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天命相师 >

第1144章 1146 飞身上车

    凤菲菲仿佛听到一阵厮杀之声,接着她就从睡梦中醒来,一看身边,空空如也。

    他是没回来?还是走了?

    凤菲菲再一摸颈中的吊坠,吊坠不见了。

    凤菲菲出了山洞,见天边依稀泛起的鱼肚白,天快亮了。

    昨晚自己怎么会睡的那么死?

    按理说自己是化劲的功力,虽然不至于说有人靠近就能醒,但是最起码也不至于有人拿走自己颈间的吊坠,自己还懵懂不知。

    当然,这也不是说化劲高手就是神,有人靠近他就能醒来,而是有人对自己有杀意的时候,他就会醒来。

    凤菲菲被唐丁拿走吊坠,一来是因为唐丁对她是种关心的意思,拿走吊坠也是为了引开能对吊坠起感应的舒广秀。二来,这两天连番的经历,让凤菲菲感觉精疲力竭,无论是师父要杀唐丁,还是两人进入锁龙潭,都让凤菲菲绷紧的神经一直没有松懈下来,所以,尽管凤菲菲是化劲高手,但是化劲高手也会疲惫,也会劳累。

    他为什么要拿走自己的吊坠?……

    唐丁一路狂奔,想避开舒广秀的追踪。

    不过,唐丁太小看筑基级的高手了,舒广秀能够筑基成功,这说明她内劲上超凡入圣,达到了化劲层次,而且在精神力上也有突破,只有内劲和精神力一同达到一定程度,才有可能筑基成功。

    舒广秀在精神力上的天赋,虽然有可能不如唐丁,但是肯定也是达到了非同小可的程度,这样的高手才能借助感应的方法感应凤菲菲的吊坠中的灵气。

    更确切的来说,舒广秀其实在唐丁拿到凤菲菲吊坠之前,她就已经感应到了唐丁的存在,不过她不想在爱徒的面前杀死她看做是双修道侣的人,所以才故意让唐丁知晓能感应出凤菲菲的吊坠的秘密。

    舒广秀就是要让唐丁偷了吊坠赶紧跑,跑到一个远离凤菲菲的地方,再杀死唐丁。

    对凤菲菲这个可以承接自己衣钵的爱徒,舒广秀是用心良苦。

    当然,唐丁的表现,也让舒广秀满意。

    如果唐丁不管不顾,直接逃跑,那舒广秀当然也会杀了唐丁,而且手段要比现在残忍的多。当然如今唐丁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舒广秀虽然仍旧要杀死唐丁,但是却可以让他选择死法,甚至让他有尊严的死,也不是不可以。

    唐丁哪里知道,从自己一开始逃跑,就已经处于舒广秀的算计之中。

    开始时候,唐丁还是小心翼翼的逃跑,生怕自己逃跑的动静太大,惊动了舒广秀。

    不过逃跑后,唐丁发现,不论自己怎么隐匿自己行踪,还是有人跟在自己后面,这尾巴怎么甩也甩不掉。

    唐丁可不是一般人,他是化劲高手,而且还是把精神力融合为先天一炁的化劲高手,对外界的感应极其敏锐,虽然不能甩脱追踪,但是要想知道有人追踪自己还是很容易的。

    唐丁试了很多隐匿方法,都不能摆脱追踪,他就知道自己可能落入了舒广秀的算计之中,虽然他暂时还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出了错,可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如今自己的状况十分危急。

    唐丁再也顾不上隐藏行迹,甩开膀子,大步流星的逃走。

    唐丁把步罡踏斗的速度用到了极限,速度极快,他想借助速度摆脱追踪。

    不过唐丁以极限的速度跑了半个多小时,距离上也至少跑了数十公里,但是唐丁发现依旧有人跟在自己的后面。

    自己这么跑,竟然还是没摆脱追踪者。

    唐丁本来想一旦逃离,就把取自凤菲菲身上的吊坠扔掉,从此神不知鬼不觉。

    不过既然自己这么跑还有人能跟在自己后面,这说明跟踪者肯定不是因为吊坠跟上来的。

    因为要通过感应吊坠灵气跟踪自己,那首先需要时间。就算以唐丁这么强大的精神力,要通过精神力感应灵气,坐在车上要在车速极慢的前提下,而且必须全神贯注。

    像唐丁这么极限的奔跑速度,有人要以同样的速度追踪自己,而且还要边感应吊坠的灵气,这根本是没有可能的。就算是筑基级的高手也不可能做到。

    唐丁基本可以肯定,这个追踪自己的人,一定不是通过感应吊坠来实现。

    所以,唐丁拿的这个吊坠,就没扔掉。

    既然以急速奔跑都不能甩掉这个追踪自己的人,那唐丁就放缓了速度,他要借此恢复一些功力,以应付即将到来的恶战。

    唐丁跑出了山区,正好有一辆客运列车经过,唐丁轻舒猿臂,抓住列车尾部车厢连接处的栏杆,跳了上去,用降龙法剑直接插断车锁,进了车厢。

    唐丁的整个动作非常快,以致于两个在连接处吸烟的男士完全都没反应过来唐丁是从哪里出来的,两人就是聊天的功夫,突然见到眼前多了一个人。

    唐丁若无其事的经过两人,还朝他们点头示意,完后自顾自的进了车厢。

    由于唐丁进的是尾部车厢,所以他几乎可以断定那个跟在自己后面的人,肯定是追不上自己了,最起码是暂时追不上自己。

    因为人的速度再快,即使在短时间内可以跟火车一较短长,但是这种速度无法持久,毕竟人不是烧油的机器。

    上了列车,甩了敌人,唐丁的心情略感轻松。

    车厢里的人很多,一个座位都没有,唐丁就继续往前走,一连走了七八节车厢,都没有座位,硬座车厢前面是卧铺车厢,再往前是软卧车厢。

    这辆列车的人可真多,唐丁一连经过了五节硬卧车厢,都没找到座位。哦,可以说座位有,都是靠着过道,唐丁需要一个安静点的地方,他需要运功恢复功力。

    一直走到软卧车厢,唐丁才打开一个车厢门走了进去。

    软卧车厢由于价格较高,所以选择的人并不多。

    唐丁进了门后,顺手关了门,坐在床上闭目调息。

    刚刚把体内的先天一炁运转九个小周天,车厢门被推开了,一阵淡淡的若有若无的香气飘了进来。

    唐丁能感觉到这是个女子,这女子走了进来后,就站在唐丁眼前看着他。不过他并没有睁眼,因为他还想让先天一炁多运转几个周天,既能缓解疲劳,又能增加功力。

    “我说,这位先生,我都站了这么半天了,你还真能坐的住!”好半天,那女子才开口说话,她已经在唐丁眼前站了好半天了。

    听到她说话,唐丁才睁开眼,眼前站了个打扮十分时尚的年轻女孩,“哦?有事吗?”

    “真有意思,你坐在我的床上,还问我有没有事?”

    唐丁转头一看,这床上倒是挺整齐,在枕头边有一个小化妆包,不过唐丁刚进来的时候,因为受伤的缘故,并没有仔细看。

    “哦,不好意思,我没注意这里已经有人了。”

    说着,唐丁就起身,给她让出了床位。

    唐丁在对面一张床上坐了下来,那女孩要有兴趣的看着唐丁坐下,盘膝,唐丁能感觉出女孩的笑意,不过他也没准备出口问,眼下是恢复功力最重要。

    “哐啷”一声,包厢门被推开了,一个青年走了进来,径直走向唐丁,“唉,我说你谁啊你?谁******让你坐这了?”

    唐丁睁开眼看看来人,一个身材精瘦,戴着眼镜,一看就是业务精英的人,一脸的心眼。

    对于这样说话张嘴闭嘴把爹妈放在嘴上的人,唐丁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唐丁的表现就是不搭理他,张开眼看了一眼,又闭上了。

    “唉,我说你个瓜娃子聋了是不?赶紧给我滚。”那人见唐丁不言语,以为他怯了,继续叫嚣道。

    唐丁还是不言语,那人就怒了,上去就要揪住唐丁,给他掀翻,让他出丑,顺便也在美女面前树立自己英勇善战的形象。

    不过这个人刚揪上唐丁的衣服,突然就哎哟一声,捂着手腕,痛苦的蹲在地上,“哎哟,妈的,疼死我了,你个瓜娃子。”

    对面的女孩,饶有兴趣的看着蹲在地上的男人,一阵阵的呼痛,以为他是装的,心道这人还真会演戏,刚刚明明是你去抓人家,结果你自己蹲地上喊痛。当然不明真相的人,看了这情况,还真会以为是唐丁打了人呢。

    这人似乎很不服气,在地上蹲了一会,大概疼痛减轻,然后又因为这事气不顺,还要继续站起来,给唐丁来个狠的。

    他一拳头,直冲唐丁的头顶打来,但是这一拳头刚接触上,就感觉一阵巨力自他拳头传来,把他给不由自主的弹了出去。

    “啊,我的胳膊断了!”

    这个男人的呼喊,引来了外面正好经过的乘务员。

    乘务员看了一眼包厢里的三个人,一男一女坐在床沿上,另一个人则抱着胳膊靠在包厢的墙上。

    “怎么回事?”乘务员问道。

    “是他,是他把我胳膊打断了。”男人一指坐在床上的唐丁,说道。

    乘务员怎么看这里也不像发生了打架的模样。于是边呼叫乘警,边询问情况,询问对象自然是坐在床上的女孩。

    “刚刚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不过没人打架。”女孩对唐丁的感觉稍好一些,当这绝对不是她对唐丁有好感,而是主要是因为她讨厌原先床铺在自己对面的那个男人,因为他这一路上总是时不时的骚扰自己,又是要微信,又是要电话号码的,自己不给,出去上个洗手间,他也要跟着。

    就是两人上洗手间的工夫,唐丁进的包厢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