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六十八章 五脉连通

    费青推开房门冲吴东方说道,“二位请跟我来。”

    “去哪儿?”吴东方问道。

    “二位远来是客,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费青说道。

    吴东方迈步先行,王爷打了个哈欠,弓背伸了个懒腰,伸完懒腰跟上了费青和吴东方,随后有人进来收拾碎石。

    除了最西面的房间,其他所有房间的门都是开着的,里面有仆役在打扫卫生,还有巫师在收拾药物器皿,院子大门已经关上了,说明今天的病人看完了。

    最西面的房间可能是费青的卧室,布置很简单,除了桌椅床榻和北墙的一个药架,只有为数不多的生活器皿。

    费青自坐主位,吴东方坐在了对面,王爷蹦上了二人中间的座位,刚蹦上去就被吴东方给拨了下来,王爷恶狠狠的瞪他,吴东方回瞪,王爷移开视线趴在了地板上。

    “你是哪族的族人?”费青问道。

    “金族,我是在土族都城东北方向的一座小岛上遇到他的,那里有大批奴隶正在建造紫微法台,他在那里为奴隶看病。”吴东方说道。

    费青点了点头,转而又问,“你和他相处了多久?”

    “没多久。”吴东方说道。

    王爷见吴东方语气生硬,在下面抓他的脚。

    “伸出左手。”费青说道。

    吴东方伸手,费青抓住了他的左手手腕,酸麻痛痒胀五种感觉再度出现并长时间持续,几分钟之后,酸痛痒胀逐渐减弱,麻的感觉越发强烈。

    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费青已然额头见汗。

    五六分钟之后,其他四种感觉尽数消失,只剩下了强烈的麻木,这种感觉与触电极为相似,浑身麻木,异常难受。

    人在难受的时候会感觉时间过的很慢,故此他无法确定麻木的感觉自出现到消失具体持续了多长时间,大概估算应该有八到十分钟。

    费青收手起身,走到门旁的水盆前拿起毛巾擦脸,“你和他相处了多久?”

    “两个多月,我是冬天被他们抓过去的,开春我就逃了出来。”吴东方说道,他先前之所以语气很生硬是因为他感觉费青在审查他,而费青猜到了他在想什么,所以先为他连通五脉表达诚意,然后再发问,如此一来就是单纯的交谈而不存在信任与否了。

    “你这种血脉可以修行五族法术,他们是不是因为这个抓你?”费青放下毛巾走了回来。

    “是的。”吴东方点了点头,“请问天师,五脉连通是怎么回事?”

    “你有五种不同的血脉,彼此均衡却不连通,不管使用哪一族的练气方法都可以博纳五行灵气,但最终你所能使用的法术只能与你所用的练气方法相同。”费青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看着吴东方,以眼神询问他能不能理解。

    “五脉如果没有连通只能一门入五人,五人出一门。五脉连通之后可以一门入五人,五门随意出。”吴东方说道。

    “对,以后不管你以后使用哪一族的练气方法都可以使用五族的法术。”费青点头过后再度说道,“你体内五种血脉完全均衡,均衡就没有波动,没有波动就不能引发天劫,只有打破这种均衡他日才能引发天劫,而打破均衡只能自你的木脉入手。”

    “为什么只能自木脉入手?”吴东方不解的问道。

    “万物以土为承载,发于春木,耗于火夏,定于金秋,敛于水冬。木为生机,要打破均衡必须自木脉入手,而且必须应对时节。”费青说道。

    “您的意思是说如果不是春天而是其他的时节,您就没办法帮我连通五脉?”吴东方追问。

    费青再度点头,“只有春天能够送入木气。”

    吴东方点了点头,费牧当时一再催促他离开,应该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希望他能够赶在春天来到木族。

    “他在那里境遇如何?”费青叹气发问。

    费青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费牧,吴东方将费牧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说到费牧有自己的住处,食物也不匮乏,费青脸上有欣慰的神情。说到费牧施展法术将他送出来以及临终前的情形,费青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了悲伤。

    由于二人的谈话非常沉闷,王爷听的无聊,趴在地上又迷糊过去了。

    吴东方不想探听木族的秘密,但他还是忍不住询问了当年木族发生的事情,费牧有个孪生兄弟,名叫费庐,虽然是孪生兄弟,哥哥费牧聪慧过人,心性仁善。而弟弟费庐虽然也很聪明,却心术不正。最终费牧被上一任青龙天师选为接班人,而费庐则成了一个籍籍无名的普通巫师。

    三十年前木族都城发生了一起惨案,受害人是木王的一位夫人,这位夫人是土族皇族和亲嫁过来的一位公主,被人奸杀在自己的寝宫,土族得到消息非常的愤怒,派出了多位天师亲自进行追查,最终查到了费庐的头上。

    由于费庐是青龙天师费牧的弟弟,木王王室和土族派来的人就没有杀他,而是把他断去大筋废去修为撵出了木族。

    “费庐”被撵走之后,“费牧”非常内疚,搬出了都城,住到了偏远的浮云山。

    究竟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是有预谋的,还是土族派来的巫师发现凶手跟费牧是孪生兄弟而临时起意决定让他顶替费牧,现在还不清楚,能够确定的是这件事情与土族有关,是他们派来的天师联手制住了费牧,用他替下了费庐,费庐成了土族的傀儡之后搬出了都城,目的自然是为了掩人耳目,尽量避免与其他巫师有过多的接触。

    事发之后,土族以公主遇害为借口将贡物增加了五成,这事儿木王是不同意的,但费庐同意了,各族巫师都是效忠王族的,但约束他们的也只有自己的效忠之心,如果没了效忠之心,掌握了法术的巫师根本就不把王族放在眼里。

    费牧之所以会被土族关在岛上也是有原因的,低级巫师可能不知道内情,但上层绝对知道费牧的真实身份,他们故意不杀费牧,为的是用来要挟费庐,因为费牧一死,费庐就真的成了费牧了。只要费牧不死,土族随时可以拆穿费庐。

    费牧现在已经死了,死无对证,拆穿费庐的难度增加了,他就是打死不认,谁也拿不出证据了。

    木族的传法巫师还活着,费庐可以自它那里得到八木龙霆和枯木逢春,三十多年,就是头蠢猪也练成了。

    “天师有什么打算?”吴东方问道,二人推断出了事情的真相,接下来就要考虑怎么处理。

    “为你连通五脉,我体内的木气几乎耗尽,短时间内没办法施展法术,况且就算我木气充盈也不是他的对手,这些年我沉迷于歧黄之术,修行早就荒废了。”费青叹气摇头。

    “您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我们没有证据,其他巫师不会相信我们的,这件事情交给我,等我练成了法术,我一定会回来。”吴东方说道。

    费青笑着点了点头,是苦笑。

    吴东方知道费青为什么苦笑,因为他现在还不会法术,要想打败有着天师修为的费庐,怕是没有几十年的修行是不可能做到的。

    他没有将三纪窥生的事情说出来,因为三纪窥生有一定的变数,想了想起身告辞,“大恩不言谢,我们先走了。”

    “这里离金族非常遥远,我给你们准备两匹快马。”费青说道。

    “不用了,我们停留时间不短了,您多保重。”吴东方摇头谢绝了费青的好意。

    “我这里有几张求诊木牌,你带在身上,说不定会有用处。”费青自怀里拿出三片木牌,木牌是青色的,上面刻着一棵小松树。

    王爷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在抓他的脚,意思是让他赶紧接着。

    “多谢。”吴东方接过木牌揣进了怀里。

    二人告辞出门,费青没有相送。

    出了大门,王爷就埋怨他,“你刚才为什么不要马,有马多快。”

    “我不会骑。”吴东方说道,他真不会骑马,现代都是汽车了,谁还骑马。

    “不要就不要吧,走,找地方吃饭去。”王爷跑在前面。

    “这里也不安全,买几坛酒带上,尽快离开这里。”吴东方说道。

    回到原来吃饭的客栈,吴东方买了两坛酒背在身上,王爷想要吃完饭再走,但它没钱,只能跟着吴东方离开。

    费牧的事情告一段落,五种血脉彼此连通,木族的两种顶级法术就在怀里,现在要做的就是找个安全的地方根据金族的练气法门进行修行。

    没走多远吴东方就停了下来。

    “你认识他吗?”王爷看着站在前方路中央的中年男子,对方正在冲他们笑。

    吴东方没有答话,前面站着的那个中年男子是当日押送他去岛屿的三个土族天师其中一个……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