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六十章 土族的边界

    吴东方的心情坏到了极点,孩子没救下来,还挨了一刀。

    他对自己的伤势倒不是非常在意,他在意的是那个小男孩,那个男孩被抓回去之后一定会被扔进水潭,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在黑暗的环境中,在冰冷的水潭里,面对着凶狠的水怪,他得有多害怕,水怪又会最先撕咬他身体的哪个部位。

    他开始后悔没有在对方抢走男孩之前将那个男孩杀掉,由他动手孩子会死的没有痛苦。但后悔也没有用,双方实力差距太大了,对方根本就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

    吴东方一直在叹气,走出五六里之后,他不叹气了,他救出了那个男孩,也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保护他,逃跑的方向也没有选错,所有的一切都没有错。导致自己重伤,男孩被抓回去的原因只有一个:他不是那个土族巫师的对手,如果对方只是寻常的巫师,他或许还有一战之力,但对方是法师级别的巫师,法术太厉害了,在对方面前他根本就不堪一击。

    有遗憾是肯定的,但尽力了至少不内疚,自己能力不够,没办法。

    小雨一直在下,吴东方在树林里弯腰行走,身上有伤行走不便是一部分,弯腰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防止身上那几卷记载着练气方法的麻布被雨水打湿,朱砂如果浸水会逐渐褪色。

    先前已经走了将近一个月,用不了多久就能离开土族进入木族地界,到了木族寻找费青肯定还需要一段时间,办完事情需要往南绕行火族,然后才能回到金族,走了个很大的U形,即便中途没有遇到阻碍,要想回到金族也至少需要两年的时间。

    这时候只能步行,而且走的是绕路,两年已经是乐观估计了,要想提前回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木族或者火族的巫师送他回去,但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他不确定身份泄露之后对方会把他送到金族还是会押送到土族,弱国无外交,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金族太弱了,在金族和土族之间,木族和火族不会选择金族。

    此外,娰妙曾经说过,木族的青龙天师还活着,言下之意就是有人冒充了费牧,他这次过去还不敢大张旗鼓的说明来意,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正确的分析是正确行动的前提和基础,对目前和以后的情况进行了分析和估算,吴东方制定出了详细的行动计划:去了木族之后小心的找到费青本人,将费牧的木杖亲手交给他,然后马上离开,自木族和火族之间寻找一处安全的地方,独自修行法术。

    走出十几里,雨大了,他找到一处树干腐朽的大树,自树洞里蹲了下来,拿出面饼缓慢咀嚼,时间太长,面饼已经发霉了,还沾了血,他只能凑合着吃,想在夏朝活下去比在现代要难的多,他庆幸自己是个受过特殊训练的军人,如果是个普通人,现在已经死了好几回了。

    面饼没吃完他就睡着了,醒来之后天已经亮了。

    睡着之后面饼掉在了地上,一只狗獾正在啃。

    吴东方撵走了那只狗獾,缓慢起身活动着蹲麻了的双腿,这时候他的胸腹部位已经不疼了,低头细看发现伤口已经愈合,白鹤灵芝和地脂确有奇效。

    等到双腿恢复了知觉,他捡起了狗獾啃剩下的面饼,拍了拍上面的泥土,一边走一边吃,弓箭被狐女给换走了,食物不容易获得。

    中途自一处水洼洗掉了身上的血污,继续快步前行,其实昨天晚上也不算很倒霉,至少那个土族巫师没有发现他胸前的白虎纹身,不然就不是挨一刀的事儿了。

    两天之后,前方出现了一处很大的城池,与以往见到的城池不同,这座城池虽然很大,周围却没有城墙。

    没有了弓箭,没有了火种,这几天他一直吃的生东西,犹豫片刻冲那处城池走去,他身上还有几个贝壳,想过去买点吃的。

    距离一近,他发现这里好像不是一座城,这里的建筑非常杂乱,也没有士兵,里面的人大多携带兵刃,一个个凶神恶煞,有一半是真凶,见人就瞪眼。还有一半是装凶,装的很凶狠却不敢直视其他人的眼睛。

    观察了周围的环境和来往的行人,吴东方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这里是一处两不管的地方,很多男人胸前都有奴隶烙印,很多女人胳膊上也有奴隶烙印,也有一些不是奴隶的普通人。

    就在他环视左右想要找人问路的时候,一只杂毛狐狸被人自街对面的客栈里扔了出来,这只狐狸着实不小,跟山羊的个头差不多,它是活着的,落地之后一骨碌爬了起来,转身又往客栈里跑。

    “没钱还敢来喝酒?!”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将跑到门口的狐狸又踹了出来。

    “给一碗,就一碗,晚上我就去找。”杂毛狐狸竟然能说人话。

    “滚!”壮汉作势要打它,狐狸急忙跳开。

    “赊它一碗,还记在我的账上。”喧闹的客栈里传来了女人说话的声音。

    壮汉瞅了狐狸一眼,转身回去端了一碗酒放到了门旁,狐狸急忙凑了过去,低头急饮。

    “别挡路。”吴东方被过往的路人推了一把,往后退了退,站到一旁好奇的看狐狸喝酒。

    这里的人似乎对这只狐狸司空见惯,见到它并不感觉害怕,甚至连好奇都没有,该干啥干啥。

    狐狸喝完了酒,双腿立起,用两个前爪冲客栈里面作揖,“花姑,你等着,看我给你弄点好东西来。”

    “欠我三碗了,再找不到抵债的东西,扒了你的皮。”女人说道。

    “那是,那是。”狐狸前肢着地往南跑来,途经吴东方身旁的时候见吴东方一直看它,停了下来,冲他皱鼻龇牙。

    吴东方下意识的后退,狐狸见吓到了他,很得意,一溜小跑消失在了街头。

    “买不买?不买走开,别挡着我做生意!”身后传来了喊叫声。

    吴东方迈步离开,往北走了几步,歪头看向路东那处客栈,这是一栋三层的木楼,一楼是酒馆,里面有二十几张桌子,有七八桌食客。

    壮汉出来拿门旁的酒碗,见吴东方在往里张望,瞪眼吼道,“看什么?!”

    “有什么吃的?”吴东方问道,看这个壮汉的衣着无疑是这里的伙计,这是他遇到的态度最恶劣的伙计了。

    “你瞎?”壮汉又瞪眼。

    “我不瞎。”吴东方挑眉冷视。

    壮汉见吴东方也不是善茬,态度有所缓和,抬手指着墙角的几个滴血的木案,“不瞎自己看。”

    吴东方扫了一眼,木案上放着各种开膛破肚的禽兽,有些他认识,有些他不认识。

    短暂的犹豫之后,他迈步走了进去,选了门旁的一张桌子,他喜欢坐在门旁的位置。

    “一个人占这么大桌子,去那边。”柜上有人叫喊。

    吴东方回头,见说话的是个中年人,瞎了一只眼,一手抓着一块带血的生肉,一手里拿着剔肉尖刀,此时正在用刀指着西南角落。

    吴东方不愿惹是生非,起身走到西南角落坐了下来。坐下之后发现店里的所有食客都在看着他,这些人个个携带武器,一脸的凶相。

    吴东方没有看这些人,而是自怀里掏出几个贝壳放到了桌上,那个跑堂的壮汉走过来抓走了贝壳,也没问他想吃什么。

    吴东方也没说自己要吃什么,因为他不知道这些贝壳在这里能买到什么。

    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不知道,但这里的无序他看到了,都有什么人他也看到了,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一处无人管理的区域,像这种地方通常出现在两国边境上,也就是说过了这座城池,东面应该就进入了木族地界。

    周围的人充满敌视,这时候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面无表情,让对方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东面木墙可能是酒馆的账本,上面画着一些图案,图案下面是血痕,这些血痕应该是跑堂的伙计蘸着动物的血画上去的,大部分是“一”,也有少量的“O”

    这几个贝壳能买半坛酒和一只拔了毛也不知是什么品种的大鸟,酒菜端上来,吴东方开始闷头吃喝。

    就在他闷头吃饭的时候,中间靠北的一张桌子传来了争吵,他没有转头去看,而是侧耳倾听。

    “到底要不要?要就这个价儿,不要滚蛋。”这个说话的女人就是先前给狐狸酒的那个,长什么样儿他不知道,因为进门之后他没有四处张望。

    “说话客气些,对你有好处。”年轻男子的声音。

    “老娘不会客气,别说你们两个毛崽子,就是你们的天师来了老娘也这么说话。”女人高声说道。

    吴东方一听对方谈话涉及到天师,急忙抓起酒坛当掩护,歪头看向那张桌子,只见说话的是个三十五六岁的女人,身高在一米七左右,体重应该在一百二十斤上下,瓜子脸,长相不赖,就是太过凶悍,这时候正愤怒的看着自己对面的两个年轻人。

    其中一个年轻人见她说话难听,腾地站了起来,想要发怒。

    他的同伴急忙拉住了他,转头冲那个女人说道,“十朋太多了,我们没带那么多。”

    “这个便宜,两朋。”女人自怀里摸出一件事物扔到了桌上。

    吴东方看的真切,那是一枚红色的内丹。贝壳是这时候的货币,五个为一朋,这个女人正在跟那两个年轻男人做生意,对方要买她的东西。

    他对三人的交易不感兴趣,快速把酒喝光,抓着没吃完的大鸟离开了客栈,那两个年轻男子应该是土族的巫师,此地不宜久留,得赶紧走。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