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古神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千七百三十九章 书院遇故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姥和涅藏尊者是秘访,仅有不死血族少数几位神灵知晓。

    不死战神和血绝战神出面迎接。

    血绝战神以族府新任主人的姿态,将这三位地狱界的绝强人物,请入一座血翼神庙中密议。

    不多时,老族人衣冠楚楚的走进神庙。他精神气十足,哪有半分颓态,哈哈大笑道:“天姥,好久不见啊,这些年,你可真是一点都没有变,依旧这么年轻。临死之前,能见你一面,这一辈子也就知足了!”

    天姥看了不死战神一眼,道:“听闻你寿元枯竭,就要天人五衰,特地来送你最后一程。我们那个时代的人,活着的,已经不多了!”

    老族长大喜过望,哪想到天姥竟真记得他,还专程来了不死血族。

    一时之间竟是一点都不想死了!

    但想到自己敌不过天命,不久后将化为枯骨,便越想越难受,不禁痛哭流涕。

    他若没有见到天姥,本是可以坦然面对死亡,心态平和,无所畏惧。

    见到了,才明白死亡竟是如此恐怖。

    不死战神让天姥帮这个忙,本是希望老族长可以在临死前,走得安详一些,哪想到竟然适得其反?

    血绝战神也没想到老族长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说哭就哭,干咳两声道:“有外人在呢,就算心中感动,也没必要哭出来。”

    “你管我?”

    老族长凶了血绝战神一嘴,但渐渐的,也是拭去眼泪,在血绝战神的搀扶下,坐到椅子上,与不死战神和天姥谈论起昔日种种。

    半個时辰后,不死战神和天姥走出神庙。

    不死战神道:“答应你的事,我一定办到,魁量皇这些人早就该清理。但得等到送他离开后才行!”

    “要不带他一起去命运神殿,像他这样的一族之长,要死也该死得轰轰烈烈,而不是在枯寂中默默无闻的陨落。”天姥道。

    不死战神明白天姥的意思。

    天姥这是希望老族长能够以垂死之躯,自爆神源,以重创强敌。

    这并不能说天姥是冷血无情!

    毕竟,她若真的冷血无情,刚才就当着老族长的面提了,老族长肯定不会拒绝她。

    那老家伙暗恋了天姥一辈子,终生不娶,连一个后人都没有。

    从热血当歌的少年遥遥的那一望,痴迷到垂暮朽朽,不知多少次遥望罗祖云山界。

    一眼便是百万年!

    岁月催人老,沧海枯竭化桑田,唯有天姥容颜不改,一生如大梦!

    不死战神望着长空,叹道:“他不会去的!我了解他,他会在临死时,将自己毕生修为,全部传承给血绝。在他心中,除了你,血绝重于一切。或许,血绝还要重一些吧!”

    ……

    天人书院,位于西牛贺洲的腹地,乃是第二儒祖在当时的圣界创立的儒道圣地。最鼎盛时,万界诸圣前赴后继赶来朝拜,无数神灵坐在松竹下听儒祖讲道,每日都书声朗朗。

    小量劫时,书院就已被毁,沦为废墟。

    书院所在的这片天域,山脉断裂,深谷无数,沙漠万里,许多毁灭性的痕迹至今都无法修复

    不过,能够被第二儒祖看中的地方,自然是神脉汇聚之地,钟天地之灵秀,修炼环境可谓一绝。而且在书院遗迹废墟的深处,偶尔还能找到儒家经典,对修炼精神力益处无穷。

    这一日,阳光明媚。

    湛蓝的天空,飘着朵朵棉花般的白云。

    一辆青色的车架,由九只白鹤拉着,从天外飞来,落到天人书院残破的山门外。

    一男三女,相继从车中走下。

    张若尘一身青衫,头戴纶巾,可谓玉面神丰,英气中带有一份儒雅。

    他的目光,顺着长长的碎石小径,向上方望去,能看见许多藏在枝叶间的古老木质建筑。

    碎石小径盘旋而上,两旁长满青翠如碧玉的液灵竹,清风徐来,竹叶飘飘,阳光下,极有一番幽静的意境。

    张若尘道:“倒是奇了,不是说天人书院被姹界的邪修霸占了吗?怎么丝毫感受不到这里的邪气?”

    “父亲,你看!”张羽烟道。

    张若尘移目望去。

    “天人邪府!”

    山门旁,一座青灰色巨石上,书刻有这么四个血红色的文字。

    “哗!”

    张若尘衣袖一挥,神光洒落,磨灭了巨石上的四个血文。

    巨石随之爆碎而开。

    “哗!”

    山门处,一道半透明的阵法光幕浮现出来。

    “大胆,何人敢闯天人邪府?”

    一连十数位大圣境界的邪修,从阵法光幕中冲出。

    他们有的是人类模样,有的人身兽首,有的是凶禽,有的是天使……,但,有一个共同特点,全部都是光头,包括凶禽和天使。

    光头上,还点了戒疤。

    纳兰丹青释放出神威,身上霞光万丈,形成实质性的空间重压。

    一众邪修,被神威逼得连连后退。

    “是神灵,快去请秃鹰大神!”一位千问境大圣道。

    随即,两尊人身兽首的大圣,匆忙的退入阵法光幕,消失在碎石小径的尽头。

    那位千问境大圣全力对抗神威,目光在纳兰丹青、洛水寒、张羽烟身上流转,看出她们修为高深,且个个身上戴有儒蕴,再加上倾世绝尘的美貌,显然是有大来头。

    至于张若尘,气息已经完全收敛于无形,与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这里乃是姹界重地,不知几位是何方神圣?”那位千问境大圣硬着头皮问道。

    纳兰丹青、洛水寒、张羽烟都是淡然幽静的性格,常年在昆仑界修炼,深居简出,鲜少来到天庭,这些邪修不认识她们,倒也正常。

    张若尘笑道:“你们竟连我都不认识?”

    一位光头天使凝看张若尘的面容,脸色猛然一变,走到那位千问境大圣旁边,低声传音说了一句。

    张若尘懒得理会他们,站到他现在的高度,没必要与一群大圣计较。

    一指点出,击穿阵法光幕。

    他带着三女,顺碎石小径而上。

    这里的防御阵法,乃是姹界的神尊布下,却被随手一指破去。

    这是何等修为?

    那位千问境大圣瞬间确认了张若尘的身份,只感觉遍体生寒,双腿不听使唤,发软,发痛,要向地上跪下去。

    那位光头天使直接跪了,道:“若尘大长老,万万闯不得,邪府……天人书院中有一位贵人,万不可惊扰了他。”

    其余大圣邪修得知眼前这个男子是张若尘,也都单膝跪地,个个身体颤栗。

    这可是将奉仙教主都杀了的人物!

    对他们而言,张若尘就是宇宙第一序列的强者,宛若诸天,一言可定神灵的生死。更何况是他们?

    秃鹰大神带领三位补天境神灵和七位伪神神将匆匆赶来,但,看见走在碎石小径上的张若尘后,这些威风凛凛的邪神,立即如同老鼠见到了猫,倒抽寒气,立即退到两旁,恭恭敬敬的行礼。

    “拜见若尘大长老!”

    “大长老,不是我们想继续占据天人书院,实在是另有隐情。”

    “我们知道天人书院是昆仑界在天庭的圣地,早就想离开,而且愿意拿出神石赔罪,再多的神石我们都给。”

    “大长老给条生路吧,你看,我们都已经剃度出家,今后肯定改邪归正,行善积德,弥补以往的过错。”

    ……

    这些邪神都已听说了奉仙教诸神的下场,见到张若尘来到天人书院,自然是惶恐不已。

    张若尘一言不发,从他们身旁走过,出现在一片木质建筑外。

    “师叔!”

    “师叔!”

    大司空和二司空从一座书舍中冲出,欣喜无比的跑向张若尘。

    张若尘早就察觉到了他们的气息,笑道:“你们两个怎么跑到天人书院来了,而且还将姹界的邪修都剃了光头?”

    二司空干瘦如猴,皮肤漆黑如炭,双手合十,一本正经的道:“回禀师叔,是残灯大师的意思。昨天,残灯大师告诉他们,他们明日将有一劫,若不剃度出家,行善积德,恐怕难逃一死。”

    张若尘眼睛一眯。

    这位残灯大师竟如此厉害,这是算到他今天会来天人书院?

    大司空的脸,如大饼一般又白又圆,道:“这些年,残灯大师带着我们一直在追查第四儒祖陨落的真相。他说,这里就是当年第四儒祖的陨落之地!”

    “带我去见大师吧!”张若尘道。

    残灯大师来自无穷遥远的边荒宇宙,刚到地狱界,就直闯命运神山夺走了《命运天书》。

    这种人物,修为已达到无法揣度的地步,即让人尊敬,又令人生畏。

    残灯大师一身白色僧衣,俊秀英朗,看起来就二十来岁的样子,极为年轻。他坐在书舍院中的一棵金叶古松下,手中持着半卷残画,正在研究。

    画,像是被烧过,很多地方都焦黑。

    在大司空和二司空的带领下,张若尘走进书舍大院。

    残灯大师抬起头,露出一道充满人格魅力的温润笑容,如冬日之暖阳,道:“等你们多时了,请坐!”

    张若尘凝视了他片刻,吃惊的发现,以自己现在的修为,竟依旧看不穿他身上的任何力量波动和天机痕迹,深入幽潭,大如虚空。

    太可怕了!

    希望是友非敌。

    张若尘平静自然,坐到残灯大师的对面后,洛水寒、纳兰丹青、张羽烟、秃鹰大神等人,才后一步走进来,却都停留在远处。

    他们在张若尘和残灯的身上,感受到了恐怖的气场,大神走过去,恐怕神魂都承受不住冲击,精神意志会被碾碎,直接跪倒在地上。

    “你看看这个!”

    残灯将手中的残画,递给张若尘。

    张若尘将残画展开。

    画卷焦黑,破破烂烂,但内部蕴含有复杂而玄妙的精神力纹路。

    只有使用真理之心,才能发现残画的不凡。

    “这残画,是第四儒祖的作品。画卷用纸很特殊,而且……用九十阶以上的精神力封禁过。”

    张若尘在昆仑界专门寻找过第四儒祖的遗作,见到过十多幅,因此,才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这卷残画,是从天人书院的地底深处挖出,藏得很隐秘。应该是第四儒祖临死时,留下的线索。”残灯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