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天命相师 >

第1128章 1130 谈生论死

    唐丁虽然也学过相人之术,但是却并不甚精通。

    如果唐丁要相一般人,基本上八九不离十。但是如果要相那些古井不波、喜怒不形于色的高手,诸如凤菲菲,占大师这种人,唐丁的相术基本不起作用。

    因为这样的人,他们的心志坚定,而坚定的心志就会影响到他们的面部表情,在很多情况下,他们的表情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变化,所以面部很难看出喜怒哀乐。而且这样的高手他们一般都是小时候或者年轻时候就开始了修炼,所以即使遇到了什么事,过往的经历很难在他们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相师也很难看出这种微不可查的经历。

    但是普通人就不同了,他们拥有常人的喜怒哀乐,过往经历都会或多或少的在脸上留下印记。

    唐丁初进龙凤道宗门之际,就感到这龙凤道如枷锁牢笼一般,他就预感到这次的事情或许不会太过顺利。

    这不,刚进门,占大师就对他出了手,龙凤道宗主舒广秀也出手击伤了他。

    虽然在境界上,舒广秀只高出唐丁一层,但是在实力上,两人却差距太大,舒广秀在此,唐丁是万难逃出去的。

    而且唐丁能感觉到在这龙凤道宗门后山,似乎还有极其凶险的存在。但是这只是唐丁的直觉,他的望气之术并不能看到这些。

    如果说这龙凤道是囚笼,那唐丁也不会因为囚笼就退缩,所以,他就进来了。

    唐丁进来后,这囚笼一般的龙凤道却给了唐丁一丝希望,感觉这并非绝境。这希望虽然唐丁当时还具体说不上来。

    这丝希望才让唐丁进入这里。

    当然,就算没有这丝希望,唐丁也会进去的。

    因为到了唐丁这个境界,一旦产生了畏惧之心,将来在修行一途上是无法寸进的。

    从被舒广秀打伤,唐丁的身体提不出一丝真气,而且脏腑受伤严重,恐怕脏腑的器官都被移了位,也有可能被打的脏腑出血。

    唐丁这才感觉自己先前进来前的那丝绝境,并非只是自己的感觉。

    绝境应验了,可是那脱困的希望又在哪呢?

    唐丁看了看跑来跑去为自己找药的凤菲菲,也许自己脱困的这丝希望就落在凤菲菲身上。

    凤菲菲拿来的是止血药和内伤用药,不过止血药对唐丁无用,因为他并没有受外伤。至于内伤用药,唐丁也知道这药对于自己的作用不大。内伤这东西,主要还是靠养。

    不过唐丁的内伤远比看起来的情况要严重的多。

    唐丁身上可不仅仅有内伤,还因为内伤被打散,无法聚拢的先天一炁,当然,这些都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唐丁体内还有一种可怕的存在——幽冥之气。

    幽冥之气的存在,让唐丁几乎提不起胳膊来,而且这种情况随着时间的加深,越来越严重。

    夜晚来临的时候,唐丁刚刚爆发过一次幽冥之气,这次幽冥之气的爆发时间虽短,但是对于受伤的唐丁来说,影响却不小,他几乎连动动手指都难以做到。

    唐丁体内的幽冥之气,已经在他先天一炁的压制下,许久未爆发过了。

    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这次的爆发,让唐丁再次体验到痛不欲生的感觉。

    这种情况,就算是幽冥之气发作,唐丁也不是必死之局。其实就算是必死之局又如何呢?至少唐丁不会坐而等死。

    如果唐丁能够从这里脱困,内伤可以养好,在恢复内伤的时候,唐丁可以凝聚一部分先天一炁,再次把幽冥之气给拘禁起来,使之恢复到之前的状态。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能够从这里脱困。

    “你可以不用这么对我。”唐丁看凤菲菲忙前忙后,又是给自己擦汗,又是给自己喂药,跟她说道。

    凤菲菲没有回答唐丁的,但是手上的动作未停,“我师父正在召开长老大会,商谈你的生死问题。”

    显然,凤菲菲的心思都放在那即将结束的长老大会上。

    “长老大会?怎么还用这么麻烦,直接杀了我不更省事?说实话,我不惧生死,但是却有几件未了之事没做完。”唐丁要说遗憾,肯定有,但是要说对于死亡,他却不惧,“如果我真的被处死,我希望你能帮我个忙。”

    凤菲菲并没有回答唐丁,而是自顾自的忙着手中的事,唐丁只能当她默认,继续说道,“帮我找到我女朋友,告诉她不要等我了。哦,也别说我死了,只说我移情别恋了就好。”

    “哦?为什么要这么说?”

    “因为我希望她开始新的生活,对我死心。哦,对了,她很好找,你只要见到一个跟你几乎一模一样的女孩,她就是我的女朋友,她叫行慕柳。”

    “说实话,你这样很有可能不会让她死心,她甚至会不惜一切找到你,跟你当面问个明白。”

    唐丁长叹一口气,“那也随她吧,总比知道我死了后伤心欲绝要强一些。”

    其实,唐丁也明白行慕柳的心性,她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不会听风就是雨,凡事都会追根究底。

    不过,唐丁却不能为她做更多,也许,也许她会有办法走出这个阴影的。假如,假如自己没有跟她成为男女朋友,她的人生绝对不会是这样子的。

    两个人在一起,如果双方命格都弱,那对彼此的影响也都弱。如果双方命格都强,双方的命格的影响也会彼此抵消。双方影响最大的其实是一弱一强,那弱方一定会受到强方的巨大影响。

    唐丁和行慕柳之间,就是这一强一弱,自己影响行慕柳太多了。

    如果没有自己,或许行慕柳现在已经嫁人生子了。

    可是就算行慕柳自己不能辜负,那别人呢?宗笑颜呢?

    唐丁头有些晕,不知道是让这些事烦心还是刚刚幽冥之毒爆发后的后遗症。

    “我很奇怪,为什么我会跟她长的一模一样?”凤菲菲问道。

    “这个,这个也是我的疑问。”唐丁坦白道。

    一说起行慕柳,唐丁似乎浑身又有了力量。

    就在这时,唐丁和凤菲菲所在的凉亭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显然来的人很多。

    两人放眼望去,是龙凤道宗主舒广秀带着一行人来到这里。

    凤菲菲一见这些人的架势,就知道今天的事恐怕难以擅了。

    放,是肯定不能放的,要不然一句话就行了,没必要带这么多人来。

    舒广秀带了这么多人来,当然不会为了壮胆,因为她一个人就足以能够把唐丁打的粉身碎骨,这还是在唐丁没有受伤的情况下。

    以唐丁目前的状况,别说舒广秀了,就算是龙凤道任一拿出一名弟子,也都可以斩杀唐丁。

    因为唐丁刚刚被复发的幽冥之气折磨的有气无力。

    “菲菲,你让开。”舒广秀看凤菲菲挡在唐丁面前,喝道。

    “师父,我不让,除非你先说准备怎么处置他?”

    “刚刚经过长老会一致同意,对于我们龙凤道的克星,必须处死,以绝后患,我不能让存在了千年的龙凤道,毁在我的手中。”舒广秀叹气道。

    “不,师父,这怎么可能当真?他以一己之力,怎么可能灭亡龙凤道?这绝对不可能。”凤菲菲含泪摇头。

    “就算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们也要把这可能扼杀于萌芽中。”

    “师父,可是这样会乱杀无辜。”

    凤菲菲的话,她自己都感觉到有些可笑。别说龙凤道这样的修仙门派,就算是普通的古武门派,谁又会把乱杀无辜当回事?古武修者,本身就是比普通人要尊贵的多,在这种实力为尊的社会,强者有权决定弱者的生死。

    “菲菲,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维护他?别说这人刚刚成为你的道侣,就算你跟他已经成为道侣二十年,为了宗门的兴盛,也没什么不能牺牲,别说是你,就算是需要我牺牲,我也会毫不犹豫。”

    舒广秀还是苦口婆心的劝说凤菲菲。因为她毕竟是自己最得意的徒儿,将来是要继承自己衣钵的。

    其实舒广秀的疑问,唐丁也有。

    按理说,凤菲菲不该这么维护自己才对,毕竟自己跟她不过见了几面,这只是第三面而已,虽然两人在一起想处的时间有十几天,但是这十几天就算天天腻在一起,能建立的感情也极其有限。

    “菲菲,你让开。”

    “不让,师父,我求求你,给他一个机会吧?”凤菲菲双膝跪地,匍匐着抱住舒广秀的大腿,不让她前去伤害唐丁。

    舒广秀心中对凤菲菲疼爱至极,如果不是这件事触及到了龙凤道的利益,她断然不会拒绝爱徒,可是她又不忍心爱徒对自己苦苦哀求,要知道,凤菲菲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对自己如此哀求过。

    可是,舒广秀又必须对门派有个交代,她不能让门派毁于自己手中。

    舒广秀着实为难。

    舒广秀为难之际,占大师往前走了两步,在舒广秀耳边低声耳语了两句。

    舒广秀眼中一亮,“好,就这么办!”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