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古神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96章 量组织的末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地鼎玄妙,是天下第一等的弑神大杀器,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催动,威能极为恐怖。

    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就将末法神王完全炼化,化为一炉神王大丹。

    神丹,从鼎中飞出,每一枚都闪耀夺目,被本源之气笼罩,像一片星辰环绕在张若尘身周。

    没有细思多想,张若尘深吸一口气,将群丹和本源之气,全部吞吸进腹中。

    之前的连场大战,他伤得不轻,需要尽快恢复。

    同时,冲击乾坤无量中期的心情很迫切,只差一步,只要迈过去,就能步入新天地。

    张若尘虽然已经站在乾坤无量初期的巅峰,但,在不动用始祖神气和始祖规则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做到,在大自在无量之下无敌。

    需要破境!

    破境后,战力才能大幅度提升。

    至于炼杀末法神王会引发什么样的风暴,他是真没有在意,反正与死神殿和死族,已经是死对头。

    没给他炼化体内神丹的时间,天姥的声音,再次在脑海中响起:“小心了!”

    “哗!”

    空间震颤,出现波纹。

    波纹中心,一具破碎的铠甲浮现出来。

    铠甲属于羌沙克,上面沾有无数神血,带有部分血肉,散发出来的气息强横霸道,神力汹涌。

    铠甲碎片,似乎拥有灵魂意识,在自动重凝。

    这一次,没有天姥的魔纹符号封印。

    羌沙克的神魂念头,从血液中冲出,凝聚成半透明的完整魂影。无数不灭无量级别的规则神纹,在破甲上流动。

    “死!”

    半透明的魂影,操控破甲,一拳击向张若尘。

    拳头化为一片漆黑的魔海,张若尘如坠冰窟,只感觉,体内血液都要被冻住,神魂要被撕碎。

    这就是天尊级的存在,哪怕只是一具染血破甲,也是禁忌一般的存在,无量之下遭遇,必是一场死劫。

    张若尘很慎重,唤出菩提树,种在身前。

    “哗啦!”

    菩提树金光万丈,梵音如歌,呈现出三千佛陀的光影,净化涌动过来的魔煞之气。

    明镜台从树中飞出,与染血破甲对轰在一起。

    佛光和魔气一层层激荡而开,声如惊雷。

    菩提树和明镜台对魔道力量,本就有一定克制作用,一连五击对碰,羌沙克的魂影被打碎,初步凝聚的破甲,再次崩裂。

    张若尘将这具破甲,镇压到菩提树下,用佛光净化上面的魔血和神魂念头。

    每一块甲片,都价值连城,等彻底净化后,重新祭炼一番,或可成为一件防御类的珍宝。

    张若尘望向遥远星域之外,感受强劲的力量波动。

    毫无疑问,陷入绝境的羌沙克,在拼死状态下,哪怕是天姥都得全力以赴。所以,才来不及封禁破甲上羌沙克的残留力量。

    分尸法斩神,必须得有一个张若尘这样的捡尸人,在第一时间,将残尸镇压,锁到至尊圣器或者神器的内空间,分割而开。

    但天姥凭一己之力,真能斩杀羌沙克吗?

    在羌沙克自知无法脱身的情况下,必会自爆神源,到时候,天姥扛得住吗?

    “轰隆!”

    整个罗刹神城,忽的剧烈摇晃。

    就连宇外空间,都在震颤,令得张若尘难以稳住身形。

    张若尘立即投目看向下方的神城,只见,护城神阵的阵法铭纹,在迅疾的穿梭,变得无比混乱。

    以族府为中心,方圆数百里的城域都毁灭了,所有建筑和防御阵法皆化为尘埃。

    “这是……无量自爆神源!”

    张若尘屏息,立即将地鼎催动,一座浩瀚的洪荒世界蔓延出去,覆盖神城的上空。

    巫祖的光影,在他身后呈现出来,散发强横神威。

    处于死境,有无量自爆神源,在张若尘的预料之中。

    其实,也在罗衍大帝的预料中,所以罗衍大帝是选择独自一人前往族府,并且下令族府周围的圣境修士全部撤离。

    正是如此,虽然有无量自爆神源,但在重重防御阵法的化解下,对城中罗刹族圣境修士并没有造成太大伤亡。

    唯一超出张若尘预料的是,自爆神源的,居然是罗刹神殿的聂神王。

    “应该是神荼鬼帝的手段,控魂锁灵,此人的修为,绝不弱诸天多少。”张若尘暗暗催动始祖神行衣和始祖靴,若是挡不住,必须要保证自己能够退走。

    他相信,以罗衍大帝的修为,加上提前有防备,应该能够挡住聂神王自爆的毁灭力。

    但,要阻止二大人、神荼鬼帝他们脱身,怕就难了!

    “轰隆!”

    下方的云海,突然猛烈向内凹陷,护城神阵出现一个数百丈的大窟窿。

    师智神尊浑身雷电,像是一个紫色的光球,率先从大窟窿中飞出。在他身后,有着一道道阵法光束向上轰击,但,都被他闪避过去。

    张若尘以逸待劳,左手抓着地雷珠,引动上千道电光,齐齐向师智神尊轰压下去。

    “若尘小儿,你敢……啊……”

    师智神尊举起风雷珠,亦是引动雷电,抵挡从上方落下的电光。

    挡住了电光,但却没能躲开从下方飞来的护城神阵光束。光束从他脖颈边飞过,顿时,半个脑袋和半个脖子,皆被打烂,化为血泥。

    张若尘趁机俯冲向上,将地鼎狠狠砸了下去。

    师智神尊伤得比张若尘要重得多,哪挡住地鼎,只是一击,神躯都被打得血淋淋的,神骨断了数块。

    “嘭嘭!”

    一连打出七击,师智神尊的神躯彻底破碎,坠回阵法窟窿。

    张若尘趁机用地鼎,将风雷珠收进鼎中,镇压了下来。

    无论能不能镇杀师智神尊,神器得先夺走。

    “放肆!”

    随着古辛的爆喝声响起,魔神石柱先一步从阵法窟窿中飞出。

    石柱上,魔纹闪烁,速度如光,力量比师智神尊要强大得多。

    张若尘立即避退,没去硬碰硬。

    古辛的修为,已经十分接近大自在无量,称得上半步大自在。

    “轰隆!”

    魔神石柱击中上方由地鼎衍化出来的洪荒世界,顿时,世界中,山脉坍塌,江河断流,被直接打穿。

    “没有了大罗神印,就凭你也想拦住我们?”

    古辛以魔气,包裹师智神尊的残躯,飞出护城神阵的阵法窟窿,以凌厉眼神盯向张若尘。

    顷刻间,师智神尊的残躯重新凝聚出来,道:“九鼎乃世间第一神器,必须得镇杀此子,夺取地鼎。”

    古辛很想立即逃离,不想节外生枝,但却发现飞在张若尘身周的神器竟有数件之多,于是,道:“杀!至上柱的残躯,必须夺回。”

    “我来助你们一臂之力,速战速决。”

    齐琳从护城神阵的窟窿中飞出,失去了最初的典雅艳美,身上长裙破烂,凝白如脂的脸蛋上沾着血污,但眼神依旧锋锐,冷冽刺骨。

    古怪的是,古辛和师智神尊攻向张若尘后,她却脸色大变,立即燃烧神血,撞破空间,遁入虚无世界。

    张若尘、古辛、师智神尊皆有些诧异的时候,一股浩荡滂湃的血云,出现到罗刹神城的上空。

    血云中,悬浮有一座直径千里的磨盘,使得时空扭曲,规则错乱。

    不死血族的老族长站在磨盘中心,道:“你们继续打,老夫只是为清理族中叛逆而来。”

    下一瞬,血色磨盘飞进虚无世界,前去追击齐琳。

    古辛和师智神尊的脸变成青紫色,哪里还敢继续去对付张若尘?

    不死血族族长都赶到了,地狱界别的强者,岂不也快要降临?再耽搁,必是死路一条。

    风水轮流转,他们要走,张若尘却要留。

    “师智,古辛,你们得留下,我要借你们对天地无量的感悟,冲击乾坤无量的中期和巅峰!”

    张若尘伸手指天,宇宙中的天地之气源源不断向他汇聚,定神针、明镜台、地鼎、地雷珠齐齐催动到极致,如同四颗明耀的星辰,击向师智神尊和古辛二人。

    师智神尊和古辛实在憋屈,一个是曾经的诸天,一个是盖世魔神,却被一个小辈追杀。

    他们不敢停留,只能且战且退。

    护城神阵的窟窿处,纵目神尊刚刚飞出来,还来不及遁逃。

    “嘭!”

    护城神阵中,飞出一道照亮星域的光波,将他击中。

    纵目神尊的神躯爆开,化为血雾,就连神魂都被打散,化为一团魂雾。

    并未就此结束,护城神阵的力量,一道接着一道落下,将纵目神尊和血雾和魂雾完全燃尽,化为虚无,什么都没有留下。

    这位罗刹族昔日的神国之君,就此陨落。

    眼前这一幕,实在太震撼,让古辛和师智神尊感受到了死亡威胁,不顾一切的遁逃。

    但,张若尘有始祖靴,速度比他们还要快上不少,他们哪怕燃烧神血,也甩不掉。

    “可恶,跟他拼了,他一个乾坤无量初期,实在是太无法无天。”古辛真的动怒了,转身冲出去,挥出魔神石柱,重重一击劈向张若尘。

    张若尘并不和他正面交锋,凭借速度优势,闪避而开。

    这将古辛气得牙痒!

    对方摆明是想要拖住他们,使他们无法逃走。

    “今日这仇,算是结下了,张若尘,待过了今日,本座要让你追悔莫及。”师智神尊冷沉的丢下这一句话,与古辛向两个不同的方向而去。

    师智神尊这话是有威胁力的,一旦让他脱身,他今后肯定会对与张若尘关系亲近的修士下手。

    就在张若尘决定,放弃古辛,全力追杀师智神尊的时候。

    逃到数十万里外的师智神尊,却惨叫一声,化为一个火球,爆裂而来。

    只见,一株血叶梧桐,从空间中显化出来,庞大的树体挤满星空,很是慑人。

    凤天绝美缥缈的身姿,如同画中仙子一般,站在梧桐的一片血叶上,将师智神尊的残躯收到了掌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