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天命相师 >

第1164章 雷法破壳

    唐丁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走了背字,竟然这么不顺利。好像就是从自己取得了这件圣器刑斧之后。

    如果说有比遇到两个筑基级高手更悲哀的事,那就是遇到三个筑基级高手。

    唐丁并没有急着动身,他跟着小女孩依依一起到了她兰州父母打工的工厂。其实不是唐丁不想走,他也知道在三大筑基级高手沿着原路线南下,自己转道北上或者向东,是最好的方向。

    不过在唐丁偶然得知依依的父母竟然双双都是残疾人,残疾人还在打工赚钱,因为依依还有个弟弟的时候,唐丁内心的某处柔软被触动了。

    所以,唐丁决定去依依父母打工的地方去看一看,看看自己有没有能够帮上忙的地方。

    尽管唐丁身上诸事缠身,但是他仍旧愿意走这一趟。

    依依的妈妈腿脚不好,在兰州街头开了一个酿皮子店。依依的爸爸脑子有些问题,平时给旁边的一个小区打扫卫生,早晚都会帮着依依妈妈做酿皮。

    做酿皮可是个辛苦活,虽然直接进现成的酿皮会少很多工序,但是可能是因为老实本分,两口子一直坚持自己做酿皮。

    依依妈妈并没有因为依依跟唐丁的年龄差距过大有所怀疑,相反,她对待唐丁非常热情,唐丁一进来就招呼他坐下喝水,并做了两大碗酿皮子给唐丁和依依吃。

    这酿皮做的相当香辣爽口,唐丁吃了一大碗还不够,依依妈妈又给他做了一碗。

    吃完后,依依爸爸也回来了,他刚刚把小区卫生打扫了一遍,今天的打扫工作是完成了,他一进来就呵呵的笑,依依妈妈直接把他往外推,“把工作服脱外面再进来。”

    依依妈妈也跟着他出去,帮他把衣服脱下,然后抓过毛巾给他拍拍身上的灰尘,又随手把毛巾放进脸盆拧了一下,依依爸爸拿过毛巾,呵呵笑着自己胡乱擦了把脸。

    唐丁看屋里看到这屋外的场景,有些感动。

    “我爸爸可爱笑了,见谁都笑。”依依看唐丁目不转睛的盯着窗外,解释了一句。

    “恩,这样很好。”

    “真的很好吗?很多人都说我爸爸傻。”

    “他不傻,知道对自己老婆好,对自己孩子好的人,怎么能是傻呢?”

    依依点点头,“对,我一直以我爸爸妈妈为自豪。”

    “说真的,我都有些羡慕你。”唐丁低声说道。

    “可是很多同学都笑话我,他们都说我爸妈从来不回去看我和弟弟,问我是不是没有爸妈,我一直说我有爸妈,我就跟他们解释我的爸妈为了让我的弟弟上学,他们工作很辛苦,只是没时间回来,只能我去看他们。对了,你为什么羡慕我?”

    唐丁这才明白,为什么依依才十岁出头的年纪,就单独一个人坐火车从敦煌到兰州,感情是她爸爸妈妈抽不出空,而她又实在放心不下爸妈。所以,她只能自己来看爸妈。爸妈不愿意让她老这么跑,而这次依依来看爸妈的理由是店里太单调,给他们送个花瓶过来。这个花瓶是依依好久才在一个垃圾箱旁边寻到的,她本来想摘几支鲜花插进去,但是又怕他们没时间照料,所以,只是在花瓶里插了塑料花。

    “我羡慕你有个好爸爸妈妈,而我连爸爸妈妈在哪都不知道。”唐丁叹了口气。

    “啊?你爸爸妈妈呢?他们去了很远的地方吗?”

    “恩,他们去了很远的地方,我想去找他们,但是却不知道他们在哪。”

    “大哥哥,你别难过,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你爸爸妈妈的,而且他们也一定非常想念你,他们肯定也想找到你。”

    “恩,对。”

    唐丁和依依聊着天,依依父母也从外面走了进来,依依爸爸一直呵呵笑,仿佛世间根本就没有让他难过的事情一样。

    “这是依依的爸爸。”依依妈妈向唐丁做了介绍。

    “我家里祖上是赤脚医生,我闲暇时候也学了一点医术,我能看看依依她爸爸吗?”

    “哦,真的吗?那太好了,大哥哥,你快给我爸爸看看。”依依听到唐丁的话非常高兴。

    “依依,你先坐下,先让你大哥哥喝口水,不急。”依依妈妈把唐丁面前的水杯倒满水,“依依爸爸的病,跟我的腿一样,都是从娘胎里带来的,恐怕难以医治,大兄弟,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

    “妈妈,你别阻止大哥哥,万一他真能给爸爸治好腿呢?”依依小脸上写着不满。

    “是啊,让我给大哥把把脉看看,能治好当然更好,就算不能治好,肯定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你说呢?”

    唐丁的话,打动了依依妈妈。

    唐丁上前一只手按住依依爸爸的头,依依爸爸转脸朝唐丁一笑,唐丁也回了他一个善意的笑容,随即先天一炁透指而出,从依依爸爸的天灵,钻入他的大脑之内。

    在依依爸爸的大脑中,唐丁找到一团被压成团的不明气息,其实这团气体,唐丁早就发现了,在他刚看到依依爸爸的时候,这团气体就存在。

    这团气体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不是生吉之气,也不是阴煞之气,而且封住这团气息的也不是什么厉害的内家功法,而是从胎体而来的一口先天之气。

    胎儿全身浸泡在羊水中,全屏脐带供给养分,全身处于胎息之境,胎儿的这口气息就是先天之气,这口先天之气其实是非常厉害的,有趋吉避凶的本能,这团气息影响了胎儿的发育,所以它就把这团气息封住。

    当然这来自胎体的先天之气如今早已经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消失不见,但是包裹住这团气息的先天之气却因为这团气息的存在而保留至今。

    唐丁猜测就是这团气息影响了大脑的浅皮表层,影响了他的智力。

    “大哥哥,你不是说要给爸爸把脉吗?你怎么老按住他头呢?”依依天真无邪,想到什么说什么。

    “小孩子,别着急。”依依妈妈拍了依依一下,让她不要多嘴,然后她转而问唐丁,“大兄弟,怎么样?依依她爸能治吗?”

    “我试试,你们先退后几步。”唐丁让依依和妈妈退开,是为了留出他步罡踏斗的地方。

    不过这团气息不是阴煞之气,唐丁不确定自己的步罡踏斗是否对它管用。

    唐丁步罡踏斗走了七八圈,依依爸爸捂着头说头痛,唐丁知道这是自己的步罡踏斗影响了这团被封住的气息,而致气息顶到了大脑的缘故。

    不过这可以说明,被步罡踏斗驱赶的气息,还不足以冲破包围。

    当然,唐丁的步罡踏斗远没有到达极限,但是唐丁却不能再走了。当然如果步罡踏斗再走下去,依依爸爸会更加头痛难忍,说不定会直接昏死过去。

    唐丁还是第一次针对这种并不是阴煞之气的气息进行治疗,这对他是一种挑战。

    怎么让这团气息破壳而出?这是个问题。

    打个形象的比喻,人的大脑就像一团一碰即破的豆腐脑,而这被包裹的气息就像一只被鸡蛋壳包裹的生鸡蛋,要想取出生鸡蛋,就必须先打破鸡蛋壳,但是在打破鸡蛋壳的过程中,还要保证大脑这团豆腐脑的完好无损。

    这就相当不容易了。

    内劲虽然也有隔山打牛的功法,但是大脑太过脆弱,唐丁不敢轻易使用内劲,而且这鸡蛋壳跟鸡蛋又一起共存了几十年,稳定性相当的好。

    唐丁脑中突然灵光一闪,要不用五雷正法?

    雷电同样也具有传递性,而且雷电的传递性要比内劲要好得多,只要自己控制住雷电的威力,让雷电去击破这层蛋壳,或许这个办法可以试试看。

    “大兄弟,怎么样?”

    “大姐,说实话,我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而且我先前说的也不准确,大哥的确有治愈的可能性,但是也可能会更糟,你看?”唐丁本来的想法是能治就治,不能治就算,这样肯定不会更糟。但是如今唐丁决定用五雷正法,那这就有不确定性了,对于成功的把握,唐丁有,但是最坏的情况,唐丁也应该跟依依妈妈全部告知。

    唐丁这么一说,依依妈妈也没了主意,她虽然想让唐丁试试,但是却担心那种比现在更糟的情况,“这,这,我?”

    “大兄弟,你就给额治治看吧,额这脑子太笨,人家总笑话额。”依依爸爸转头笑嘻嘻的跟唐丁说道。

    正是依依爸爸的话,让依依妈妈最终下定了决心,“大兄弟,那就拜托你了。”

    “大哥哥,你一定要治好我爸爸。”

    唐丁点点头,“我会尽力。”

    唐丁默念五雷正法口诀,并同时把五雷正法控制在一个细微的力度,然后向依依爸爸的大脑击去。

    唐丁能看到依依爸爸紧握的拳头,很显然这雷电入体的威力,让他疼痛难忍。不过依依爸爸也自有一股硬气,愣是一声不吭。

    不过一记五雷正法并没有击破依依爸爸大脑中的气息壳,唐丁又连续发出六记五雷正法,每一记都击在他大脑上,这种疼痛也让他的忍耐到了无法容忍的极限。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