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六十四章 临近都城

    狐狸见吴东方神色不对,凑过来看了一眼,立刻皱鼻咧嘴,吴东方跟蜘蛛精索要麻布的时候它就坐在旁边,知道这几卷麻布对吴东方意味着什么。

    吴东方把麻布逐一分开,发现所有麻布的字迹都模糊了,如果这些麻布没有卷在一起,浸水之后或许还能辨认,但这些麻布是卷在一起的,朱砂互相浸透渗染,什么都看不出来了。

    狐狸小心翼翼的看着吴东方,吴东方发觉狐狸在看他,歪头看了狐狸一眼,狐狸尴尬龇牙。

    “你这是哭还是笑?”吴东方扔掉麻布,脱掉了衣服。

    “你怎么不生气?”狐狸惊讶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不生气?我都快气死了。”吴东方拿着湿衣服走向水潭,已经湿透了,干脆洗洗。

    “那你怎么不发火?”狐狸问道。

    “冲谁?”吴东方反问,他现在岂止是生气,简直是愤怒,但这事儿不怪他,狐狸现在是他的同伴,同伴有难,出手相救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事儿也不能怪狐狸,狐狸又不是故意跑到水潭边被蟒蛇咬住的。

    “布上的那些符号你都记住了?”狐狸猜道。

    “我如果都记住了,还会回去找吗。”吴东方反问。

    狐狸见吴东方这么豁达,轻松不少,又抖了抖湿毛儿,“你师父再厉害也没费青厉害,咱去了木族,想办法让他收你为徒。”

    “一边儿去。”吴东方把内兜的东西掏了出来,拧干外衣,又把衬衣脱了下来。

    “你是金族巫师?!”狐狸发现了吴东方胸前的白虎印记。

    吴东方横了狐狸一眼,没应声,凑着潭水清洗衬衣。

    狐狸盯了吴东方一会儿,将视线又挪到了他掏出的那几样东西上面。

    见狐狸直勾勾的盯着内兜里掏出的那几样东西,吴东方随口问道,“你在看什么?”

    狐狸冲那几样东西努了努嘴,“那个,那个玉簪能不能……”

    “不能。”吴东方一口回绝。

    “我不要,我就想看看。”狐狸说道。

    “你看它干什么?”吴东方拿起了玉簪,这只玉簪是狐女自死去的那个金族巫师身上拿出来的,这东西很可能跟那个神秘的金族巫师的死因有关。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狐狸眯缝着眼睛。

    吴东方歪头看了狐狸一眼,把玉簪放到了它眼前,转而把裤子也脱下来洗了,等到穿上湿漉漉的衣服,狐狸还在岸边盯着那支簪子。

    吴东方把东西逐一收起来,该装的装,该系的系,最后收起了那支簪子,“见过吗?”

    “这东西我肯定见过,在哪儿见的想不起来了。”狐狸摇头说道。

    “可惜你也是色盲,不然你一定能想起来。”吴东方迈步往北走去,狐狸转身跟了上来。

    “你又不瘸,为什么总拿着根拐棍儿?”狐狸好奇的问道。

    “这是我师父生前用过的。”吴东方随口说道。

    “你是金族巫师,你师父也应该是金族巫师,他怎么会用个木头拐棍儿?”狐狸疑惑的问道。

    吴东方没接话,狐狸这话他没法儿接,因为狐狸的分析是对的。

    不发火不表示心情好,他此时的心情并不好,费牧写给他的医术法术以及练气方法还有法术全都没了,连自娰妙那里得来的土族练气方法也没了。

    “你是金族巫师,为什么不会金族的法术?”狐狸问道。

    吴东方没搭理它,狐狸并不识趣,快跑几步跟他并行,“你是金族的巫师,来木族肯定不是跟神医费青请教医术的,你来木族究竟要干嘛?”

    吴东方嫌它烦,随口敷衍,“办件事情。”

    狐狸见状知道吴东方不愿说,就忍着没有再问,但它最终还是没忍住,又开了口,“你是不是有病?”

    “你才有病。”吴东方瞪了狐狸一眼。

    “不是来看病的,你找费青干什么?”狐狸问道。

    吴东方终于受不了这个话唠了,停了下来,解开腰间的布袋拿出一枚蓝色内丹扔给了狐狸,“不用你带路了,回去吧。”

    扔下内丹,吴东方快步前行,麻布毁了,土族和木族的练气方法就没办法修炼了,不过金族的练气方法他记得,这要得益于冥月当日的耐心讲解,冥月不太会当老婆,倒挺会当老师。

    没走多远,他发现狐狸又跟了上来,内丹已经没了,也不知道有被它藏哪儿去了。

    “你怎么又回来了?”吴东方问道。

    “你救了我,我不能这么走了,我得把你送到地头儿。”狐狸跑到前面,“咱得走快点。”

    “我不用你送。”吴东方跟上了狐狸。

    “你还欠我酒呢。”狐狸说道。

    “你记性倒好。”吴东方撇嘴。

    “那是。”狐狸应声。

    随后是闷头赶路,太阳出来了,湿衣服蒸的身上难受,吴东方停了下来,生火烤衣服。

    狐狸跑进了树林,没过多久叼了个死刺猬回来,“帮我烤烤。”

    吴东方把刺猬扔进了火堆。

    狐狸在一旁看着他,很好奇的看着,一看就是十几分钟。

    “你看我干嘛?”吴东方被它看的别扭。

    “金族在西面,木族在东面,你不会法术,从金族过来肯定走了好长时间。”狐狸说道。

    吴东方没说话,自从狐狸发现了他是金族巫师,对他就充满了好奇,好奇并不是它独有的特点,所有狐狸好奇心都重。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到木族来干什么。”狐狸说的很自信。

    “我来干什么?”吴东方反问。

    “哼哼,你是来治病的。”狐狸得意的说道。

    吴东方被它逗笑了,“我来治什么病?”

    “你经络有问题,练不了法术,你来木族是找费青治你经络的,你拿的那根拐棍儿就是见费青的信物,我说的对不对?!”狐狸问道。

    “对个毛啊。”吴东方把刺猬拨给狐狸,“吃你的吧。”

    狐狸见自己的猜测被吴东方否认,有些急了,“我一定猜对了,你不肯承认罢了,你要是经络没问题,为什么一点金族法术都不会?”

    “行行行,你猜对了。”吴东方懒得跟它拌嘴。

    “你惹了花姑,回去肯定不能走那条路了,治好了病,你准备怎么回去?”狐狸又问。

    “到时候再说。”吴东方说道,他对狐狸的印象有了些许改变,但也只是从非常不信任变成了不是非常信任,所以不愿跟它全盘交底,不过不得不承认狐狸想的挺长远。

    狐狸跑了过来,在他身边蹲下,歪头看着他,“你救了我的命,我得报答你,等你治好病,我护送回金族,你看怎么样?”

    “你,护送我?”吴东方笑了。

    “啊,大路你肯定不能走了,只能在山里走,没我护送,你回不去。”狐狸说道。

    “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怎么护送我?”吴东方摇头。

    “刚才是我大意了,没想到水里藏着那东西,我眼神比你好使,鼻子比你好使,耳朵也比你好使,在山里走,怎么少的了我。”狐狸说道。

    “把我送回去,你再怎么回来?”吴东方有点心动了,在山里走有个伴儿确实比较安全。

    “我还回来干啥,以后就跟着你住在金族。”狐狸说道。

    吴东方笑了,狐狸干的是吕不韦的事儿,认为他奇货可居,想跟他混,就算他混的再不好,巫师也是金族的贵族,跟着他不愁吃喝。

    “行不行?”狐狸追问。

    “行。”吴东方点头。

    “你等我一会儿。”狐狸调头跑掉了,没过多久把那枚蓝色内丹给衔了回来,“给你。”

    吴东方收起了那枚内丹,“还有一个呢?”

    “太远了,不要了。”狐狸冲凉透的刺猬走了过去。

    吴东方烤干衣服,狐狸吃完饭,二人上路,这二人有一半得加引号,因为狐狸不是人。

    “你叫什么名字?”狐狸问道。

    “吴东方。”吴东方没隐瞒,到了这个份上也没必要隐瞒了。

    “吴是姓,东方是名儿?”狐狸又问。

    吴东方点了点头,前方不远处就是一片长草的平坦区域,别的地方草才发芽,而那片区域的草已经长到膝盖高矮了。

    “我以后就喊你东方兄弟。”狐狸说道。

    “别,你还是喊我的姓吧。”吴东方急忙否决。

    狐狸并不知道吴东方为什么不喜欢东方兄弟这个称呼,想了想说道,“行,那我喊你老吴吧。”

    “好,我喊你老王吧。”吴东方笑道。

    狐狸立刻明白吴东方在发坏,“王八是鳖,别绕着圈儿骂我。”

    “行啊,以后喊你王爷。”吴东方笑道,他知道狐狸很喜欢这个称呼。

    “这还差不多,前面是沼泽,你先等等,我去探探路。”狐狸钻进了草夼。

    王爷知道哪里能够走人,哪里的淤泥会下陷,有它带路,吴东方顺利穿过了这片草夼,再度进入山区。

    王爷嗅觉很灵敏,能够闻到其他野兽的气息,而且它知道在山里赶路需要注意什么,跟它同行确实很安全。

    两天之后的晚上二人进入一片树林,王爷慢了下来,小声说道,“这里是八爷的地盘,穿过这片树林,往东再走半天就是木族的都城。”

    “八爷是什么?”吴东方问道。

    “一只成精的野牛。”王爷说道。

    “它住的离木族都城这么近,木族巫师为什么不撵走它?”吴东方小心的跟在狐狸后面。

    “我算看出来了,你有病的不是经络,是脑子。”王爷鄙夷回头。

    “怎么了?”吴东方问道。

    “不是每个妖怪都怕巫师的,就算是木族天师也不一定是八爷的对手,八爷脾气好,不惹事儿,不然还指不定谁撵谁呢。”狐狸说道。

    “比天师厉害的妖怪数量多不多?”吴东方低声问道。

    “多,它们不去人住的地方不是不敢去,而是不愿去,不想去。”狐狸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他回来的时间也不短了,但一直没有跟外界有太多接触,思维方式还没有彻底转变过来,始终认为人是主宰者,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这个时候人跟野兽基本上是平等的,谁也不怕谁,这也是为什么山里野兽这么多,人们却不愿上山打猎的原因。

    王爷在一棵大树的树根闻了闻,转头冲吴东方说道,“糟了。”

    “怎么了?”吴东方开始紧张。

    “忘了现在是春天。”王爷转头往回走,“走,走,走,快退回去。”

    “春天怎么了?”吴东方不解的问道。

    “春天不能在这片儿走,八爷发情的时候见谁杀谁。”王爷说道。

    吴东方一听,立刻加快了速度,不止是牛,不管什么雄性动物在发情的时候脾气都非常暴躁。

    走了两步,发现踩到了什么,低头一看,是王爷的尾巴。

    王爷并没有回头尖叫,而是一动不动的看着南面树林。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他只能隐约的看到远处的树林里站着一个巨大的黑影,如果不是王爷之前说过这里住的是野牛精,他会以为那道黑影是一头巨象,这家伙个头太大了,比普通的大象还大。

    短暂的对视之后,黑影向二人冲了过来,它一跑,地都震。

    “怎么办?”吴东方急切的问道。

    “站着别动。”王爷说道。

    “不行吧。”吴东方现在的感觉就像一辆火车迎面驶来。

    “知道不行还不跑?”王爷调头就跑。

    吴东方这才明白王爷刚才在贫嘴,等回过神来,黑影已经到了二十米之外。

    除了调头就跑,这时候什么都做不了。

    跑出几十米,吴东方爬上了一棵大树。

    王爷回头见他上了树,急忙高喊,“你缺心眼啊,上什么树啊,多粗的树都拦不住它……”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