。

    就在他以为自己是不是走错了路的时候,路开始宽了,行人也多了,再走几天,又看到了城池。

    规律是慢慢找的,环境是缓缓熟悉的,走了十几天出现了多次这种情况,他终于找到了规律,这时候的人居住的相对分散,通常以一个城池为中心,下面有数量不等大小不一的村庄,城池越大,周围围绕的村庄就越多。城池越小,周围围绕的村庄就越少。

    两个不同城池的居民可能很少互相走动,城池与城池交界区域有大小不一的无人区域,也就是两不管的地带。

    开春之后经常下雨,这十几天下了七八天雨,傍晚时分,天上又出现了乌云,吴东方加快了速度,试图在下雨之前找到避雨的地方。

    穿过一片丛林,他看到远处有一处很大的村落,根据房屋数量来看也可能是一处没有城墙的小城池,在村落西面五六里的野地里有一栋圆形建筑。

    这时候小雨已经开始下了,吴东方冲那处建筑跑了过去,到了近前发现这处由石头垒砌起来的建筑非常的怪异,占地能有四五亩,几乎是全密封的,四周都是石墙,顶部有穹顶罩着,在正南面有个石质通道,高宽在两米左右,长有十几米。

    这种建筑他头一次见到,但类似的建筑他以前见过好多次,现代的坟地在坟头前面都会有个小拱门,有的用石头垒砌,有的用砖头摞叠。

    吴东方走到通道入口用手电筒往里照了照,发现通道不止十几米长,而是一直通向圆形建筑内部。

    “去你大爷的。”吴东方骂了一句,转而跑进了雨里,这地方太邪气,只有傻子才会住这里。

    没走几步,忽然听到通道里传来了哭声,侧耳一听,是小孩的哭声。

    “什么东西?!”吴东方吼道,这种时候,这种地方,出现孩子哭声十有七八是妖怪作祟。

    他喊过之后,通道里的孩子哭的更大声,哭的撕心裂肺。

    吴东方心里犯疑,低头查看周围的草地,发现草地上的杂草有踩踏的痕迹,这说明先前曾经有人来过。

    吴东方回到通道,用手电筒往里照射,“你是什么人?”。

    里面的孩子再次见到光亮,哭的更大声,这个孩子年龄可能不大,只知道喊娘。

    吴东方没有进去,而是高声喊道,“出来,走出来。”

    孩子只是哭,歇斯底里的哭。

    孩子是真哭还是假哭他听的出来,短暂的犹豫之后,他拿着手电筒走进了通道,到得通道尽头,发现圆形建筑内部并不是一处坟墓,而是一处水潭,水潭南侧边缘有个斜坡,一半入水,一半在水面以上,斜坡顶部有个类似栓马石的凸起,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被捆住了双手,顺着斜坡垂进了水潭里,小男孩挣扎着往上爬,但斜坡很滑,他的双手又被绑住了,根本没办法上岸。

    男孩借着水面反射的明珠光亮看清了吴东方的样貌,高喊求救,“阿叔,救救我,救救我呀。”

    “我救你。”吴东方抓住绳索把小男孩提了上来,拔刀砍断了麻绳,抱着他快速退了出来。

    绝处逢生,男孩啼哭不止。

    “别哭,我带你离开这里。”吴东方抱着男孩往北狂奔,这个男孩身上的衣衫非常破旧,胸前有奴隶烙印,说明他是个小奴隶,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很可能是被用来进行祭祀的,那个水潭里应该蛰伏着水怪一类的东西。

    小男孩被泡在水里时间可能不短了,浑身冰凉,吴东方解开外衣把他裹在怀里,一边狂奔一边轻声安抚,孩子虽然小,却懂事,哭着冲他说谢谢。

    “别哭,别让坏人听到了。”吴东方快速奔跑,先前那处奇怪的建筑离东面的村落很近,这次祭祀很可能是他们进行的,如果被他们察觉,一定会来阻拦。

    孩子很听话,紧紧的抱着吴东方的脖子,强忍着不再发出哭声。

    回到路上,吴东方停了下来,这段时间下雨太多,路北的草甸已经过水了,不能往北跑,只能往东逃,可是往东就要路过那处村落的村头,有可能被他们发现。

    就在他犹豫要不要往东跑的时候,南方传来了凄厉的叫声,声音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但发出声音的肯定不是猫,因为声音太大,而且异常刺耳。

    “不要怕。”吴东方一边安抚着瑟瑟发抖的男孩,一边快速斟酌逃跑路线,那个怪物发出的声音非常刺耳,村落里的人肯定能听到,如果祭祀真是他们进行的,一定会来查看究竟。

    往西跑肯定不成,那里全是空旷区域,没有遮蔽物,跑多远都会被追上。往南更不成,那是自投罗网。往北有水,往东是村庄。

    急速思考之后,吴东方抱着孩子向东跑去,如果村庄里的人真要出来查看,他们会最先去西面那处水潭,追兵往西,他往东,这是最安全的逃生路线。

    水潭里的怪物接连发出凄厉的叫声,很快就有人自东面村庄赶赴那处由石头垒砌覆盖的水潭,前去查看的人只有一个,是男是女不知道,只能看到一道黑影在地面上快速移动。

    巫师,根据身法来看这个人应该是土族的巫师。

    见到巫师出现,吴东方跑的更快,孩子很轻,不过二三十斤,抱着孩子并不影响他的速度。

    黑影消失在了那处圆形建筑前方,这时候他已经跑出四五里来到村子北面,自村头经过,没有人发现他,五分钟之后他顺利的穿过了村子,奔跑的同时环顾四周,试图寻找大片的树林,这片区域没有山,隐藏只能靠树林,但村子周围并没有树林。

    跑,除了跑没别的办法。

    十几分钟之后,他发现前方的道路右侧出现了树林,心中大喜,抱着孩子向远处的树林跑去。

    距离树林不足百米的时候,一道黑影出现在了树林边缘,沉声说道,“站住!”

    吴东方没站住,快速奔跑的同时抽出了腰间的铜刀,杀是杀不了对方的,只要能逼退对方就是胜利。

    三十米,二十米,十米,黑影一直站着没动。在距离黑影不足五米的时候,吴东方发现脚脚踏空,任凭他如何奔跑,始终就在原位。

    不等他回过神,怀里的孩子已经被人夺了过去。

    “他还是个孩子,别杀他。”吴东方情急高喊,对方无疑是使用了土族的法术,他连番迈步却无法缩短二人之间的距离。

    对方并不答话,闪身上前夺下了他的铜刀,反手插进了他的胸腹。

    距离一近,吴东方看清了这个人的样貌,四十多岁,中年男子,法袍是蓝色的。

    到得这时他才明白过来,先前那个村子并不是村子,而是一个小的城池,因为土族的村子里通常没有巫师,就算有也是寻常巫师,只有城池才有法师。

    对方并没有多待,将铜刀插进他的胸腹之后提着被吓傻了的孩子转身向西掠去。

    吴东方咬牙侧倒,倒下之后翻身躺平,由于对方没有拔出铜刀,他虽然受伤严重却没有泄气力竭,躺下之后强忍剧痛撕开衬衣,摸出七月送他的瓷瓶,咬掉木塞将药粉倒在了自己胸前,深深呼吸之后双手夹住刀身将铜刀抽了出来。

    铜刀离体,鲜血立刻喷涌而出,吴东方急忙抬手将胸前的药粉抹向伤口,伤口太大,流血太多,抹上去的药粉多被鲜血给冲走了。

    眼见白鹤灵芝粉可能救不了自己的性命,吴东方拿出了石盒,在神智模糊之前抓起石盒里剩下的地脂塞进了嘴里。

    地脂入口即化,神识立刻清醒,胸前的痛热有所缓解,鲜血也不再外流,但伤口却并没有随之愈合。

    眼见地脂无法愈合伤口,吴东方将胸前残留的那些白鹤灵芝粉抹向了伤口,转而合拢了外衣,防止雨水冲走药粉。

    几分钟之后,他小心的站了起来,他现在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一种是体力无比充沛,还有一种是伤口处传来的疼痛,这一情况表明地脂可以补充体力,对外伤却没有太大的效果。

    短暂的驻足西望之后,吴东方带上自己的东西沮丧的走进了树林,他不是那个土族法师的对手,救不了那个可怜的孩子……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