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天命相师 >

第1145章 1147 作家安妮

    乘警来的很快,因为他们的办公室就在前面不远的一节车厢内。

    “怎么回事?”

    乘警又询问了一遍当时的情况,不过比乘务员问的要详细多了。唐丁也知道了那女孩的名字,柏安妮。

    当然,结果仍旧是柏安妮证实唐丁并没有打人。

    由于讨厌这个骚扰自己的家伙,所以柏安妮并没有给他好脸色看,她跟乘警说的是:也许是他自己摔伤的也说不定。

    乘警把情况又问了一遍捂着胳膊疼的流汗的男子,包括他的姓名和职业。

    原来这男子名叫吴伟伟,是名绩效出色的业务经理,这跟唐丁看的差不多。

    乘警问完吴伟伟后,突然想起一事,他转头问唐丁,“你的车票呢?拿出来我看看。”

    唐丁伸手从吴伟伟床上拿起一张他的名片,伸手招呼来乘警,那乘警结果名片,脸上呈现恼怒之色,不过在唐丁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后,他的恼怒之色退去,微笑点头,又顺手把名片还给了唐丁。

    柏安妮惊讶的看着乘警接过名片的全过程,目瞪口呆的看着乘警把吴伟伟给拉起来带走。

    可是这乘警明明跟他要的是车票,他怎么给警察一张名片看?

    而且明明这警察看了后脸现怒色,但是旋即又微笑点头,他这是什么意思?

    那张名片上是什么?

    柏安妮站起来,走到唐丁的床前,仔细的看了看刚刚被唐丁顺手丢到一边的名片,这的的确确是一张名片,因为上面印着吴伟伟的名字,还有他的公司,职务,电话等等。

    难道是他身份特殊,让乘警一见就吓的退避三舍?可是这也不对,就算他身份特殊,也不应该用吴伟伟的名片,吴伟伟的名字,柏安妮早就知道了,因为他在见自己第一面时候,就把自己名字告诉了她。

    既然不是身份特殊,那会是什么原因呢?那床位明明是那个讨厌的吴伟伟的,为什么乘警视若不见呢?

    柏安妮百思不得其解。

    “你,你?”柏安妮对唐丁有了无数的好奇。

    柏安妮见唐丁已经闭上了眼,双膝盘坐,像极了老僧入定。

    于是柏安妮又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坐回床上,静静的看着唐丁打坐。

    这一看,柏安妮又发现了一点不寻常,她发现坐在对面的那个年轻人,似乎跟常人有些不一样。具体不一样在哪,柏安妮又说不上来,仿佛他身上会发光。

    唐丁一直把体内的先天一炁运行了九九八十一个周天,才停止下来,疲劳尽去,他睁开眼就看着对面直直看着自己的柏安妮。

    “你好。”唐丁跟她打了个招呼。

    “你好。”柏安妮也反应过来,跟唐丁打了招呼。

    “你好,重新认识一下,我叫柏安妮。”

    “唐丁,咕噜,咕噜。”唐丁刚说完,肚子一阵叽里咕噜。

    从昨晚吃了一只兔腿之后,今天一路狂奔,到上了火车,又打坐调息,这好几天来,唐丁只吃一个兔腿,他实在是饿极了。

    “咯咯,我正好也饿了,我请你吃饭吧,走。”

    此时正值午间,餐车的人也不多,因为不是有钱烧得慌的人,很少会在餐车上吃饭,这里的饭菜贵的离谱。

    柏安妮说请唐丁吃饭,一点没含糊,坐下把菜单递给唐丁,让他自己点,唐丁点了四个菜后,柏安妮又加了四个,不过被唐丁给退了两个,这样也是六个菜。

    柏安妮当然不是个穷人,她能坐的起软卧车厢,当然经济条件很好。

    “喝点什么?”

    “矿泉水吧!”唐丁随口说道。

    “大男人怎么能喝矿泉水?来点酒吧,放心,我请客。”柏安妮对唐丁好奇,她想套听一些唐丁的情况,所以需要以酒做媒介。

    “那行,就来点啤酒吧。”

    倒上酒,柏安妮才呈现出一种巾帼不让须眉的劲头,“来,第一杯先庆祝一下同乘一列车。”

    “第二杯,庆祝一下我们有缘同座一个桌。”

    “第三杯,庆祝一下我们的相识。”

    柏安妮很会说,先不说口才如何,最起码也是个见过场面的人。

    “那个吴伟伟真讨厌,从一上车就缠着我问东问西,不是要电话号码就是要微信号。”三杯酒过后,柏安妮有意无意的把话题往自己希望的方向引。

    唐丁呵呵一笑,“其实也不能怪他,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

    “嘻嘻,我发现你很会说话。”柏安妮这才感觉从一开始就没怎么说话的唐丁,竟然这么会说话,一句话就能让自己产生好感。

    “对了,咱们都是朋友了,你要实话告诉我,吴伟伟的伤是不是你打的?”柏安妮压低了声音说道。

    “是,”

    “啊?我根本没看你动手,你是怎么做到的?”

    “有些坏人,是需要有人代老天去小小的惩罚他们一下的。”

    “对,这样的坏人是应该得到点教训。”柏安妮端起杯,跟唐丁再喝一杯,“不过我还是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会功夫。”

    “且,就算你会功夫,我也没听说功夫不用出手就能打人的,我也会功夫呢。”

    “哦,你练的是什么功夫?”唐丁好奇的问道,因为他并没有看到柏安妮身上有内劲的气息,她就是个普通人。

    “我练瑜伽和跆拳道。”柏安妮傲然说道。

    “哦,怪不得。”

    “什么怪不得?”柏安妮追问道。

    “哦,没什么,好好练吧!”

    “那当然,我很用功的。”

    唐丁点点头,“继续努力吧。”

    柏安妮不满唐丁的教育弟子的语气,“我听你语气一副很不屑的样子,你说说来,你到底练什么功夫?是不是挨打的功夫?”

    “哈哈,对,就是挨打的功夫。”

    “对了,你跟乘警是认识的对吧?”柏安妮无意的问道。

    “不认识,怎么了?”

    “不认识?那就奇怪了,我看那乘警跟你也不像认识的模样,不过为什么他要检查你车票,你给了他一张名片,他竟然放过你了,为什么?”

    “是不是乘警们都有一双慧眼,他能看出我是个好人?”

    “你是好人?得了吧,你是好人,上车连张票都不买?你不会是从半路跳上车的吧?”柏安妮笑着问道。

    “对,没错,我就是从半路跳上来的。”

    唐丁实话实说。

    “咯咯咯,你是不是还会说你是被人半路追杀,才侥幸跳上火车,逃得性命的?”

    “对,就是这么回事。”唐丁再次实话实说。

    “你这样欺骗一个无知少女真的好吗?”柏安妮故作可怜状,“你要补偿我的精神损失。”

    “哦,你想怎么个补偿法?”

    “你可以让我跟着你一段时间,因为我要写一部小说,需要一些素材,而你就是我这部小说的男主角的原型。”

    “哦?你是作家?”唐丁疑惑问道。

    “对,算是半职业作家吧,我另一个职业是编辑。”

    “为什么会选我?”

    “因为你身上有种我想写但是却写不出来的一种独特气质,呵呵,被一个美女这么夸奖,你会不会骄傲?”柏安妮笑着问道。

    “不会骄傲,因为你不能跟着我。”

    “啊?为什么?”柏安妮有些想不通原因。

    “因为跟着我很危险,就像你先前说的,我正遭遇追杀。”

    “嘻嘻,行了,帅哥,你别跟我开玩笑了,追杀?你以为这是小说啊。我的小说还没开始呢。”

    “你的小说没开始,可是我的早已经开始了。”

    “咦?你说话还挺有意境,你刚刚也承认了我们都是朋友,朋友连这点忙都不帮吗?我不管,我就要跟着你。”柏安妮使起了小性子。

    “好,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再劝你了,不过有一点你必须要知道,如果追杀我的人追上来了,我很有可能没空去维护你的安危,希望你不要后悔你自己的选择。”

    “嘻嘻,放心吧,不会的。”柏安妮转怒为喜,“你这人真讨厌,说话跟真的一样。”

    这顿饭,柏安妮没怎么吃,基本都是唐丁吃的,他一人解决了十分之九的食物。

    吃完饭,唐丁和柏安妮回答软包车厢,柏安妮问道,“对了,我一直没问你,你到底买没买车票?”

    “没有。”

    “你真没买车票啊?那你这是逃票,你去哪?我帮你补一张去吧,就当你给我提供素材的报答。”

    “不用。”

    柏安妮本以为是唐丁不好意思让自己帮他买车票,或者是他根本就是已经买了车票,故意这么说而已。

    不过后来乘务员来查了两次票,柏安妮却发现,唐丁根本就从来没拿出来车票,而那乘务员却根本没有追究唐丁不拿出车票的事实。

    难道这真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人品好?

    柏安妮才不信这样的话,人品再好,也不可能不用买票。

    就这样,唐丁不急着下车,柏安妮也有事做,唐丁打坐时候,她就拿出电脑,写作或者构思,一路的旅程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安静的,但是也并不寂寞。

    火车过了张掖,快到嘉峪关的一个小车站启程后,唐丁心头感觉一阵不妙,似乎之前那跟着自己的人也上了车,正一步步的向自己靠近。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