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天命相师 >

第1166章 一场危机

    唐丁在临走前,特意的把依依家的酿皮小店给布置了下,五行八卦都按照其相生相克的规律摆放,虽然小店的东西还是原来的那些东西,但是看起来却大不一样,给人一种很舒心清爽的感觉。

    唐定知道经过自己改造后的小店,生意会好上加好,唯一一点需要担心的是依依妈妈的腿是否有时间修养。

    兰州没有直达烟城的火车,唐丁搭乘的是在京都中转的车。

    为什么说搭乘?因为唐丁身上没钱,是半路自己跳上火车的。

    唐丁在京都西站下车,然后需要到京都东站转乘。

    在京都东站,唐丁也没有偷偷摸摸的上车,而是光明正大的等在候车厅,他没带钱,也没去鲲鹏公司在京都的分公司求助,主要是没这个必要。因为唐丁自有办法上车。

    “嘿,你丫听说了吗?玉泉山上的那些老爷子们可都搬下来喽。”在唐丁不远处,唐丁听到两个人操着京片子的对话。

    “啊?搬下来了?因为什么?国家要收回这块地搞开发?”

    “去,你可真能开玩笑,国家不管收谁的地,也不会收这些老革命们的地,他们可是共和国的元勋。”

    “嘿嘿,开玩笑,开玩笑,那些老革命们为什么要搬下山?”

    “谁知道呢,不过我听说是这么回事,说是玉泉山的地气都跑光了,这玉泉山不能滋养这些老革命们,那他们还在那里呆着干嘛?”

    “我听说玉泉山水最是养人,按理说是风水最好的地方,地气怎么会突然间就跑光呢?”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再说了上层的事,只有上层最清楚,玉泉山出了问题,自然有领导们操心去,咱们都是普通老百姓,照顾好全家老小的衣食住行就行了。”

    “对,让这群****的自己操心去。”

    “哟,车到点了,咱们赶紧上车去。”

    两人急匆匆的排队检票,唐丁却若有所思:莫非这两人说的事情,跟它有关?

    唐丁之前来过很多趟京都,甚至他还在京都上了两年学,但是记忆最深刻的莫过于第一次来京都的情景。

    唐丁之所以记忆比较深,是因为第一次的京都之行,他跟行慕柳确定了关系。

    当然,还有很多事,唐丁都记忆深刻,这次的京都之行,他得到了自己随身佩戴的降龙法剑,那次京都之行,唐丁也意外的治好了行慕柳母亲的病,而行慕柳母亲的病根则是因为她颈间的一块玉佩。

    这可不是一块普通的玉佩,这是一块里面生长有活虫的玉佩,而这只活虫虽然被封印在玉佩中,但是却可以透过玉佩源源不断的吸收佩戴之人的生气。而且这种吸收不死不休,会一直把人生气吸光,最后人一命呜呼。

    而且唐丁发现这生长有活虫的玉佩,并不像看起来的那么简单,这活虫不光会吸收人体的生气,而且还能吸收周围环境的生气。

    唐丁当时没有别的办法,去了玉泉山一趟,只能用玉泉山的煞气聚点,来镇压活虫。

    但是这并不是长远的办法,活虫能吸收生气,同样也能适应煞气,最后适应了煞气后,再疯狂吸收玉泉山的生气。

    而且玉泉山并不只有生气,甚至还有那么一丝丝的灵气,而活虫吸收了灵气之后,成长的更快了,这是唐丁没有想到的。

    唐丁当时感觉这玉石活虫或许会成为一害,但是却没想到这一害会成长的这么快。

    不过,唐丁并没有准备在京都停留,他现在只想赶紧回去看看自己的养父母,完后,唐丁会再度浪迹天涯,寻找爱人,也寻找自己亲生父母的消息。

    唐丁看检票口人进的差不多了,他也站了起来,朝检票口走去,在检票口,检票员问他票呢?唐丁没有作答,而是以手掌拍拍检票员,并把自己的精神法术传递给他,然后唐丁就顺利通过了检票口。

    唐丁的精神力因为融合了先天一炁后,大幅增长,几乎到了心意一动,即能控制人精神的地步,所以,唐丁才有足够的自信,不用票也能混进去。

    “妈妈,这位叔叔没有检票就进来了!”一个小男孩看到唐丁进入检票口的全过程,当然也看到了唐丁并未检票,他奶声奶气的说道。

    这小男孩的一声喊,立马吸引了其余几位检票员的注意,他们都目光灼灼的看着唐丁,想看看谁是孩子口中不检票的人。

    唐丁并没有惊慌,他重新走过去,拍着刚刚那检票员的肩膀,“我刚刚给你看过票了,不是吗?”

    “对,我看过了。”检票员毫不犹豫的直接说道。

    检票员的反应,让众人无言以对。或许唐丁真的检过票了,但是就算他没检票,他肯定也是跟着检票员相熟,在这种关系户当道的社会,检票与否真的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关系。

    “哦,对不起,对不起。”这位妈妈听到儿子口无遮拦,多管闲事,于是赶紧跟唐丁道歉。

    这个世道,出门在外,能少得罪人就尽量少得罪人,要不然很容易祸从口出。

    “没事,小朋友很可爱。”唐丁朝这对母子笑了笑,径直走向站台。

    在车厢门口的检票,唐丁故技重施,再次顺利的上了车。

    不过,唐丁却注意到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自己,唐丁回头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女子。这女子脸陌生,但是她却是身怀古武,是一个暗劲高手。

    唐丁可以一眼看穿女子的修为,但是女子却看不透唐丁的修为。

    唐丁朝女子笑了笑,然后找了个座位坐下。

    这辆车的乘客并不算多,座位有大约四分之一都空闲,所以尽管唐丁没买票,但是一样有座位。

    唐丁坐下后,能感受到那暗劲修为的女子,一直在打量自己。

    火车开动之后,那女子竟然走向唐丁,坐在唐丁对面,“刚刚你确实没检票就上了车吧?”

    唐丁笑笑,“呵呵,你要是没看到就乱说,很容易冤枉一个好人的。”

    “好人?恐怕不见得吧?你可能不坏,但是却绝对算不上一个正人君子。虽然你第一次检票与否我没看到,但是第二次进车厢的时候,你绝对没检票,我没说错吧?”

    唐丁有些无奈,“你都看到了?”

    “看到了,不过我很奇怪,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先前以为你跟检票员是朋友,但是经过车厢门口的检票员的时候,你不可能跟他也是朋友,这样的话,你的朋友未免太多了。”

    “太关心别人的事,不是个好习惯。”唐丁神色一凛,正色说道。

    “哼,你果然是个高手。而且还是个深不可测的高手,我竟然看不到你的任何气息。”

    “算不上高手,不过比普通人稍微厉害一点罢了。”

    “你太谦虚了,能让我看不出来深浅的人,还说不是高手?哼。”暗劲女子有些气哼哼唐丁不说实话。

    听到女子撒娇似的状态,唐丁的确不好接话了。

    “我叫黄紫莲,你呢?”暗劲女子见唐丁很长时间不说话,开口问道。

    “狂自恋?”唐丁听到这个名字,差点失声笑出来。

    “我问你名字,你笑什么?”黄紫莲脸现怒容。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一件好笑的事,哦,我叫唐丁。”

    “唐丁?你这名字有点奇怪。”黄紫莲想了下,说道。

    唐丁心道我这名字没什么奇怪的,你的名字才是真正的奇怪。不光奇怪,还很可笑。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你究竟是怎么做到,让他们不检查你票呢?”

    “黄姑娘,其实你错了,我真有票,他们也没不检查我票。”唐丁不愿意跟这样萍水相逢的女孩,交浅言深。

    “好,你既然不说实话,那就别怪我了。”黄紫莲最后看了唐丁一眼,然后高声喊道,“这车厢有人逃票。”

    唐丁听到黄紫莲出声,他一把把她拉在座位上,并且一只手覆盖住了她的嘴,阻止她继续发声。

    黄紫莲见唐丁把自己拉倒在座位上,并且无礼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她想挣脱,但是这个控制住她的男人,却仿佛老鹰捉小鸡一般,任凭她怎么使劲挣脱,但是却都劳而无功。

    “你放开我,我不喊了就是了。”黄紫莲终于找到了机会辩解了下,唐丁也松开了自己捂着她嘴的手。

    “哼,我果然没看错,你真的是个高手,竟然我在你面前毫无反抗之力。”

    原来,黄紫莲呼喊是假,试探唐丁实力是真。

    女人,果然没一个是简单的。

    这一路,黄紫莲和唐丁再没说话,直到列车过了胶州,开往青岛的途中,黄紫莲才开口说了话,“我想请你帮个忙。”

    唐丁本想直接拒绝,但是黄紫莲这次不是开玩笑,而且言辞恳切。

    “好,你说说看,但是我不能保证一定能帮上忙。”

    “行,只要你肯帮,我也相信你的实力。”黄紫莲有点赶鸭子上架的意味。

    “那你总要先说说是什么忙吧?”

    “其实,事情倒是不难,当然是利用你的古武武技,去帮我师门化解一场危机。”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