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天命相师 >

第1169章 玉泉山中

    唐丁听完母亲丁彩霞的话,马上就想到了那个在机场听说的玉泉山的事。

    根据那两个人的说法,玉泉山上出了状况,导致那些在山上颐养天年的家伙们都纷纷搬离了玉泉山。如果这只是一般的小状况,那些老革命们个个神通广大,能用很多种方法破解,断然不至于搬家。

    可见,玉泉山的状况非同小可。

    而且根据唐丁猜测,玉泉山的问题很有可能源自那个玉石活虫。

    现在,唐丁想来,那玉石活虫的能力的确非同小可。

    玉石作为储气性非常好的材料,连灵气的发出都能屏蔽。而那玉石中的活虫,却能够把它的煞气透出玉石之外。这足可见这玉石活虫的确不是凡物。

    “行老为什么回去这么长时间都没捎回来消息?”

    丁彩霞摇摇头,“谁知道呢!你张姨每天都会往京都打两个电话,但是那边都说一切如常,并没有什么特殊状况,不过她数次想直接跟行老爷子通话,慕柳她大伯都不允许,都是直接挂断了电话。”

    “哦?为什么?”唐丁问道。

    “谁知道呢!也许是慕柳她大伯是不希望老爷子再回来了吧。”

    丁彩霞这么说也有道理,她跟张雪琴走的比较近,偶尔也会听到张雪琴说起那些豪门秘辛,对这些豪门家族间的明争暗斗,也有过一些了解。而且行老来了烟城之后,慕柳她大伯就数次要求老爷子回去。

    唐丁不做声,只是吃饭。其实他心里有些不同看法,但是却不好把自己的猜测都说出来。

    吃完饭,唐丁要顺手收拾,不过丁彩霞哪能让这么长时间才回来一趟的儿子收拾,急忙抢过,“你别动手,我来,你早点歇着去吧。”

    唐丁没有直接回去,而是跟丁彩霞又说了一会话,这才分别回房。

    第二天一大早,唐丁少有的出现在院中,教徒弟们练拳,行步罡踏斗,虽然唐丁回来的次数不多,但是他的徒弟们都很勤奋,唐丁在与不在都一个样,没有一个偷懒的。

    当然,这说起来似乎好像很难得,其实再正常不过了,因为唐丁收徒的时候,首重人品,其次是耐性,最后才是悟性,而往往是这三者都合格的人,唐丁才会动收徒之念。

    练完拳,走完步,唐丁再跟徒弟们分别交流了下练功心得,还有练功中遇到的问题。

    早饭开始了。

    木嫂的女儿木雪虽然已经是家喻户晓的大明星,但是木嫂却依旧在唐家帮忙做饭,从来没有想过要辞工什么的。

    因为木嫂在这个大家庭中体会到了快乐,虽然她早就不缺吃穿,但是唐家在她和女儿最困难的时候,数次帮助过自己两人,木嫂感动于心,当然不会辞工。而且唐家在木雪成名的过程中,对她有过不少帮助,尽管很多人都认为木雪的成名主要靠她自己的努力,但是木嫂却坚持把这些大部分归功于唐家的帮助。这些都是木嫂留在这里的理由。

    而张雪琴留在这里的原因,跟木嫂不尽相同。张雪琴一来是跟丈夫的关系名存实亡,行家已经不是她的家了。二来主要是想在这里等女儿回来,如果女儿回来,她相信女儿先来的地方一定是这里。

    吃完饭,唐丁就被张雪琴单独拉到一旁,问起是否有行慕柳的消息,这也是唐丁想问张雪琴的事情,他也想问行慕柳是否给她捎过什么口信?

    张雪琴听到唐丁的回答,自然是失望写满脸上。如今行慕柳已经成了张雪琴活着的全部意义。

    唐丁看张雪琴悲伤的模样,他刚准备带上门出去,张雪琴的手机就想了,唐丁听到张雪琴口中喃喃说了句“老宅?”

    唐丁就放缓了脚步,他就听到张雪琴很吃惊的问了句,“什么?老爷子病重要见我?这可能可能老爷子从烟城回去的时候好好的,身体特别棒,怎么会生病呢?”

    唐丁刚走出门去,到了母亲丁彩霞那,刚准备跟母亲说会话,张雪琴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跟她说了自己即刻就要赶回京都,去照顾老爷子。

    如果说张雪琴活着的第一考虑是女儿,那张雪琴的第二考虑则是行老爷子。因为行老爷子对她特别好,在行家全家人都看不起她的时候,最终是行老爷子拍板定夺,让慕柳爸爸娶了张雪琴。

    就因为这事,张雪琴很感激老爷子。

    当然,老爷子位高权重,见过的人也多,也能一眼就看出张雪琴的品行过关。

    张雪琴并没有拒绝丁彩霞找人送她去机场的心意,因为彼此都很熟悉了,没必要客气。而且,张雪琴确实很着急,因为听电话里的意思,老爷子正处于弥留之际。再不回去空恐怕就赶不上看老爷子最后一面了。

    “妈,我送张姨去机场吧,顺道我也去京都看看行老爷子,毕竟他对我还是很不错的。”

    听到唐丁这么说,丁彩霞很高兴,儿子懂礼道。当然这不是说唐丁以前不懂礼道。而是在母亲的羽翼下呵护成长的他,没必要去过多关注礼道的问题。

    “好,早去早回,注意安全!”丁彩霞也不多言,就让儿子带着张雪琴赶紧去机场,怕留下什么遗憾。

    唐丁跟张雪琴开车去了机场,在机场停车场,唐丁把车寄存在这里,然后两人已经买了票,登上了飞机。

    唐丁和张雪琴到达京都的时间是一个小时以后了,这里可没有什么车辆,只能坐地铁或者打车。

    在京都,就是车多。打车也快不了多长时间,所以,两人选择坐地铁。

    等唐丁和张雪琴抵达行家位于玉泉山的老宅别墅的时候,唐丁看到了如今的玉泉山的确人烟稀少了,之前,玉泉山可是车来车往的好不热闹,而且都是京V打头的车牌。

    可是行老爷子可能忘记自己跟他说过这玉泉山不能住,但是自己之前叮嘱过行家大伯行正气的。

    可是既然行正气知道这事,为什么还要老爷子住在这里呢?

    唐丁不解行家的做法。

    “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行正气见到唐丁似乎不是很高兴。

    唐丁看看行正气,不明白自己哪里得罪了他。

    “她大伯,唐丁这孩子是我喊着一起过来的,而且老爷子对他也不错,他也想来看看老爷子。”张雪琴在一边帮唐丁辩解道。

    行正气一摆手,让他们进去,“别耽误太长时间,老爷子需要多休息。”

    如果不是看在行老爷子是行慕柳的爷爷份上,自己又是跟着张雪琴来的份上,不能不给张雪琴点面子,单单是行正气这种臭脸,唐丁肯定是掉头就走,他绝对不会在此多呆一分钟。

    唐丁探头看了一眼行老爷子,就立马感觉出了问题所在。

    已经被大夫宣布最多还有两个月的老爷子,并不像看起来那样的虚弱,相反老爷子的体内元气并不缺少,只不过是被这改变了的地气所影响,阴煞之气入体,远没有达到致命的程度。

    如果老爷子的病症非致命,那这里有这么多的“大内御医”,会察觉不出来吗?

    如果他们真的感觉不出来,那究竟是他们的本意还是被人的授意?

    唐丁随便溜达了一圈,喊过来一个熟悉的警卫员,这是老爷子的御用警卫员,也曾在烟城的岱王山别院陪着老爷子住了好几年,所以,跟唐丁也很熟悉。

    唐丁叫他过来,询问了具体情况。

    虽然这些事事关领导都是机密,但是唐丁不是外人,这个警卫员也知道唐丁的身份,所以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原来老爷子这趟回京都,本来是打算访友,因为他的老朋友们都住在玉泉山,所以尽管老爷子听唐丁说过玉泉山有些问题,但是因为这里住了不少老朋友都没事,行老爷子自己也没当回事。

    行老爷子这么大的身份,过来访友,当然要住在自己家,所以他就住在了老宅这个房子。

    而这个房子正是整个玉泉山的阴煞之气的聚集之地,而且那个玉石活虫就被唐丁困在这里。

    行老爷子也没打算在这里长住,只是打算最多住一两个月,就返回烟城的,在烟城岱王山别院住习惯了,哪里也不如那里住着舒服。

    在这里,行老爷子好多年住在烟城不回来,所以他一回来即使不用呼朋唤友,也有不少来找他下棋的,很多老部下都会来这里串门,找行老爷子切磋棋艺,喝茶谈天。

    但是不知何时开始,来找行老爷子喝茶下棋的人少了,而且来过这里的人,都或多或少的身体不舒服,甚至还有两个常来这里的,好端端的得病去世了。

    要知道,能住在玉泉山的人,保护程度都堪比大熊猫,每日每夜都有专门的医护人员监测他们的身体状况,所以,就算是头疼脑热都会详细记录,随身医生都会如临大敌。

    这集体性的生病,还有不明不白的死亡,都让着玉泉山笼罩上了一层阴影。

    于是乎,就有很多人传说行家老宅不干净,甚至问题已经蔓延到了整个玉泉山,而这问题的根源就是行家老宅。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