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六十一章 妖怪

    出了客栈,吴东方往北走去,离开这里之前得买点干粮带在身上。

    出了客栈的门就有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孩儿跟上了他,这个小女孩儿有八九岁,身上很脏,眼睛一直盯着他手里抓着的鸟肉。

    吴东方看她面有饥色,就把鸟肉递给了她。

    女孩抓过鸟肉,冲他勾了勾手指,吴东方不明所以,蹲下身看着她。

    女孩凑近他,小声说道,“我知道谁有紫色的内丹。”

    “我要它没用,谢谢你。”吴东方摸了摸女孩的脑袋,直身站起往北走去。

    穿过两条街,他终于找到了饼铺,粮食在这里也不便宜,一个贝壳换两个饼。他把身上剩下的贝壳换了几个面饼,付完帐,他冲卖饼的老头儿问道,“木族离这里还有多远?”

    由于刚刚做了他的生意,老头儿态度还可以,“城外有三条路,你走中间的那条,翻过东面那座山就是木族了。”

    “木族都城离这里有多远?”吴东方又问。

    “可不近,得走十来天。”老头儿回答。

    吴东方冲老头儿抬了抬手,转身离开。

    “这里不是人待的地方,早点走吧。”老头儿好心警告。

    吴东方回身道谢,大步往东走去,很快他就出了城,往东果然有三条路,他走上了中间的那条,下午三四点翻过东山,在东坡下面有一个很高大的木柱,有四五抱粗细,高达十几米,这东西可能是木族的地标,跨过地标就是木族地界。

    进入木族地界,他放松了不少,太阳刚刚下山就在路旁一处废弃的窝棚停了下来,找来木柴自怀里摸出火石开始打火,用火石点火在现在比较常用,钻木取火已经很少有人用了。

    点上篝火,吴东方把火石放回了怀里,这时候他才发现内兜里好像少了什么东西,两侧内兜一摸,写有土族和木族练气方法的麻布不见了。

    浑身上下找了个遍,没有,丢了。

    那些麻布有七八张,有几张写的是木族的医术,他本来是卷起来放在左侧内兜的,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在,今天怎么没了?

    这几卷麻布对他来说无比重要,如果丢失,在回到金族之前就没办法修炼法术了。

    吴东方急了,急切的回忆这一天都干过什么事情,仔细一想也没有弯腰弯的很厉害的举动,内兜这么深,麻布还发涩,也不可能自己滑出来。

    既然不是自己弄丢了,那就只能是被人偷走了,想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了白天的那个小女孩,小女孩冲他勾手指,他蹲下了。

    “妈的。”吴东方骂了一声,抓起木杖铜刀出了窝棚,快步往回跑去。

    火已经点上了,本来可以舒舒服服睡一觉的,现在却要调头回去找东西,要多窝火有多窝火,要多懊恼有多懊恼。

    等他跑回那座混乱的城池已经是晚上八九点钟了,城里大部分区域都没有光亮,只有客栈所在的那条街有火光,还有嘈杂的人声。

    他遇到那个小女孩的地方就在那条街上,进城之后就径直往那儿走,这时候的人可能没什么娱乐项目,一到晚上全在房子里嗯哼哇啊,叫的一个比一个大声,完全不在乎外面的人会不会听到。

    客栈所在的那条街南北走向,这条街是这里最繁华的一条街,用繁华形容不太合适,应该说最乱,人最多的一条街,这里有吃饭的地方,有睡觉的地方,还有快活的地方。

    跟现代坐在门口不同,那些女人都在房子里,穿的很容易感冒,都在扭动腰身搔首弄姿,门口站着几个彪形大汉,是卖票的,谁看中了哪个女的,就给他们贝壳或者是其他值钱的东西,然后就能进门拖一个上楼。

    这种地方不可能有孩子,吴东方往南走,行走的同时环视左右,这么晚了,孩子一般不会在街上游荡,找到白天那个小偷的可能性不大了。

    他没找到小偷,但是他看到了那几卷麻布,麻布在一个女人手里,女人在客栈里,还是那张桌子。

    此时这个女人正凑着灯光歪着脖子疑惑的看其中一张麻布,另外几张麻布就放在桌上,是打卷的,就是他丢的那几张。

    女人的对面坐着白天见到的那个狐狸,狐狸可能给她找来了什么值钱的东西,这时候不但有酒喝,还有生肉吃。

    客栈里座无虚席,喧闹异常,女人和狐狸好像在交谈,但噪音太大,他听不到她们在说什么。

    短暂的斟酌之后,吴东方走进了客栈,自喧闹喝酒的人群缝隙里挤到了女人面前。

    女人歪头看了他一眼,低下头继续研究那张麻布,她肯定不明白麻布上写的什么,都拿倒了。

    “白天我遇到了一个小女孩,我给了她吃的,但她偷了我的东西,这几张麻布就是我丢的东西。”吴东方指着桌上的麻布说道,这个女人先前对土族巫师的态度非常蛮横,说明她有恃无恐,贸然动手不是明智的选择。

    “现在是我的了。”女人并不抬头。

    “快滚,快滚。”狐狸狗仗人势。

    “怎么样你才肯还给我?”吴东方问道。

    “这是什么记号?”女人问道。

    “我是个大夫,这上面记的是药方。”吴东方说道,对方现在看的确实是一张药方。

    “大夫?”女人上下打量着吴东方。

    “这上面的记号只有我自己懂,这东西对你没用,还给我吧。”吴东方好言商议。

    “哈哈哈哈哈,”狐狸好像听到了很有趣的事情,哈哈大笑,笑过之后转头看着吴东方,“还给你,凭什么还给你?”

    “我白天给了那个小女孩吃的,如果我不给她吃的,她也偷不了我的东西。”吴东方说道。

    “哈哈哈哈,让你当好人,活该你倒……”

    “鬼叫什么。”狐狸没说完就被女人一巴掌拍下了座位。

    “这是我的东西。”女人直视吴东方。

    吴东方明白对方什么意思,这是要让他赎回去。

    “我没有钱了,最后的几个贝今天买了面饼。”吴东方自怀里拿出面饼递给了那个女人,“我还没吃,给你吧。”

    “两朋。”女人没接吴东方递过去的面饼,而是上下打量着他。

    二人说话的时候狐狸又蹿上了长条凳子,这次它学乖了,闷头吃喝,一声不吭。

    “我把刀也给你。”吴东方说道,其实他是有钱的,确切的说是有玉,棺材里找到的玉蛤蟆还在,那东西肯定不止值十个贝壳,但他不敢轻易拿出来,因为一旦拿出来,对方立刻就知道这几卷麻布不是一般的东西。

    女人放下了那张麻布,连同另外几张卷在了一起,放进了腰间的布袋里。

    “我有块玉。”吴东方自怀里掏出了那个玉蛤蟆,确切的说这东西应该叫玉蟾。

    “我不要玉。”女人嘴角翘了起来。

    “那我没别的了,药方还给我。”吴东方说道。

    “上来,上来我就给你。”女人冲吴东方招了招手。

    此语一出,店里所有人都愤恨的看着他。

    吴东方没搭理那些人,而是冲女人问道,“你想干什么?”

    “小子,花姑看上你了,今晚你有福了。”有人嫉妒的叫嚷。

    “你把药方还给我,我还要赶路。”吴东方冲女人说道。

    被人喊作花姑的女人似乎没想到吴东方会拒绝她,面上陡现怒意,但怒意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激动和兴奋,用力拉着他往楼上走。

    “乖乖听话。”花姑霪笑。

    吴东方没有甩脱她,而是跟着她上了楼,这里人太多,动手不方便,等到了房间再把这娘们给撂倒。

    花姑一开始是走,后来是跑,拖着他跑,一副迫不及待的神情。

    吴东方开始暗暗心惊,这个女人力气非常大,怕是很难一举将她制服。

    花姑住在二楼最北的房间,房间里亮着灯,进门之后花姑反手关上了房门。

    吴东方有点吃惊了,他从没在女人眼里发现过这种神情,兴奋,激动,垂涎,这种神情通常属于急色的男人。

    “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花姑快速解开了自己的腰带。

    吴东方皱眉不语。

    花姑解开腰带脱下了外面的褂子,褂子脱了开始脱裤子,半分钟不到脱了个精光。

    吴东方从没见过这么猛的,这家伙身上没有一丝赘肉,有前有后,身材着实不错。

    “快脱!”花姑瞪眼。

    吴东方站着没动。

    “我来帮你。”花姑走过来伸手抓向他的衣襟。

    吴东方下勾拳后发先至,直接击中了花姑的下巴。这一拳他是卯足了力气的,花姑踉跄后退,吴东方垫步再上,抱头膝顶将花姑撞倒,眼见花姑要翻身站起,抓过门旁的顶门杖冲着脑袋又是一记,这才将她打晕。

    “真以为老子怕你?!”吴东方抓起花姑的布袋推开北窗跳了出去,回身关窗的时候屋里的景象几乎把他吓死,光溜溜的女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毛茸茸的花蜘蛛,比磨盘还大,肚皮朝上躺在屋里。

    吴东方深深呼吸平息情绪,幸亏先前没给它还手的机会,不然现在他就要被这只蜘蛛给糟蹋了。

    自屋顶跳到屋后街道,自街道跑到东侧城边,在城外与山野交界处,他忽然发现那只杂毛狐狸摇摇晃晃的走在前面。

    想了想,追上去,踢晕,提走……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