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天命相师 >

第1134章 1136 古曲鲛人

    “不是人?那是什么?”凤菲菲惊讶问道。

    “谁知道呢,或许是龙也说不定呢。”

    “龙?”

    “对,这里叫做锁龙潭,也许真有一条能够行云布雨的龙被锁在这里也说不定。”

    “这怎么可能?”不过凤菲菲的话说到一半就闭了嘴,因为她突然想起这里发出的阵阵嚎叫,或许真是龙吟也说不定。

    但是有一点,凤菲菲确实从未在这里见过龙,而且她也读遍了龙凤道内的道统典籍,也没听说过这锁龙潭中有龙,只是都说锁龙潭极其危险,禁止靠近。

    不过凤菲菲见到了顷刻之间就能把人吸入水中的断崖,也见到这巨大的能把人碾压成饼的威势凛凛的水墙,还有刚刚那威压而下让人呼吸不畅的浓重雾气,这些都是锁龙潭的危险。

    “对了,刚刚那雾气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消散了?”凤菲菲突然想起最后阶段那如穹盖一般落下的浓雾,那浓雾之浓密,让人呼吸不畅,似乎这浓雾根本就不是雾,而是一张密不透风的网。

    “那不是雾,而是这里的阴煞之气凝结而成,一旦被缠上,必死无疑,不过最后我用雷法驱散了它。”唐丁嘴上说的简单,其实他在阴煞之气凝结落下的短短的十秒钟时间内,用了好几种方法,不论是降龙法剑,还是步罡踏斗,都对这种阴煞之气无用,其实步罡踏斗也不是不管用,而是这浓烈的阴煞之气来的太过迅速,唐丁根本没有时间把步罡踏斗铸就的阳气运到极点,所以,只能是用五雷正法驱散这浓烈的阴煞之气。

    至刚至阳的五雷正法,的确是这种阴煞之气的克星,所以,唐丁七八级五雷正法过后,就把这阴煞之气给切开数道口子,继而驱散了这阴煞之气。

    唐丁不是个善于邀功的人,他做的很多,却说的很少,不过凤菲菲却看出了唐丁此点,也没过多的对他说些肉麻感谢的话,对于两人这种也算是同生死共患难的关系来说,嘴上的感谢毕竟浅显了些。

    凤菲菲刚准备跟唐丁再讨论一下这里的情势,突然就听到了一曲极低音的古曲,为什么说是古曲?因为这曲中有类似诗经的韵律,似乎也是四个字,不过凤菲菲却一时没有听懂古曲的意思。

    凤菲菲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唐丁,唐丁朝她微微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

    一直等这个低沉的声音把古曲唱完,凤菲菲才开口问道,“刚刚是什么声音?”

    唐丁摇摇头,“我也不确定,不过我能听出他心底有无尽的伤痛。”

    “伤痛?”凤菲菲只想听懂歌词的内容,但是却忽视了这古曲的韵律。

    “对,可谓是字字泣血的伤痛。”

    唐丁以十分肯定的语气答道。

    “那你听得出他唱的什么吗?”

    “他唱的是《山海经》中的一段,鲛人:东海有鲛人,可活千年,泣泪成珠,价值连城;膏脂燃灯,万年不灭;所织鲛绡,轻若鸿羽;其鳞,可治百病,延年益寿。其死后,化为云雨,升腾于天,落降于海。”

    “啊?这你都能听懂?”凤菲菲是真的惊讶了。其实凤菲菲只是这么一问而已,并没有想从唐丁口中得出这人唱歌的内容,因为这唱歌之人声音极低,而且口齿极不清楚,所以想听清其中内容根本就不可能。

    “有的地方能听懂,有的地方听不懂,不过是熟悉这首诗词,所以才大概猜到他可能唱的是这首。”

    “这歌是什么意思?”

    “其实这说是歌曲,还不如说是关于鲛人的一段介绍:东海之中,有种动物叫鲛人,寿命可以活千年,落下的泪水能化为价值连城的珍珠,身上的油脂做成的灯,可以燃烧万年不灭,她皮做的衣衫,像羽毛一样轻。身上鳞片,可治百病,无病可以延年益寿。死后会成为云雨,升腾于天空,降落在大海。”

    其实这意思很简单,即使不给凤菲菲解释,她也能懂,不过唐丁还是想解释一下,或者是想重新读一下这《山海经:鲛人》,他从来没感觉到这首鲛人会有今天的这么朗朗上口,虽然这鲛人唐丁读过很多遍,但是他今天第一次感觉到这里面或许会有一段动人的故事。

    “这鲛人似乎也是个很可怜的动物。”凤菲菲叹了一口气,说道。

    凤菲菲常年专注于修炼,对于人世间的人情世故知道的不多,那些感人的爱情故事,在她的耳中更是贫乏,所以她听到会有一些感触。

    “是啊,的确可怜。不过我更关系这个唱出这首歌的人,到底是什么人?他跟鲛人有什么关系?”

    “年轻人,你想要知道我是什么人吗?那太简单了,你到锁龙潭底,我就告诉你。”一个极其低沉,但是似乎又极其雄壮的声音,如震雷般突然响起。

    说声音雄壮,有点不恰当,但是此时此刻,唐丁脑中能形容这声音的词只有雄壮。

    那是一种很大的声音,但是却并不是扯着嗓门喊出来的,反而还让人感觉是一种压低了声音说出来的一样。

    唐丁不大好形容,至少他从没听过这样的声音。

    如果非要打个比方,那就是这声音的发出者是人,而倾听这声音的唐丁和凤菲菲是两只蝼蚁。对,就像是人的声音跟蝼蚁说话一样,就算人刻意压低声音,对于蝼蚁来说,也不亚于惊雷。

    凤菲菲此时已经被这声音的发出者惊呆了,她即便身有远超一般人的顶级功法,但是在这声音面前,似乎还是充满了无力感。

    再拿一个蝼蚁和人做个比喻,凤菲菲就是蝼蚁中的超级蝼蚁,力气比一般蝼蚁大百倍千倍,但是它的这种力量相比较人来说,还是差了不知多少个档次。

    不过唐丁却没来得及惊讶这声音的发出者是谁,他想的是这声音说出的内容到底是真是假:他让自己到锁龙潭底。

    自己去还是不去?他有什么目的?

    唐丁从来就不是个怕死之人,既然来到这锁龙潭,他当然希望见见这所谓的锁龙潭中的大恐怖到底是什么?

    “好,那我就下潭底去看看。”

    不管是好奇也好,不管是求生也罢,反正唐丁决定赴潭底走一趟。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