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天命相师 >

第1146章 1148 圣器刑斧

    这个人是怎么跟上来的?唐丁不清楚。

    或许他真的是循着吊坠的气息跟来的。

    唐丁翻出吊坠,沉默不语。

    扔掉?这吊坠是自己从凤菲菲身上取的,似乎不大好。不扔掉,这吊坠极有可能是暴露自己的行踪的根源。

    算了,扔了就扔了吧。

    唐丁打开窗户,还没开始扔,不料突然伸过来一只手,抓住了这吊坠,这只手的主人自然是柏安妮。

    “怎么了?准备送女朋友的?我看看。”

    这纵然是唐丁的失神,但是柏安妮的反应和动作之快,能从唐丁手中抢得吊坠,也出乎了唐丁的意料。

    “咦,这可是好东西,红翡,还是玻璃种的,斧头?这斧头吊坠的雕工虽然简单,但是却极其大气,很有种汉八刀的风采,这吊坠可有些年头了,价值可不菲,不过这可不像送给女朋友的,送给女孩子的,哪有送斧头的呢?”柏安妮对这吊坠的品相和刀工侃侃而谈,显得非常在行。

    唐丁看柏安妮把吊坠放在手里把玩,他心中一动,不如让柏安妮拿着这串吊坠,自己再看看那人是否能追到这里。

    可是唐丁又担心这样会害了柏安妮,因为他并不知道追来的人,是凶还是善,一旦这人太凶,见到拿吊坠的柏安妮,不由分说,直接斩杀,那自己可就害了她了。

    “哎哟,这吊坠怎么这么锋利?”柏安妮捂着流血的手指,疼的只吸冷气。

    唐丁惊讶的看到这个自己把玩了多时的翡翠吊坠,竟然不知怎么划破了柏安妮的手指,流了血。

    “你这个人,赶紧找东西给我止血啊!”柏安妮嗔怪唐丁道。

    唐丁一动不动,因为他看到一个让他无比惊讶的现象:吊坠正在急剧吸收柏安妮体内的血,哦,不对,是在吸收柏安妮的生气。

    这个过程非常快,几乎在柏安妮话音刚落,吊坠就开始吸收,一两秒钟的时间,柏安妮的生气就被它吸收了一半,唐丁瞬间抽出降龙法剑,一剑斩在柏安妮和吊坠之间,切断了柏安妮和吊坠之间的生气流通。

    “呀,你干什么?”柏安妮惊讶的看到眼前一花,接着手中的吊坠就到了唐丁手上。

    唐丁的降龙法剑对于力道掌握的极其巧妙,精准度把握的极其精妙,在柏安妮拿着吊坠的情况下,剑贴着柏安妮跟吊坠的手指而过,却没有伤到柏安妮的手。

    “我怎么有点头晕?”柏安妮头一晃,似乎要摔倒,幸好她就坐在床铺上,手臂赶紧扶住旁边的床铺,要不然就要跌倒在地。

    唐丁明白,这是柏安妮刚刚被吊坠吸收了生气的后果开始显现。

    如果不是唐丁果断出手,柏安妮会不会变成一具干尸不好说,最起码她会失去所有的生机,变成一具植物人是最好的结果。

    而且这个过程非常快,最多三两秒钟,这吊坠就会吸光柏安妮的所有生气。

    吸收了柏安妮部分生气的吊坠,此刻颜色更加红艳,仿佛浸入了血中一样,显出诡异的红色光泽。

    这吊坠有些不对劲,因为唐丁在上面感觉出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这丝熟悉的气息竟然是血族圣器的气息。

    唐丁仔细的看着这斧形的吊坠,这斧形吊坠怎么会发出圣器的气息?难道是刚刚柏安妮的血气激发了圣器?

    唐丁看着这吊坠的样子,这难道就是血族十三圣器中的刑斧?

    血族十三圣器,唐丁如今已经得到有八:凶钥,尸手,血杯,魂戒,幻镜,毒瓶,灵杖,骨琴。

    那一枚腐镯被德古拉伯爵拿走之外,还有鬼灯,天使刺,魔偶,刑斧下落不明。

    如今这吊坠上熟悉的圣器气息,再加上它的外形,唐丁有理由怀疑这斧形的吊坠就是血族十三圣器中的刑斧。

    至于之前唐丁为什么没有感应出这就是刑斧,一来是因为这刑斧的外形太过掩人耳目,这明明就是一个吊坠,谁会想到这仅仅一寸大小的吊坠,竟然会是大名鼎鼎的血族十三圣器?二来这吊坠的材质非常特殊,是翡翠做的,而翡翠这东西储气性非常好,比水晶还好,所以这刑斧的气息并没有外泄。唐丁自然无从感应。

    至于后来这吊坠为什么会被唐丁感应,那是因为吸收了柏安妮的生气之后,吊坠的血族气息开始被激发。

    几乎是一个闪念间,唐丁就确定了这吊坠的身份。

    不过唐丁还有新的疑问,为什么血族的圣器会在龙凤道中?

    这个问题或许只能问凤菲菲了。

    从唐丁接过这吊坠后,吊坠停止了吸收生气,并且刚刚闪现的血族圣器气息也消失不见,甚至连原来的灵气也都逐渐消失不见。

    如今这块吊坠就如同一块没有了任何灵气的物件,鲜红之色虽然依旧,但是里面的气息却消失不见。

    这血族十三圣器之一的刑斧,果然神奇。

    如果现在把这吊坠拿到唐丁面前,唐丁也不会发觉这枚斧形吊坠就是大名鼎鼎的刑斧。

    刑斧果然古怪!能吸收灵气也就罢了,竟然还能隐藏圣器气息,这太奇怪了。

    “你们是什么人?有软卧车厢车票吗?没有的话,不能进软卧车厢。”一个乘务员的声音由后面的一节车厢传来。

    唐丁的听觉非常灵敏,尽管隔着好几层铁皮,但是唐丁仍旧听到了声音。

    “啪”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传来。

    “你们?啊。”乘务员刚想警告他们自己会报告乘警,就被一把推到了一边,摔晕了过去。

    龙凤道的人追到了软卧车厢,还一拳打碎了车厢厢门的玻璃,闯了进来。

    唐丁知道这群人是冲着自己来的,眼下自己的功力未复原,远远未达到跟龙凤道人硬拼的程度,而且唐丁隐隐有种感觉,今天龙凤道带队来追踪自己的人,极有可能是龙凤道宗主,舒广秀。

    舒广秀可是筑基级的绝顶高手,就算唐丁在功力巅峰之时,都很难在舒广秀手下走上五招,更别说他如今身受重伤了。

    唐丁能感觉到舒广秀直奔着自己的这节车厢而来,唐丁一只手握紧降龙法剑,另一只手攥着青龙给他的那瓶青龙之血,装龙血的瓷瓶已经打开,如果舒广秀打开门,唐丁会第一时间把青龙之血喝下,与舒广秀做最后一搏。

    尽管青龙也告诫过唐丁,青龙之血的力道霸道异常,而且绝对不可以在三日之内连续喝两次。唐丁在两天前已经喝过一次,那青龙之血把他的脏腑内外的外伤调节好,但是内伤却需要一定时间修养。再多喝青龙之血,虽然会旺盛人的气血,增强人的内气,但是却是拔苗助长的作用,对身体百害而无一利。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生死攸关之际,唐丁也顾不上青龙的告诫了。

    唐丁静静的站在门内,默念五雷正法口诀,待会门一开,唐丁就会把自己的五雷正法,经由自己的降龙法剑,一股脑的对着大门轰炸出去,不管外面是谁,都会让他不死即残废。当然,如果能击杀舒广秀更好,将来在有人说起唐丁的时候,都会竖起大拇指,唐丁以化劲之功力,击杀过筑基级的强者。

    舒广秀带着人,闯进软卧车厢,直接奔着唐丁所在的车厢而来。

    对,舒广秀的确是感应了吊坠刑斧的气息而来,但是她却并不是凭借精神力感应,而是她也有一件圆柱形吊坠,这吊坠跟刑斧原本是一体,可以通过将这小圆柱形吊坠插入斧形的吊坠中,这样才能构成完整的刑斧,那时候,刑斧才能真正显现出血族圣器的真容。

    不过将这两个吊坠分开,他们又各自把圣器的气息隐藏起来。当然,见血的时候,才能短暂的展现圣器的气息。

    那舒广秀为什么不把这两件吊坠连接在一起?这其实不关舒广秀的事,而是没人敢把这两件吊坠连接在一起,因为让两件吊坠各自分开,他们就会隐藏血族圣器的气息,而且每一件都有灵气存在,可以滋养佩戴者,对功力的提升大有好处。但是一旦把两件吊坠合在一起,就会有显出凶煞气息,不光危害佩戴者,还会把整个龙凤道拖入厄运的深渊。

    所以,自古以来,龙凤道都会这这件刑斧的两部分,分给两个人佩戴,一个是当代龙凤道宗主,另一个则是宗主继承人。

    而这两件吊坠的佩戴者,也会因为这两件本是一体的吊坠,产生感应。

    舒广秀就是这么追来的。

    当然,这两件吊坠既然是圣器刑斧的两部分,而且又同时都在龙凤道,这说明这两件吊坠也有合在一起的时候。相传,两件吊坠合在一起,只能在经历大劫飞升的时候,才能佩戴。

    雷劫是劫难,也是每个修道者想成仙的必经途径。只有雷劫时候,戴上这能够给自己带来厄运的刑斧,才能在经历雷劫的时候起到“负负得正”的效果。

    龙凤道成立几千年来,只出过一位雷劫飞升之人,其实也是在一定程度上借助了这刑斧之力。

    “给我搜,每个房间,他就在这节车厢里。”舒广秀手一挥,跟在他后面的龙凤道高手马上分散开,“等等,不好,他跳车了,咱们追!”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