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六十三章 朱砂浸水

    独行了这么久,终于有伴儿了。

    狐狸不但是伴儿还是向导,有它带路,省时省力。

    “这条路有多少人知道?”吴东方看着跑在前面的狐狸。

    “这条路是我找出来的,我没告诉过别人。”狐狸说道。

    “安全吗?”吴东方远眺前方,狐狸正在带着他走向深山,走了这条路,算是彻底摆脱土族的追捕了,但穿越深山密林肯定会遇到很多妖怪。

    “安全,我走了好几次了。”狐狸随口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这条路很荒芜,荒芜到不像是路,但狐狸对周围的环境很熟悉,上蹿下跳的跑在前面,明显之前曾经走过这条路。

    虽然让狐狸带路,他却不是非常相信这只狐狸,在他跟蜘蛛精讨要麻布的时候狐狸在旁插嘴,通过它说的那些话可以看出这家伙品德有问题,得防着它发坏。

    “你是怎么在花姑手里逃出来的?”狐狸问道。

    “我用拳头打了它的头,又用膝盖顶了它的头,最后又用木棒敲了它的头。”吴东方说道。

    “你就喜欢打头。”狐狸说道。

    吴东方笑了,他先前打狐狸也是打头。

    “你找木族的巫师干什么?”狐狸问道。

    “请教医术。”吴东方说道。

    “你有师父传给你的药方,还去请教他们干嘛,我听说木族的医术是不外传的。”狐狸停了下来,在一堆枯草里闻嗅。

    “一些疑难杂症,去请教一下。”吴东方也停了下来。

    狐狸一通扒拉,自草里钻出一个奇怪的大甲虫,有点像金龟子,却比金龟子要大,狐狸张嘴咬住,咔嚓大嚼。

    “给你张饼。”吴东方自怀里拿出一张面饼。

    “这个比饼好吃。”狐狸向前跑去。

    吴东方把面饼放回怀里,拿出吃剩下的那半张,一边走一边吃。

    “你活了多少年了?”吴东方问道。

    “忘了。”狐狸说道。

    “你为什么不住在深山里,偏偏往人多的地方钻?”吴东方又问。

    “我喜欢喝酒。”狐狸吧唧嘴。

    “就为了喝酒?”吴东方有点意外,他也喝酒,但没酒瘾,就跟抽烟一样,有就抽,没有就不抽,所以他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会嗜酒如命。

    “是啊。”狐狸说道。

    “你都用什么换酒?”吴东方又问。

    “弄到什么就用什么。”狐狸停了下来,“别说话。”

    吴东方见它神情凝重,立刻噤声闭嘴。

    狐狸跳上路旁一棵歪斜的大树,顺着树干跑到高处,仰头闻嗅,两三分钟之后跑了下来,“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找点东西,很快就回来。”

    “你去哪儿?”吴东方问道。

    狐狸没说话,转身往南跑去,很快消失了踪影。

    吴东方开始暗暗担心,山里到处都是年老成精的妖怪和野兽,天知道狐狸会不会把妖怪带回来。

    就在他环视左右观察周围环境的时候,狐狸回来了,嘴里叼着一只黄毛小动物。

    定睛一看,是只黄鼠狼,没死,还在乱蹬。

    “你这是干什么?”吴东方问道。

    狐狸叼着黄鼠狼跑到他旁边,摇头猛甩,黄鼠狼吃痛,尖叫着喷出臭气。

    “搞什么鬼?”吴东方急忙闪身躲开,这股恶臭臭不可闻,不但呛鼻子还辣眼睛。

    “借它个屁用用,起风了,黑大爷在南面山头上能闻到你的味儿。”狐狸扔掉了半死不活的黄鼠狼。

    “你就不能找点别的?”吴东方闻了闻衣服,臭烘烘的。

    “别的不顶事儿。”狐狸开始往前跑。

    吴东方无奈的摇了摇头,迈步跟上了它。

    翻过两座山头,狐狸开始往南走,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了,根据狐狸引路的路线不难看出它是在刻意绕路,为的是避开南面一处很高的山峰,那里应该就是黑虎精的巢穴所在。

    “今天晚上咱们住哪儿?”吴东方问道。

    “这里不安全,今晚别睡了,到了松树林再说。”狐狸说道。

    吴东方点头同意,看的出来狐狸对那只黑虎精非常忌惮,也不知道那只黑虎精是个什么样的妖怪。

    夜幕很快降临,山里很黑,吴东方取出了“手电筒”,只要不乱照,手电筒的那点光亮不会引来敌人。

    “你怎么会有这东西?”狐狸好奇的问道。

    “朋友送的。”吴东方说道,狐狸的眼睛跟狗差不多,都能反光。

    “好东西,真是好东西。”狐狸连声说道。

    吴东方没说话,他这是露了富了,得防着狐狸起贪心。

    到了晚上,丛林里不时传来鸟兽的鸣叫和吼叫,在现代听到猫头鹰叫就算挺瘆人的了,但是在夏朝,在这里,比猫头鹰叫的难听的鸟兽多的是。

    有惊无险的走了一夜,第二天下午,远远的看到一片绿色,这时候别的草木都还没有吐绿,只有松树的松针是绿的。

    松树也能长的很高大,松树下堆积的松果比榴莲小不了多少,有一些里面残留着松子,松子有拇指大小。

    “我还以为只有树耗子吃这东西。”狐狸冲正在剥食松子的吴东方说道。

    “什么树耗子,那叫松鼠。”吴东方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狐狸趴在被太阳晒热的青石上打哈欠,狐狸打哈欠跟猫狗很像,也是伸舌头。

    “你感觉我是什么人?”吴东方反问。

    “有来头的人。”狐狸说道。

    “哦?”吴东方歪头看了狐狸一眼。

    “普通人哪敢跟我进山哪。”狐狸说道。

    吴东方没接它的话茬,清理出一片区域,用火石打着了火,这里到处都是松针,火很快着了起来,狐狸怕火,跳到远处的青石上趴着去了,他把几十枚松子堆积到了狐狸原来趴卧的青石上,把火引了过去。

    用铜刀砍了一些松枝扔到青石旁,吴东方放下铜刀躺了下来。他故意没将铜刀彻底归鞘,躺下之后背对着狐狸,通过铜刀的刀身暗中观察身后的狐狸。

    前半个小时狐狸一直趴着没动,半个小时之后他打起了呼噜,狐狸抬起了头,慢慢的从青石上跳了下来,绕过火堆向他走来。

    离他还有十几步的时候,狐狸停了下来,犹豫了一会儿调头回去了。

    回去趴了几分钟,又下来了,离他五六步的时候再次停了下来,这次狐狸犹豫的时间比较长,足足有五六分钟。

    犹豫过后,狐狸转身离开了,通过刀身可以看到狐狸在松林里往复奔走,叼来了很多松果,等到松果积累成堆,狐狸跑回石头上趴了下来,没有再下来。

    等到火堆即将燃尽,吴东方翻身坐了起来,打了个哈欠之后指着那堆松果冲狐狸问道,“你捡的?”

    “除了我还有谁?”狐狸说道。

    “等到了木族都城,我请你喝酒。”吴东方说道,在偷和换之间,狐狸最终选择了换,虽然仍然是有所图,却比偷好很多了。

    “好。”狐狸咧着嘴,很高兴。

    吴东方剥了松子放到炙热的青石上烘烤,又在石头周围加了柴禾,等到太阳落山的时候收起了烘熟的送子,躺到了还有余温的石头上。

    “怎么又躺下了?”狐狸已经做好了上路的准备。

    “睡觉。”吴东方说道。

    狐狸歪头问道,“你白天不是睡过了吗?”

    “再睡会儿。”吴东方说道。

    这次他真睡着了,醒来之后狐狸早已经等候多时了。

    往东是一处崖壁,穿过悬崖到了山峰东面,然后改道东北,中午时分遇到一处水潭,狐狸渴了,跑过去喝水。

    狐狸喝完水,转头冲吴东方说道,“你也喝点儿,往前很远没有喝水的地……”

    “小心!”吴东方高声示意,在狐狸说话的时候,一条很大的蟒蛇自水潭里探出了头。

    狐狸听到吴东方的喊声,知道危险来自水潭,没往后看,直接往远处蹦。

    它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它没快过蟒蛇,刚刚蹦起来就被蟒蛇咬住了。

    蟒蛇一击得手,立刻带着它潜回水潭,狐狸被咬住了后背,惊恐的发出了尖叫,它虽然能说话,却终究是只狐狸,慌了神之后发出的是狐狸的叫声。

    眼见狐狸被蟒蛇咬住,吴东方抽出铜刀追了过去,等到他追到水潭边,蟒蛇已经带着狐狸潜入了水下。

    他来不及多想,纵身跳下水潭,下水之后一个猛子扎了下去,这处水潭不大,蟒蛇搅浑了潭水,在水下看不清东西,但他感觉到有滑腻的东西在自己身边擦过,立刻探臂将其夹住,确定夹住的是蛇身,挥刀就砍。

    砍了两刀,发现水中挥刀受阻,扔掉铜刀自腰间拔出了短刀,胡乱戳刺。

    蟒蛇吃痛松口,调头想要咬他,但它忘记了自己在水里不能咬人,呛水之后慌乱上浮。

    吴东方放开了它,转身往回急游,到了水潭边见狐狸正在潭边浅水里扑腾,先把狐狸甩了上去,自己随后上岸。

    那条蟒蛇有两丈来长,不算小也不算大,受惊之后没有再来攻击他们,而是快速游进了水潭对面的草丛。

    狐狸受惊炸毛,上岸之后乱蹦乱跳,惊叫连连。

    “好啦,别叫了,你就这么点胆量?”吴东方抹了一把脸。

    “狗日的,驴近的,这里怎么会有这东西。”狐狸不蹦了,抖毛脱水开始大骂。

    “你是带路的,你问我?”吴东方解开了扣子。

    “我每次来都在这儿喝水,没发现有这东西。”狐狸心有余悸。

    “你上次过来是什么时候?”狐狸会抖毛,他不会,衣服得拧干。

    “有七八年了。”狐狸说道。

    吴东方撇嘴摇头,忽然之间想起一事,急忙伸手自内兜里拿出了那卷麻布,铺开之后立刻傻眼了,朱砂浸水,内外渗透,所有麻布上的字迹全都模糊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