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太玄战记 >

第七十章 狡猾

    这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在天彻底黑下来之前,王宫来人了,但来的不是木王本人,而是木王派来的三个大臣,大臣来了之后先冲费青弯腰行礼,然后询问事情的起因和经过。

    “为什么木王本人不过来?”吴东方很疑惑。

    “上一任木王已经死了,现在在位的是新木王,死的不是他老婆也不是他妈,他才不来呢。”王爷随口说道,它的注意力始终在吴东方身旁的酒坛上。

    “喝吧。”吴东方拍碎了其中一个酒坛的泥封。

    “现在喝酒会不会误事儿?”王爷鼻子连嗅,大吸酒气。

    “今天晚上不会有什么事的。”吴东方说道,费庐现在肯定已经得到了消息,费青虽然没有立刻通知土族,但那个土族天师肯定会回去告诉云平等人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管是云平还是费庐,现在都不会轻举妄动,如果在这种时候把他给杀了,无疑告诉世人,土族是卑劣的幕后操纵者,费庐是冒名顶替的傀儡,他们现在应该都在思考如何“合情合理”的颠倒黑白。

    “我有点渴了,少喝几口。”王爷把头伸进了酒坛。

    王宫派出的大臣问明了情况,在广场一侧坐了下来,别说他们,就是木王本人也没办法处理这件棘手的事情,他们的作用也就是个官方的旁观者。

    天黑之后,广场四周点起了火盆,身在都城的木族巫师络绎来到,三三两两,木族巫师比金族的数量要多,单是住在都城的就有一百多人,身穿紫袍的天师连费青在内一共有十二个,巫师来到之后分为了南北两处阵营,年纪比较大的巫师都坐到了北面,离费青比较近。少壮派坐在南面,离费青比较远,人数方面是少壮派占了优势,有七八十。但天师还是老家伙占了多数,有七个坐在费青身后,跟他们对立的少壮派只有四个身穿紫袍的天师。

    等到晚上八九点钟,费庐仍然没有出现,长时间的等待令围观众人的热情大大消减,逐渐离开了广场,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等到半夜,广场周围只剩下不到一千人了。

    王爷喝多睡着了,吴东方也躺了下来,集中精神思考明天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按照常理,土族不会和费庐一起过来,因为得避嫌,所以费庐先过来的可能性比较大,费庐今天晚上肯定是睡不着了,他的压力比土族要大的多,费牧已经死了,死无对证,土族可以来个死不承认,没有证据就无法证明当年是他们暗中操作。

    但费庐不行,费庐得想方设法证明自己是费牧,明天费庐一定会拿出很多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身份,而他则需要拿出证据与费庐对质,说白了明天就是开庭打官司,赢了没什么太大的好处,但一旦输了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他此时想的是明天拿出什么证据来证明费庐是假的青龙天师,冷静下来之后发现自己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费牧写在麻布上的那些文字只有他自己懂,当不了证据。但除此之外他没什么办法来戳穿费庐,费牧送他出来的时候只是想让他过来告知费青事情的真相,然后由费青出手帮他连通五脉,作为回报,他大功告成之后回到木族击杀费庐,费牧当时并没有想要立刻拆穿费庐,所以也没有过多的给他提供线索,甚至压根没有提起费庐这个人,他还是在娰妙的嘴里听到这个名字的。

    没有证据,完全没有证据,对质一旦开始,他会立刻落于下风。

    思虑过后,吴东方叹了口气,他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在费庐到来之前,金族的援兵能够赶过来,只要金族过来就能证明他的身份,金族的白虎天师是不会无缘无故跑到木族来诬陷好人的,这样哪怕指证不成也不会丢掉性命。

    第二天清晨,吴东方醒了过来,翻身坐起,这时候广场周围只剩下几百人,王宫派来的几个大臣岁数都不小了,熬了一夜都蔫了,费青仍然盘坐在不远处闭目打坐。

    看到费青,吴东方心理压力更大了,如果今天不能证明费庐是假的青龙天师,费庐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责罚费青,因为费青先前的言语和态度无疑逾越了尊卑等级。

    太阳升起以后,人多了,王爷醒了,伸完懒腰往北跑去,坐在南面的一名少壮派巫师高声喊道,“拦住那只狐狸。”

    巫师一喊,周围的士兵立刻扬起了矛戈。

    王爷没停,直接冲着士兵跑了过去,到了近前先撒尿后屙屎,屙完屎调头跑了回来,“是你们要拦住我的,不是我想屙在这里。”

    王爷说完,围观民众哄然大笑,先前说话的那个少壮派巫师大为尴尬。

    王爷跑到吴东方身旁坐了下来,“天亮了,对手快来了。”

    吴东方点了点头,昨天木族是傍晚时分派出飞禽的,他目前所在的位置在现代的话应该在山东济南一代,而金族是在云南西南一代,两地之间的距离至少也有五千里,飞禽肯定没有飞机飞的快,估计这时候也只是刚到金族,如果金族得到消息立刻出发,最早也得在下午两三点钟才能到。

    “青天师,前往土族的飞禽什么时候出发?”有低级巫师走到费青身边问道。

    “去吧。”费青点了点头,点头过后睁开了眼睛,转头看向吴东方。

    吴东方没有实际证据证明费庐是假的青龙天师,眼神之中就有忐忑和不安,费青冲他点了点头,示意他不要紧张。

    吴东方见对方没有任何的怪罪和埋怨,心里更加不安,按照二人本来的计划,这件事情是要继续隐瞒下去的,他提前将真相公之于众,费青肯定没有准备好。

    上午九点左右,围观的人群发出了惊呼,吴东方循着众人的视线向东望去,只见东方天际出现了一道人影,人影脚下踩踏着一条粗大的藤蔓,藤蔓高耸入云随风摇曳,西移数里之后地面上再度升起一根藤蔓,接住此人再度向西探送,这种身法速度远不如火族的赤焰火舞和金族的风云雷动迅捷,却有二者没有的洒脱和从容。

    到得城池上空,吴东方看清了此人的样貌,这个人与费牧长的一模一样,身形消瘦,须发皆白,身上穿着一件紫色法袍,他穿的法袍与其他木族天师的法袍不同,紫色法袍前胸绣着一条探爪青龙。

    最后一根藤蔓滋生于城外,将此人送到广场上空,广场上的众人见状纷纷跪倒在地,除了天师之外的所有巫师也尽数跪倒,口呼,“恭迎青龙天师。”

    藤蔓消退,费庐飘然落地,微笑抬手,“回礼。”

    吴东方见状暗道糟糕,吆三喝四的坏人他不怕,凶狠残暴的坏人也不足为惧,最不好对付的就是非常和气的坏人,这是坏人的极致,跟云平一个类型的。

    费庐落地,众人起身,场中雅雀无声,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费庐的身上。

    费庐微笑的环视众人,随后将目光移到了场中,微笑着看了看费青,又微笑着看了看吴东方,甚至微笑着看了看他身边的王爷。

    “昨天我在闭关,今早才得到了消息,听闻有土族巫师和金族巫师自我们木族发生了冲突,我特意回来看上一看。”费庐说道。

    费庐说完没人接话,他这番话别人也没法儿接,短暂的停顿之后,他再度说道,“木族民风淳朴,仁和无争,友善天下,和睦邻邦,不管有什么恩怨,只要到了木族地界,我们都应尽力斡旋化解,即便化解不成,也应保护弱者周全。”

    费庐说完,百姓一片欢呼,吴东方暗暗叫苦,费庐这番话太有“格局”了,他昨天揭发了费庐,而费庐今天反而要保护他,两相比较,他立刻成了小人。

    “这位年轻人便是金族巫师?”费庐冲吴东方问道。

    “对,我就是金族巫师。”吴东方高声回答。

    “昨天究竟是怎么回事,能不能说与我知道?”费庐微笑发问。

    “金族巫师没来,我什么都不会说。”吴东方说道,现在的局面对他极为不利,一个应对不慎就是粉身碎骨,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拖延时间,等待援军到来。

    费庐点了点头,转而看向费青,“三师兄,昨天的事情我听费林说过一些,这其中涉及到我的声誉,我理应避嫌,就由你来主持处理,我先去王宫见过木王,金族和土族的巫师来到之后,你可差人前去通知我。”

    费青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费庐转身向西走去,士兵百姓急忙让路,走到士兵和百姓当中,费庐转身冲场中巫师正色说道,“这位年轻人很可能受了奸人蒙骗,保护好他,防止奸人行那鸟尽弓藏之举,等到金族巫师来到,我们与金族一起揪出幕后真凶。”

    众巫师高声应是,费庐转身离开。

    “这老东西太厉害了,你不是他的对手。”王爷歪头看着吴东方。

    吴东方皱眉点头,每个人都会说话,但傻瓜说一百句话可能表述不清楚一件事情,而聪明人的一句话可以同时达到多个目的,费庐的这句话向民众暗示这件事情是土族针对他的阴谋,如此一来就跟土族划清了界限,以后土族说他坏话民众也不会信了。而他之所以敢跟土族划清界限是因为费牧死了,土族没有要挟他的东西了。

    此外,费庐的言下之意是他昨天说的那些话是受到了土族的诓骗和误导,只要他不坚持继续揭露,他就是没有诬陷之心的受害人,没有主观故意做了坏事,木族是不会跟他为难的。如果他继续坚持昨天的说法,他就不是被土族利用的受害人,如果指证不成,他就得为自己的诬陷承担后果。

    狡猾,太狡猾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