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天命相师 >

第1187章 破产城市

    舒老的家,在京都老八巷,这里是仅存的几条老街巷之一。

    唐丁以前来过好几次,是轻车熟路。

    舒老的家,门上挂着一把老铜锁,唐丁仔细一看,竟然还是烟城出的三环牌。

    不过说是老铜锁,其实并不是古董,只是用的时间比较长而已。在锁上落了一层薄灰,唐丁听行老说过舒老两个月前应该是回了一趟京都,然后从京都又飞的美国,可是这京都的雾霾太重,这才两个月,就仿佛两年没回来住一样。

    虽然并没有进院子,可是唐丁对舒老小四合院中的一草一木都历历在目,仿佛自己拜师的事就在昨天。

    之前,舒老为了收自己为徒,还专门找来了几个助阵的,一起帮腔。

    可以说,舒老的良苦用心,唐丁都是铭记在心的。

    舒老原定一个月的行程,这都两个多月了还没有回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要不然也不能唐丁一想起舒老就感觉不舒服。

    自己或许应该去一趟美国看看。

    唐丁的遗憾已经够多了,他不想舒老再给自己留下抱憾终身的遗憾。

    说走就走,唐丁从老八巷出来后,直接打了车,直奔机场。

    在路上,唐丁找人帮忙查询了下舒老护照的目的地城市。

    唐丁还不到机场,舒老的目的地城市就已经发了过来,底特律。

    唐丁在机场直接买了票,打印的操作员还特意跟唐丁确认了两遍他的目的地是否正确。搞的唐丁很是诧异。

    直到起飞,这一架航班上的人还是屈指可数。

    当然,这些唐丁看到了,但是并没有在意。

    底特律,美国曾经的汽车城,

    底特律位于美国东北部,是密歇根州最大的城市,是著名的汽车中心和音乐之都,当然这些都是唐丁从飞机座后的宣传彩页上看到的,而且唐丁注意到了彩页上大大的“破产城市”四个字。

    城市还能破产?唐丁有些不敢置信。

    飞机降落在底特律韦恩国际机场,唐丁能看到下机的人都行色匆匆,低头疾行。

    唐丁虽然也心急老师的下落,但是心急也没有用,因为他根本就无法查到更具体的老师的行踪。

    不过,好在唐丁手中有一块在老师家中拿的玉镇纸。

    唐丁知道这块玉镇纸是老师用了几十年的老物件,所以,上面沾染了太多的老师的气息,唐丁只能希望凭借这镇纸,找到老师的下落。

    唐丁在机场候机厅坐了一会后,用心感应了下,通过这块镇纸果然感应到了老师的所在。

    唐丁心中一喜,出了机场,马上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开车的是个黑人,而且唐丁注意到街上走的人,以黑人居多。

    唐丁的英文水平相当不错,尽管他的英式发音跟美式发音有些不同,但是交流起来却没有任何的障碍。

    唐丁指给了黑人出租车司机往哪个方向走,就闭目坐在车里感应老师的方向跟街道的位置变化。

    底特律的气候有些闷热,虽然唐丁早已经到了不畏寒暑的境界,但是唐丁仍旧愿意跟正常人一样感受四季的变化。

    在等红绿灯的时候,唐丁虽然闭着眼,仍旧感觉有个人向自己所乘坐的出租车靠近,而且在车窗前猛的伸进手来,伸手就要抓唐丁手中的塑料袋。

    这个塑料袋是唐丁起飞前在机场便利店买的食物和水,不过在飞机上有饮料和食物的供应,所以,唐丁准备的食物就没用上,平时节俭惯了的唐丁,下了飞机之后,这袋东西也没丢,就一直提到了出租车上。

    待感受到这人的手,抓住了自己的袋子,飞快的提出了窗外。

    这仅仅是食物和水,所以唐丁并没有阻拦,就任由这人把它提走吧。而且唐丁能感觉到这人是个年纪不大的孩子,他可能是饿了需要找吃的,所以唐丁也就顺水推舟,任由他拿走。

    可是抢了唐丁食物后的这孩子,大概是见到了唐丁的软弱可欺,仍旧没有收手的意思,所以,另一只手又向唐丁的口袋里摸来,显然是拿了吃的,还要要钱。

    对于这么得寸进尺的人,唐丁当然不会客气,他手指向上一翻,闪电般点到了这孩子的手腕内关穴上,这一点,唐丁用了上一点内劲,当然,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一点的内劲,也足够他吃一壶的了。

    剧痛之下,那黑人孩子闪电般的缩手,抱着手腕,暗呼出声,“嘶嘶,法克。”

    正在这时,绿灯亮了,出租车司机一踩油门,车闪电般的窜出,很显然,他已经等绿灯等很长时间了。

    “以后在底特律,停车的时候一定要升上车玻璃,以前每一个上车的乘客我都会提醒,可是很多人并不以为意,不过等到他们被抢了之后,他们都会主动升上玻璃,后来就算不用我提醒,他们坐车也会升上玻璃,我都好多年没有提醒过了,不过你还是中招了。”

    出租车司机看唐丁没说话,问道,“你是日本人吧?”

    “哦?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很有胆量,如果是中国人恐怕没有你这样的胆量,即使遇到了抢劫,也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出租车司机并没有看到唐丁刚刚翻手点中那黑人小子手腕的一幕,因为唐丁的动作太快了。

    “我是中国人。”唐丁淡淡的说道。

    其实最让这出租车司机惊讶的并不是唐丁的胆量,而是他渊渟岳峙的气度,刚刚经历的抢劫虽然只是底特律的小儿科,但是一般人遇到这种事,一般都是后怕不已,不过唐丁淡然的气度,仿佛什么都没遇到过一般。

    “这个地方,左拐。”唐丁的开口,有效制止了出租车的八卦,并修正了方向。

    底特律的破败,出乎了唐丁的预料,他不由想起在飞机上看到的彩页四个显眼大字:破产城市。

    底特律虽然也有不少的高楼大厦,但是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幽深的街道,垃圾遍地,破败不堪,人烟稀少。

    通过出租车司机的喋喋不休,唐丁也大概了解了底特律的现状,确实就是自己看到的那样。

    老师怎么会在这样的城市当中生活?

    虽然唐丁对于这样的生活一无所惧,但是老师毕竟是个知识分子,手无缚鸡之力,他在这样的城市当中,会生活的习惯吗?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