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天命相师 >

第1127章 1129 难以决断

    众人随着占大师的话,目光都投向唐丁手中的降龙法剑上。

    唐丁在被舒广秀一掌击中,他就掏出了降龙法剑,不过舒广秀并没有继续攻击,所以唐丁的降龙法剑就一直在手。

    对于舒广秀的惊人掌劲和非人速度,唐丁也不敢再把降龙法剑放起来。

    也许放起来,就再也没有机会拿出来用了。

    “这把剑怎么了?”凤菲菲替大家向占大师问道。

    “这把剑叫降龙法剑,是火龙真人的佩剑,啧啧,一代丹道大师,擅长控火,对火候掌控到了妙到毫癫,他练出的这把降龙法剑,以降龙木为主材,融合了锡,铬等稀有金属,才有了如今无坚不摧的降龙法剑。不过这降龙法剑却有一个特点,并不是谁人拿着它都能无坚不摧,只有被它认可了的主人,才能发挥它无坚不摧的本性。除此之外,常人拿着它,就是一把普通的木剑。”

    占大师虽然以占卜为名,但是他的知识面惊讶的让唐丁吃惊。

    当年唐丁刚得到这把降龙法剑的时候,他查阅了多少资料,才得出这把剑的名字,后来才探查到这把剑的来路。

    但是占大师只是远远看了一眼,就把降龙法剑的来历说了个清楚。

    这怎能不让唐丁吃惊。

    “降龙法剑,以土为基,以木为本,自火中生,金水相融,五行俱全,稀世罕见,能让一把剑中蕴含天地五行,天下间只有火龙真人能办到。”

    占大师的话还没有完,他对降龙法剑和他的铸剑之人,极近赞美之能事。

    大概是占大师的话,给众人的震惊太大,他们谁也不相信唐丁手中那把毫不起眼的木剑,竟然有占大师说的那么神。

    “这个年轻人,行走间有虎步龙行之姿,眉眼间自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度,但是看面相却是三合会照之面相,这种人身上的异象虽然不一定是生来就带来的,但是却是因为后天有极大的机缘才能形成的。年轻人,怎么不敢承认吗?”

    “你想让我承认什么?”唐丁反问道。

    “承认你手中的剑就是火龙真人的降龙法剑,承认你自己就是隐仙派中人。”

    “好,我承认我手中的剑,的确是降龙法剑,”唐丁是个行事大度之人,他行得正,坐的端,“但是你所说的隐仙派,却跟我没有一点关系。”

    唐丁确实不知道自己是隐仙派,更不知道自己的师父龙虎真人就是隐仙派这一代的宗主。

    龙虎真人从来没跟唐丁说起过师承来历,也不曾对唐丁说过任何门派的事情。至今为止,唐丁还误以为自己不过是一个无名道观出来的无名小道士。

    因为齐云山那道观的破败,就差四面漏风了,这样的地方竟然会是隐仙派?就算龙虎真人亲口说出来,恐怕唐丁都不会相信。

    “小子,隐瞒自己的出身门派,可不是光明磊落的行为,况且你还是第一大派隐仙派的宗主高徒,这么做不嫌给师父丢脸吗?”

    “去你妈的丢脸,老子虽然听说过隐仙派,可是对它一点不感兴趣,说不是就不是。”唐丁当然知道占大师的伎俩,他不就想让自己承认自己是隐仙派吗?

    唐丁当然不能如他所愿。不管他用激将法还是什么被的方法,唐丁都不会承认。

    虽然唐丁到过天池底的大铜门之内,他也知道自己或许真的跟隐仙派有极大的渊源,但是有渊源不代表就要加入,更不代表现在已经加入。所以唐丁对占大师的诱供很是反感、

    “好,既然你说你不是隐仙派中人,那你手中怎么会有降龙法剑?据我所知,降龙法剑只有宗主才能佩戴。”占大师不服输的问道。

    “你说的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是在旅游的时候,无意间捡了一个漏,才得到了这把宝剑。”

    “捡漏?哈哈,笑话,我怎么就捡不着这样的漏?”占大师嗤的一笑,带有嘲讽意味。

    “你要是每天行走红尘,总有捡漏的机会,可是你要是天天躲在这里,这捡漏的机会也不会凭空落到你身上。”

    虽然占大师有些本领,但是唐丁仍旧是不遗余力的嘲讽,因为不能为自己所用的占大师,还不如没有。

    “你!”占大师也让唐丁给气的胡子翘了起来,但是他明知不是唐丁对手,所以,尽管他也知道唐丁受了伤,但是他就是不敢出手,只能把烂摊子留给舒广秀,“宗主,你看着办吧!”

    凤菲菲看占大师又把皮球踢到了师父舒广秀那,于是她也求道,“师父,他说他不是隐仙派,你就饶了他吧!”

    舒广秀为了门派利益,必须要杀唐丁。但是她却要顾及自己的关门弟子,也就是凤菲菲的情绪。舒广秀是要把凤菲菲培养成宗主的,而且舒广秀的培养过程也相当顺利,从目前来看,凤菲菲也的确有做宗主的潜能。

    舒广秀把凤菲菲看做弟子的同时,也把她看做自己的亲闺女,所以对她基本有求必应。

    不过这次,在门派利益和爱徒求情的面前,舒广秀犹豫了。

    想了半天,舒广秀想出了一个折中的主意,虽然不一定能永久性的解决问题,但是至少能够解决当前的问题。

    “我可以不杀他,但是他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好的,师父,你说。”凤菲菲听了师父的话,她忙道。

    “我没问你,我问的是他!”舒广秀一指唐丁。

    “好,你说说看。”

    “只要你加入我们龙凤道,我不光可以不杀你,而且我也同意你跟菲菲成为双修道侣。”舒广秀的折中办法是,让唐丁加入龙凤派。不得不说,这是个好办法。不同意,直接杀了。如果他要是同意,那自然就没有隐仙派兼并龙凤道的事了。如果是担心唐丁对龙凤道不利,那他都已经是龙凤道中人,此事自然也就无从提起了。

    凤菲菲急切的看着唐丁,希望他能够答应师父。

    不过唐丁一开口,凤菲菲就知道自己的希望破灭了,“我一身闲云野鹤,恐怕是受不了这样的拘束,况且”

    “唐丁!那个,师父也是为了你好,你就答应了吧?”凤菲菲知道唐丁要说什么,所以急切的打断了唐丁的话。

    唐丁想说什么?他本想说自己跟凤菲菲也不是双修道侣,连道侣自己都不同意,加入门派更不行。

    “好小子,你有种。不过你可想好了,不加入龙凤道只有死。不过我可以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加不加入我们龙凤道?”

    舒广秀这是给唐丁最后一次机会,最主要是为了凤菲菲。

    “别废话了,动手吧。”唐丁根本对舒广秀的话不屑一顾。

    “好,那就不要怪我了。”舒广秀刚准备动手,突然被凤菲菲一把抱住,跪倒在地,“师父,我求求你,放过他一条生路吧!”

    舒广秀看着跪在地上的爱徒,心中委实难以决断。

    一边是可能危及龙凤道的中兴之人,另一边是自己视若儿女的爱徒,舒广秀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菲菲,他究竟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你这么护着他?”

    “师父,他没给徒弟灌什么迷魂汤,徒弟就是喜欢上了这个人,如果师父一定要他死,那徒弟就要跟着他去,师父的养育和教导之恩,徒儿只能来生再报了。”

    凤菲菲在地上以头磕地,很快额头就紫红一片,可见凤菲菲是用了多大的力道。

    “你起来吧,我的事可以自己解决好。”唐丁虽然不明白凤菲菲才跟自己认识几天,就能够这么替自己受辱求情,但是凤菲菲的好意,唐丁自然是领受的,但是他也不忍心让一个女孩跪着替自己求情。

    所以,唐丁拉起了凤菲菲。

    凤菲菲的样子,舒广秀看了也心疼,不过她却没有更好的办法。

    杀或者放,都让舒广秀难以决断。

    舒广秀难以决断,所以她就只能暂时停止决断,她朝围观的龙凤道弟子摆手说道,“你们都回去吧,看好这两人,回头听我发落。”

    “是。”留下四个人看守唐丁和凤菲菲,其余人都散去了。

    “谢谢你。”唐丁低声跟凤菲菲说道。

    “哦,你不用客气。”凤菲菲在众人之前,他距离唐丁还有点距离,现在此刻就两人在,凤菲菲很自然的帮唐丁号脉,确定他的伤势。

    “你怎么样?要紧吗?”凤菲菲问道。

    “暂时应该没有生命之忧。对了,你为什会帮我求情?”唐丁问道。

    “我当然是想让师父放你一条生路,我师父的为人,只有我最清楚。”凤菲菲这绝不是跟唐丁请功,而是她确实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唐丁被师父杀死在自己眼前。

    师父是凤菲菲最亲近的人,但是唐丁却是她的一个梦,而且是美梦。如果可以,凤菲菲愿意沉浸在梦中,永远不醒来。

    “你不要动,我去给你拿伤药。”

    凤菲菲跑远,拿药去了,唐丁知道她不会一会就回来,招这个情势发展,凤菲菲看样子真的会成为自己的贵人,能帮自己出牢笼的贵人。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